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学习一下◆◆◆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随便学习一下
「阿谦,你想不想学习一下?」我茫然的点了点头。杨帆从一旁的手提袋里掏出手机,在联系人列表里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用娇媚风骚的英语说:「John,是我,帆。我在女卫生间,我要你,快来!」我很诧异,不知道她在和谁打电话,但是她电话刚挂,就有脚步声来到卫生间的门口。杨帆就这样赤裸着打开门,她的两腿间还在滴淌着我的精液。

  看清了来人以后我不禁大吃一惊,杨帆找来的这个人正是刚才给我们服务的那个侍应生,一个高大年轻的美国白人被强迫的3P杨帆打开门,放荡的把一丝不挂的自己展现在John的面前。而John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吃惊,他走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碧蓝的眼珠朝仍然坐在马桶上的我扫了一眼,问道:「帆,那是你朋友?」杨帆并没有回答,而是踮起脚尖,用白藕似的胳膊搂住John的脖子,把自己娇艳的香唇贴在了John的嘴上,两人马上热吻起来。

  我吃惊的望着眼前交缠在一起的男女,望着赤裸的杨帆和穿着服务生制服的John,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杨帆像水一样贴在John的身上,依靠着他健硕的身躯慢慢的滑下,纤长的玉指灵巧的解开了John的皮带,把John的裤子和内裤褪到膝盖下面,John的一根巨屌就暴露在了杨帆的面前。

  刚才的热吻让我这个一旁的看客都觉得兴奋不已,可是John的鸡巴却仍然只是半硬半软。虽然没有勃起,但是他的长度竟已经比学长勃起时还要长了。

  杨帆贪婪的看着John的肉屌,虽然她一句话都没说,但可以看得出她内心的狂乱与饥渴。她伸出白玉般的小手,一手握住John的大屌慢慢的套动,一手轻轻的抓住John同样巨大的睾丸来回的轻揉,很快John的肉棒就变得粗大坚硬。而这时我发现,杨帆蹲着叉开的两腿间,晶莹的爱液竟一丝丝的开始向下滴落,在地板上浸出一小滩水渍来。

  杨帆小手灵巧的套弄让John忍不住发出呻吟,「帆,你太棒了,真是他妈的太棒了……」,他的双手伸向杨帆赤裸丰满的胸部,结实的抓住杨帆盈盈可握的一对玉乳,使劲儿揉搓起来。

  杨帆的呼吸也变得更加的急促,John鸡巴里流出的粘液早已弄湿了的她的双手,而她的肉屄里流出的淫液也越来越多,她一手抓住John的大肉棒,一边竟把粉嫩的舌尖伸了出来,舔在John黑红色的龟头上。John长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呻吟道:「操……」杨帆象品尝珍馐美味一样,一点一点儿的转着圈用舌头舔舐着John的龟头、肉屌,还有那两颗开始紧绷的睾丸,她的小手直接握住John的龟头来回的揉搓,故意刺激着男人全身最敏感的地方。

  这时的John像发情的猛兽一样,突然扳住杨帆的头,把一根肉棒硬生生的插入杨帆的嘴里,他全然不顾杨帆被这粗大的东西顶的几乎要干呕起来,而是来回的前后抽动,简直是在QJ杨帆的嘴巴。

  杨帆竟也丝毫没有抗拒的意思,而是很配合的开始吮吸John的大肉棒,只见她苗条匀称的胴体趴在John的裆间,秀发凌乱,头部不停的耸动,来回吞吐着John那根巨大的肉屌,唾液混杂着John的分泌物从嘴角流出来,挂在下巴上,形成一道道亮晶晶的水丝,这淫靡的场景强烈的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发现我刚才疲软的肉棒又开始复苏了。

  杨帆一边疯狂吞吐着John的肉屌,不断的发出「滋滋」的水声,一边用两只白玉似的小手不停抚弄着John紧绷的阴囊和阴毛丛生的茎根,John的身体兴奋的开始颤抖,他一边不停的大声的含混的骂着什么,一边也加快速度挺动着屁股,配合着杨帆的吞吐,试图把自己的大肉屌在杨帆的嘴里一插到底。

  终于他的抖动变得越来越剧烈,「啊……我来了!」随着一声低吼,John的阳精喷射而出,杨帆躲避不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一滴不剩都喷入杨帆的香口之中,直呛得她连连咳嗽,可是她竟然没有把精液吐出来,而是全部吞下,甚至贪心的用舌头舔食着John龟头上残留的腥臊精液。她一边舔,一边竟还稍稍扭过头,用她那狐媚的眼神瞟着我。

  我实在受不了她的这份诱惑,「腾」得一下站了起来,想再次好好的干她一通,可是她却施施然的拉着John向我走来,叉开腿坐在了马桶盖上,她示意我过来,一把抓住了我早已勃起的大家伙,而这时John已经很配合的伏在杨帆的两腿间,开始品尝杨帆早已春潮泛滥的淫穴。

  随着John的舔弄,杨帆不住的发出低沉诱人的呻吟,可是她仍然贪心不足,一手握住我的大肉棒的底部,一手用纤美的玉指夹住我的包皮向下一拉,我热腾腾的大龟头就露了出来。因为刚才射过精,又插过杨帆的小淫穴,我的龟头上有一股很强烈的腥臊味道,可是杨帆竟毫不介意,先是用舌尖轻轻的舔了我龟头,然后一口把我的肉棒吞下。

  我觉得自己的肉棒彷佛进入了一个妙不可言的柔软温湿所在,舒服得「啊」的一声大叫起来,身体禁不住颤抖,竟然有一种强烈的想射精的冲动。杨帆显然对我有了经验,看到我的反应,放慢了吞吐我大肉棒的速度,她眼睛向上一翻,嗔怪的给了我一个白眼,似乎在说:真没出息。

  我不得不强忍着想射精的感觉,眼睛不敢再看杨帆那吞吐着我阴茎的小嘴,那样的刺激太强烈,可是我扭头看到John的大舌头正在灵巧的舔动着杨帆那颗粉嫩的阴蒂,并且用两个指头伸入杨帆的淫穴不断的抠动,我想射精的冲动又一阵阵的袭来。

  这样的冲动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不得不先把鸡巴从杨帆的口中抽出,示意她先不要给我口交。杨帆很不满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身体向后靠着马桶的水箱,把腿叉得更开了,她一边享受着John熟练有力的舌头,一边用手指转着圈的揉动自己早已硬得挺立的乳头。

  就在这时,我短裤里的手机响了,我连忙提起裤子,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是学姐打给我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喂,是阿谦吗?」学姐说。

  「是啊,学姐,有什么事吗?」我说。

  「你在哪里?怎么吃个午饭吃了这么久?实验室里我还有一些事情要交待给你。」学姐说。

  「嗯……我和杨帆学姐在一起。」我一边说,一边扭头看了一眼杨帆,只见在John的手指和舌头的攻势下,她的雪白的肌肤泛起了红潮,娇躯不住的颤抖,喘息突然加剧,「啊……啊……啊……」伴随着一阵呻吟,她竟然高潮了,淫液汩汩的流出,粉嫩的肉屄不住的抽动,紧紧的吸着John粗壮的手指。

  「什么声音?你和杨帆在干什么?」显然学姐通过电话听到了杨帆这放荡的呻吟,她有些紧张的问我。

  听到学姐这么问,我只好暂时系好内裤和短袖衬衫,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对学姐说:「没干什么啊?」「那刚才是?你不会在和杨帆在……」学姐继续追问。

  我不得不走出了卫生间,关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杨帆真看着我奇怪的笑,而John则已经把她的玉腿分开,放在肩上,看样子要真刀真枪的干了。

  「没有,没有。」我说。

  「那我怎么听到杨帆的……那个的……声音。」学姐不放心。

  「她和别人在搞,不是我。」我实话实说。

  「什么!??那你在那儿干什么?」学姐有些愤怒了。

  「她……她说她让我学习一下……」我仍然实话实说。

  「别和她乱来,你给我回来!马上!」学姐的声音既关切又着急。

  「她开车带我来的,我回不去。」我说。

  「那你在外面等她!」学姐命令我。

  「好吧,那我等她。」我一边说一边挂断了电话。

  被学姐这么一搅和,我有些清醒了,刚才的场面确实让我觉得有些荒唐。我坐在饭店门口的沙发上,大约等了四十分钟都不见杨帆出来。望着后面通往卫生间的走廊,我忍不住想现在John到底在怎样干杨帆,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又腾起一阵兴奋,尽管刚才答应了学姐,但是还是忍不住想继续去「学习」一下。

  犹豫了许久,性欲还是战胜了理智,我又向卫生间走去,但是在快走进卫生间的时候,竟然听到杨帆的呼喊:「停下,不,不,停下。」我大吃一惊,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推开门,卫生间内的场景不禁让我大吃一惊:John已经脱得精光,他把衣服铺在地上,躺在地上,杨帆正骑在他的身上,看样子她的小穴正被John的大鸡巴占有,而卫生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一个矮胖的墨西哥裔中年男人,他的裤子已经脱掉,露出肥胖的长满黑毛的短腿和一根粗大丑陋的鸡巴,黑亮的龟头像一颗粗糙的山核桃。他把杨帆向前压倒,迫使杨帆把屁股翘起来,而他的丑陋的粗鸡巴正顶在杨帆浅色的菊花上,试图插入。

  杨帆在尽力的挣扎,可是John似乎和那个老墨是一夥的,他死死的抓住杨帆的胳膊,把杨帆拉在自己的身上,让杨帆动弹不得,同时他又不断的向上挺动腰部,一个粗大的肉棒在杨帆娇嫩的小穴里来回抽动。

  眼看那个老墨龟头的前端已经插入杨帆稚嫩的菊花,杨帆痛的更大声的娇呼起来:「你们这群王八蛋,放开我,快停下来。」可是那个老墨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努力的试图插入,并且把一只手伸到前面握住杨帆的乳房,用指头使劲儿的捏住杨帆的乳头,来回的揪扯,他的另一只手则抡圆了巴掌拍在杨帆的屁股上,「pia 」的一声,杨帆白嫩的臀肉上显出一个红色的五指手印来。

  杨帆徒劳的想挣脱,扭头间看到了呆立在门口的我,眼睛没了刚才的狐媚,而是噙着泪冲我喊:「阿谦,快救我。」我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只觉得一阵热血涌上头颅,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疾步走过去,一把拽开了那个肥胖的老墨,在他试图还击之前,一脚踹在他小腿胫骨上,疼的他摔倒在地上。

  然后我拉住杨帆,想把她拉起来,但是却被John死死拽住,我一时间也顾不得那么多,使了阴劲儿,用脚尖踢在John那紧绷的被杨帆淫水浸湿的阴囊上,疼的他「噢」的一声,扭动起来,我趁势抱起杨帆,在地上胡乱捡了她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抓了她的手提袋,匆匆忙忙的从卫生间里走出,穿过厅堂,直奔停车场,幸好那时是下午,饭店里没有人吃饭,空荡荡的;停车场也空无一人。

  我把她扔在后座上,用她的钥匙匆忙发动了汽车,她问我:「阿谦,你会开车吗?」「会开自动挡,但是没驾照。」我说。

  慌乱间似乎发现有人追出了饭店,我连忙倒车,换挡,急踩油门,风驰电掣的冲出停车场,开上大路,绝尘而去。

  我并不知道要开到什么地方,只是任意的转了几条路,防止他们追来,直到开到一片荒地中,确认了后面没有人跟来,才在路边停下了车,到后座看杨帆的情形怎样。

  精疲力尽的杨帆仍然赤露着全身,只在身上搭着几件衣服,我坐在她跟前,让她靠在我的腿上,我问她:「你没事儿吧?怎么弄成这样?你受伤了吗?要不要去医院?」杨帆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望着我真诚的目光,如梨花带雨般啜泣起来,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轻轻抚动着她凌乱汗湿的乌发,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可是她却突然搂住我的手臂,哭得更厉害了。我想帮她擦拭眼泪,但是却发现她几乎全身都沾满了腥腻的精液。

  我拿了车里的湿纸巾,一点一点的帮她擦拭,冰凉的湿纸巾抹过她的身体,刺激得她起了一身细小的鸡皮疙瘩。我这时才发现她右边的乳头已经红肿起来,肯定是刚才被刚才那个老墨捏的。

  我轻轻的擦动着她的发红乳头,问她:「痛么?」她点了点头。我爱怜的望着她,对她说:「唾沫能止痛。」说罢,就轻轻的用嘴含住了她这颗浅色玛瑙一样的乳头,并用舌头小心的蹭动它。我感觉到它在我的嘴里变硬了。

  「还痛么?」我吐出她粉嫩可爱的乳头问她。

  「不痛了……不过另外一边的那个还痛。」杨帆停止了啜泣,露出了笑容。

  我又俯下身,含住她另外一颗完好的乳头,因为它是完好的,所以我稍微用力的吮吸着它,并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这颗诱人的小樱桃。

  「啊……」杨帆的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

  我放开她的乳头,又问她:「还有哪里痛?」

  杨帆的脸上逐渐恢复了平时的光彩,浅笑着对我说:「哪里都痛。」于是我一边擦拭着她的身体,一边低头轻吻着她如羊脂玉一般洁白晶莹的皮肤,舔过她浅浅的肚脐。直到她泥泞不堪的阴部。我用湿纸巾擦拭了她的修剪整齐的阴毛,有些红肿充血的阴唇,还有那被捅开了的菊花。当我的手指碰到她浅嫩的菊花时,她的阴部竟然敏感的一收缩,涌出一股新鲜的淫水来。

  我马上用舌头把这蜜汁舔在嘴里,她一惊,对我说:「不要,脏,他们射在里面了。」他们?我心里暗想:难道那个老墨也内射过了?

  但是我仍然执意的舔动着她柔嫩的肉缝,对她说:「不脏,杨帆姐的身体是最清澈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用「清澈」这个词,但是我舔动和话语使得杨帆的爱液不断的涌出。我学着John的样子,轻轻拨开杨帆阴蒂的包皮,把那颗粉红如花萼一边稚嫩的阴核裸露出来,然后一口亲上去,用嘴唇含住了杨帆的阴蒂,她身体一阵抖动,嘴巴里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我的舌头不断的在她的阴蒂和肉缝上舔动,偶尔也会舔到她的菊花,我发现她的菊花似乎异常的敏感,每次碰到,她的身体都会抽搐,于是我用一只手轻轻的揉捏她的乳房,用另一只手蘸了她的淫液,在她的菊花四周缓缓的蹭动,而我的嘴巴仍然没有放过她那已经变硬的阴蒂。

  杨帆的身体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她的娇喘已经变成了连续的呻吟,我感觉的到她的乳房在我的爱抚下逐渐膨胀,她的淫水分泌的越来越多,我更加快速的吮吸轻咬她娇美的阴蒂,而手指也开始沾着她的爱液轻轻的插入她的菊花。

  杨帆的呻吟已经变成了浪叫,她的身体兴奋的扭动着。

  我感受到了暴风雨的气息,使劲的用舌头把她的阴蒂压在我的嘴唇上,手指也已经开始浅浅的抽插她的菊花,突然,她的身体紧绷,然后又急剧抽动起来,「啊……啊……」一阵呻吟,她抓起我握住她胸部的手咬在嘴里,小穴如泄洪的水闸,涌出了阵阵阴精,她高潮了。

  「阿谦,你学的真快……」杨帆躺在我的怀里,有气无力的说。

  我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汗津津的胴体,对她说:「你不是让我努力学习的吗?」「我想要你,现在就要。」杨帆粉面含春的看着我。

  「哦,那个我还没学会,我只看到John给你口交,然后就被清清学姐的电话叫出去了。没看到John是怎么干你的小穴的。」我故意说道。

  「讨厌死了!」杨帆握起她无力的粉拳捶打在我的身上,粉扑扑的脸颊羞成了红色,和她开始时的跋扈与骄傲判若两人呢。

  「我讨厌,还是清清学姐讨厌?」我故意问。

  「你们都讨厌。清清为什么把你叫出去。」杨帆一边问,一边还不甘心的隔着短裤揉搓我的阴茎。

  「她说不让我跟你学坏。」我如实回答。

  「哼,她就是假正经。在床上,她比谁都淫荡。」杨帆不满的说。

  「嗯?你怎么知道?」我有些好奇。

  「喂,怎么一提到清清,你就勃起了?」杨帆发现了我下身的变化。说着她报复的狠狠的抓了我的肉棒一下,痛得我「哎呦」的喊叫起来。

  杨帆大约是累了,抱着我的胳膊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我也不好继续追问学姐的事情,静静望着安睡的她,她的睫毛长长的,秀美的瓜子脸始终透露着诱惑,大小适中的乳房骄傲的挺立着,浅嫩的乳晕,小巧的乳头,这一切都散发着年轻女人的魅力。

  那天我没有和杨帆做爱,主要是担心她受不了,因为在我出去的那段时间,不知道她被那两个人操了多少次,唉,这么娇嫩柔美的躯体啊。

  ..............


警告:本站含有 [随便学习一下]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