◆◆◆医院理事长与美伶医师◆◆◆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医院理事长与美伶医师




这一天,玉娟担任小夜班,护士的病房勤务是三班制。


其中最忙的是小夜班,病患的情况在这个时间发生变化的较多,而新进的玉娟工作量也比别人多些。


完成定时体温测量,正在准备点滴时,护理长突然叫她的名字。


“陈玉娟。”


“是。”


护理长来到面前说:“你知道今天理事长住院了吧?”


“是。”


“理事长叫你去。”


“什么?是...叫我吗?”


玉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护士小姐中,叫玉娟的只有你一个人吧?”


听到护理长不耐烦的口吻,玉娟感到紧张。


“理事长在等你,马上就去。”


“可是,病人的点滴...”


“那种事不要紧,叫你是理事长的命令,不要管那么多。”


“是,知道了。”


玉娟只好放下正在准备中的点滴。


玉娟战战兢兢的问护理长:“请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呢?”


“你去就知道了。”


护理长又把嘴靠近玉娟,在耳边轻轻说。


“你要记住,他是在这个医院里最有权力的人,千万不能出错。”


玉娟点点头,就坐电梯到七楼。


七楼只有五间特别房,是专门为财政界的大人物及大企业的重要人物所准备的房间。


玉娟还是第一次到七楼,东张西望的寻找七○二号病房,看到左边靠电梯的方向,有挂着“邓晖”


名牌的房门。


玉娟轻轻敲门后,推开房门走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邓晖穿着睡袍,很舒服的躺在床上。


邓晖向玉娟瞄一眼,便说:“你先等一下,现在正在精彩...”


他说完,便把视线又转回到到电视上。


玉娟吓得几乎要大叫起来。


邓晖看的是色情录影带,画面上正有一男一女在交媾。


美女的屁股高高挺起,男人正在抽插巨大的阳物。


玉娟好像受到很大的冲击,伫立在那里不能动。


邓晖的视线转过来,上下往玉娟的身躯看去。


“你就是陈美伶医师的妹妹...。


的确很美,有很好的乳房,皮肤也很光滑。”


用好色的眼光看玉娟的胸部,使她感到不安。


“请问...有什么事吗?”


“怎么,你还没有听说?”


“是...”


“你看那里。”


玉娟顺着眼光看去,在桌子上放着容器,里面有剃毛用的器具。


“你这是什么表情,要用那个东西给我剃毛。”


可是,不需要动手术的病患,为什么要剃毛...玉娟感到犹豫。


“还不快一点!”


听到邓晖的吼叫,玉娟吓坏了,急忙过去拿剃毛用具,在不明就里的情形下,用毛刷沾上肥皂泡沫。


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还是新人的她,怎敢违背理事长的命令。


“来吧...”


邓晖仰卧在床上,解开睡袍的腰带。


立刻露出毛茸茸的腿,还有躺在大腿根上的肉棒。


玉娟看到那种巨大的性器,倒吸一口气,没有勃起就有十五公分以上,简直像一把凶器。


玉娟过去有过几次剃毛的经验,但这样丑恶的性器,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脸都红了。


“怎么回事?还不快一点。”


玉娟以机械化的动作,掩饰自己心里的动摇,把泡沫涂在阴毛上。


“痒...”


邓晖扭动身体,茂密的黑毛掩盖在下腹部,而且一直延伸到肚脐上。


仔细的涂抹泡沫时,肉棒开始挺起,而且体积很快增加,变成龟头发出异常光泽的巨大肉棒。


玉娟心里想快一点做完这件事。


玉娟拿起剃刀。


“请不要动。”


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后,很小心的开始剃毛。


邓晖的肉棒不像是五十多岁的男人,强有力的抬着头,龟头下特别突出,令人感到可怕。


“怎么样?我的东西和一般小伙子不一样吧?”


邓晖仔细观察纯洁的女护士会有什么反应。


“是不是想性交了,很多护士小姐都是好色的。”


这...宿舍里的同事,确实有那种人...但我不一样。


玉娟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玉娟真想哭出来。


不知道这个男人对神圣的护士职业,有什么样的看法..。


对方如果不是理事长,她真想立刻就走。


为了尽快离开这里,开始进行最困难的工作。


用手捏着巨大阴茎,开始剃根部的毛,强烈的脉动传到手指上,她的手指也忍不住颤抖。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


完全剃光了,粗大肉棒直立的光景,实在丑恶,玉娟忍不住转移视线。


邓晖看到玉娟紧张的模样,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拿起电话。


“可以了。”


只说一句话,就放下电话。


玉娟无法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她只想快一点完成这种讨厌的工作然后离开。


玉娟在整理剃毛用具时,邓晖向她招手。


“好像眼睛里进了灰尘,你来给我看一看。”


邓晖夸张的眨动右眼。


如果能冷静判断,应该知道那只是在假装,但玉娟被刚才看到的粗大肉棒吓坏了,还在紧张状态,只有走过去弯下身体。


邓晖就等待这个机会,立刻搂住玉娟的细腰用力拉,把嘴唇压在雪白的乳沟上吸吮。


“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娟忘记对方是理事长,用手推开那张丑恶的脸。


而邓晖毫不在乎的说:“你作我的女人吧,你不会吃亏的,马上让你升级。”


玉娟觉得全身仿佛都遭到寒流侵袭般,拼命的用双手推邓晖,但这时候又听到男人的声音。


“你知道我是谁吧!开除一、二个护士实在太简单了。”


玉娟清醒过来,费尽全力才拿到的护士资格,不希望因这种事而失去。


可是...啊...我该怎么办?玉娟想到,一名新护士和理事长的地位有差异时,力量从双手消失。


“你好像明白了,这样才对。”


邓晖的脸上出现冷酷的淫笑,然后把粗大的手,伸入雪白的胸口。


正在这个时候,美伶坐电梯上七楼去。


检查完手术后的病人,正准备回去时,接到护理长的内线电话。


听完电话,美伶的脸转为苍白,好像妹妹在理事长那里,犯下什么严重过失。


于是便问护理长:“是什么事?”


护理长只说:“请你去理事长的病房直接了解吧!”


“好吧,是七○二号房,是吗?”


美伶放下电话,就往电梯走去。


电梯到达七楼,美伶跑到七○二号房前。


敲门后等不及回答就推开门。


美伶这时候看到意外的一幕。


原来,邓晖理事长正把脸靠在妹妹的胸上,发出啾啾声吸吮乳头。


“你这是做什么?”


美伶怒气冲冲的走到病房中央。


“姊姊...”


玉娟甩开邓晖的手,跑道姊姊的身边。


大大的眼睛含着泪珠,美伶用力抱紧妹妹,感觉出她在颤抖。


“这是什么意思?”


美伶瞪着邓晖责问。


可是,邓晖似乎毫不在乎的样子,从床上抬起上身,笑嘻嘻的说:“我在处罚她。”


“处罚?”


“没有错,你没有听说她做错事了吗?所以要处罚。”


玉娟在一边听到他们二人的说话,用颤抖的声音说:“没有...我没有做错事。”


“那么...看看这里吧!”


邓晖拉开睡袍,露出勃起的肉棒,仍旧还是那样高高挺起。


因为这个东西,实在太丑恶凶猛,美伶忍不住把视线转开。


“她把我最重要的东西剃掉了。”


邓晖向玉娟瞪一眼。


“不...是你叫我剃的...”


玉娟快要哭出来。


“混蛋,谁叫你把这里的毛剃掉,我只要你剃肚脐四周的毛。


受到邓晖的怒吼,玉娟更吓坏了。


从玉娟的眼里,涌出珍珠般的眼泪。


“玉娟,护理长是对你怎么说的?”


美伶恢复镇静的态度。


“她说我到这里来就知道了...”


“她没有交代你剃毛?”


“没有,可是他...”


玉娟终于大声哭出来,可爱的双肩不停的起伏。


“我明白了。”


美伶温柔的手,在妹妹的肩上安抚。


“好了,你回去吧,理事长,可以吗?”


“那么...谁来替她负责呢?”


邓晖特别强调自己的肉棒,屁股向上挺一下。


“这个...”


美伶的表情僵化,然后用毅然的口吻说:“我会负责。”


“好吧,但是你要留在这里。”


邓晖好像就等她说这一句话。


美伶不得不点头,她不能让妹妹继续留在这里。


“你走吧,这里的事交给姊姊,你不用担心。”


美伶把妹妹送出去,就转过身来面对理事长。


邓晖欣赏着个性坚强的美貌女医师-陈美伶。


眼尾上扬,凤眼微红,有着无法形容的美感,无比美妙的身材散发出女人成熟的性感。


凭藉权力和财力,玩过无数女人的邓晖,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


不愧是传说中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当然不能送给大舟那个小毛头,我要弄到手...。


“你刚才说要负责任,如何负责法呢?”


说完,起身盘腿坐在床上。


美伶面对面的看着邓晖,不希望在这种低俗的男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弱点。


“怎么做才会使理事长满意呢?”


“这个嘛...你妹妹把我害的不好意思和女人做爱,这样吧,在长好毛以前,你做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美伶听的哑口无言,完全不像大医院的理事长所应该说出来的话。


“请不要开玩笑了,这里是治疗病患的神圣场所,而你是最高负责人的理事长。”


“是吗?可是,听说在这神圣的场所,你和男人玩的很热情呀!”


邓晖用平淡的口吻说出来。


美伶惊讶的不知所措,脑海里浮现和文祥拥抱在一起的场面,不知不觉中,脸颊的肌肉开始抽搐,原来他们知道了...。


“你的脸色变了,大概我说对了。”


邓晖脸上露出虐待狂的笑容,用胜利者的口吻说。


“我是听护理长说的...你和宋文祥在值班室里做爱,你骑在男人的身上扭动屁股,护理长说,看的人都感到受不了,你还发出淫荡的叫声。”


美伶感觉出自己的脸色变成苍白。


原来是护理长看到了...。


那一天晚上,护理长有事来值班室找她,就这样看到了一切。


那是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脸红的行为。


强烈的羞耻和屈辱,加上绝望一起涌上心头,美伶几乎只能勉强站立。


邓晖发现从护理长那听来的事情发生效果,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个女人投降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好色的眼光在女医师的身体上下瞄来瞄去。


“而且,听说是在把我儿子打伤之后的事情,在我儿子痛得哭叫的同时,你却骑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淫声浪叫...你真是个医生的好榜样。”


趁着这个机会毫不留情的猛烈攻击,美伶也不敢反驳,那一夜的事情是不能原谅,受到责备,也是应该的。


美伶轻轻闭上双眼,美丽的嘴唇微微颤抖,用手扶住床的栏杆,她还能支撑身体,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量了。


邓晖看到美伶面临崩溃的样子,陶醉在虐待狂的喜悦里。


快了...。


邓晖用力扭动肥大的身体,走下床,从背后伸手去摸美伶的肉体。


“不要!”


美伶对邪恶的感觉反射性的摇头。


邓晖把火热的呼吸,喷在美伶的耳根上,用色眯眯的声音说:“这真是一大丑闻...。


就是把你开除了,也没有人会反对,我可以从全国的医学界把你驱除出去。”


这...强烈的愤怒感,涌上心头,正如理事长说的,丢下病患不管,沉迷在男欢女爱里,错在她身上。


这是她比任何人都尽力,才获得的医师职务,无论如何都不想丧失...。


邓晖好像看透美伶的心事。


“只是一次,你肯让我干一次,我就饶了你们。”


魔鬼般的声音,从美伶的身上夺去反抗的意志。


邓晖趁机发动攻势,在她雪白的脖子上不停的吻,拉开抗拒的手,从制服上往乳房抓去。


手指上立刻感到美妙的弹性,扭动身体抗拒时,丰满的屁股正好在勃起的肉棒上摩擦,带来无比美妙的刺激感。


哦...真是妙极了...。


邓晖的肉棒再度充满力量,对正屁股的沟缝,用力挺过去。


美伶感觉出坚硬的肉棒挺在屁股上,急忙向前逃。


可是邓晖的手插入双腿之间,把她的身体拉回来。


厌恶感使全身都颤抖起来。


“我不要!”


美伶猛烈扭动屁股。


可是,邓晖的手指像是有吸盘般的,贴在大腿上抚摸。


“不要!”


从鼻孔发出哼声,美伶弯下上身。


如此一来,挺立的肉棒进入屁股沟里。


前后受到淫邪的爱抚,邓晖趁她不能动,双手更猛烈活动。


邓晖呼吸很急促,伸手从领口进去抓住乳房,另一只手在美伶的禁地摩擦。


美伶无法抗拒,只有夹紧大腿扭动。


没有多久,双膝开始颤抖,连夹紧大腿的力量都没有了。


邓晖趁机用手指揉搓。


“怎么啦?不抵抗了吗?”


邓晖在美伶的耳边说,美伶的意识稍许清醒,急忙想夹紧大腿,可是邓晖老练的技巧,使她的大腿用不上力。


美伶不敢相信自己的肉体,对这种男人的爱抚,也会敏感的产生快感。


我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没有想到她是这样淫荡的女人...。


邓晖发现美伶的变化后,恨不得马上就能尝到味道,从后面以压倒的方式,把美伶的身体推倒在地上。


全身受到男人的压迫,美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这是什么呀!”


伸手到美伶下面的邓晖,发出惊叹声,因为他看到黑色的长袜和吊袜。


美伶羞的满脸通红,拼命用手去压裙子,邓晖把她的手臂扭过去。


“妙极了,完全像妓女。”


说完,就用双手搂住成熟的屁股,让她向后挺起。


“啊...不要.....”


变成这样无耻的姿势,美伶发出疯狂般的叫声,扭动屁股想要逃走。


可是邓晖用力抱住屁股,瞪大眼睛,欣赏着扭动的屁股。


仔细看时,在黑黑的耻毛附近,溢出的蜜汁使得薄薄的黑布紧贴在上面。


阴唇的形状完全浮显,扭动屁股时,散发出无比淫荡的讯息。


身经百战的邓晖,像这样美妙的光景还是第一次见过,而且这个女人又是医院里最美的医师。


邓晖的肉棒更为勃起,紧靠在他的啤酒肚上。


伸手摸摸美伶的肉缝。


“啊!”


美伶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动,呼吸急促,意想不到的强烈刺激,冲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嘿嘿嘿,你下面的嘴已经流出高兴的眼泪了。”


邓晖粗大的手指,在柔软的花瓣上抚摸。


“哦!哎呀!唔...”


美伶好像呼吸很困难,被迫采取四脚着地的耻辱姿态,全身开始痉挛。


“刚才的威势到哪里去了?要投降了吗...”


美伶紧咬着嘴唇几乎快要出血,一方面气自己真没用。


“看吧,你滴出来的蜜汁,把我的手指弄成这样了。”


邓晖把沾上粘粘液体的手指故意深到美伶的眼前。


“不要!”


美伶立刻把头转过去。


“有很香的味道吧,自己的东西怕什么?”


被迫闻到分泌物异常的气味,美伶绝望的叹一口气。


“上面的嘴说不要,下面的嘴流出浓密的汁液,你就是摆出神圣的样子,终究还是一个好色的女人。”


邓晖的话,把美伶推入羞辱的深渊里。


“你为什么不否认?”


“我不是那种女人。”


美伶的眼睛含着泪水,用悲痛的声音说。


“嘿嘿嘿,那是真的吗?喂!把屁股抬高一点。”


邓晖在双手上用力,这个力量,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


“对...就是这样......”


邓晖看着暴露出来的阴唇,撩起睡袍。


引以为荣的巨炮,高高的举起炮身。


“想要这个东西吗?想要就说出来。”


邓晖用手握住肉棒,把龟头对正屁股沟,然后慢慢上下摩擦。


“啊...”


美伶的屁股在颤抖。


美伶已经无法思考和判断,从肉体里涌出火热的情欲,眼前变成一片朦胧。


“你是想被医院开除吗?你快说,求我给你插进去。”


邓晖毫不留情的赶尽杀绝。


我完了...。


〔只有一次,让我干一次就饶你...。〕邓晖说的话在美伶的脑海里浮现,对,只要我稍微忍耐......。


“插吧...请插进来吧.....”


美伶说完以后,强烈的羞耻感使她不由得扭动身体。


“没有听清楚,再说一次,但这一次要一面说,一面摆动屁股。”


“这...求求你,饶了我吧...”


“不怕我把这件事在理事会上提出来吗?”


美伶心里想,现在是没有办法拒绝了...。


“请...请插入吧....”


声音颤抖,说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动屁股。


“嘿嘿嘿...”


邓晖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花瓣上。


“啊!不要!”


美伶想逃避,可是邓晖从背后用力抱住,好像要享受插入感般的慢慢向前挺进,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里面。


“哦!”


疼痛使美伶哼一声咬紧了牙关,简直像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


“太大了吗?不过马上会习惯的。”


邓晖像胜利者一样,说完就更用力刺入。


“唔.....”


肉棒深入的冲击,美伶忍不住仰起头。


“痛吗?不过才刚进去一半。”


“啊...”


怎么可能...美伶在痛苦中感到惊讶,但就在这时候,她知道那是事实,因为肉棒比刚才更深入。


“唔...”


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


眼睛都不能眨一下,美伶张开嘴,身体大理石一样停在那里不能动。


“还没有正式开始啊...”


邓晖的话使美伶掉入绝望的深渊里。


粗大的肉棒前后活动时,柔软的肉壁缠在上面,随着肉棒的进出翻起或陷入。


每一次,美伶都深深叹息,强烈的冲击感,使她下腹部感觉到快要裂开的样子。


“马上就会觉得舒服了。”


邓晖开始发挥经过百战的技巧。


在浅处充份摇动后,突然深入到底。


就在这样静止几秒钟以后,慢慢向外抽出。


同时,粗大的手指在最敏感的阴核上带有节奏强弱的揉搓,每一次都使美伶像木偶一样的扭动屁股。


发觉龟头碰到子宫上,美伶不由得发出野兽般的哼声邓晖一面抽插,一面从衣服上抓住乳房。


“啊...”


美伶好像受到电击,发出哼声的同时,身体像波浪一样不停地起伏。


下意识里希望能抚摸的乳房受到攻击,身体里忍不住涌出美妙感。


邓晖更用力的揉搓乳房。


“啊...饶了我吧!”


美伶拼命咬紧牙关,抵抗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可是当背后有巨大肉棒猛烈刺入时,咬紧的牙关也不由得松开。


产生昏迷的感觉,对这里是医院的病房、对方是可恶的理事长这样的事实好像已经不存在。


现在的美伶几乎要变成淫荡的野兽。


“嘿嘿嘿,开始夹紧了。”


美伶好像已经听不到邓晖说的话。


邓晖意外的看到美伶很快就顺从,而且很有反应,心里感到很得意。


这个女人很有素质,看样子需要好好的调教一番...。


开始做最后的料理。


双手抱住丰满的屁股,手指紧抓着几乎要留下血痕,肉棒进出的速度逐渐加快。


高高举起雪白的屁股,后背向上翻转,光滑的肚子向波浪一样起伏,身体开始反应。


每当深深插入时,就发出淫荡的哼声,皱起美丽的眉头。


如今连插在下体里的粗大肉棒所带来的膨胀感,也感到很舒服。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


从鼻孔发出哼声,手指用力抓着地毯。


长达二十公分的雄伟肉棒,在美伶的肉洞里猛烈进出。


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和强烈的快感混在一起,美伶被带到过去从没有经验过的性感高峰。


“嘿嘿,要泄出来了吧?”


啤酒肚打在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奇妙的声音,额头上满是汗珠的理事长,开始进入最后冲击。


那里要坏了...。


“饶了我吧.....”


心里虽然对邓晖还有厌恶感,但这种感觉反而使快感更强烈。


“来了!”


邓晖淫邪的大吼一声,龟头深深进入到子宫。


“啊...”


“哎哟...啊....”


美伶发出惨叫声,全身开始颤抖。


眼睛里像是有闪光爆炸,全身被陌生的性感高潮吞没。


邓晖在这个时候,仍旧不停的抽插。


很快被送上第二次的高潮绝顶,美伶觉得全身好像要破碎般。


“嘿嘿,再泄出来一次吧!”


在邓晖猛烈的冲击下,美伶进入第三次高潮。


“要死了...”


在连续的高潮中,美伶不顾一切的发出哭声。


邓晖从肉棒感受到肉洞连续达到高潮的痉挛,这时才将精液射入美伶的身体里。


“以后,你是我的女人了。”


拔出沾满蜜汁的肉棒时,美伶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在快乐的余韵中,偶尔会使身体颤抖,同时从大腿根的深处,流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液体,在地毯上形成地图般的痕迹。


面对这样的光景,镁光灯不停的闪烁着...。


这一天,玉娟担任小夜班,护士的病房勤务是三班制。


其中最忙的是小夜班,病患的情况在这个时间发生变化的较多,而新进的玉娟工作量也比别人多些。


完成定时体温测量,正在准备点滴时,护理长突然叫她的名字。


“陈玉娟。”


“是。”


护理长来到面前说:“你知道今天理事长住院了吧?”


“是。”


“理事长叫你去。”


“什么?是...叫我吗?”


玉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护士小姐中,叫玉娟的只有你一个人吧?”


听到护理长不耐烦的口吻,玉娟感到紧张。


“理事长在等你,马上就去。”


“可是,病人的点滴...”


“那种事不要紧,叫你是理事长的命令,不要管那么多。”


“是,知道了。”


玉娟只好放下正在准备中的点滴。


玉娟战战兢兢的问护理长:“请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呢?”


“你去就知道了。”


护理长又把嘴靠近玉娟,在耳边轻轻说。


“你要记住,他是在这个医院里最有权力的人,千万不能出错。”


玉娟点点头,就坐电梯到七楼。


七楼只有五间特别房,是专门为财政界的大人物及大企业的重要人物所准备的房间。


玉娟还是第一次到七楼,东张西望的寻找七○二号病房,看到左边靠电梯的方向,有挂着“邓晖”


名牌的房门。


玉娟轻轻敲门后,推开房门走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邓晖穿着睡袍,很舒服的躺在床上。


邓晖向玉娟瞄一眼,便说:“你先等一下,现在正在精彩...”


他说完,便把视线又转回到到电视上。


玉娟吓得几乎要大叫起来。


邓晖看的是色情录影带,画面上正有一男一女在交媾。


美女的屁股高高挺起,男人正在抽插巨大的阳物。


玉娟好像受到很大的冲击,伫立在那里不能动。


邓晖的视线转过来,上下往玉娟的身躯看去。


“你就是陈美伶医师的妹妹...。


的确很美,有很好的乳房,皮肤也很光滑。”


用好色的眼光看玉娟的胸部,使她感到不安。


“请问...有什么事吗?”


“怎么,你还没有听说?”


“是...”


“你看那里。”


玉娟顺着眼光看去,在桌子上放着容器,里面有剃毛用的器具。


“你这是什么表情,要用那个东西给我剃毛。”


可是,不需要动手术的病患,为什么要剃毛...玉娟感到犹豫。


“还不快一点!”


听到邓晖的吼叫,玉娟吓坏了,急忙过去拿剃毛用具,在不明就里的情形下,用毛刷沾上肥皂泡沫。


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还是新人的她,怎敢违背理事长的命令。


“来吧...”


邓晖仰卧在床上,解开睡袍的腰带。


立刻露出毛茸茸的腿,还有躺在大腿根上的肉棒。


玉娟看到那种巨大的性器,倒吸一口气,没有勃起就有十五公分以上,简直像一把凶器。


玉娟过去有过几次剃毛的经验,但这样丑恶的性器,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脸都红了。


“怎么回事?还不快一点。”


玉娟以机械化的动作,掩饰自己心里的动摇,把泡沫涂在阴毛上。


“痒...”


邓晖扭动身体,茂密的黑毛掩盖在下腹部,而且一直延伸到肚脐上。


仔细的涂抹泡沫时,肉棒开始挺起,而且体积很快增加,变成龟头发出异常光泽的巨大肉棒。


玉娟心里想快一点做完这件事。


玉娟拿起剃刀。


“请不要动。”


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后,很小心的开始剃毛。


邓晖的肉棒不像是五十多岁的男人,强有力的抬着头,龟头下特别突出,令人感到可怕。


“怎么样?我的东西和一般小伙子不一样吧?”


邓晖仔细观察纯洁的女护士会有什么反应。


“是不是想性交了,很多护士小姐都是好色的。”


这...宿舍里的同事,确实有那种人...但我不一样。


玉娟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玉娟真想哭出来。


不知道这个男人对神圣的护士职业,有什么样的看法..。


对方如果不是理事长,她真想立刻就走。


为了尽快离开这里,开始进行最困难的工作。


用手捏着巨大阴茎,开始剃根部的毛,强烈的脉动传到手指上,她的手指也忍不住颤抖。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


完全剃光了,粗大肉棒直立的光景,实在丑恶,玉娟忍不住转移视线。


邓晖看到玉娟紧张的模样,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拿起电话。


“可以了。”


只说一句话,就放下电话。


玉娟无法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她只想快一点完成这种讨厌的工作然后离开。


玉娟在整理剃毛用具时,邓晖向她招手。


“好像眼睛里进了灰尘,你来给我看一看。”


邓晖夸张的眨动右眼。


如果能冷静判断,应该知道那只是在假装,但玉娟被刚才看到的粗大肉棒吓坏了,还在紧张状态,只有走过去弯下身体。


邓晖就等待这个机会,立刻搂住玉娟的细腰用力拉,把嘴唇压在雪白的乳沟上吸吮。


“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娟忘记对方是理事长,用手推开那张丑恶的脸。


而邓晖毫不在乎的说:“你作我的女人吧,你不会吃亏的,马上让你升级。”


玉娟觉得全身仿佛都遭到寒流侵袭般,拼命的用双手推邓晖,但这时候又听到男人的声音。


“你知道我是谁吧!开除一、二个护士实在太简单了。”


玉娟清醒过来,费尽全力才拿到的护士资格,不希望因这种事而失去。


可是...啊...我该怎么办?玉娟想到,一名新护士和理事长的地位有差异时,力量从双手消失。


“你好像明白了,这样才对。”


邓晖的脸上出现冷酷的淫笑,然后把粗大的手,伸入雪白的胸口。


正在这个时候,美伶坐电梯上七楼去。


检查完手术后的病人,正准备回去时,接到护理长的内线电话。


听完电话,美伶的脸转为苍白,好像妹妹在理事长那里,犯下什么严重过失。


于是便问护理长:“是什么事?”


护理长只说:“请你去理事长的病房直接了解吧!”


“好吧,是七○二号房,是吗?”


美伶放下电话,就往电梯走去。


电梯到达七楼,美伶跑到七○二号房前。


敲门后等不及回答就推开门。


美伶这时候看到意外的一幕。


原来,邓晖理事长正把脸靠在妹妹的胸上,发出啾啾声吸吮乳头。


“你这是做什么?”


美伶怒气冲冲的走到病房中央。


“姊姊...”


玉娟甩开邓晖的手,跑道姊姊的身边。


大大的眼睛含着泪珠,美伶用力抱紧妹妹,感觉出她在颤抖。


“这是什么意思?”


美伶瞪着邓晖责问。


可是,邓晖似乎毫不在乎的样子,从床上抬起上身,笑嘻嘻的说:“我在处罚她。”


“处罚?”


“没有错,你没有听说她做错事了吗?所以要处罚。”


玉娟在一边听到他们二人的说话,用颤抖的声音说:“没有...我没有做错事。”


“那么...看看这里吧!”


邓晖拉开睡袍,露出勃起的肉棒,仍旧还是那样高高挺起。


因为这个东西,实在太丑恶凶猛,美伶忍不住把视线转开。


“她把我最重要的东西剃掉了。”


邓晖向玉娟瞪一眼。


“不...是你叫我剃的...”


玉娟快要哭出来。


“混蛋,谁叫你把这里的毛剃掉,我只要你剃肚脐四周的毛。


受到邓晖的怒吼,玉娟更吓坏了。


从玉娟的眼里,涌出珍珠般的眼泪。


“玉娟,护理长是对你怎么说的?”


美伶恢复镇静的态度。


“她说我到这里来就知道了...”


“她没有交代你剃毛?”


“没有,可是他...”


玉娟终于大声哭出来,可爱的双肩不停的起伏。


“我明白了。”


美伶温柔的手,在妹妹的肩上安抚。


“好了,你回去吧,理事长,可以吗?”


“那么...谁来替她负责呢?”


邓晖特别强调自己的肉棒,屁股向上挺一下。


“这个...”


美伶的表情僵化,然后用毅然的口吻说:“我会负责。”


“好吧,但是你要留在这里。”


邓晖好像就等她说这一句话。


美伶不得不点头,她不能让妹妹继续留在这里。


“你走吧,这里的事交给姊姊,你不用担心。”


美伶把妹妹送出去,就转过身来面对理事长。


邓晖欣赏着个性坚强的美貌女医师-陈美伶。


眼尾上扬,凤眼微红,有着无法形容的美感,无比美妙的身材散发出女人成熟的性感。


凭藉权力和财力,玩过无数女人的邓晖,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


不愧是传说中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当然不能送给大舟那个小毛头,我要弄到手...。


“你刚才说要负责任,如何负责法呢?”


说完,起身盘腿坐在床上。


美伶面对面的看着邓晖,不希望在这种低俗的男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弱点。


“怎么做才会使理事长满意呢?”


“这个嘛...你妹妹把我害的不好意思和女人做爱,这样吧,在长好毛以前,你做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美伶听的哑口无言,完全不像大医院的理事长所应该说出来的话。


“请不要开玩笑了,这里是治疗病患的神圣场所,而你是最高负责人的理事长。”


“是吗?可是,听说在这神圣的场所,你和男人玩的很热情呀!”


邓晖用平淡的口吻说出来。


美伶惊讶的不知所措,脑海里浮现和文祥拥抱在一起的场面,不知不觉中,脸颊的肌肉开始抽搐,原来他们知道了...。


“你的脸色变了,大概我说对了。”


邓晖脸上露出虐待狂的笑容,用胜利者的口吻说。


“我是听护理长说的...你和宋文祥在值班室里做爱,你骑在男人的身上扭动屁股,护理长说,看的人都感到受不了,你还发出淫荡的叫声。”


美伶感觉出自己的脸色变成苍白。


原来是护理长看到了...。


那一天晚上,护理长有事来值班室找她,就这样看到了一切。


那是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脸红的行为。


强烈的羞耻和屈辱,加上绝望一起涌上心头,美伶几乎只能勉强站立。


邓晖发现从护理长那听来的事情发生效果,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个女人投降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好色的眼光在女医师的身体上下瞄来瞄去。


“而且,听说是在把我儿子打伤之后的事情,在我儿子痛得哭叫的同时,你却骑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淫声浪叫...你真是个医生的好榜样。”


趁着这个机会毫不留情的猛烈攻击,美伶也不敢反驳,那一夜的事情是不能原谅,受到责备,也是应该的。


美伶轻轻闭上双眼,美丽的嘴唇微微颤抖,用手扶住床的栏杆,她还能支撑身体,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量了。


邓晖看到美伶面临崩溃的样子,陶醉在虐待狂的喜悦里。


快了...。


邓晖用力扭动肥大的身体,走下床,从背后伸手去摸美伶的肉体。


“不要!”


美伶对邪恶的感觉反射性的摇头。


邓晖把火热的呼吸,喷在美伶的耳根上,用色眯眯的声音说:“这真是一大丑闻...。


就是把你开除了,也没有人会反对,我可以从全国的医学界把你驱除出去。”


这...强烈的愤怒感,涌上心头,正如理事长说的,丢下病患不管,沉迷在男欢女爱里,错在她身上。


这是她比任何人都尽力,才获得的医师职务,无论如何都不想丧失...。


邓晖好像看透美伶的心事。


“只是一次,你肯让我干一次,我就饶了你们。”


魔鬼般的声音,从美伶的身上夺去反抗的意志。


邓晖趁机发动攻势,在她雪白的脖子上不停的吻,拉开抗拒的手,从制服上往乳房抓去。


手指上立刻感到美妙的弹性,扭动身体抗拒时,丰满的屁股正好在勃起的肉棒上摩擦,带来无比美妙的刺激感。


哦...真是妙极了...。


邓晖的肉棒再度充满力量,对正屁股的沟缝,用力挺过去。


美伶感觉出坚硬的肉棒挺在屁股上,急忙向前逃。


可是邓晖的手插入双腿之间,把她的身体拉回来。


厌恶感使全身都颤抖起来。


“我不要!”


美伶猛烈扭动屁股。


可是,邓晖的手指像是有吸盘般的,贴在大腿上抚摸。


“不要!”


从鼻孔发出哼声,美伶弯下上身。


如此一来,挺立的肉棒进入屁股沟里。


前后受到淫邪的爱抚,邓晖趁她不能动,双手更猛烈活动。


邓晖呼吸很急促,伸手从领口进去抓住乳房,另一只手在美伶的禁地摩擦。


美伶无法抗拒,只有夹紧大腿扭动。


没有多久,双膝开始颤抖,连夹紧大腿的力量都没有了。


邓晖趁机用手指揉搓。


“怎么啦?不抵抗了吗?”


邓晖在美伶的耳边说,美伶的意识稍许清醒,急忙想夹紧大腿,可是邓晖老练的技巧,使她的大腿用不上力。


美伶不敢相信自己的肉体,对这种男人的爱抚,也会敏感的产生快感。


我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没有想到她是这样淫荡的女人...。


邓晖发现美伶的变化后,恨不得马上就能尝到味道,从后面以压倒的方式,把美伶的身体推倒在地上。


全身受到男人的压迫,美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这是什么呀!”


伸手到美伶下面的邓晖,发出惊叹声,因为他看到黑色的长袜和吊袜。


美伶羞的满脸通红,拼命用手去压裙子,邓晖把她的手臂扭过去。


“妙极了,完全像妓女。”


说完,就用双手搂住成熟的屁股,让她向后挺起。


“啊...不要.....”


变成这样无耻的姿势,美伶发出疯狂般的叫声,扭动屁股想要逃走。


可是邓晖用力抱住屁股,瞪大眼睛,欣赏着扭动的屁股。


仔细看时,在黑黑的耻毛附近,溢出的蜜汁使得薄薄的黑布紧贴在上面。


阴唇的形状完全浮显,扭动屁股时,散发出无比淫荡的讯息。


身经百战的邓晖,像这样美妙的光景还是第一次见过,而且这个女人又是医院里最美的医师。


邓晖的肉棒更为勃起,紧靠在他的啤酒肚上。


伸手摸摸美伶的肉缝。


“啊!”


美伶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动,呼吸急促,意想不到的强烈刺激,冲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嘿嘿嘿,你下面的嘴已经流出高兴的眼泪了。”


邓晖粗大的手指,在柔软的花瓣上抚摸。


“哦!哎呀!唔...”


美伶好像呼吸很困难,被迫采取四脚着地的耻辱姿态,全身开始痉挛。


“刚才的威势到哪里去了?要投降了吗...”


美伶紧咬着嘴唇几乎快要出血,一方面气自己真没用。


“看吧,你滴出来的蜜汁,把我的手指弄成这样了。”


邓晖把沾上粘粘液体的手指故意深到美伶的眼前。


“不要!”


美伶立刻把头转过去。


“有很香的味道吧,自己的东西怕什么?”


被迫闻到分泌物异常的气味,美伶绝望的叹一口气。


“上面的嘴说不要,下面的嘴流出浓密的汁液,你就是摆出神圣的样子,终究还是一个好色的女人。”


邓晖的话,把美伶推入羞辱的深渊里。


“你为什么不否认?”


“我不是那种女人。”


美伶的眼睛含着泪水,用悲痛的声音说。


“嘿嘿嘿,那是真的吗?喂!把屁股抬高一点。”


邓晖在双手上用力,这个力量,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


“对...就是这样......”


邓晖看着暴露出来的阴唇,撩起睡袍。


引以为荣的巨炮,高高的举起炮身。


“想要这个东西吗?想要就说出来。”


邓晖用手握住肉棒,把龟头对正屁股沟,然后慢慢上下摩擦。


“啊...”


美伶的屁股在颤抖。


美伶已经无法思考和判断,从肉体里涌出火热的情欲,眼前变成一片朦胧。


“你是想被医院开除吗?你快说,求我给你插进去。”


邓晖毫不留情的赶尽杀绝。


我完了...。


〔只有一次,让我干一次就饶你...。〕邓晖说的话在美伶的脑海里浮现,对,只要我稍微忍耐......。


“插吧...请插进来吧.....”


美伶说完以后,强烈的羞耻感使她不由得扭动身体。


“没有听清楚,再说一次,但这一次要一面说,一面摆动屁股。”


“这...求求你,饶了我吧...”


“不怕我把这件事在理事会上提出来吗?”


美伶心里想,现在是没有办法拒绝了...。


“请...请插入吧....”


声音颤抖,说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动屁股。


“嘿嘿嘿...”


邓晖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花瓣上。


“啊!不要!”


美伶想逃避,可是邓晖从背后用力抱住,好像要享受插入感般的慢慢向前挺进,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里面。


“哦!”


疼痛使美伶哼一声咬紧了牙关,简直像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


“太大了吗?不过马上会习惯的。”


邓晖像胜利者一样,说完就更用力刺入。


“唔.....”


肉棒深入的冲击,美伶忍不住仰起头。


“痛吗?不过才刚进去一半。”


“啊...”


怎么可能...美伶在痛苦中感到惊讶,但就在这时候,她知道那是事实,因为肉棒比刚才更深入。


“唔...”


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


眼睛都不能眨一下,美伶张开嘴,身体大理石一样停在那里不能动。


“还没有正式开始啊...”


邓晖的话使美伶掉入绝望的深渊里。


粗大的肉棒前后活动时,柔软的肉壁缠在上面,随着肉棒的进出翻起或陷入。


每一次,美伶都深深叹息,强烈的冲击感,使她下腹部感觉到快要裂开的样子。


“马上就会觉得舒服了。”


邓晖开始发挥经过百战的技巧。


在浅处充份摇动后,突然深入到底。


就在这样静止几秒钟以后,慢慢向外抽出。


同时,粗大的手指在最敏感的阴核上带有节奏强弱的揉搓,每一次都使美伶像木偶一样的扭动屁股。


发觉龟头碰到子宫上,美伶不由得发出野兽般的哼声邓晖一面抽插,一面从衣服上抓住乳房。


“啊...”


美伶好像受到电击,发出哼声的同时,身体像波浪一样不停地起伏。


下意识里希望能抚摸的乳房受到攻击,身体里忍不住涌出美妙感。


邓晖更用力的揉搓乳房。


“啊...饶了我吧!”


美伶拼命咬紧牙关,抵抗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可是当背后有巨大肉棒猛烈刺入时,咬紧的牙关也不由得松开。


产生昏迷的感觉,对这里是医院的病房、对方是可恶的理事长这样的事实好像已经不存在。


现在的美伶几乎要变成淫荡的野兽。


“嘿嘿嘿,开始夹紧了。”


美伶好像已经听不到邓晖说的话。


邓晖意外的看到美伶很快就顺从,而且很有反应,心里感到很得意。


这个女人很有素质,看样子需要好好的调教一番...。


开始做最后的料理。


双手抱住丰满的屁股,手指紧抓着几乎要留下血痕,肉棒进出的速度逐渐加快。


高高举起雪白的屁股,后背向上翻转,光滑的肚子向波浪一样起伏,身体开始反应。


每当深深插入时,就发出淫荡的哼声,皱起美丽的眉头。


如今连插在下体里的粗大肉棒所带来的膨胀感,也感到很舒服。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


从鼻孔发出哼声,手指用力抓着地毯。


长达二十公分的雄伟肉棒,在美伶的肉洞里猛烈进出。


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和强烈的快感混在一起,美伶被带到过去从没有经验过的性感高峰。


“嘿嘿,要泄出来了吧?”


啤酒肚打在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奇妙的声音,额头上满是汗珠的理事长,开始进入最后冲击。


那里要坏了...。


“饶了我吧.....”


心里虽然对邓晖还有厌恶感,但这种感觉反而使快感更强烈。


“来了!”


邓晖淫邪的大吼一声,龟头深深进入到子宫。


“啊...”


“哎哟...啊....”


美伶发出惨叫声,全身开始颤抖。


眼睛里像是有闪光爆炸,全身被陌生的性感高潮吞没。


邓晖在这个时候,仍旧不停的抽插。


很快被送上第二次的高潮绝顶,美伶觉得全身好像要破碎般。


“嘿嘿,再泄出来一次吧!”


在邓晖猛烈的冲击下,美伶进入第三次高潮。


“要死了...”


在连续的高潮中,美伶不顾一切的发出哭声。


邓晖从肉棒感受到肉洞连续达到高潮的痉挛,这时才将精液射入美伶的身体里。


“以后,你是我的女人了。”


拔出沾满蜜汁的肉棒时,美伶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在快乐的余韵中,偶尔会使身体颤抖,同时从大腿根的深处,流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液体,在地毯上形成地图般的痕迹。


面对这样的光景,镁光灯不停的闪烁着...。





警告:本站含有 [医院理事长与美伶医师]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