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第一部曲◆◆◆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天使第一部曲



 第一回:初遇


  作者:潜龙


  「先生,请问要鱼还是要饭呢?」空姐弯着身子,礼貌地问。


  沈文仑依然闭着眼睛,双耳戴着听筒,悠然地躺在已靠低了的坐椅上,口里还不停哼着歌儿,对那空姐的说话全然没听在耳里。


  坐在一旁的李志贤见着,便探过头来向空姐说:「给他鱼好了,我也是。」


  空中小姐把两份鱼餐递上,志贤把手肘用力碰撞文仑两下,文仑登时张开眼睛,茫然地望望志贤,一边拿下耳筒,一边问:「甚么事?」志贤摇摇手上的餐刀,文仑才明白过来,望见身前的鱼餐,便指着一块黑黝黝的东西叫道:「这是甚么?」


  「鳗鱼。」志贤张开嘴巴,把一块鳗鱼纳入口中。


  「是你给我拿主意?」文仑轩着眉头,一脸不满地问。


  志贤点点头,继续吃着盘上的美食。


  文仑睁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回头四处找寻空中小姐,志贤在旁道:「不用找了,刚才的空姐说只剩下鳗鱼,其它都没有了,你便将就点吧!」


  「叫我怎能将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生人最怕就是吃鱼!」「你不要吗?」志贤侧起头问,筷子已伸到他的鳗鱼上,老实不客气便夹到自己盘子来,文仑只好张着嘴巴望住他。


  「那……我现在吃甚么?」文仑的五官经已聚成一团。


  「不是有牛油面包么?将就点吧!」


  「将就,将就,你就只有这两个字,有没有想过我的肚子!」文仑无奈地拿起面包,一脸不满地加着牛油。


  「津本叔叔曾说过,今晚会替咱们接风,到时你吃他一个翻天覆地便是了。」


  「今次咱们要停留日本一年,可是日本说大不大,说细不细,人海茫茫,要到哪里去找你母亲!」文仑咬着面包说。


  志贤耸耸肩膀,有点无奈说:「我也不知道,但我会尽力去找。」「不知为甚么,我总是认为,津本此人必定知道你母亲的下落,只是他不说出来罢了。」


  志贤停下一切动作,怔怔望住他:「你怎会有这样认为?」「我只是直觉,但我的直觉向来都很灵验。」


  「去你的!」志贤斜睨他一眼:「要是你的直觉这么厉害,就不会有饭不吃,现在硬要来挨饿了。」


  「甚么……你这个天杀的。」文仑登时跳起,刚巧有个空姐行过,他一手便把她执住,吓得那空姐低呼起来。


  李氏集团,是个国际性的大财团,业务可谓包罗万有,地产、酒店、百货、贸易,范围之广,在亚州地区可列入十大企业之内。


  志贤便是李氏财团始创人李展濠之子,他与沈文仑自小学时期便已认识,一直至今年大学毕业,二人由同学变成好友,再由好友已变成生死之交,他们兴趣相投,同进同出,可谓无所不谈。而文仑自小便常在李家走动,他与志贤的家人,自然也相当熟悉。


  两人今年才踏出大学,便在李氏集团工作。


  刚巧今年夏天,李氏集团与日本第一大饮食集团──东丸商社签了合约,获得香港、大陆、台湾的经营权,打算在这三个地区开设上百间的饮食连锁店。


  然而,在合约上的规定,每个购入经营权者,在形象、装饰、管理、服务等,必须与日本相同,并须要派员亲到日本实习一年,能熟习掌握营业的概要。


  志贤和文仑,也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内在里都存有一股日本热,中学期间,二人业已开始乘着暑假,多次往日本游玩,平日在夜间也学习日文,其目的只是方便看漫画、明星杂志、影碟等事儿而已。


  当二人得知这个消息后,便由志贤出面,提出往日本实习的要求。


  没想到事情相当顺利,志贤才开口,李展濠便马上答应了,但附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志贤在这般期间,务必把他同父异母的母亲找回来。


  原来在十多年前,李展濠因工作关系,经常到日本工作,在那段期间,他认识了一位美丽女子,她是台湾侨胞,在日任职小学教师,名叫骆贵芳。


  后来,骆贵芳与他生了一个女儿,岂料两人的事情,却被李展濠的发妻知道,便是志贤的母亲。


  接着她便闹到日本来,最终,骆贵芳为了不愿拆散李展濠的家庭,便忍痛带着女儿稍稍离开,从此李展濠便失去这对母女的消息。


  当年,李展濠曾委托私家侦探寻人,但始终如泥牛入海,至今仍是音讯全无。


  文伦和志贤离开海关,推着行李车才踏出成田机场的大堂,便看见一张两尺高,三尺阔的大纸牌,上面写着二人的名字,由一个矮矮胖胖的小个子双手高举着。


  二人相觑一笑,便朝那人行去。


  当他们来到这矮子面前,那人抬起头,交替望望二人,再望望那张纸牌,志贤用那带点生涩的日文说:「我便是李志贤,他是沈文仑。」「哦……对不起!」那人立即放下纸牌,躬身道:「李部长,沈部长,我是下木洋一,是津本社长遣我来接两位部长的,请多多指教。」见下木躬身成九十度角,两人那曾见过这样的礼数,再听见下木称呼他们为部长,当下便忙了手脚,一时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下木没等他们说话,接着开口道:「两位部长的行李交给我好了,请跟我这边来,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跟随推着行李车的下木,离开机场大堂出到侯车间,来到一辆白色的丰田房车前,身穿白衣的司机早已站在车旁,见了三人行来,立即打开后座车门,礼貌地招呼二人上车。


  下木把行李放入车尾箱后,便坐回司机身旁,转眼间车子已离开成田机场,走上高速公路朝东京方向驶去。


  经过个多钟的车程,车子已经进入东京区,穿过行人如浪、熙来攘往的市中心,车子再转左驶进足立区,这里是一个住宅区,四下里十分幽静。


  下木转过头来:「津本社长已经为两位租下了房子,离这里不用几分钟车程便会到达。」


  文仑问道:「这里似乎距离市中心很远,出外会方便么?」「这里是足立区的西新井,从你的住宅走数分钟便有公车站,乘共车若十五分钟路程,便到达山手线的日暮里站,交通也很方便。」文仑点头应了,车子已驶进一条横街,来到一栋两层高的小房子前停下。


  「已经到了,两位部长请下车。」下木已打开车门。


  两人下车后,抬眼望着这栋白色的小房子,前面还有个小小的花园,两旁却种着红红白白不知名的小花,再看四周环境,寂无一人,异常清幽悄静。


  下木提着行李来到屋前大门,掏出钥匙开了门,把行李放在玄关,便将手上的钥匙交给志贤:「津本社长已在新宿饭店的富味月订了饭厅,两位可以先休息一会,今晚七时我会再前来接送两位。」「麻烦下木先生了。」志贤把钥匙放入口袋。


  下木离开后,便仔细打量屋内的环境,果然十分精致清爽,接近玄关,是个西式的客厅,有着两张白皮长沙发和茶几,靠墙的矮柜,上面放着电视和音响,客厅的另一边,便是饭厅,六人用的餐桌和开放式的厨房,设备相当整全。


  正当志贤回过身来,便听得从二楼传来的急遽脚步声,见文仑快步走了下来,在玄关处提起自己的行李,朝志贤道:「你呆在这里干么?快收拾行李吧。」甩下一句说话,便匆匆上楼去了。


  不多久,志贤已提着旅行箱走上楼来,一条走廊通往四个房间,正面的房间正打开着,门外还放着一对鞋子,想必是文仑在里面了,他将手上的行李放在走廊,朝他的房间走去。


  才踏进房间,不由眼前一亮,房间很宽敞,全是和式的摆设,地上铺着榻榻米,有一行入墙衣柜,文仑正蹲在衣柜前挂着衣衫。


  「咦……相当不错的房间,我还没睡过和式睡房呢。」文仑笑道:「你有的是银子,要住和室还不容易,回家后把你房间重新装饰一番,不是可以了么。」


  志贤也除下鞋子放在门口,走到一张屏门前,一手拉开,原来是一个浴室,笑说:「美中不足,要是和式浴室就更佳了。」「我有浴室便足够了,理睬它是西式还是和式,我这么大一个人,还不曾住过有浴室的房间!不同你,光是房里的浴室,便大过我家的厅子。」志贤笑一笑:「我也该去收拾收拾了。」说完便走了出去。


  不到五分钟,志贤的骂声很快便传到房间里,人也接着跑进来:「不公平,外面这两个房间又细又无浴室!来,老规矩。」说着间已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日币:「要字还是要图案?」


  「两面也不要,我只要这间房,谁教你这个大少爷迟迟不上楼来,你一出世便高床软枕,来到日本,也该让老朋友享享福吧。」志贤瞪了他一眼,心里虽然仍有点不甘心,但还是把硬币放回袋中。


  富味月位于新宿大饭店的七楼,是一间高级和食店。


  文仑、志贤由身穿和服的女招待带领至一间和室,并向二人道:「津木先生早已在春樱厅等候了。」


  春樱厅是个宽敞的和室,屏门一开,便即看见一位两鬓斑白,年约五十的中年人,正在迎着笑脸道:「你们到了,过来坐。」津本是李家的常客,他每次到香港,必会到李家来,志贤当然与他相当熟悉。


  津本和文仑是首次见面,二人坐下后,志贤便与二人介绍一番,随后彼此寒暄一会,津本便叫待应上菜。


  一会儿,长型的和几上,每人面前已放上一碟美食,碟上盛着才得一二米厘厚,外层黝黑带刺,内层雪白晶亮的东西。


  只听津本笑着道:「两位贤侄,尝试一下这「虎豚」皮,肉质极是爽口,但以我个人来说,还是喜欢吃皮多过吃肉。」文仑早已听得双眼发呆,鱼对他来说,自细便早已无缘,不知为何,只要带一点点腥味,他便会产生想恶的感觉。


  然而,他见对方诚意恳切,再怎么说也不能拂人家的美意。


  志贤侧过头用广东话低声笑道:「将就点吧,不要扫人家的兴致喔。」文仑苦笑一下,但随即敛去,嘴脸却不敢露出丝毫不满,一直和二人有说有笑,不住强笑下去,几经艰难,才把眼前的食物吃进肚子里!不……应该说吞下去才是。


  他想着大难终于过去了,岂料随着而来的,马上叫他眼前一黑。


  穿着华丽和服的女待应,开始在和几上摆上十多盘和食,津本又笑道:


  「说到河豚,每一部份都能吃,除了肝脏有毒外,只要四十克便能毒死五万六千人。但肝脏是最好吃的。」


  「好厉害的毒,今趟不会有鱼肝吧?」志贤瞪大眼睛凝望着眼前的东西。


  「放心,志贤你既然害怕,便不吃好了。」津本笑着说。


  文仑指着那一碟碟的东西,问道:「这十多碟是甚么名堂,摆放得挺讲究?」


  津本道:「这是河豚全餐,一共有十品。」便开始每样介绍:「这是白灼丝冷盘、皮、肉刺身、精子刺身、鱼脑、鱼肝、烤鱼春、烤鱼排骨、炸鱼、河豚生窝及粥。」


  文仑早已听得胃部抽筋,而志贤那句「将就」,又在他耳畔响起。


  今晚除了河豚外,还有以热清酒白灼鱼精子,整杯乳白色,发出浓郁的香味。啊……我的天,连酒都是是鱼,文仑在心中喊苦不迭。


  到后来,三人便谈到正题,津本道:「今次你们俩人来东丸实习,我已安排了部长一职给你们,相等你们机构的经理级,但只是副部长而已,在该部门,总部长便是你们的上师。为何我会安排你们在领导阶层里,这是东丸的规矩,海外实习的上层员工,若不是身在领导层就职,是很难了解公司的管理层次,在这段期间,一切员工条例,你们都与东丸其它职员一样,同样要遵守执行,薪金亦是由东丸支付。」


  接着又是一些有关职务上的谈话,说说谈谈,不觉间便过了一小时多。


  离开富味月时,志贤向津本问道:「我有一事想问津本伯伯,听我父亲说,你曾经是我异母的好朋友,今次父亲遣派我来日本除了实习外,还有一事是要我寻回异母,不知伯伯你可有我异母的消息,可否提供一些线索给我?」


  津本先是眉头一聚,摇头道:「我也接到你父亲的电邮,已经委托了私家侦探帮忙,要是有消息,便会马上通知你。」下木开车把二人送回新西井住所,文仑才踏脚入屋,便把心里的恕气全发了出来:「那个津本必定有心耍弄我,这么多东西不吃,偏要吃甚么河豚鬼餐!」


  「味道不错呀!」志贤躺在沙发上,轻松地道:「风味,特式,真要找一日再去吃它一个痛快。」


  文仑听得心头起火,怒盯住他:「一定是你,是你暗示津本,说甚么不曾吃过河豚,有机会要尝尝等诸多说话,要不然怎会如此合你口味!」志贤侧着头沉思:「我好像上一年是说过,没想到津本还会记得我的说话。」


  「你……」文仑气得攥拳踢脚,在厅子踱来踱去。


  「刚才见你的筷子只是东一点,西一点,却不见你夹东西,看你还没有吃饱吧?」


  「还用说,给你这样一说,肚子又打鼓了,看看冰箱有甚么东西能医肚。」便朝厨间走去。


  「不用找了,我早便看过,雪柜里甚么也没有。」志贤站起身:「这样吧,瞧在老朋友份上,我请你出外吃如何,顺便买些汽水零食回来。」「总算你还有点儿良心,好吧,便到『美侬屋』吃马肉锅。」「你倒懂得吃,但你看看现在几点钟,还记得上一次吧,他们晚上八时便关门了。」


  文仑搔搔头:「到新宿去,吃完还可以打游戏机。」二人在新宿吃完东西,便踱进歌舞伎町。


  因为要来这着名的夜市区,两人出来前,经已褪下光鲜的西装,改换上便服,志贤一身皮褛牛仔裤,文仑却穿了一件黑绒身金黄皮袖的棒球褛,左前襟绣着一个大V凸绒字,下身是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身日本青年的打扮。


  走进正街,眼前到处都是闪烁的霓虹灯,转过横街,街头巷尾都是色情海报和招牌,大胆程度着实惊人,色情商店、夜总会、游戏机店,可谓随处可见,四下彷似弥漫着那阵幽暗,而又带点凄迷的气氛。


  两人跑进一间游戏机店,此店相当大,分有上下两层,游戏种类极多,只见店里人头攒动,层层迭迭。


  志贤这时正与一个日本青年斗赛车,玩得甚是起劲,文仑在旁看了一会,便朝志贤道:「我到处走走。」志贤挥手响应,再继续他的亡命飞车。


  文仑在人丛中左转右转,最后来到二楼,这一层却比下层清静多了。


  原来这层楼一半是咖啡厅,一半是夹玩具的游戏机,一座座玻璃柜的玩具箱,都已被人占据着,而文仑却是此道的高手,他懂得选择那台机器才容易获奖,也曾试过在十局中便夹取了八件玩具。


  便在此时,一张少女的声音,突然自他身后响起:「茵茵,快停,下去夹它……唉!又落空了……」是普通话,好甜美的声音。


  文仑循声望去,眼睛立时呆住,只见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在夹着玻璃柜的毛公仔,而站在机旁的一个少女,却一脸颓丧的样子,而她那少少的颓丧表情,更显得她可爱动人。


  见站在机旁的少女,一头长长的直发,浅粉红色的及膝厚绒大褛,内穿白色高领毛衣,黑色长皮靴,穿着十分清纯鲜丽,而她那仪体闲,秀外慧中的脸蛋上,有着两个浅浅的微涡,大大的眼睛,清澈而乌亮,闪着迷人的光芒。


  文仑早已被这姱容深深迷住了,眼睛再无法移开,而双脚更不听他的控制,一步一步的朝她那座游戏机走去。


  当他来到机前,才看清楚她身旁的另一个少女,短短的直发,身穿水篮色连帽鱼夫绒褛,明眸皓齿,只是眉目间带着一股开朗俏皮的味道,同样是个俏丽可爱的女孩子。


  「茵茵,你看这个Q太郎趣致么,我想要这个。」那长发少女指着说。


  「好,看本小姐的本领吧。」短发少女掏出一百圆硬币,投入硬币槽,玻璃顶上的铁铗开始移动,短发少女睁大美目,手指按在操纵钮上。


  只见铁铗由横至直,慢慢向前游移。将到达Q太郎的位置时,短发少女按下操纵钮,铁铗缓缓降下,铁铗往内一收──噢!又落空了……「气人!」短发少女跺脚道:「我就不相信夹不到它。紫薇,你还有硬币吗?」


  叫作紫薇的少女摇摇头:「都给你用完了,我怎会有。」「我现在去兑换硬币,你站过来这里占住位置,记住不要让给别人玩喔。」


  紫薇点点头,依她所说占住玻璃柜,茵茵已快步往兑换机跑去。


  站在一旁的文仑,从口袋里掏出一堆硬币放在手心上,从大大小小的硬币中,掏出几个一百元日币来。


  紫薇正自无聊,才发觉文仑的存在,见这个子高高,样子英俊得吓人的青年,正不住地在掌心选硬币,已心知他正想要玩这台游戏机,她不由踌躇起来,占着不给别人玩,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当文仑抬起头望向她时,不知为何,紫薇的心房突然砰砰乱跳,身子不由往一旁移开,尴尬地朝文仑点点头。


  仑文见着,也向她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便站在控制台前,把三个硬币放在机台上,当他正想投入硬币时,茵茵的声音已传了过来:「兑换好了……咦!紫薇你为何让了给别人……」立时见她鼓着腮帮子,文仑也向她微微一笑。


  紫薇圈住她的手臂,脆声道:「茵茵,不要少气嘛,让他先玩咱们再玩好了。」


  「要是给他夹去Q太郎,到时你别后悔。」茵茵不满地说,忽然又笑道:「瞧他手硬脚硬,看他也没有这个本事。」


  文仑心想:「你便睁大眼睛看看吧,不气死你我不姓沈。」接着将硬币投进机内,铁铗开始往横移动。


  「咦!紫薇,你怎么硬盯着人家。」茵茵再望望文仑:「我明白了,瞧来这个日本仔确实蛮帅的,难怪我这个好表姐看得眼也不眨了。」「你不要乱说嘛,人家怎会……」


  「还说不是,要不然你为甚么会脸红。」


  「不要再说好嘛,再说我便不理你了。」


  文仑不住在心里发笑,既然你认为我是日本人,我就看看你这鬼灵精说甚么。


  这时铁夹已往前移,来到Q太郎的位置,铁夹的叉头,早便对正毛公仔头顶的绳圈,当铁铗落下时,叉头便准确地插入绳圈内。


  「紫薇不好了,这个日本仔真的把Q太郎夹去了。」茵茵跺脚叫道。


  而紫薇也睁大眼睛,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如此轻易地便把Q太郎夹去了。


  文仑自孔口取出Q太郎,刻意地把它放在控制台上,继续投下第二个硬币。


  「紫薇你看他多可恶,放在咱们面前耀武扬威。」「不要乱说话,给人家听见多不好意思。」


  「才不怕呢,日本仔又怎会懂得咱们的言语,安啦!」「茵茵,他又夹到一个了,好厉害哦。」


  「厉害又怎样,瞧他这副打扮,一看便知,这人必定是这里的太保,又长得这么帅,也不知他玩弄过几多个女孩子了。」「不要这样看人啦,我看他并不像这种人。」


  文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忍笑是这么辛苦的,但现在又不能不忍。


  「你今天怎么呀,总是给人家说好话,要是给洋平知道,保证气死他。


  」


  「他知道又如何,我与他半点关系也没有。」


  「但他并不是这样想呢。」


  文仑听见二人的对话,原来眼前的紫薇经已有了男朋友,心里不知为何,不禁有点酸溜溜的,先前还想找机会与她搭讪,看来只好算了……他在心情不佳下,第三局便落空了。


  文仑取起两个毛公仔,右手的是Q太郎,而左手的是铁甲万能侠,望望身前二人,便用普通话朝她们道:「送给你们。」此话一出,紫薇和茵茵登时张大嘴巴,二人同时呆住。


  他……他是中国人……?


  文仑没有理会她们,微微一笑,硬把公仔塞在她们手中:「这是少意思,取去好了。」说完便转身离开,踏出几步,又停下来回头笑道:「你是紫薇,你是茵茵,好多谢你刚才对我的夸奖,拜拜!」这次真的大踏步走了。


  这时,两人呆呆的站着,每人手上还捧着一个毛公仔,二人犹如两根燃点着的蜡蠋,脸上早已烧得通红。


  字节数:15049


    【未完】





警告:本站含有 [天使第一部曲]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