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回高老庄.◆◆◆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猪八戒回高老庄.




灵山峰头聚彩霞,极乐世界起瑞云。

  大须弥山大雷音寺内,唐僧五师徒正接受佛祖赐封。

  “唐僧,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为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

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东土。今喜皈依,万里迢迢,取去真经,甚有功德,加

升大职正果,汝为旃檀功德佛。

  “孙悟空,汝因大闹天宫,吾以莫大法力,压在五行山下,幸天灾满足,归

于我教,且喜汝隐恶扬善,降妖除魔,全始全终,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斗战胜佛。

  “猪悟能,汝本天河水神,天篷元帅,为汝蟠桃会上醉戏嫦娥贬汝下界投胎,

身入畜类,幸汝记爱人身,在福陵山云浅洞造孽,喜归大教,入吾沙门,保唐僧

取经,却又有顽心,色情未泯,因汝挑担有功,加升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

  “沙悟净,汝本是大将,先因蟠桃会上打碎玻璃盞,贬汝下界,汝落于流沙

河,伤生吃人造孽,幸皈吾教,诚敬迦持、保护圣僧,登山牵马有功,加升大职

正果,为金身罗汉。

  “白龙马,汝本是西海龙王之子,因汝违逆父命,犯下不孝之罪,幸得皈我

沙门,驮负唐僧取经,加升汝职正果,为八部天龙。”

  八戒口中嚷道:“他们都成佛,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

  如来道:“因汝口壮身粗,食肠宽大。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凡

诸法事,教汝净坛,乃是有受用之品级,如何不好?”

  八戒闻言,面有犹豫,迟迟不言。佛祖何许人也,立知八戒心中所思。

  “汝还有何事,说来不妨。”

  八戒叩头言道:“当初八戒身为天篷元帅,握有十万水军,气宇轩昂,无奈

一时偏差,坠入畜道。今幸得正果,却仍是畜类之身,好不烦恼,佛祖慈悲,还

八戒一个自然人身。”

  悟空一旁听得,窜将上来,凿八戒一个响栗,笑骂道:“你这死猪头,还想

臭美,你猴哥我倒不想这些。”

  佛祖一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佛乎?八戒坦言,乃真性情也,也

好,我就还你个自然人身。”

  话落,佛光四射,八戒顿时神清气怡,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如同浸于温泉之

中,无一处不舒畅,受用无比。

  “八戒,你看如何?”佛祖拈花一指,一面宝镜现于八戒眼前,八戒定睛一

看,大吃一惊,镜中一人,身材欣长,生得玉面朱唇,眉清目秀,正是天界时模

样无二,八戒低头下视,又摸了摸脸上,镜中人物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八戒不由又悲又喜,感慨万千。

  “汝已更换模样,净坛一职可除,汝天性多情,就称为多情使者可也。”

  八戒忙不迭叩头深谢佛恩,长老师徒五人告退。

  “佛祖明知那八戒天性好色,如今重获人身,恐怕从此多事矣。”观音大士

一旁言道。

  “无妨,由他去吧,佛也有心,佛也有情。大千世界有一个多情佛也未尝不

可。”佛祖笑言。

  话说唐僧师徒此时在殿外商议今后的去处和打算。

  “离开花果山这么久了,老孙倒有些想念孩儿们了。花果山风景如画,景色

宜人,是修身养性的好去处,师父师弟可与老孙同去,美果佳泉,岂不美哉!”

  “阿弥陀佛,那为师就跟你盘桓几日去。”

  “悟净舍不得师父,愿与师父同去。”

  悟空喜笑顔开,转向呆立一旁没吭声的八戒。

  “死猪头……呃……不是……二师弟,你去不去?”

  孙悟空看着面前的翩翩美少年八戒,要不是亲眼所见佛祖换身,实在无法将

其与二师弟的形象重合起来。

  “师父,大师兄,沙师弟,我……我就……不去了………我想先回高老庄看

看……我会来花果山看望你们的!”八戒吞吞吐吐地说。

  “你这个死猪,换了身还是一个猪哥,你都已经成佛了,你还……”孙悟空

正待发火,欲强迫八戒同去。

  “悟空,一切自有定数。佛祖赐与八戒封号正是有此。他此次还非去不可,

你不要拦他。”唐僧回复金蝉子佛身后,一切了然于胸。

  “也罢,师父,沙师弟,我们走。”悟空纵身一跃,直入青霄,唐僧和沙悟

净随后而去。

  八戒目送师父和师兄弟三人远去,不觉心中涌起不舍之情。取经路上,征程

漫漫,降妖除魔,打打闹闹,师徒情深,兄弟义重,叫八戒怎能忘怀!然而八戒

心中一直藏着一个魂牵梦萦的人儿,去不了,忘不掉。

  每逢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想起他的娘子——高翠兰。

  想起初遇佳人,那种惊艳的感觉,想起新婚之夜,高翠兰身着大红霞帔,雪

白的玉面娇羞万状,化身为高长汉子的他心醉神迷,轻解罗裳,轻取花心,玉人

情浓,婉转娇啼,夫妻恩爱,比翼双飞。

  谁知醉酒误事,现出本相,娇妻惊骇欲绝,从此风波不止,劳燕纷飞……自

己也被迫随帅父万里取经。八戒心中又痛又悔,情难自己……

  “西行路上相思路,直叫八戒泪满襟。”

  “翠兰,我的妻,你还好吗?”八戒下意识地伸向腰间放着的那件保存尤新

的衣裳,那是翠兰在临行时所送,自己一直舍不得用上它,想起翠兰那别时的眼

神,除了一点惊怕,似乎还有着痛惜的意味。

  八戒之所以恳请佛祖去掉他的畜类之身,就是想以堂堂人身与高翠兰长相厮

守,这就是他取经不畏艰险的动力。

  “翠兰,我回来了。”八戒腾云驾雾,直奔高老庄。


                (二)

  千里路遥,对于神仙来说,不过是瞬息而已。

  “到了,我终于回到了高老庄我的家!”八戒激动不已,按下了云头正待下

去,猛然,他心头一阵绞痛,差点跌下云去。

  这是怎么回事?八戒大惑,自己已然成佛,为何有如此症状?他掐指一算,

脸色顿时变得又青又白,又是欣喜又是惶急,不待思忖,立马向附近的福陵山飞

去。

  此时的福陵山山顶,人群喧哗,叫声不绝,他们在做什么呢?

  细目望去,山顶平坦处,有一个垒起的平台,再一看,那平台竟是用柴块垒

就。平台上竟然放着一包裏,包裹里竟然有婴儿的“哇哇”哭泣声,天啦!这是

在做什么?是在为婴儿祈福么?围着平台的村民们一个个情绪狂热,他们手拿火

把,正高呼着:“烧死他,烧死他!”

  “不……不要……儿啊……我的儿啊!……求求你们……不要……”从人群

中扑出一个年轻美妇,她头缠丝帕,眼含珠泪,撕心裂肝地哭喊着向平台奔去。

  “女儿……不要……不要去……”一对年迈的夫妇一左一右拉着那美妇的双

手,老泪纵横。

  “命,这都是命啊!”

  “你嫁个老公是一个妖怪,怀上妖胎,三年方生,不烧死他,永无宁日!小

姐,对不住啦!”一个村民恶狠狠地说,“烧!”手中的火把丢上柴堆,其他村

民也纷纷抛出火把,火苗在柴堆上跳跃着,美丽的火焰可能使柴堆上的婴儿感觉

到致命的危险,他的哭声越发高昂了。

  “不……不要……我的孩子……娘陪你来了………”那年轻美妇似乎爆发了

母性的力量,她猛然挣脱亲人的拉扯,跌跌撞撞冲向柴堆,一把将那婴儿搂在怀

中,就坐在柴堆中间。

  “翠兰,回来,翠兰。”老妇人一下晕倒在地,村民们也为美妇的行动惊呆

了,然而,山风四起,风助火势,火焰扩大向柴堆中部合拢,闪动的火光映在那

美妇的脸上,是那么圣洁美丽。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要紧时刻,半空中亮起一道霞光,就在平台处竟然

下起了雨水,那火势沾水立灭,更为奇异的是,那母子俩的头顶上盛开了一朵莲

花,为她们挡住了雨水,无一丝湿痕。见此异象,无论胆小或胆大的村民们都吓

得拜伏于地,连连叩首,乞求上苍的宽恕。

  “阿弥紽佛,人有慈悲之心,尔等为何残害生灵?”村民们仰首上瞻,看见

空中一朵莲花宝痤,座中盘坐着一个俊秀男子,神彩飘逸,他的后方一轮光圈,

灿烂夺目,双手合十,结出千朵莲花飞舞,好一派仙佛气象。

  “菩萨,是这样的,三年前,我们高老庄的高大小姐嫁给了一个猪怪,后来

虽然让雷公脸的和尚收走。可是我们高大小姐却怀上怪胎,三年方生,村民怕将

来又要成精,所以……所以就……”一个略为胆大的村民战战惊惊地向菩萨禀告

道。

  空中的菩萨正是八戒,他满怀深情地看着依然昏昏沉沉抱着孩子死也不放的

高翠兰,哼了一声道:“什么猪怪,他的父亲本是天上的天蓬元帅,下到凡间与

高翠兰结下仙缘,随唐朝圣僧取经,劳苦拉高,修成正果。尔等无知村民,竟然

指佛种为妖胎,还不快快散去,回家礼佛诵经,记得三天水米勿进,以示赎罪之

心。”

  “是……是……小人一定去诵经礼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村民

们一个个双手合十,一步一拜向山下走去。

  在此三天中,上至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几岁的小孩,不进一粒水米,诚心

礼佛,村里还订下一个规矩:每年这三天为遇佛忏悔日。也就是八戒为他的妻儿

出一口恶气而为,没想到倒教化了一个乐善好施的村子,倒也是一番功德。

  八戒降下云头,来到平台,高太公和高太婆老二口不放心自己的女儿也留了

下来,他们扶着苏醒过来的高翠兰,口诵佛号向八戒叩首。

  八戒看着自己的爱妻,那略为惟悴的玉容依然是那么美艳不可方物,秋水一

样的眼神含着一丝哀愁。

  “多谢菩萨,我们母子才得以平安!”

  “娘子,快快请起!”八戒抢前一步,双手欲扶高翠兰,高翠兰脸一红,抱

着孩子慌忙闪退一旁,虽然明知面前是菩萨,可是那丰神俊朗的风采实是有着巨

大的吸引力,特别他那双明亮的眼神盯在她的脸上,如同有形之物般让她发烫,

她的芳心有如小鹿一般“砰砰”直跳,心中有些嗔怪八戒呼她“娘子”。

  “不知小姐现在可曾嫁人?”八戒故意询问高太公,高太公恭敬地回道:

“哎,我女儿嫁给那长嘴大耳之后,有谁还敢取她。那长嘴大耳对我翠兰还算实

心,早知如此,我夫妇也不会找人降妖,我女儿母子俩也有了倚靠,将就过日子,

也不会受人欺凌了,唉。”

  高翠兰听得父言,触动心事,泪流如泉。

  “小婿八戒拜见岳父、岳母大人。”八戒实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扑地一

拜。

  “你……你……你……”高太公老二口目瞠口呆,高翠兰也难以置信地看着

眼前的美男子,看着他们怀疑的表情,八戒取出那件珍藏的衣裳,那熟悉的一针

一线让高翠兰哽咽不已。

  “小婿随圣僧西天取经,经过千难万险……”八戒一一道来,千奇百怪的妖

魔,传说中的神佛,无不让他们惊叹。

  当说到佛祖论功行赏,八戒请求佛祖还他自然人身时,老二口的目光禁不住

望向自己的爱女,说也奇怪,经过这一番波折之后,高老二口的心竟然期望爱女

能接受八戒。

  高翠兰望着八戒,心潮起伏,自己三年怀胎,受尽白眼,本是极恨那妖怪害

了自己一生,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却总情不自禁想着他的憨厚,他对自己

的温柔。

  原来自己的夫君竟是天蓬元帅下凡,不幸投入猪胎,受尽魔难,成为仙佛后

kkbokk.CoM

依然对自己痴情不改,世上女子有几人能有此际遇。想到此,高翠兰眼睛里涌动

着幸福的元素。

  “哇,哇……”怀抱中的婴儿吵闹起来,“啊……乖乖,饿了吧?别哭。”

  翠兰慌不迭解开衣扣,露出那雪白饱满的酥胸,那孩儿一口叼着母亲的乳头

大口吞咽着,八戒伸头看看自己的血脉,似他母亲一样的漂亮,大出他的意料之

外。

  “翠兰,我……我……”八戒热切地望着高翠兰,高翠兰不由嫣然一笑,低

语道:“真是个呆子。”

                后 语

  一夜,在高老庄高府的阁楼,二人正喁喁细语。

  “娘子,你的皮肤还是那么白那么细,我爱死你了。”那名男子爱不释手在

那女子身上摸摸索索。

  “相公,你都要了五次了,妾身不堪折腾了,你还不知满足吗?哦……你的

手……又……”那女子曲着双腿,似乎在躲着某种侵袭,娇弱地喘息着。

  “娘子,你夫君成了仙佛,还能累吗?今晚……”那男子低声语道。

  “好老公,我要去喂孩子奶了,他一定饿了……”那女子找着借口。

  “不用了,娘子,我已叫我大师兄给孩子找了个奶妈,还是只猴子,我们的

孩子以后身体一定很棒!”那男子嘻嘻笑道。

  “啊,你这个猪,早想好了主意是吧!你呀,还是只色猪啊!”

  “那我只色猪可不会放过你这个大美女哦,我要你给我生一窝小猪仔,噫,

娘子,你看那边是什么?”那男子分开女子的双腿。

  “是什么?啊……哦……老公……你好坏……偷袭人家……嗯……” 





警告:本站含有 [猪八戒回高老庄.]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