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乱缠母◆◆◆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惑乱缠母
我看见伏压在身下春梦中的妈妈,和自己赤裸裸的缠绵地互拥在一起。想起
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妈妈柔肌滑肤的胴体,一丝
不挂的压在身下,紧小的蜜穴仍噙含住自己软缩如绵的宝贝,我真不敢相信我梦
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

  我星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妈妈,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艳红迷人,且
仍然隐现的春意宛如海棠春睡,并且妈妈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娇颜
梨涡浅现莞尔一笑。这笑容再加上妈妈妩媚撩人的玉靥,实是令人心旌摇荡,难
以自持。

  我欲火腾升,情欲勃发。我那在妈妈销魂肉洞中休息了一夜的宝贝,又恢复
了勃勃生机,一下就硬梆梆地将妈妈犹湿润温暖的花道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
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

  我立刻急不可待地抽插起来,被我插醒的妈妈,睁开睡眼迷朦的美眸娇媚地
一看我,柔声道:「宝贝,弄了一夜还没够啊。」

  我边抽插边道:「弄一夜怎么够,就是弄一辈子我也不够。」

  妈妈芳心甜甜的,她俏脸微红,娇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尽情地弄吧。」

  俩人休息了一夜,现在是精力充沛,干劲十足。

  我是奋力挥舞着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在妈妈温暖柔软的肉穴中恣意地
横冲直撞。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销魂快感,自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
生,波涛汹涌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涌遍浑身。

  妈妈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微张,
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扭着粉臀玉腰,纵体承欢。

  我俊面涨红,微微气喘地更为用力地狂抽猛插着。

  两人下体阴阳交合处,妈妈肥美嫩红的大阴唇,及肉穴口绯红柔嫩的小阴唇,
被宝贝抽插得一下张开一下闭合,恍如两扇红门翕张不已,而透明的爱液好像蜗
牛吐沫,自肉穴中连绵不断滴滴直下。

  两人如胶似漆,曲尽绸缪地不知鏖战了多久。妈妈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
一挺,白腻浑圆的肥臀急摇,红唇大张「啊」地浪叫一声,一股滚烫的阴精自肉
穴深处涌出,她畅快地达到了高潮。

  我龟头在这阴精的冲击下,腰背一酸,心头一痒,阳精直射而出。

  泄了身的两人微微气喘地缠抱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妈妈看见外面太阳已
经老高,立刻道:「宝贝,快起来,太阳都老高了。」

  我道:「不,我才不起来,瑶儿。」

  妈妈一愣,道:「瑶儿?」

  我抱住她道:「对,妈妈叫唐梦瑶,就是我的瑶儿,我的老婆。」

  妈妈心中一甜,感到一阵窝心,娇羞的道:「好,妈妈依你。快点起来。」

  我嘟起嘴道:「我不是说过不起床的嘛!」

  妈妈道:「你怎么不起来?」

  我初尝这人间美妙无比的肉味,食髓知味,淫兴丝毫不减。我的手仍然握着
妈妈酥胸上,那一对肥大白嫩的肉球道:「瑶儿,我们今天不下床了,一天都呆
在床上好吗?」

  妈妈水雾迷朦的杏眼关切地看着道:「宝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床上休息,
都怪我不好。」

  我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说到这我手伸到妈妈那诱人的桃花源地,
轻轻地爱抚,俊脸邪笑望着妈妈。

  妈妈隐隐知道我的用意,她娇躯扭了扭,粉面微红道:「又乱摸,不下床,
干什么?」

  我笑道:「我们在床上行鱼水之欢呀。」

  妈妈想到要在床上交欢一整天,不由春心一荡,白腻的玉颊泛起红潮,剪水
双眸娇羞地一看我道:「那怎么行,如果你姐姐回来怎么办?再说你明天还要去
学校领暑假作业,要放暑假了呀。」

  我道:「就是明天要去学校,才要好好把握今天,姐姐难得回来一次。瑶儿,
这就是我们的爱巢。」

  妈妈柔声道:「好,好,我答应你。」就在此时我腹中传来饥饿的「咕咕」

  的叫声,妈妈爱怜的道:「宝贝,是不是饿了。」

  妈妈道:「啊,宝贝,快起来,我去煮饭给你吃。」

  我道:「不,我不吃饭。」

  「那你要吃什么?」

  我微笑道:「我要吃奶。」一口噙含住妈妈珠圆粉红的乳头吸吮起来。

  妈妈道:「傻孩子,我现在这哪有奶给你吃啊,乖,宝贝让我去做饭。」妈
妈软言温语劝导好一会儿,我仍是我行我素吸吮着妈妈的乳珠,就是不依。

  妈妈想了想,俏脸微微羞红,轻柔地道:「宝贝你不是说要呆在床上一天吗,
若不吃饭,等一下哪来的力气……」说到这,出于羞怯令她难以继言。

  我最喜欢看妈妈娇羞醉人的神态,故意问道:「等一下哪来的力气做什么,
瑶儿你怎么不说了。」

  妈妈娇腻地道:「你知道还问我。」

  我道:「我就是不知道才问吗,你说呀。」

  妈妈又轻又快地道:「你不吃饭,哪有力气来插瑶儿,满意了吧,小坏家伙。」

  妈妈明眸娇媚地白了一眼我,白腻光滑的芙蓉嫩颊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
娇艳如花。

  我星目陶醉地凝视着妈妈,衷心地赞叹道:「我的好老婆,你真美。」

  妈妈芳心十分甜蜜,她轻轻一笑道:「宝贝,这下该让我起来了吧。」

  我道:「瑶儿,你要快点。」

  「嗯。」妈妈秀腿一着地,刚站起,下体忽传来一阵火辣辣的裂疼。她黛眉
一蹙,「哎哟」娇嘀一声,娇躯又坐到了床上。

  我紧张地问道:「瑶儿,你怎么了。」

  妈妈娇容微红道:「没什么,可能是太久没弄了,有点疼。」

  「那我去给你弄早餐吧。」

  「不,还是我去,你等一下就好了。」妈妈低头一看下体,只见下体黑长茂
密的芳草湿淋淋的胡乱散贴在肉阜上,肥厚嫩红的大阴唇大大的向两边翻出,嫣
红细薄的小阴唇犹微微张开着,现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圆孔。

  她暗惊道:「怎会这样,就是当年破瓜也没有这样啊。」她细细一想道:
「是啊,自己从未被儿子这么大的宝贝插过,又从未弄过如此久,从昨夜到现在
共弄了四次,也难怪会弄成这样。」她坐了一会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起身穿衣
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端回来了一碗汤圆道:「宝贝,是汤圆,快来吃。」

  我道:「我不想吃了。」

  妈妈道:「说好了的,怎么又不吃了,来,乖宝贝,要不我喂你。」

  我道:「你喂我,好,我吃。」

  妈妈端着汤圆背靠着床头坐在床上,我头压着妈妈温暖柔软的大腿,让妈妈
喂我吃。

  妈妈用调羹弄起汤圆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然后尝试了下不烫了,才喂给我
吃。我吃了粒后,妈妈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给我吃,我道:「瑶儿,你吃吧。」

  妈妈道:「我不饿,你吃了我再吃。」

  我道:「不吗,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妈妈又是无奈又是心喜地道:「好,我吃。」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俩
情融洽地吃完了三碗汤圆。

  吃了汤圆,我就欲翻身而上,妈妈阻止道:「宝贝,现在不行。」

  我道:「为什么?」

  妈妈道:「刚吃了饭就弄,会有伤身体的。」我只得做罢。

  过了一会儿,我等不急地道:「瑶儿,可以了吧。」

  妈妈道:「才过了一会,还不行。」

  我道:「那还要多久?」

  妈妈道:「至少还要半个小时。」

  「啊,还要半个小时。」我噘起嘴道:「这么久。」

  妈妈捧起我的脸,嫣红温软的香唇在我嘴唇上极其缠绵地一吻,她粉颊微微
酡红,美眸情意绵绵地望着我道:「宝贝,不要急,到时瑶儿随你怎么弄都行。」

  这一吻吻去了我心中的怨气,我道:「那我先玩玩你的乳房总可以吧。」

  妈妈娇声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不弄我这,就要弄上面,一点都不放过人
家。」

  我笑道:「谁叫瑶儿你长得这么美。」

  我解开妈妈纯白的睡衣,硕大浑圆的双峰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的酥胸上,
丰硕圆润的豪乳温软滑腻胜似上等的美玉,真是爱死这对36E的肉球了。
  我一口饥饿地将雪白温软的玉乳含了个满口,然后我含住乳房嫩滑的柔肌,
边吸吮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葡萄大小的乳珠,我遂噙含住乳头如饥似渴地吸
吮起来,不时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乳晕,我的手也没歇着,在另
一个豪乳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妈妈被我弄得心旌摇荡,乳房麻痒不已,呼吸不平。我愈弄淫兴愈增,我将
舌头抵压住乳头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乳珠轻轻地磨咬几下。

  我揉按另一个豪乳的手在更为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乳头揉擦着。

  我吸吮舔舐揉擦下,妈妈珠圆小巧的乳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

  我遂又换一个乳珠吸吮舔舐。弄得妈妈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
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内心深处的情欲被激起。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床上
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宝贝别吸了……我好痒…
…」

  血气正旺的我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妈妈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我欲
火高涨,宝贝忽地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妈妈柔软温热的玉腹上,我激动地
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妈妈本已是春心大动,骚痒附体了,现再被我灼热
硬实的宝贝一个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
洞穴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骚痒。

  她那本就很是坚挺丰盈的豪乳,在经过我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
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乳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
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妈妈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宝贝,
求求你别吸了,好孩子,我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异痒附体的娇躯在
榻上蠕动得更为厉害。

  吸吮舔舐嫩乳的我此刻也是欲火攻心,忍不住了。我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
宝贝,对准妈妈春潮泛滥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直插入穴。妈妈只觉这一插,
肉穴中的骚痒顿无,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头。妈妈爽得雪白细腻的酥胸一挺,
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啊」地愉悦地娇吟一声。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我,将粗壮的宝贝在妈妈湿润温暖的销魂肉洞中抽插不已。

  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感冲击下,妈妈埋藏在脑海中沉没已久的经验全部苏
醒过来。她微微娇喘着,挺起丰润白腻的肥臀来配合我的抽插。可能是太久没弄
了的缘故,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我宝贝向下插入时,她粉
臀却下沉,肉穴又未对准我的宝贝。

  我抽出时,她玉臀一阵乱摇。如此弄得我的宝贝不时插了个空,不是插在妈
妈的小腹上,就是插在妈妈大腿根部的股沟上或肉阜上,有时还从美妙的肉穴中
滑了出来。我急了,双手按住妈妈滑腻富有弹性的粉臀道:「瑶儿,你别动。」

  妈妈道:「宝贝,你等一下就知道我动的好处了。」她纤纤玉手拔开我的手,
继续挺动着丰臀。

  在又经过数次失败后,妈妈配合得较为成功了。我宝贝向下一插,她就适时
地翘起丰满圆润的玉臀对准宝贝迎合上去,让我的宝贝插了个结结实实。宝贝抽
出时,她美臀向后一退,使嫩穴四壁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龟头。

  如此我只觉省力不少,下体不要像以前那样压下去,就能将宝贝插入到妈妈
蜜穴的深处,并且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感倍增,一阵阵无法
言喻的快感直涌心头。我欢愉地道:「瑶儿……你……你动得……真好……真爽
……啊……」

  妈妈何尝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唇边含笑道:
「宝贝,瑶儿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我屁股在上面一高一底地动着,妈妈挺翘白腻的肥臀,上下频频起伏全力迎
合我的抽插。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终于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快感席卷
下,这两人又畅快地泄身了。我想起妈妈方才疼痛之事,不由心存疑问地道:
「瑶儿,刚才我插入时,你怎么还会疼?」

  妈妈闻言白皙的娇颜霞烧,娇声道:「你这孩子哪来这么多的问题。」

  我笑道:「你不是有什么不懂就问你吗。」

  妈妈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要弄懂。」

  我道:「好瑶儿,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乱动了。」我挺起仍是坚硬似
铁、插在妈妈销魂肉洞中的宝贝,就欲动起来。

  妈妈忙道:「你别动,我告诉你。」我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妈妈。

  妈妈含水双眸一看我,娇声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妈妈嫩滑皓白的玉颊羞红,心儿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宝贝又粗又壮,
我的花道本来就紧,从未被你这么大的宝贝插过,又这么久没弄了,你突然猛插
进来瑶儿自然是有些疼。」

  我一听,兴奋的道:「那瑶儿是不是不喜欢我的宝贝?」

  妈妈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我,道:「傻孩子,瑶儿怎么会不喜欢。

  要知道瑶儿虽然有些疼,但是瑶儿获得的快感是远胜于这疼的。有哪个女人
不喜欢被大号的宝贝插呢?想不到宝贝居然有这么大的本钱,我好高兴。「这番
话妈妈说的是极轻极快。

  道完此言,妈妈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
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我。我见妈妈夸奖自
己的宝贝,心中是无比的欣喜。我见妈妈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
起,我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妈妈樱桃小嘴边问道:「好瑶儿,你说什
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妈妈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我求道:「好瑶儿,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妈妈无可奈何,
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妈妈说完后,美眸瞥见我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顿时,她娇劲
大发,粉拳捶打着我娇嗔道:「宝贝,你好坏,又骗我………」此时此刻的妈妈
哪里还像是我的唐姨,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我笑道:「我怎么又骗你了。」

  妈妈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唇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我笑道:「那就罚我让瑶儿再尝尝我的大宝贝。」我挺起宝贝又开始了抽插。

  这已是陷入乱伦情欲中的两人的第五次,这次妈妈迎合得比上次更为默契,
没有一次让我插空和让我的宝贝从肉穴中滑出。两人的快感从未间断过,销魂蚀
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我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
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我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宝贝,在妈妈的销魂肉
洞中大起大落地狂抽猛插。

  我插时宝贝直插到妈妈嫩穴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宝贝直抽到仅有小半截龟
头在肉穴中才插入,而在经过这么多次我也变得较为娴熟了,抽出时宝贝再没有
滑出蜜穴,在刚好仅有小半截龟头在肉穴中时,我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嫩穴深处
一插。如此一来,妙处多多。一来不会因为宝贝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快感也不
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肉穴四壁的娇嫩敏感的阴肉,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
到了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妈妈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
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淫声浪语,
不绝于耳:「宝贝……啊……喔……哦……你……你插得我……好爽……宝贝…

  …用力……「

  妈妈玉臀在下面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挺动,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
愈加张开,以方便我大宝贝的深入,她桃源洞穴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
而流。

  我眼见妈妈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
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情欲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我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
在妈妈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销魂肉洞中,肆无忌惮地疯狂抽插不已。

  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更为有力的刮磨着妈妈娇嫩敏感的蜜穴四壁,
而蜜穴四壁的嫩肉,也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大龟头,翕然畅美的快感自也更
为强烈了。两人高潮迭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两人的心中和头脑中油
然而生。

  两人全身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挺动着屁股去迎合对方。

  妈妈红润的玉靥及高耸饱满的玉乳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
上抽插的我更是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然而,纵是如此两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
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冲击下,两人这才双双泄泄身,两个人都魂游太虚去了,
这是两人弄得最久的一次。此刻已是傍晚了,两人精疲力尽地瘫软在床上,四肢
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好半天俩男女才缓过气来。

  妈妈感觉浑身骨头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丝毫力气,从来没有
这样疲倦过。妈妈看见我额头满是汗珠,黑发湿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尽全力
举起乏力的素手,揩去我额头的汗珠,杏眼柔情无限,无比怜爱地注视着我,温
柔地道:「宝贝,以后不要再用这么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我懒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这么爽。」

  妈妈慈蔼地一笑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两人互拥着小憩了一会儿,妈妈
感觉粉臀、大腿里侧及阴部,被淫液浸润得湿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适。她遂道:
「宝贝,起来。」

  我道:「起来,干什么?」

  妈妈桃腮微红道:「我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个澡。」说完就向浴室走去。

  我休息的时候,妈妈进了浴室清洗。

  当妈妈从浴室出来,到卧室一看自己和我疯狂在上面干了一天一夜的洁净雪
白的床单此刻是狼籍不堪,一片凌乱,到处是一滩滩混合着淫水和阳精的液体,
并且床单上还散落着数根黑长微卷的芳草。

  妈妈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娇颜飞红,芳心轻跳。

  这时,我看见妈妈洁白如玉的娇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润迷人,容光明
艳。她婀娜多姿的身姿上下柔肌滑肤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欺霜赛雪凝脂般滑腻的
酥胸上,傲挺的一对豪乳结实饱满洁白,挺翘在乳房顶上的乳珠如红玛瑙般鲜红
诱人,玉腰纤细,粉臀圆润肥硕而丰挺,一双玉腿匀称而修长,她两只大腿之间
毫无一点空隙,紧紧的合并在一起。

  平滑如玉且无一分赘肉的小腹下,是那令人心荡神驰的神秘的三角地区。此
刻,覆盖着隆起如丘般丰满的阴阜郁郁葱葱、漆黑的芳草湿淋淋的散贴在阴阜四
边,肥厚嫩红的大阴唇犹半张开着,平时隐藏在大阴唇下红腻细薄的小阴唇及珠
圆殷红的阴核皆一一可见。

  妈妈见我的星目色迷迷地上下看着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
纤纤玉手一伸遮掩住芳草萋萋之地,难为情地娇羞道:「宝贝,不许你这样看我。」

  我虽然已和妈妈赤裸裸的翻云覆雨多次,但是从未及这样细看欣赏。此刻,
看来只令我心猿意马,欲念萌发,胯间的宝贝渐渐地充血胀硬,片刻就金枪高举
雄纠纠的竖立起来,挺翘在胯下。我翻身而起,挺起昂首挺胸的宝贝笑道:「我
不但要看,还要插。」

  妈妈媚眼看见那怒张赤红的宝贝,春心荡漾,淫兴也起。但她却道:「宝贝,
现在不行。」

  我道:「我不管。」我抱着妈妈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就向床而去,我烫
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宝贝一挺一挺地,顶撞着妈妈平坦光滑的玉腹、滑腻白嫩的大
腿和肥腻多肉敏感的阴阜。

  弄得妈妈芳心如秋千般摇荡,欲火攻心,浑身骚痒,她曲线玲珑粉妆玉琢的
胴体主动向床上一倒,珠圆玉润颀长的嫩腿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

  妈妈美艳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我,媚声道:「小坏家伙,还
不快来。」

  面对这活色生香的美妙娇躯,我哪还忍得住,一跃上床,我跪在妈妈敞开的
粉腿间,涨红滚圆的大龟头对准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由于已弄过五次妈妈紧小的
嫩穴,已较能适应我超愈常人的大宝贝了。故而,我大龟头直顶开肥厚柔软的大
阴唇,及肉穴口柔嫩的小阴唇,「噗滋」一声,大龟头一路摩擦着肉穴四壁的阴
肉,直插顺利地到底。

  妈妈嫣红的香唇一张,「啊」地娇唤出声,娇靥浮现出甜美的笑容,舒爽地
接纳了宝贝的插入,两人又第六次赴巫山行云布雨了,久久方才无比畅美地云收
雨歇。

  两人吃过饭,我催着妈妈快点上床。妈妈莹白的玉颊一红,媚眼娇羞地一看
我,娇腻地道:「小色鬼,弄了这么多次还嫌不够啊。」

  我笑道:「我和瑶儿永生永世在一起,自然就要时时刻刻插着你呀。」

  两人自是一夜春宵,尽情承欢,直到次日凌晨,两人方才疲倦地沉沉入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的那些女人(真实,原创)
警告:本站含有 [惑乱缠母]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