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游覆雨◆◆◆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戏游覆雨



只在电光火闪间,众人就犹如梦幻一般,凭空出现在了一座大山间,众人都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项少龙,项少龙站了起来,对着众人道:「各位都是誓死跟随我项少龙的好兄弟,我项少龙非常的感激大家,但是感激归感激,我的命令却是一定的执行的,现在我们便到了覆雨时代,关于这个时代的种种我会给你们时间去适应,但是我先要先要提醒你们一下,我们来这不是来玩的,而是要在这个时代成就不朽的霸业的,你们告诉我,你们有没有信心?」「有,众人齐声大呼,声音雄亮的惊起了无数的鸟兽,项少龙大笑道:「好,各位不愧为我乌家的弟子,从现在起,我们改名字了,我们改作寻秦帮,我为帮主,腾翼、乌果和荆俊为副帮主,其它的人事任命就由三位副帮主安排,从现在开始,就由三位副帮主带着你们下山去适应这个时代,为期一个月,一个月后全部回到这里来,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时,请你们务必做到和这个时代的人丝毫无异,你们出去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你们的来历,你们是出去体验生活的,知道吗,还有一点就是你们要注意的,这个时代可不像我们的那个时代,这里的高手如云,就算是我,在这里也不见的是无敌的,所以加入你们不想被别人杀死就给我勤加练习我教给你们的武功,出去时,不要到处的惹是生非,你要知道,你们这次出去,只是体验生活,熟悉这个世界的,等你们回来的时候,就是我们大干的时候了,去吧!」「是,帮主」说完众人就下得山去了。 


  项少龙看着眼前的这些儿郎们,心里有高兴,也有不忍,在这个强者如林的覆雨世界里,他不知道跟随他来的这些人又有几个人能活着跟着他回去,他说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熟知以他项少龙现在的武功虽然已经到了即将化羽而去的境界,但是到了这个境界的并不是只他一人,一个庞班就和他在伯仲之间,还有个并不差他多少的浪翻云,等等等等,而且方夜羽手下强者如林,而他项少龙的手下虽然个个也都不弱,但是人数却还是差的多,即使腾翼三人也都已经进入了先天之境了,但是他们的武功也仅仅是相当于黑榜上的人物而已,可与罗干、赤尊信等人一较长短,但是要是碰上了里赤眉等人,依旧是没有获胜的把握。 


  基于以上的种种,项少龙决定,先建立帮派,使自己在这里的羽翼慢慢,一步步的壮大力量,怎么壮大?哈哈,项少龙早就想好了,方夜羽是怎么做的,他就怎么做。有了足够的力量后就安心的等着庞班来一决雌雄,项少龙在心里高呼——覆雨的美女们,看看你们是否能过逃的掉我这个既有情又有欲的魔种的魔掌呢? 


  项少龙独自一人下得山来,山下便就是一个小镇,这里的人们穿的衣服果真就如电影里面的那些古装剧一样,看来那些电影也全非骗人的。 


  项少龙找了个老伯,问了下这是什么地方,得知,这里只是长沙府,项少龙仔细一推算,这长沙府恰巧就在怒蛟帮的实力范围之内,因为怒蛟帮是以洞庭湖起家,整个洞庭湖便是它的势力范围,所以这湖南湖北言洞庭湖一带便都在怒蛟帮的影响力之下,问了下时间后,项少龙仔细的想过后,便得知现在正是在赤尊信带领尊信门攻打怒蛟帮之后。 


  项少龙心里想着看来老天把他送到这来却非没有用意,既然老天都这么作了,他不去会会浪翻云也不行了。 


  项少龙本来是想在镇上的客栈里吃些东西(虽然到了项少龙这种境界的人吃不吃东西早就已经无所谓了,但是从现代过去的项少龙对于吃东西早就变成了一种习惯,所谓人是铁饭是刚吗,一顿不吃便就会饿的慌),但是这可难不倒项少龙,项少龙绝非是什么自诩正人君子之类的人,反倒是自从体内的魔种进入了先天之境的顶峰后便就更加的为所欲为,一切都只是任凭心中所想而行,此就是所谓的自然之境,一切都顺气自然,就像是他对女人的无上要求一样。 


  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眼睛朝天的走着,手上还夸张的玩弄着两颗大弹珠,一看便就是纨绔子弟,项少龙会心一笑,慢慢的朝胖子走去,身体毫无接触的与胖子插肩而过,只是插肩过后的项少龙手里多了一个钱袋,里面竟然有着两个大元宝,项少龙虽然不知道这时代的钱是怎么算的,但是电视看多了的他知道,这元宝肯定不是个小数目,于是便在一家看上最好的酒楼里海吃了一顿,直到夜幕降临时才缓缓的走去酒楼,在一个无人的角楼里飞身而起,朝着洞庭湖的方向而去。 


  半夜时分,这洞庭湖便就在眼前了,项少龙朝着湖中心而去,只见越接近怒蛟岛这湖面上的船只就越多,而且船只是一只比一只大,看来这怒蛟帮的水上霸主之名果然非虚。项少龙从这些船只的头顶上飞过,怒蛟岛便就在脚下,项少龙定睛一看,便看出这怒蛟帮守卫之严密,岛上名哨暗哨众多,而且每个哨点都是极其隐秘而且又是上岛之人必经之地,看来这「鬼索」凌战天果然是个人物,当然这些所谓的防卫对于项少龙来说是毫不起作用的,只是项少龙一时还真找不到浪翻云的住处,这岛上这么大不可能一个一个的去找吧,就在这时,项少龙突然觉得岛西方的一座山上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当下一笑,运气往那处飞去。 


  这时一条悠远的小道,小岛直通山顶,与岛上其它地方的灯火通明不同的是这里黑灯瞎火,微亮的月光从树影之中散落下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两旁溪水的流声便是更添幽静,项少龙落来,慢慢的由着这条小道往上走着,在小道的尽头便是一间茅草房,房内有着什么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对于别人可能看不见,但是对于早已登到先天之顶的项少龙来说确是毫无影响,只见茅草房内毫无一物,有的只是一张小方桌,桌旁放着十几个酒坛子,而桌旁坐着一个男人,男人看年纪在四十左右,男人好像并未看见他的到来一样,悠然自得的喝着酒,但是项少龙却知道,对方却是早就在候着他了,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大侠浪翻云,前面指引他来这的那双眼睛便就是浪翻云的。 


  项少龙一步一步的走上小道,没有说话来到茅房内,他的脸上似乎带着一种笑容,却有不像,明明就是一张无比清晰的脸却有种叫人总是看不清楚的感觉。 


  项少龙坐在浪翻云对面那条像是早就为他准备好的凳子上,拿起除了浪翻云手上那只外的第二支碗,倒了一碗,一口喝掉后,大呼道:「好酒」。 


  浪翻云此刻终于抬起头来看着项少龙,双眼似是那么的清明却又那么的深邃,他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容与项少龙那令人直想诚服的不同,他的笑容给人的感觉便是那么的亲切和蔼。 


  项少龙也亦打量着浪翻云,项少龙看似平静的外表其实心里亦是惊天的波浪,因为他的心理和此刻坐在他对面的浪翻云一样,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便是高手之间的那种心心相惜的共鸣,这是项少龙在穿越了整个寻秦里从没有碰到过,即使是碰到了曹秋道也没有。 


  浪翻云轻轻的跺了一下脚,那放在桌旁的十几个坛子中的一坛便犹如受到指挥般的飞到了他的手上,浪翻云轻轻的揭开酒坛的封口,为项少龙的碗满上了一碗道:「好酒还需好人来品,除了他外,兄台还是第二个让在下觉得值得成为在下酒友的人」,项少龙知道第一个便是『酒神』左伯颜,也就是左诗的父亲。 


  项少龙哈哈大笑道:「浪兄却是在下的第一个酒友」。 


  浪翻云脸上表情没有半点改变,与项少龙碰了一杯道:「兄台原来是个有欲有求之人」项少龙依旧是那副笑脸道:「有欲便是无欲」浪翻云的脸上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即转回道:「只凭这句话便知兄台在浪某之上,兄台给浪某上了一课,浪某再敬兄台一杯」,说完浪翻云又为项少龙干了一杯。 


  项少龙亦是爽快的一口喝了下去。 


  浪翻云道:「兄台能否告知大名」项少龙道:「项少龙」浪翻云道:「项兄来此应该不仅仅只是来向浪某讨杯酒喝的吧!」项少龙道:「浪兄可别忘了项某是有欲有求之人,当庞斑方夜羽率领整个蒙人大军席卷整个中原武林之时也就是项某欲出之时,项某这次来只是想告诉浪兄,不久后在长沙城里出现的寻秦帮就是你们一样都是酒友」,说完举起碗,向浪翻云干了一碗后道:「君子不夺人所爱,要是项某再留此地绝对会忍不住把浪兄的这十几坛酒喝个精光的,项某就此别过,浪兄可要注意了,项某可能随时会因忍不住口头之欲再来向浪兄讨酒喝的」。 


  浪翻云道:「那浪某便定会把我这宝贝藏好了」,随即两人哈哈大笑后,项少龙飞身出了茅房,往怒蛟岛外而去。 


  项少龙走后,一男子由茅房后面进得门来,坐在浪翻云对面道:「大哥,这项少龙是何许人也,为何我从未听过江湖上有这号人物?」浪翻云道:「我也不曾听说,他可能是比庞班更加厉害的人了,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也无甚奇怪,从这项少龙的语气来看,看来是是友非敌了,这样一来,我一直担心的庞班出世便变的不那么让人头痛了,而且有了他我们的怒蛟帮即将到来的多事之秋也将变的没那么可怕了」凌战天仔细考虑了一会儿道:「大哥说的有理,这人的确是高手,刚刚我在后面便被一股强大的气流给制住了,以我的真气竟然不能挣脱分毫,若是这人是敌的话以他的能力根本没有必要前来向我们打招呼,我明天就告知帮众,以后碰到这寻秦帮的人不但不能遏制还得加以帮助」浪翻云若有所思的道:「希望如此,假如他是我们的敌人,那我们怒蛟岛可能连半分生还的希望都没有啊!战天,你记住一句他刚刚说的话,有欲便是无欲,假如你能懂得这句话,你的境界将能再上一层」凌战天有点疑惑的道:「有欲便是无欲?先天之境不是讲究的是无欲无求吗?」、浪翻云道:「你在军事上的头脑那么聪明,但在武功上却不及你的军事头脑啊,正亦反、反亦正,我们一直都在认为的顺其自然是无欲无求,其实乃是低级的理解,便落了下乘,而有求有欲才是真正的顺其自然,其乃上乘,所谓先天之气出至娘胎,而绝于世间,所以我们一直都觉得后天之气方为正,而先天之气才为反,确实大错特错,真正的正才是先天之气。其实又何止你愚钝,我也一样。 


  只凭这点,这人便在庞班和我之上,只是这人的体内的魔种尚未有庞班的精纯,所以现在他和庞班应该只是在伯仲之间,但是这也只是他没有庞斑修炼的时间长而已,假如给予他时日,庞班亦非他的对手」。 


  凌战天不得不感叹,大哥便终究是大哥,只凭短短的几个字便可推测的这么多,比自己高明的可不止一点啊! 


  「从明天起我便会放下惜惜的痛,重新有欲有求,我们也加紧准备对付庞班的出世吧,也别尽让我们的朋友一人忙活了」浪翻云说完又是一口酒到肚,大呼好酒。 


  【02】调戏寒碧翠(一)第二天一早,在长沙城的街道上,一个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笑容的男子慢慢的在街上走着,引的街上无数女子为之侧目并且两眼放光,而此男像是没有理会任何人却又像是在对每个人都在会心的笑一样,引的众女子为之神魂颠倒,而此男却是一个头也没有回,像是随便的走着,却是每一步都抵的上常人走上八、十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项少龙。 


  项少龙看似信步乱走,却是不一会儿便就到了长沙府的一个不算太过偏僻的角落里,在一所大宅子旁停住了脚步,这所大宅子建的很是气派,在宅子的正门上面有着几个金晃晃的大字——丹清派。在门口左右各站有一位手拿长剑的男子,武功算不上低,但也算不上高,起码在项少龙看来是这样。 


  项少龙这人有个特点,就是进敌人的家他喜欢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去,而走他认为是朋友的人的家他却喜欢从后门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就像是上次去怒蛟岛找浪翻云一样。 


  浪翻云在墙的另一角飞身而起,往宅子里而去,神息内敛,除非是像浪翻云和庞班,否则没有人知道他的到来。 


  他在内院里落了下来,没有带来一点声响,而在这院子里有一女子正在练剑,项少龙便就站在这女子身后的不远处。 


  只见这女子身材修长,全身玲珑有致,一张脸蛋儿生的十分的精致,只见她把剑舞的杀气阵阵便知她绝非凡手,她便是在十大美人排在第九位,身为八派外最大门派丹清派掌门的寒碧翠。 


  待到寒碧翠终于把一套剑法舞完时,项少龙突然大力拍手鼓着掌道:「寒掌门的剑果然是厉害之极啊!」寒碧翠大惊,脸色一变,立即握剑处于防备姿态,回头往项少龙看去,口中呼着「谁?」,当回过头来时,寒碧翠看见的是一个身材魁梧但是却有生有一股书生气息,一张脸本来生的清晰俊秀无比但是却又似乎朦胧,脸上总是带着一副令人心醉的笑容的男子,寒碧翠看过项少龙后芳心大动,总觉得项少龙身上有着一股魔力似的使自己的芳心不断的乱跳,但是寒碧翠这掌门之位不是白来的,当即压下心中的情火,冷脸,用剑指着项少龙道:「你是何人,为何偷入我丹青派?」,其实此时的寒碧翠心中已是十分后怕,这人竟然能够让她毫无知觉的便就来到她的身后,可想功力之高。 


  项少龙依旧是那一副令人心醉的笑容,道:「在下项少龙,姑娘说到时偷入,项某觉得不妥,在下进来并没有想要隐瞒谁,只是寒掌门你因为练功太过认真而没有发现罢了」。 


  看着项少龙那若有似无的笑容,寒碧翠差点就迷醉而芳心不守,但是此刻项少龙的话却让寒碧翠大为愤怒,他的话不是明摆着说她武功低微,丹青派无人,连她进来也不知道吗?但是仔细想想这样的确是实情,这口气寒碧翠也唯有咽在肚子里了。 


  寒碧翠又道:「项少龙?没听过这名字,你是哪门哪派的?到我丹青派来意欲何为?」项少龙笑着道:「项某无门无派,今天到贵派来只是想来验证寒掌门的一句话罢了」寒碧翠感到非常的奇怪,我与这人素未谋面,他要验证我的什么话,问道: 


  「什么话?」项少龙道:「项某听闻江湖上盛传寒掌门曾经立下誓言说此生不嫁人,项某前来就是想验证寒掌门是真的能过做到还是只是偏偏人而已的」寒碧翠一惊,心里道这叫项少龙的小子说这话时说明意思,她道:「我寒碧翠说过的话一言九鼎,只是我嫁不嫁人与你何干?」项少龙大笑道:「确有关系,因为项某这次来就是想娶寒掌门为妻的」寒碧翠愤怒异常,心道这项少龙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确是个只懂得调戏女子的登徒子,而且说出这调戏话的时候还笑的这么自然,还这么的……这么的迷人,想到此寒碧翠大惊,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人家调戏还有这种想法,连忙压下,口中喝道:「好你个登徒子,竟然敢在我丹青派调戏我,我定要你有来无回」,说着提着剑便朝项少龙刺来,项少龙像是没看到眼前那充满杀气的剑一样,依旧是那副笑容,连嘴角都未变一下,摇了摇头道:「寒掌门太过暴躁了,熟不知这样是有违夫纲的」,说完就在寒碧翠的剑来到门面时,人突然消失不见,出现在寒碧翠的后面,这寒碧翠的剑术虽然不及曹秋道的,但是也差不了许多,本来以项少龙的凌波微步是躲不了的,但是假如运气先天之气运行凌波微步却又令当别论了,这也是项少龙最近才发现的。 


  这寒碧翠明明见到就要刺中项少龙了,见项少龙竟然躲都不躲,心里突然升起不忍之心,连忙想停住剑势,却在此时眼前这个人却偏偏凭空消失,她知道这个叫项少龙的速度之快令人咂舌,起码身体移动的速度比她的剑快,而在整个武林中能比她的剑还快的人只有那么几人,寒碧翠更加肯定此人绝非凡人。 


  这时项少龙的声音在寒碧翠的被后响起:「寒掌门刚刚为何有想收住剑势之想,是否已经爱上了项某,不愿见到项某受伤呢?」寒碧翠何时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当即大骂狂徒,提剑转身使出丹青剑法里最厉害的一招「丹青一剑」朝项少龙攻来。 


  只见这个在寒碧翠心中早视为该死的项少龙却依旧是那副迷死人笑脸,好像他从未知道什么叫着危险似的,只见这剑在旁人看来已经封了项少龙所有的退路避无可避的一剑就要割破项少龙的喉咙时项少龙伸指一点,一股极大的力量便牵引着寒碧翠连人带剑移出寸许,寒碧翠大惊,虽然她这一剑并未是没有人能破解的了,但是在能躲过她剑的这些人中没有人能如此轻松的化解她的这剑。 


  这时嘈杂声传来,原来是在外院的丹青派弟子们,听到有寒碧翠的叫骂声和打斗立即赶了过来,此时见到寒碧翠拿着剑不停地刺着项少龙,却又偏偏每剑都刺不中那还有不上来助手的道理,于是几十个丹青派的高手集体冲了进来,围攻项少龙,项少龙难得笑的露出了牙齿,通过逼音成线之法对寒碧翠传音道:「寒掌门,你看,你的弟子们上来帮你倒忙来了」,项少龙说的自然有他的道理,因为以他的凌波微步以一敌一,寒碧翠尚可根据眼见或者是耳闻知道项少龙在何方,而此时上来这么几十号挡不住项少龙的凌波微步不说,更使的寒碧翠亦弄不清项少龙在何方,事实果真如此,只见这几十个丹青派的弟子一上来,局面就变的非常混乱,只见项少龙犹如脱兔一般在众人人逢穿插自如,而众人连项少龙在何方也不知,大都只是见到眼前一道残影罢了,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不是在攻击项少龙,而是在寻找项少龙,气的寒碧翠小脸鼓鼓的。 


  又在一场混乱中,当丹青派的众好手都在集体寻找着项少龙的身影,只见项少龙坐在一旁的凉亭中道:「众位丹青派的朋友,我项少龙来此只是想和贵帮助交个朋友,绝无伤害之心,我与贵帮是友非敌,如有得罪之处请原谅,在下先行告辞了」说完便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之中凌空而去。 


  就在项少龙的身影就要消失的时候,寒碧翠的耳中传来项少龙的声音:「寒大掌门,若想取项某的人头以消心头之恨,今晚翠玉楼来找项某吧,当时候项某绝对不躲,只要姑娘忍心杀我,项某的人头到时候便任由姑娘拿走」。 


  寒碧翠气的直摔剑,但是在气过之后,项少龙的身影却突然在她脑中浮现,浮现的是他那迷人笑容,我挺拔的身姿,不知不觉中寒碧翠竟然心里感到一丝丝的甜蜜,发出了会心的一笑,这时一个丹青派的长老级人物的话打断了寒碧翠的遐想,令寒碧翠心里很是矛盾,自问道:「难道我真的爱生了这个叫做项少龙的登徒子了吗?」。 


  只见那位留有山羊胡子的道长说:「掌门,这是何人?」寒碧翠换回一张冷峻的脸道:「我也不知,只听他说他叫项少龙」山羊胡子摸了摸山羊胡之后道:「项少龙?江湖上到未曾听说过这号人,这人无故闯进我们丹青派意欲何为?他说他是友非敌倒是不假,以他刚刚露出这些武功要是意与我派为敌,刚刚就算是我们全派而上也非是他的对手啊?这人究竟前来为何?他先前和掌门说了些什么吗?」,这山羊胡子问寒碧翠。 


  「师叔,不必理他,他只是个登徒子而已」说完双颊有点微红的往卧室跑去。 


  这山羊胡子当即茫然,不知这个从小便宠在怀里的掌门师侄到底怎么了,随即欣然一笑,摇摇头招呼众人道:「没事了,都回去吧!」,便和众人一起走开了。 


  【03】调戏寒碧翠(二)坐在闺房内寒碧翠的看起来气呼呼的,口中还不停地骂道:「好你个项少龙,竟然敢公然调戏本姑娘,还当着这么多的弟子,让我颜面无存,我一定要杀了你」,她口中虽然是这样骂道,而心里却还是不断的想着项少龙那俊俏的脸庞和迷人的微笑,她当下恻然,反问自己道:「难道我真的爱上了那个臭流氓?」随即又摇头道:「不,我定是恨他所致,才不停的想他,他不是今晚要我去翠红楼任我取他人头吗?好,看我今晚去杀了他一消心头只恨」。 


  长沙府。 


  华灯初上。 


  项少龙悠闲的踏足长街,环目一看,不由暗赞好一片繁华景象。 


  大街上人车争道,灯火照耀下,这里就若一个没有夜晚的城市。 


  他随着人潮,不一会来到最繁荣暄闹的长沙大道,也是最有名的花街。 


  两旁妓寨立林,隐闻丝竹弦管,猜拳赌斗之声。 


  项少龙微微笑着朝着其中一所规模最大的青楼走去,上面挂着一幅牌子,写着翠红楼三个大字。 


  项少龙迈步登上长阶,大摇大摆走进窑子里,一个风韵犹存的徐娘带笑迎来,还未说话,项少龙毫无忌惮地拉开她的衣襟,用他那看似荡确实全无荡之意的眼睛窥了一眼,将上次偷来的银子剩下的一两银子塞进她间,沉声道:「红袖姑娘在吗?不要骗我!」那鸨妇垂头一看,见到竟是真金白银的一两银子,暗呼这大爷不但人长的十分的英俊迷人而且出手确是比人的阔绰,忙挨了过去,玉手按在对方的肩头处,凑到他耳旁呢声道:「爷,您真有眼光,红袖姑娘是我们这里最有名的姑娘,只不过哟!你知道啦……」项少龙脸上依旧是微笑,但是声音却是冷冷的,断然道:「不必说多馀话,今晚就是她倍我度夜,先给我找间上房,再唤她来侍洒唱歌。」鸨妇被他那冷冷的声音吓的一阵颤抖,但是出于职业的关系还是大着胆子道: 


  「红袖不是那么易陪人的,我们这里有权有势的黄公子,追了她三个月,她才肯陪他一晚,你……」一惊下忘了挺起,那锭银子立时滑到腰腹处,令她尴尬不已。 


  项少龙笑道:「这个便不用你来担心,只要你让我见到她,我保证她心情意顾陪我上床。」鸨妇脸有难色道:「红袖现在陪了长沙帮的大龙头到吉祥赌坊去,今晚多数不会回来了。」项少龙觉得长沙帮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想了想随即道,带我去见他吧。 


  鸨妇暗叫不妙,忙着人抄小径先一步通知长沙帮的大龙头「恶蛇」沙远,以免将来出了事,自己逃不了罪责。 


  项少龙抓着鸨妇在前面带路,自己在夜市里悠然漫步,好整似暇地欣赏着四周的繁华景象。 


  这时转入了另一条宽坦的横街,两旁各式店妓院林立,尤以食肆最多,里面人头涌涌,热闹非常。 


  「吉祥赌坊」的金漆招牌,在前方高处横伸出来,非常夺目。 


  到了赌坊正门处,这鸨妇指着道:「爷,她们便在此」。项少龙看了看后,便遂拾级而上,待要进去时,四名劲服大汉打横排开,拦着了进路。 


  其中一人喝道:「朋友脸生得紧,报上名来。」戚长征笑了笑道:「你们如果不想成为我来这个时代杀的第一个人的话就自己让开吧」,另一个汉子道:「你他妈的,你不要命了,难道不知道我们是长沙……」这汉子帮字还未出嘴便就静静的躺在地上了,只是他永远也起不来了,陪着他一同倒下的还有他的三位同伴,谁杀的?除了项少龙外,没人知道,因为没有任何人见到有谁出手了。 


  项少龙也头也没有回一下便进了赌场,高视阔步进入赌坊内。 


  赌坊的主厅陈设极尽华丽,摆了三十多涨赌桌,聚着近二百多人,仍宽敞舒适,那些人围拢着各种赌具,赌得昏天昏地、日月无光,那还知道门口处发生了打斗事件。 


  项少龙微微的扫视全场,见到虽有十多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窑子姑娘在赌客里,却没有那鸨妇描述的红袖姑娘在内,便往内进的偏厅走去。 


  离通往内进的门仍有十多步时,一名悍的中年大汉在两名打手陪同下,向他迎了过来,向他喝道:「朋友止步!」项少龙就像是没有听到般迳自往他们边去。 


  那中年大汉脸色一变,打个眼色,三人一齐亮出刀子。 


  只是刀子还未出,这三人便像是着了魔般的齐齐倒飞出去,撞在墙上,当即毙命,依旧是没有任何人知道是谁的出的手。 


  项少龙踏入内厅。 


  这里的布置更是极尽豪华的能事,最惹他注目的是待客的不像外厅般全是男人,而是一多个绮年玉貌、衣着的女侍,着水果茶点美酒,在八张赌桌间穿梭往来,平添春色,显出这里的数十名客人,身分远高于外面的赌客。 


  这里的人数远较外听为少,但陪客的窑子姑娘的数目,却较外边多上了一倍有多。 


  有一名坐在厅心赌桌上四十来岁,文士打扮的男子。 


  只见那男子生得方脸大耳,本是相貌堂堂,可惜脸颊处有道长达三寸的刀疤,使他变得狰狞可怖。 


  男子旁坐了位长身王立的美女,眉目如画,极有姿色,尤其她身上的衣服剪裁合度,暴露出玲珑的曲线,连项少龙亦看得怦然心跳。 


  戚长征微微一笑,吸引了全场眼光后,才潇酒地向那艳冠全场的美女拱手道: 


  「这位必是红袖姑娘,项某找得你好苦。」旁观的人为之愕然,暗想这名汉子真是不知死活,公然调戏长沙帮大龙头的女人,视「毒蛇」沙远如无物,实与寻死无异。 


  那红袖姑娘见了项少龙一眼后,目光便不曾移开,美目流盼,眼中射出炙热的神色,连话也不知道说了。 


  沙远身后大汉纷纷喝骂。 


  反是沙远见惯场面,看项少龙的气质便知道来者不害,以是冷冷打量着项少龙。 


  项少龙大步往沙远那一桌走过去。 


  与沙远同桌聚赌的人,见势色不对,纷纷离开赌桌,避到一旁。 


  这时厅内鸦雀无声,静观事态的发展。 


  当项少龙来到沙远对面坐下时,除了沙远、红袖和背后的五名手下外,只剩下瑟缩发抖、略具姿色,在主持赌局的一名女摊官。 


  项少龙两眼突然神光电射向沙远。 


  沙远给他看得寒气直冒,暗忖这人眼神如此充足,生平仅见,必是内功深厚,自己恐加上身后的手下亦非其对手,不由心生怯意。只恨在众目睽睽下,若有丝毫示弱,以后势难再在此立世,硬着头皮道:「朋友高姓大名?」项少龙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傲然不答,眼光落在那红袖姑娘俏脸上,看似非常的温柔,却有非常的凌厉,红袖感觉他的眼光虽然有着无限的吸引力,但是也好像能把她整个人都看穿一样。 


  项少龙向沙远道:「你不用理我是谁,只问你敢否和我赌上一局。」沙远为他气势所慑,知道若不答应,立时是反脸劲手之局,勉强一声干笑,道: 


  「沙某来此,就是为了赌钱,任何人愿意奉陪,沙某都是那么乐意。」他终是吃江湖饭的人,说起话来自能保持身分面子,不会使人误会是被迫同意。 


  那红袖兜了沙远一眼,鄙夷之色一闪即逝。 


  项少龙悠闲地挨在椅背处,伸了个懒腰,先以眼光巡视了红袖的俏脸和高挺的,才心满意足地道:「我不是来赌钱的。」全场均感愕然。 


  那红袖对他更感兴趣了。 


  沙远皱眉道:「朋友先说要和我贿一局,现在又说不是来赌钱,究竟什么一回事?」项少龙双目射出两道寒霜,罩定沙远,沉声道:「我是要和沙兄赌人。」沙远色变道:「赌人?」想少又变成微笑的脸点头道:「是的!假若我赢了,今晚红袖姑娘就是我的了,而且贵帮以后的帮主就是我了」【04】调戏寒碧翠(三)场立时为之哗然,暗忖这样的条件,沙远怎肯接受。 


  红袖姑娘首次作声,道:「红袖又不是财物,你说要赌便可以赌冯?」,心里其实非常的高兴,高兴什么?为何高兴?她自己也不知道项少龙向她微微一笑,柔声道:「姑娘放心,本人岂会唐突佳人,若我胜了,姑娘今晚便回复自由之身,至于是否陪我聊天喝酒,又或过夜度宿,全由姑娘自行决定,本人绝不会有丝毫勉强。」这时全场的注意力齐集到沙远身上,看他如何反应。 


  沙远是有苦自己知,对方虽隔着赌桌凝坐不动,但却针对着他推发着摧心寒胆的杀气,那是第一流高手才可做到的事,他自知自己和对方差的不止一点两点,心想今晚想一亲芳泽的事,看来要泡汤了,这还算小事,最重要的是假如弄不好自己这帮主就真的当到头了。但是还有另一个更加不好的事,在这人面前自己可能小命也要不保,想了想,觉得这帮主远没有这性命重要,再说对方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论赌技他未必能胜他,于是深吸一口气后,镇定道:「若朋友输了又是如何?」项少龙笑了笑,意态飞扬道:「若我输了,就把命给你。」全场默然静下,暗忖这人定是疯了。 


  红袖见到他不可一世的豪雄气慨,一时间芳心忐忑乱跳,知道若他胜了,自己真会心甘情愿让他摆布。这种如此夺人心魄的英雄人物,她虽阅人甚多,还是首次遇上。 


  沙远暗叫一声谢天谢地,立即应道:「就此一言为定,朋友既有如此胆色,又不会强迫红袖小姐干她不愿的事,我就和你赌一次,输了的话,绝不留难。」他这番话说得漂亮之极,教人看不出他是自找下台阶,反觉他也是纵横慷慨之士。 


  两人同时望向那女摊官。 


  这桌赌的原是押宝,由摊官把一粒象牙骰子,放在一个小铜盒内,把盒盖套了上去,摇匀和旋动一番后开盖,向上的颜色或点数,就是这局赌的宝,押中者胜。 


  若两人对赌,又可押双押单,或赌偏正和颜色,非常简单。 


  沙远自问武功不及对方,但对赌却非常在行,向项少龙道:「这位朋友若不反对,我们可不玩押宝改以三粒骰子赌一口,未知意下如何?」项少龙还像毫不知对方的诡计般,道:「使得!就掷三粒骰子吧!」当下女摊官另外取出三粒骰子,非常郑重地送给两人验看,然后熟地掷进大瓷盆里。 


  骰子没有在盆内蹦跳碰撞,只是滴溜溜打着转,发出所有赌徒都觉得刺激无比的熟悉响声。 


  女摊官高唱道:「离台半尺!」沙远和项少龙同时收回按在台上的手,以免教人误会借着台子动手脚。 


  全场镑人的心都提到咽喉处,感到刺激之极。 


  红袖美目异采连闪,注定项少龙身上。 


  女摊官将盆盖套上,把载着骰子的盆子整个提了起来,娇叱一声,迅速摇动。 


  骰子在盆内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扣紧着全场的心弦。 


  「蓬!」盆子重重放回桌心处。 


  红袖紧张得张开了美丽的小嘴,暗忖这年青的俊俏男子若输了,是否真会为她自杀呢? 


  沙远和项少龙对视着。 


  项少龙早就听出了这骰子是一个三,两个二,只是不语,因为他早便知道这沙远在赌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对于听骰子这点小伎俩自然是熟之又熟。 


  项少龙笑着望着沙远道:「我们一盘定输赢如何,这盘你先猜!」沙远听到项少龙说到要他先猜,而且还是一盘定输赢,心里暗想,这坐在对面武功高超的男人一定是个傻子,让我先猜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难道他以为这听骰子能过难的到他,心中暗喜,道:「兄台说话可算数?」项少龙道:「我这人虽不是什么君子,但是说过的话还未有不曾兑现过的,不过你可也得收信哦」,说完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看的一旁的红袖几乎呆了,暗想这世上怎会有如此扣人心弦的笑容。 


  沙远大笑道:「这么多人在场要是我沙远说过的话不兑现那我以后也就不要再混了,如此我便先猜了,我猜是单」项少龙笑着道:「既然你猜单,那我便只有猜双了,我押十八点这一门」,项少龙这话一说出口,众人一齐哗然。 


  要知三粒骰子,每粒六门,共是十八门,寒碧翠只押十八点,就是所有的骰子全是六点向上,机会少无可少,怎不教人惊骇。 


  连红袖也急的埋怨道这人这么这么傻啊。 


  沙远大笑道:「兄台可真是胆大啊!」项少龙笑着道:「是吗?我倒不觉得,开吧!」那牌官一言,打开盆盖,全场哗然,只见盆下三个骰子,两个在下,一个在上,三个骰子都是六点朝上,而且排列的非常整齐,就是是用手仔细的堆好了似地。 


  沙远看着这出人意外的点数,心里惊奇不已,他心里暗道:「明明听到的是七点,怎么就变成了平生未遇到过的十八点呢?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能在未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是这骰子重新排列,这人的实力绝对是可以晋级黑榜的,那这人就绝非自己能过惹得起的了」,沙远看着项少龙带着笑容的脸,心里害怕的紧。 


  全场唯一真正高兴的人(因为项少龙总是那副笑容让人真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高兴)便是红袖了。 


  项少龙笑着道:「沙帮主,你输了,以后你便就是副帮主吧,红袖姑娘今晚就是我的了」,说完不理众人向前楼住在一旁的红袖便往外走,没有一个人敢来栏他。 


  沙远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耳朵里突然传来项少龙的冷的让人发抖的声音,「沙远,愿赌服输,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主意,不然……」,这句话把沙远刚刚有的那么点反抗心理击的崩溃,在江湖上打滚了这么多年的他知道,像项少龙这种高手,无论他逃到哪里都没有用,即使天涯海角。 


  项少龙一手搂着红袖的腰,在街上慢慢的朝着翠红楼而去,手还不时的摸着红袖的屁股,惹的红袖羞的不敢抬头。此时的项少龙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贼,但是只要留心的人便会发现他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的纯净,纯净的连一丝杂质都没有,更别说是念。 


  而他的怀中的红袖此刻却没有能力想这么多,被项少龙楼着的她,只觉得天玄地转,小心肝的跳过不停,连在他屁股上摸个不停的手也没察觉。 


  就在项少龙带着红袖在翠红楼的雅间里调笑时,寒碧翠提着剑来到。 


  寒碧翠进的房间来的第一眼便见到项少龙和一个美貌并不下于自己多少的妖媚女子亲亲我我,甜蜜之极。她心中突然冒出一股无名之火,对着项少龙呼道: 


  「好你个贼,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在这调戏良家女子,看我不杀了你」,说完提剑就朝项少龙而去,项少龙抬起头微笑的看着提剑欲动的寒碧翠道:「寒掌门,且慢,我看你是误会了」,寒碧翠只听的项少龙一声且慢后,身子马上就变的无比的沉重,就连想向前移动分毫都没有办法做到,好在这种情况只持续了几秒钟。 


  项少龙接着道:「这位便是这里的名花红袖姑娘,你可以问问红袖姑娘,我并没有强迫她做任何事情,一切都是红袖姑娘自愿的,所以寒掌门所说的调戏也就无从谈起了」,寒碧翠听说红袖是这里的女子,更加气愤,起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其实只是她自己现在看不出来,不说项少龙,就连红袖也看的出眼前的这位漂亮的姑娘正在吃着飞醋。 


  红袖道:「这位姐姐错怪公子了,的确是奴家心甘情愿地答应今天晚上陪公子的」。 


  寒碧翠想着越觉得气愤,但是偏偏不知道气从何出,气愤的坐在椅子上。 


  【05】调戏寒碧翠(四)房内一男「两女」品字形围坐在桌子旁。 


  寒碧翠咬者唇皮,忽向红袖道:「姑娘若今晚肯不理这江湖浪子,在下肯为姑娘赎身,还你自由。」项少龙失声笑了出来。 


  寒碧翠凶霸霸地瞪他一眼,轻叱道:「笑什么?」再扭头向红袖道:「姑娘意下如何?」红袖含笑道:「那明晚又如何呢?」项少龙听得心中一酥,这红袖摆明对他有情,这在一个男人来说,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奉承」了。 


  寒碧翠狠狠道:「我只管今晚的事,明晚你两人爱干什么,与我没有半点关系!」红袖「噗哧」一笑,兜了项少龙一眼,才柔声向寒碧翠道:「姐姐为何这么急躁? 


  假若我根本没有兴趣陪这位大爷,你岂非白赔了为我赎身的金子,那可是很大的数目啊!」寒碧翠泠泠道:「只要不是盲子,就知道你对这恶少动了心,我有说错了吗?」红袖抿嘴笑道:「姐姐没有说错,像公子这样的人物又有几个女人不动心的,至于赎身嘛!不敢有劳了,我自已早赚够了银子,随时可为自己赎身,回复自由,更何况奴家也只是卖艺不卖身。」寒碧翠感到奇怪,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仍留在这窑子里?」红袖幽幽一叹道:「虽然我不卖身,但是我每天都得接触男人,正因为我每天都接触男人,所以最清楚他们:例如那些自命风流的色鬼,只是那副贪馋的嘴脸,红袖便受不了。如是老实的好人,我又嫌他们古板没有情趣,最怕是更有假道学的人,外表正气凛然,其实脑袋内满是卑鄙肮脏的念头,稍给他们一点颜色,立时原形毕露。」再叹一口气道:「若有能令红袖从良的人,我怎还会恋栈青楼,早作了归家娘了。」寒碧翠一呆道:「我不信,总有人曾具有令你倾心的条件。」红袖淡然道:「我承认的确遇过几个能令我倾情的男子,其中有个还是此地以诗词着名的风流名士,可是只要想起若嫁入他家后,受尽鄙夷,而他对我热情过后,也把我冷落闺房的情景,倒不若留在青楼,尽情享受男人们的曲意奉承好了。将来年老色衰,便当个鸨母,除此外我还懂做什么呢?」她说出这一番道理,不但项少龙向她另眼相看,连寒碧翠亦对她大为改红袖转向戚长征道:「红袖阅人无数,还是第一次遇上公子这种人物。」俏脸一红,垂下头去。 


  寒碧翠暗叫不妙,试探道:「那他是否你愿意从良的人呢?」项少龙笑道道:「从什么良?我才不要什么贤妻良母,除了不可偷男人外,我可要她天天都像窑子姑娘般向我卖笑,那才够味儿。」寒碧翠气得俏脸发白,娇喝道:「你闭嘴!我不是和你说话。」红袖呆了一呆,恍然掩嘴笑道:「这位姐姐放心吧!我还要试过他后,才可决定是否从他,有很多人是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呢!」寒碧翠蓦地脸红耳赤,怔在当场。 


  项少龙狂笑道:「不要笑死我了,寒大掌门快下决定,究竟我是要向你们何人证实不是蜡枪头呢?我憋得很辛苦了。」寒碧翠勃然大怒,二话不说,一巴掌朝项少龙没头没脑刮过去。 


  就这毫无技巧而言仅仅是出于气愤而出手的一个巴掌怎能打得住项少龙呢,项少龙这次给了寒碧翠一点面子,并没有出手阻止寒碧翠,而是低过头避了过去。 


  看着寒碧翠气呼呼的样子,项少龙觉得她当真可爱至极,笑着道:「碧翠,你这样殴打自己的丈夫让别人知道了可对你这个武林白道上的重量级人物的名声不太好啊」。 


  寒碧翠愤怒的道:「你叫什么,碧翠是你叫的吗?你又是谁的丈夫你最好说清楚点,不然我今天定要取你项上人头」,寒碧翠现在当真是委屈至极,以她的灵性,从小就是师傅的心肝宝贝,派里的师兄师弟们没有谁敢忤逆她的意思,现在成了掌门人了,更是从没受过委屈,但是现在的她偏偏就碰到了项少龙这个克星,处处欺负她,可她却又偏偏不是他的对手,最可恨的是,自己竟然连恨他的想法都生不出来。 


  看着俩人斗的死去活来,这旁的红袖一下笑了出来。 


  寒碧翠正在火头上,见到红袖在那旁笑,当即质问道:「你笑什么?」红袖对这寒碧翠道:「姐姐不要生气,红袖笑的是姐姐明明是爱着公子的,却偏偏不承认,硬要做出一副不爱他的样子,这又是何苦呢?小姐难道看不出公子他是在故意气你的吗?」寒碧翠被红袖说的脸一下就红了,虽然自己心里也有这样的怀疑,但是看着项少龙搂着红袖腰身的可恶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道:「谁喜欢他这样的登徒子,项少龙,我今天就是那奉行你的那句话来了,取你人头来吧」项少龙笑着道:「好啊,你来取吧,只要你取的到」寒碧翠一顿,想起了项少龙那绝世的巧妙身法,问道:「你记住你说过不反抗的」项少龙笑着道:「在下虽然说过不反抗,但是却未曾说过不躲避啊?」寒碧翠一时语塞,知道自己又一次被项少龙给耍了,怒道:「项少龙,你无耻」项少龙笑道:「小姐不知道听到过一句话没有,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小姐给项某的这个无耻的评价实乃坏中之坏,这是否说明项某乃是男人中的极品男人,小姐也已经爱项某唉的无法自拔了呢?」寒碧翠真的快到了发疯的边缘了,遇到项少龙她算是彻底感到了无力感,似乎感到从他见到自己的第一眼起,自己就已经被她深深的套牢似的,明明是一句骂人的话到了他嘴里却变成了暧昧的话,而且这人嘴里分明说着下流的话,但是从他的脸上或者是眼睛里看到的却全无下流之意,只有一篇的纯真,犹如孩童般的纯真。 


  寒碧翠知道自己要是再在这里呆下去必会气的吐血,想完后气愤的望了一眼依旧笑着在那的项少龙后。扭头便走。 


  项少龙的声音恰在寒碧翠就要走出门的时候响起:「红袖,你说我们俩今天晚上到哪里去安歇比较好啊?」寒碧翠一听这话,心中就像是打翻五味瓶似地,竟然鬼使神差的翻脸来指着项少龙道:「你今晚不许和她在一起」项少龙就像是早知道她会回头一样,道:「为什么我今晚不许和红袖在一起?」寒碧翠一时语塞,耍起了大小姐脾气,无聊般的道:「反正你就是不许她今晚陪你」项少龙道:「难道寒碧翠你准备今天晚上陪我?」寒碧翠一听这话脑海中立即想到了项少龙把自己按在床上的镜头,脸蛋唰的一下便红了,但是看着项少龙此时和红袖那亲密的摸样便咬着银牙道:「陪便陪,反正你今天晚上不准和她在一起」项少龙听完这话说出了一句让寒碧翠七窍生烟的话:「对嘛,这才是我的好翠儿」,接着他转脸对红袖道:「姑娘答应我今晚上由寒碧翠陪吗?」红袖腻在项少龙身上娇媚的道:「红袖早已经是公子的人,公子何事来取都行,红袖等公子」项少龙当着寒碧翠的面在红袖那光滑的脸上亲了一口,随即起身走到寒碧翠的身边,不理寒碧翠肯是不肯牵起寒碧翠的手便往外走。





上一篇:挨肏的女侠 下一篇:江湖恩怨
警告:本站含有 [戏游覆雨]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