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姐姐还是做妹妹?◆◆◆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做姐姐还是做妹妹?
取得地契和相关证件后,爽快的将银两交付给对方,原来要付最少八万两,现在手边确有多的钱可以用,这一阵子寒枫叔都在旁协助我们,所以手边力量增强很多。

  将仓库买到后,接下来的事就比较棘手,唐王八与美人如何解决,美人寒枫叔带在身边,唐王八还丢在仓库那儿,此时来到仓库,小杜将唐王八二只手绑从仓库大梁绕了一根绳子,高高将唐王八吊起。

  由于唐王八体重落在手上让他痛的不时呻吟着,仔细一看,他的脸已经被蚊子咬的像猪头一般,配上他肥大的身躯,真像一头大猪。

  由于他的介入,使得我们动用了枪枝,这是开始没有想到的,所以小杜将他吊起,除了要防范他逃跑,也要从他身上套出消息,一开始唐王八嘴巴很紧,当着大家的面说:「我不怕你们,等老子的人来了要你们好看。」

  嘴巴相当硬,但是等到小杜的鞭子招呼到他身上时,情形稍有改观,他吐出这次是杜老怂恿他出面淌这次的浑水,而他干这种事如家常便饭一样。

  听到这儿寒枫叔带了美人过来,美人由于不再受到唐王八的控制,展现出不同的韵味,她精明看出我是领导大家的人,一过来这儿就和我抱个满怀,嘴巴亲吻了我的脸颊说:「大少爷,我叫李仪馨,今年23岁,三年前因为英华钱庄来讨债,不但将我家田地霸占了,还将我……我……抓到唐王八的酒楼………说是用我抵债……呜……呜……」

  还没说完就哭了起来了。

  我说:「仪馨我帮你报仇,但是你可不可以先整一整唐王八。」

  其实我是想让唐王八先兴奋一下,仪馨笑一笑,就到唐王八旁边挑逗的做起动作,没想到衣服半遮半掩的撩人淫姿,比脱光了还引人暇思……

  不知道是挑逗谁,只见大家裤子都搭起了大帐篷,怪怪不得了,唐王八阳具就这么硬起来了,大概居高临下,可以将仪馨的美乳看个精光。

  「啊……」

  惨痛的叫声让仪馨停止她的动作,原来小杜拿了一根有三公分粗的长木棍,一棍朝唐王八龟头砸去。

  可想而知,唐王八竟然昏过去,下身流出血,老二处糊成一团,将仪馨带到隔壁小间屋子,让小杜他们问个清楚,主要要掌握杜老二的行踪。

  在隔壁和仪馨聊天,大约稍为了解到整个酒楼是呈什么样的经营方式,仪馨大概刚才在自个身上摸的出火了,现在衣衫不整的粘在我身上,两颗樱桃般的乳头已经有一颗跳了出来,正在磨擦我的胸部。

  裙腰勾松开了里面是一件西式的丝绸内裤,内裤边有几根乌黑的阴毛露出,三角阴户与内裤紧贴,使得整个屄的形状被拓印出来,裤上凹陷处有水滓一片。

  我老二从昨日去酒楼回来都还没有消火,现在身边活生生的国色天香在旁,阳具早硬的像钢条一样正不知所措时,仪馨将嘴儿亲来,两个人就亲起来了。

  仪馨不愧是唐王八的大将,从刚才仪馨所说,唐王八有三个王牌是不接客,她是其中之一,且她是唐王八自己最主要的禁脔。

  但是她还是有被唐王八拿去招待重要的客人,至于是什么客人,她不愿再提往事……

  她的舌尖非常轻巧的顶开我的牙齿,轻轻的舔我的舌根转来与舌尖相缠,将舌头缠住后拉到她嘴里后,她把我舌尖吸住。

  舌上快感让我忘记隔壁还有人,忘记身在何处,仪馨带我的手去摸她的美乳右手才抓住,自己的大阳具突然一紧也被一只嫩手握住,并且就前后开始搓动。

  她沿着我的嘴亲到我的脖子,不时像蛇一般吐出舌尖轻触我的皮肤,又来到我的奶子边吸起我的奶子,稍痒的滋味让我不禁呻吟。

  「好爽……啊……好痒……嘻……哈……」

  右手已将她奶子捏出一条条红红手指印,乳头从两指之间窜出。

  微黑的樱桃比刚才更硬,她吸着我的乳儿,一只手把我裤子脱掉,大阳具已经完全臣服于她,她一会握住龟头处并用食指轻刮马眼处,一会迅速抽送整只阳具,一会将她大腿根处抚慰着龟头。

  我被刺激的快感直线上升,呼吸急遽起来,但是多年练拳搭配着吸气吐纳自然的就将要泄的快意压制下来。

  但是爽的不知所云得时候,我已将手伸入她的丝绸内裤内,先摸到光滑平坦的小腹,接着遇到了一群柔软又有弹性的阴毛。

  阴毛下缘已经湿淋淋的,接着摸到了迷人洞,手儿就离不开这儿,沿着洞口划着圆圈揉了起来……

  手也湿了,中指轻轻抵住花瓣,微深入食指与无名指将花瓣撑开中指找到以凸出的小阴核,左右的揉起小肉球。

  「啊……啊……要死了……好人……不……不要……会泄的!」

  听到她这么说,将中指慢慢插入,且抽插起来,没想到仪馨忍住舒爽滋味,将我手抓住,过来吻我说:

  「好……哥哥我来伺候你,你是我主动伺候的人,等一会哥哥大鸡巴插我的时候,奴要和哥哥一起泄。」

  然后将龟头含到嘴中,我挺腰抽插她的美嘴,一阵子过后,我坐椅子,仪馨将腿分的很开,整个屄在我眼前,是个很美的屄,屄外虽不是鲜红色,但是微开呈现一个小洞的花瓣内,肉蕊一层一层,肉蕊与肉蕊间充满了蜜汁。

  她跨坐上来,将鸡巴抓在手里,大龟头对准阴唇,来回磨擦两片阴肉,龟头一下就全湿了,她也呻吟着:

  「好哥哥……这样……可以……清楚的看到……你的大鸡巴……肏……肏我的小咪咪……啊……啊……噗吱……」

  听到她的淫话,我忍不住将腰往上挺,大阳具一寸寸在我两眼里消失,取代得是一层层肉包裹着的滋味。

  「啊……啊……哥哥……好人……不准动……今天……是我干你……我干死你……」仪馨边说速度加快的上下肏干。

  「噗吱……啊……好美……抵到了……喔……哥哥……用力……」

  「啊……要死了……从没这么爽……肏我……啊啊……啊……要来了……肏破……肏烂都没关系……又顶到了……噗吱……噗吱……」

  「啊……干你……肏小穴……真美……」

  鸡巴被肉缩紧,龟头被热液浇到,我大叫:「好棒……好爽……好屄……夹紧我!」

  「啊……啊……泄……泄死我……还要……」

  她夹紧我后,我把她抱起来手拖住屁股,就一边走一边肏着花房,随着步伐玉茎抽插着,嫩肉被大龟头的肉陵带进又带出,真是美极了,同时还带出蜜汁。

  抽送约十分钟,将她放在桌子上,将脚叫仪馨自个抓着,下面未曾分开,却插的更深,仪馨叫的失魂。

  「啊……啊……肏死我……我死了……从不知……打炮……这么……ㄚ……

  喔……爽……如果是……哥哥……肏死……没关系……」

  抽送的我每下都扎实的撞到花心。

  「好妹子……好小穴……夹紧……我……要来了……啊!」

  原来仪馨先丢,龟头再被烫,一抖千万的子孙打入在她花心内。

  两人没分开抱着,大鸡巴泡着泡着就硬起来了,仪馨和我亲着嘴,我吸她的香津,她说:「我的大鸡巴哥哥,来干我的后面……」

  我还没有会过意来,她将大阳具退出,人趴在桌上屁股翘起来,看到她雪白的屁股鸡巴硬的一瞻一瞻的抖动着,她小手从下方伸来握住阳具。

  将龟头顶住小菊花蕾,慢慢就插进去,肠壁紧紧夹住鸡巴,窄紧的感觉,不输替处女破瓜的感觉。

  由于阳具还很湿润,慢慢可以抽插起来。

  「啊……啊……喔……我……这儿……没……几个人……用过……我处子…

  没法……给你……只有用全身所有的……给你……啊……痛……爽……」

  也不知仪馨是痛还是爽,我则是加大力气干她。

  「啊……好……会痒……会痒……」

  她开始往后顶屁股重重撞击的肉声。

  「趴吱……趴吱……」听的很清楚,龟头有涨大的感觉,将鸡巴拔出,花瓣正好在下方,龟头往下撑开了阴唇,一下插到底。

  「好……美……要升天了……肏……肏……的美死了……用力……用力捏我的奶……」

  原来我还双手去摸前下方晃动的大奶。

  用力抽送百余下,用力顶紧花心,一股股热液射入花心,烫的仪馨也泄出淫液。

  我用大衣包好仪馨,小猴过来告诉我,唐王八什么都说出来了。

  其实唐王八幕后还有杜老二在作怪,他们利用唐王八弄钱,然后再到英华钱庄洗钱。

  原来刚才将唐王八用水泼醒后,寒枫叔用盐巴,洒在他伤口上,还说江家什么不多,就是盐最多。

  唐王八一下子把来龙去脉交代的一清二楚。

  我想了一下,和阿猴说:「叫唐王八将旗下所有产业过给我们。」然后跟仪馨说:「好姐姐,想不想帮助酒楼的受害者?」

  仪馨眼睛发亮说:「好,可是人家以后只做你的小穴儿妹妹,不做姐姐!」

  然后重重的亲着我……



警告:本站含有 [做姐姐还是做妹妹?]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