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乱伦] 荒岛虐贱奴◆◆◆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人妻乱伦] 荒岛虐贱奴
我坐在破旧的沙发上,面前跪着一可人的姑娘。镜头拉近一点你可能会说,这那里是可人,简直是惊为天人。是啊,白皙的皮肤在昏黄的灯下那么刺眼,修长圆润的腿子曲跪着,不大却浑圆的屁股连着如柳的楚腰,压在可爱的小脚丫上,圆鼓鼓的奶子示威一般怒放在胸前,长长的黑发简单的挽在一侧。你又迫不及待要拉近镜头了吧。她嫩如葱白的细长双手揉搓着什么;她粉嫩如花的双唇亲吻着什么;满是妖媚眼神的大眼睛注视着什么,是了,一直巨大黝黑的肉棒,棒体突然膨大的龟头肿胀的像鸡蛋般大小。姑娘仿佛陶醉在这丑陋的棒下,让人想不到她刚过及笄。还要再拉近镜头?好吧,你最关心的地方。她两只峭立起来的小奶头上镶着子弹壳制成的乳环,无毛的胯间渗出了亮晶晶的汁液,映的小屁眼更加粉嫩,流过小豆豆后竟然一缕连着滴在地毯上的确没有断开。喂,痴了的看客,你没想到吧,她真的还不到十九岁。

  「主人,母狗要,主人……」声音甜美却妖娆。「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在她的臀儿上四散开来回荡在屋里。我已经站了起来,瞥了一眼她白嫩屁股上发红的掌印。「贱货,今天爷要肏你,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姑娘惶恐的抬起头「啊,娇奴错了,娇奴今天不是小母狗,娇奴受罚,爷,给奴儿……给奴儿装上双头宝贝吧」咬着牙说完的娇奴仿佛竟然有些颤抖了,这双头宝贝是什么?

  是了,听到这我竟然神游天外了……

  七年前,做成人用品生意的我因货轮翻船落海,趴在一只大箱子上竟然命大飘到这荒岛。箱子里是万般无用的情趣内衣和自慰用品。彷徨无助艰难困苦过后还是生存了下来,岛上林木茂盛还有条小溪使我能靠猎捕为生。最出乎我意料的是,山洞里竟然还有一座废弃的战时电台基地,洞口的石头上用红漆写着』大丘岛剿匪电台基地』,惊喜过后又是深深的失望,没有求救设备,电台发射器全部被撤退的国军破坏,只有一台发电机还勉强能工作,休息室里有床有炊具,聊胜有无。无聊的生活无奈的生存,幸好我还有爱好。曾经靠着自己发明的放电自慰器发了横财,做了老板。在这方面我的确天赋秉异,现在也算是重操旧业。上面说到的双头宝贝是我的得意之作。用直径5厘米的软木条折成u形,两端装入大木箱里自慰器上拆下来偏心电机和放电装置,外面蒙上一种蛇皮。(这蛇皮着实古怪,晾干后表面竟然滑而不硬,而且突出一些不规则的园疙瘩,仿佛入了珠的鸡巴)就在我重新沉迷于发明创造之时、也就是两年之前,老天给我送来了礼物:

  被海水冲到岸边的姑娘沈萝娇。看着她娇小可爱的样子,久未粘腥的我兽欲重燃,用各件得意之作将她调教为乖巧可爱的小女奴。三毛曾说:「人生的聚散本来在乎一念之间,死只是进入另一层次的生命,聚散无常也是自然的现象,实在不需太过悲伤。」这实在是放屁,还是活着好啊,哈哈哈哈哈,死了我不得悲伤坏了。

  「爷,你怎么啦」光着屁股的娇奴撅着小嘴,竟是有些不满的神态,这小骚货又有些放肆了。「啪」又是一声脆响,「啊,爷,奴奴疼」这些却是扇的挺翘的奶子。「小贱货,敢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恶狠狠的等着她「啪、啪、啪、啪……」美妙的声音回荡在休息室里,萝娇的一对奶子随着我的手掌摇曳起来,像舞动的精灵。「爷!啊!爷……奴家知错了,奴家的贱奶子快要被抽爆了…爷…饶命啊!」萝娇甜甜的声音分明是在鼓励我啊,这小骚货叫的凄厉,却分明享受的很,腿上水光一片。

  「自己去拿双头宝贝,自己放进去」萝娇刚要起身,我一巴掌扇她脸上「贱货,忘了怎么走路了?」「啊,对不起,爷,请看贱狗爬的好不好看」说着,萝娇扭着小屁股爬向桌子,淫水在暗黄的灯下竟然如金线一般均匀的流淌在地毯上。

  「主人,请看小母狗怎么用双头宝贝惩罚自己。」说着,萝娇慢慢转过身子,却未转头仍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然后慢慢俯下身子一手拿着双头宝贝,一手分开臀瓣。一轮美丽的菊花在我面前绽放开来,同时绽放的还有淫水横流的小骚屄,紧接着萝娇拿起双头宝贝,竟然将大的一头插进了屁眼,小的一头插进了小骚屄,这丫头。「主人,小母狗的小屁眼太贱了,它想要吃大的呢。」可爱的表情从来掩盖不住女人淫贱的内心。

  「主人,通电吧,求你了,双头宝贝想肏我了呢,主人,么啊!么么」这小贱货竟然开始舔我的脚趾头。我按开变压器(破损电台上拆的)上的开关。「啊,主人,爷,大鸡巴主人……开小一点……这样会……会肏死贱母狗的,噢,汪汪汪…主人,双头肏……肏狗太厉害了……狗狗受不了啊,汪……汪」我调小了电压,小母狗凑了上来想吃我的鸡巴,却只是鼻子一抽一抽的闻着,不敢真的吃,她还是怕我的。「好闻吗,小婊子」我注视着这淫贱的丫头「嗯,主人的大鸡巴最香了,骚香骚香的,小婊子…最喜欢闻了,啊!啊…主人别调电压…汪…汪,主人饶命,肏死了贱逼就没人闻…闻主人的香臭屌了…喔!」我听着这小丫头的淫话,若非亲手调教,真是难以置信她还没十九岁。「那我想赏你点喝的怎样」我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她的一对小奶头塞进弹壳里,那不是什么乳环,是真的弹壳而已,但是她娇小的乳头竟然把弹壳撑起来了。「好啊好啊…汪汪…小母狗要和主人的圣水…主人的圣水最甜了…」「贱狗,那是尿,想让我得糖尿病么,还最甜了。」「主人,就是甜嘛,就是甜,主人赐给的东西都是甜的,淌到小母狗的心里都是甜的」这小丫头竟然撒起娇来。

  「哗啦啦啦啦」没有任何征兆的我向她脸上尿了,她反应也够快,立刻张开了嘴,全都咽了下去,喝完还不忘舔流到身上地上的那部分。就在她低头舔的同时,我突然将电压开到最大,同时打开了放电开关。「啊…肏死了…噢…汪汪,小母狗被…被电肏死了…小母狗开花了…屁眼和贱逼都…开花了…烂了…肏烂了,唔,要来了,奴奴要来了,日我啊肏我啊插我啊,电,电把我肏了…唔,哦」萝娇一边淫叫着,一边瘫倒在地,我关电拔出了双头宝贝,放在她嘴边,鸡巴已经硬的发颤,她累了,只是伸出舌头舔着双头宝贝上突起的疙瘩,样子与狗无异。

  「起来,我要用我的宝贝肏你」我语气冷冷的,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精神起来「主人,我要你和爆头哥一起操我。好不好嘛,让爆头哥爆烂我的贱屁眼,你操烂我的贱骚屄,好不好嘛主人」爆头哥是我用子弹壳中的火药发明的一种自慰器,触发装置连同少量火药装在弹性韧性极好的跳蛋形特制密封兽皮中,触发是火药爆炸却只是膨胀一下不会真的爆开,但是会发热以及突然膨大会产生很大的刺激,小萝娇最爱最怕的就是它了。「主人,主人,你最好了,你和爆头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双头宝贝是第三好。」看我拿出爆头哥,小妮子开心起来。连忙用双手掰开屁股蛋,几乎将小逼和屁眼拉平。「来吧主人,先让爆头哥进去!」我拿着爆头哥沾了点黏黏滑滑的淫水,塞进了这贱货的肛门。然后挺起早已肿胀的大鸡巴慢慢的磨着小萝娇的阴唇、淫豆。「唔…爷,进了嘛,外面冷,别冻坏了宝贝,进了暖和一下嘛,爆头哥都进去隔壁了,你也来嘛,…啊啊…坏…主人,每次都那么突然,一下,一下插到底…哦…肏我」对付婊子,就得大开大合,尤其是这种年龄不大的小婊子。每次我都将鸡巴快拉出骚屄,然后猛地肏到底,再拉出来,龟头卡在屄口的时候,屄口的皮肤仿佛被撑成了透明一边鲜嫩红润。「啊…肏…贱逼最欠操…我是小婊子…肏婊子屄屄!捣碎小贱货的…肏坏小骚货…汪…汪…又把人家肏成母狗啦…哦……」这样干了十几分钟,小萝娇已经承受不住,漂亮的眼睛越发迷离,每每回头看我都带着不堪鞭挞的可怜样,我可不会同情她,突然运起手掌,一边肏一边扇打她的屁股。「主人,打死我吧,我的屁股太淫荡,我…我是坏屁股婊子…打坏它,打烂它,啊…哦!」我翻过她的身子,要做最后的冲刺,她已经意识到了,「主人,别忘了爆头哥,你们一起让我高潮,来吧。」小丫头满脸的大义凛然,仿佛抗战时的英烈一般,严肃的表情差点没逗笑我。「唔…小婊子,你这么淫贱呐,今天爷让你爽透了,贱货、婊子、骚屄、母狗、骚屁眼娇奴!」「啊…」我猛地刺进去,拔出来,快速的往复着,仿佛上了发条的机器,一通猛操。小萝娇流光溢彩的眼睛又一次迷离起来,「我要来了,爸爸,我要来了,我是…最骚的最贱的…母狗…啊…爸爸…我要死了…被爸爸」从未听过她这样叫我,鸡巴竟然要忍不住了,我伸出一只手掌准备触发爆头哥,一只手掌噼里啪啦的开始扇打这贱货的奶子。「噗」的一声闷响,我感受到她的阴道突然收缩了一下,然后不可遏制般猛烈收缩起来,我的鸡巴胀到了极点。「啊,我要射了,贱女儿,婊子女儿。」「被爸爸…肏死了,女儿,死了,唔…飞了…」「叮、叮」奶头上的弹壳落地。爆头哥火药爆开。

  精液如子弹一样进入子宫。

  我趴在她身上。「爸爸,你真的是我的爸爸!」「嘘…」我还在享受那片刻的宁静。「爸爸、灯绳上的戒指,妈妈也有一个,我刚刚才看到,妈妈说那是独一无二的。妈妈叫姬雨红。她说你死了,说……」我猛地起身,不可思议望着这个婊子,不,我的亲女儿,却说不出什么。

  【完】

??????7140字节


警告:本站含有 [[人妻乱伦] 荒岛虐贱奴]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