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玩具熟妇 – 芬 [2/5]"◆◆◆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性玩具熟妇 – 芬 [2/5]"


他腾出双手加入侵犯我乳房之用,我只能看着他捏住乳房并吸允,像是自然要发生的事情。

「有人说只剩一张嘴是不行,不过我用一张嘴就可以让你这种淫妇本性毕露」

「啊…哈…」我坚持着想反驳他的话,却发现嘴里一时说不出任何声音。

「妈妈…不是…淫妇…嗯…啊…」我努力反驳到一半,他将双手移往我的肛门,任身体硬生生压住我,双手左右撑开阴唇,里外像取笑着我的摩擦取乐,但嘴上却没有一点放鬆。

接着故技重施,玩弄了阴核并且将双手手指坳进里面,手指轮流或同时进进出出,一时让我错觉已经被儿子的东西侵犯着,虽然不时会因为他的粗暴而有点疼痛,但上下轮攻的快感,使我不知该抵抗哪一边,甚至是能抵抗哪一边,当我放弃抵抗想要恢复冷静让事情快点结束,却发现整个身体越来越热,心中深处莫名的发生了恐惧。

「不要!」我大叫着试着硬挺起身体,同时紧夹双腿,想摆脱快感和他的箝制。

他的眼中却似乎早就知道我会有这样的反应,第一时间又再度压住我双手。

「感觉到爽了吧?在被调教到成女奴之前,所有女人都会误以为自己是什么好女人,每一个一开始爽到的时候都像你一样会怕」

他淫笑的脸靠近我「其实有什么好怕的,后来还不是被操的爽到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不要!不要!」我激烈的左右摇着头,两脚也不停乱踢。但只感觉到他的大东西已经和我的肛门渐渐接触了,并且更令我害怕的是,我知道自己在刚刚他的玩弄之下已经湿透了。

「我的好妈妈啊,你口口声声说不要,可是下面都湿透了喔。」儿子像是要炫耀似的把他的东西向上勃发了一下。

「看到没,碰到一下就把我龟头沾湿了,看来你下面的嘴比较诚实喔!」儿子笑着说。

他稍微把身子向后挪一下,将那可怕的大龟头和大东西对準了我的阴唇。

「求你…不要进来…我是你…亲妈…妈…啊!这是…是…乱伦啊~~!」我哭着说。

他忽然像是发呆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奇怪的认真表情俯瞰着我「你真的不要我插进去做爱?」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这么说「真…真的」我小声回答

「那就不要做爱好了。」

我奇怪的看着他,虽然他这么说我却反而有点觉得事情好像没做完的感觉。

他突然狞笑着说「我就直接把妈妈强姦到爽死为止好了!」

并且压了下来!一时间我觉得整个身体被撑开,一个巨大无比的东西顶了进来!好痛!

「好痛!…好痛!…不要!…停下来…」我哭着哀求他。

「喔…喔…真紧…真他妈的爽!」

他却像聋了一般,狠狠的对着我让身体前进后退,一般啃咬着我的耳垂,像狗一样舔着我的脸和脖子。不知道忍受了多久的侵犯与疼痛,我发现稍微动一下臀部角度能让他的侵犯不再那么疼痛,我努力着让痛到失去力气的身体达到这目的,双腿像M字型的弯了起来,渐渐就没那么痛了。

他似乎知道我调整了身体姿势,更加快了抽插的动作!在痛感减弱后,他加速的抽插,一下迸发了我的快感!

「啊呀…嗯…呀…!」我发现自己叫了起来,赶快克制着让自己静下来。他却似乎不让我有隐藏自己感觉的机会,又更用力的姦淫我。

「啊…啊…啊」我忍不住持续的叫出声来。

「淫妇!想爽也是要学的」他一边维持令人害怕的进出速度「现在你不是已经知道要怎么让我操才会爽了?」

他停下抽插,擡起身来抓住我的臀部让我下半身离地,我的下体在他面前一览无遗,「不过你还未够放,还有的要学呢!你一生就只有爸爸一个男人吧?」然后又是很狠的插入!

「嗯…!」

我闭住眼睛忍住不叫,从刚刚他狂风暴雨的攻击下,我发现停住不叫床是我不陷入他的淫辱魔掌的最后机会了,我虽然就男人而言,我没有多少经验,但已经发现到自己是个会叫床而且越叫床越兴奋的女人,偏偏在儿子的大东西强姦之下却生出了快感…

「叫出来!淫妇!」他像打桩一样,一次一次深入我体内。

「叫出来才爽对不对?我是不会看错的,妈妈是个天生欠搞的淫妇,叫床以后就热了,叫出来!」

「嗯…啊…!不要!…不要!…不行…!…救我…!」

他的大东西不停插入,让我觉得阴道内一次次的摩擦,好深好广,而且填得好满,甚至在钻到最里面时候有一股无法抵抗的酸麻。拔出去以后,却会觉得很空虚,还想被…。不行,不能再想,不能再注意这些感觉了!

「还能撑?爸爸从没真正满足过你吧。」说着他将我翻过来,我还没意会他要作什么,他就抓着我的腰,又是一次狠狠的深入!

「啊!」后背位…只和男友在AV片中看过,不知道他的刺激。整个身体感觉被贯穿了,在儿子不知多久的推送下,这时才真的感觉被强姦了。

「啊!…啊!……啊!」却似乎忘记了曾经有想抵抗这件事,我放声叫了起来,忽然觉得在这么强烈的快感之下,有人喜欢被强姦似乎是理所当然…头脑一片混乱,「喔…啊…」我弓起身,他又从后面捏住我的乳房把玩,当然那利害的大东西还是一柱擎天的对我身体不停姦淫。

已经…停不下来了。

「啊…啊…好舒服」叫床停不下来,快感也停不下来。

「好利害!…好棒!…啊…恩…」我扭着腰任自己的阴道紧紧抓住他的大东西。

「当然是『好棒』,不然怎么能把你这种淫妇打回原形?」

他笑着继续操着我,同时似乎很自豪的说着,我却只能忙着鸣叫,原形?抵抗?我不知道?

「该让你去了!让你彻底知道自己有多淫贱。」他按下我的背让我上半身趴着,臀部却还是朝他挺着,然后就是一阵狂抽猛干!

「啊!…啊!…」他的大东西不停不停深入,任凭我再怎么扭腰,都抓不到他的节奏,无法让自己多爽一点。这才知道自己身上的无限快感,要是没有他的大东西,是发掘不出来的,而他用那大东西,却可以轻易给人家从前无法感受到的快感,好棒!好棒!人家爱死这种感觉了!只要听他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每天这么快乐?

要飞…要飞起来了!我无助的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他的抽插却慢了下来。

「讨厌,你怎么停下来,再继续啊!」他却拍打着我的屁股。

「急着要去了吧」边说又加快了一点。

「好好喔…再快一点」,我擡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要再快一点,先承认自己是个淫妈妈我才让你去!」

「淫…妈…妈?」

「好讨厌?妈妈不想说啦!不要啦!…你赶快好不好」

「不说就算了喔,那我要停下来了」

「不要啦…」

「那你就说啊!『我是淫妈妈』!」

「我是…我是…」他又加快,好棒!「我是…淫妈妈,我是淫妈妈…呀!」

「真听话,那就奖赏你,可是你得继续喊,不停的喊,来『我是淫妈妈』!呼…『呀芬是淫妈妈』、『我是喜欢阳具的淫妈妈』,『好猛喔,呀芬爽死了』!说出来」

「啊啊…呀芬是淫妈妈!呀芬是喜欢阳具的淫妈妈!」不停的说…他就会不停的操…吧?好兴奋!他果然更猛了。

「真的是淫妇,我操死你这欠阳具插的淫妇」儿子侮辱地说。

他两手捏着我屁股,把他的大阳具不停对着我的里面插进来,儿子的阳具真是太利害了

「啊!!!」我眼前一亮,似乎瞬间飞起来了,眼前却是一些草皮,我倒下来仰躺。却看到儿子挺着大阳具向我的眼前逼近,想起刚刚自己的淫态和爽快,虽然有点不悦和害怕,却不由得对儿子生出一股服从的想法。

「爽到了总也要服务一下吧,淫妈妈,帮我吹吧!」像魔咒一样。

「淫妈妈」这轻蔑的语词使我陷溺在刚刚才享受到的第一次真正高潮,让我不得不乖乖的任由他抓住我的头髮,把他的大阳具放进我的嘴里,恍惚的,用心的舔舐着、甚至吸着它。

我之前从没用嘴服伺阳具的经验,所以被儿子粗硬的大阳具一下塞满嘴里还真是吓了一跳。

「喂,多动点舌头,认真一点舔,不想爽了是不是?!」

儿子粗鲁的紧抓了一下我的头髮,让我的头稍微晃动了一下。

「嗯…!」我痛哼了一下,更感受到他的阳具又再往我嘴里深入了一点,这好像要被侵入身体的感觉,却让我回味起刚刚那被逼迫而嚐到的快感,就是这根阳具把那样的快乐送入我体内的吧!只要想到这个,不悦的感觉就快速的减退,似乎他对我作的事都是理所当然,说的话都是我不能违抗的命令,我只能任他摆布。

我放鬆了双手和身体,一切注意都集中到他的阳具上,舌头中间似乎划过一道沟,嚐到鹹腥的汁液,和我的口水混合,布满了口腔内含着好像比较涨大的部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点讨厌的感觉,配合着阳具慢慢进退的口腔触感,似乎咽下的是自己嘴巴分泌的爱液,是为他从嘴侵入自己身体作準备,错觉好像从嘴向下,喉咙、乳房、甚至心髒都快要因为他的侵犯得到快感,闻到的像是狐臭的腥臭味,不只没有让我有一丝想躲开的念头,虽然使我从心里感到下流,但却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一幕的主角。

他的阳具一边缓慢进退,还不时让我的上颚感到压力,但我整个嘴都想和大阳具贴住的念头,开始驱使我轻轻不规则转动着头,舌头也随意的舔舐整个龟头和深入时的阴茎。

「喔…喔…爽!你认真起来还真会吹啊妈妈!…喔!…干!…淫妇!赶快把阳具吹更大!我等一下就插死你!」

我知道他说的淫妇是指我,但这时候我已经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对他说我会吹而感到兴奋,嘴里的阳具也觉得越来越大…啊…他说等一下要插死我呢…好粗鲁喔…和AV片看到的一样。

他忽然往前一动,我痛了一下不得不把头向后仰,原来他站了起来,然后脚跨到我的身体两侧,稍微半蹲下来,我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嘴边淌着汁液,擡头不解的看着他,这个时候他一副淫秽的样子。

「妈妈!既然你这么会吹,那我就先玩透你的烂嘴」同时把大阳具从上到下再插入我嘴里!

「恩恩……」我几乎发不出声音,头往后更仰一点,看着光亮的天上,感受他的大阳具从嘴里进入喉咙,一下,就不再想吐了,闭上眼睛,任他两手抓住我的头固定住,操插着我的小嘴。

「恩恩…」当大阳具进入喉咙时,会一时觉得害怕,但是在完全放鬆后,阳具进进出出的滑动感,会觉得自己在吞吃着什么,慢慢的我以为自己在被喂食阳具,自己就像是幼儿一样,在这个动作之下安心的等着喂食的人决定我什么时候饱足。

「只有真正的淫妇才可以玩这样深游地插入喉咙的,操!这就是深喉啊!爽到你心坎里了吧!」

他一边继续将阳具送入,「好好的吃我的阳具,这可是把你嘴开苞的宝喔」

慢慢的我错觉他填入了什么我再也拿不掉的淫秽东西,填满了我的嘴,我的乳房,还有我的头脑,一时有些晕眩…不知多久,我还在专心接受着让他把淫秽的东西,强插送入身体。

「爽!真爽!我要射了!」

那根负责喂食的阳具突然拔出,他右手抓住我的头髮让我把头稍微低下来一点点,还是仰视他的我看见他用左手握住大阳具前后套弄,对準了我的脸。

「妈!射出来了!给我好好接着,嘴巴张开!」

在儿子的命令下我不由自主的把嘴巴张开,我知道他要射在我脸上,我从来没有这种经验,有点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喔…喔…爽!」

又热又稠的精液一道又一道沖到我的鼻樑上、眼皮上、脸颊上、下巴、当然也有不少喷进了嘴里,或者落到了肩膀和乳房上。

「啊…啊…」

我近乎无意识的接受他淫乱的洗礼,嗅到的浓厚腥味跟过老公的全然不同,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如果以前闻到的可以说是牛奶,那儿子的就可以说是熟成的乳酪,而且里面的精子都像儿子一样,急着要侵入妈妈神圣的身体吗?脑海里不禁浮现那些精子一个个争先恐后要进入我的画面,他们都进入我,而且控制我的头脑,彻底剥夺我的理智,让我不得不接受儿子继续强迫我去发现的淫乱快乐…啊…。

「来,深深吸气,这个味道你一定没办法抵抗,我的味道是出了名的浓,现在一堆被我操上手的淫妇,整天都想喝呢」

他抓起我的双手,一边把我眼皮上的精液拨开,然后把那大量的精液涂匀在我脸上,再把我沾满的双手贴在我鼻子上面,受不了的浓郁味道,让我觉得连鼻腔都被狠狠的侵犯,那些精子应该已经控制了我的思考吧?

「很棒吧,看你一脸淫样」他左手再抓住我头髮「刚刚看你都很高兴的喝掉了,接着把舌头伸出来,把手上的都舔进去,不準浪费!」

我被控制一样乖乖的伸出了舌头,嘴里先前射进的部分早就在被腥味侵犯时咽了下去,剩下的都成为黏丝状布满了口腔,然后我就交互的舔着左右手掌,品嚐着这首次知悉的无上美味。




警告:本站含有 [性玩具熟妇 – 芬 [2/5]"]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