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之变◆◆◆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惊天之变
李虎点头,看着霍步天,说道:“庄主做的对,你和她年龄如此悬殊,散了好。”
  霍步天并没因为李虎说这话而生气,反而笑道:“这位朋友,你是我霍某人见过最真诚的一位,先谢谢你今日出手相救。”
  “不必谢,我在庄内住了几日,虽然不是本庄人,但见赤鼠那厮如此嚣张,也想教训教训他,抱打不平是我李虎最爱干的。”
  李虎也笑了起来。
  心里却在想,你霍步天亦能笑多久,赤鼠和蝙蝠一来,霍家庄将被夷为平地,没有人在能活下去。
  霍步天身受重伤,和李虎只是聊了几句,便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天一亮,霍步天也宣布了自己悔婚一事,玉浓像是早就料到有这一天,竟不卑不亢,没有半点伤心,因为她此刻,担心的是自己的云儿,到底去了何处。
  霍步天大寿照常进行,庄内一间客栈里,李虎将书写好的信件交给颜盈,嘱托道:“老婆,将此信交给玉浓后,就到庄外林内与我会和。”
  颜盈猜不透李虎到底要做什么,但是却没有半点疑问,到了傍晚,与李虎分头,李虎出了庄,而颜盈则找到了玉浓,并将信交给了她。
  打开信件的玉浓,激动的看着颜盈道:“此人在哪里?”
  颜盈看着她说道:“庄外,要是想知道你儿子的下落,现在你就去找他。”
  不等玉浓追问,颜盈快步离开了。
  霍步天大寿宴席即将开始,玉浓却已不能等下去了,再说自己已是个独身人,留在这里,也没半点意思,便紧跟着颜盈的方向出了霍家庄。
  到了霍家庄外不远的林子,玉浓来到了信上的地点,但是却没看到一个人影,她左右寻了一番,才在一棵树上看着一纸条,走进一看,纸条上写着:“一路向南,可寻到步惊云。”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自己儿子的下落,要知道步惊云很少与陌生人说话,难道是个阴谋,玉浓并不傻,但是爱子心切的她,已不能多想,既然纸条上交代,那一定要遵循,哪怕只有一丝希望。
  看着玉浓向南行去,颜盈与李虎从树后走了出来,颜盈奇怪的看着李虎,问道:“夫君,你为何要如此行事?”
  其实颜盈早想问出这个问题,李虎笑了笑,说道:“该你知道的,我会告诉你的,但是不是现在,现在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了,你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好戏,夫君,我也要去看。”
  颜盈急道,她越发琢磨不透李虎,他来这霍家庄,似乎并没做任何事,也没有要涉足武林的意思。
  李虎深沉的看着她劝道:“太血腥了,你是看不惯的。”
  颜盈不再追问,眼看李虎朝着霍家庄方向行去,半晌她立刻跟了上去。
  离霍家庄还有几百米,颜盈就看到原本好好的霍家庄燃起了大火,似有无数惨烈得嘶叫声传来,她疾步再往前行了百米,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霍家庄的入口处,竟然有十几条尸首。
  屠庄,李虎说过,天下会雄霸要收服霍家庄,派了天下最有名的两个杀手,烈焰双怪赤鼠和蝙蝠,如果霍家庄不从,便要被屠庄,没想到真的发生了。
  “夫君好像知道这一切要发生。”
  心里疑惑着,颜盈不敢在靠近,屠庄的惨状哪是她一个女人能去看的,而且不会武功的她,去了也只会给李虎添乱。
  霍家庄内,一身新衣服的霍步天嘴角挂着鲜血,狰狞的怒视着面前两人,这两人一个是才来过庄内的赤鼠,臃肿的脸还未消肿,而在他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那双白瞳很可怖。
  “你就是烈焰双怪的蝙蝠吧。”
  霍步天忍着一口气,质问道。
  黑衣人轻声笑道:“你既然知道是我,还敢对我赤鼠弟如此不客气,临死之前,把你那个武功高手请出来吧。”
  霍步天仰天大笑,看着周围到处的尸体,他的眼里流出了泪水,想他霍步天,在武林中可没得罪过人,活了这么大,竟然落了个屠庄的惨剧,庄内之人都已死光,亦只剩下了他一人。
  “好气魄,临死都能笑得出来。”
  蝙蝠赞叹了一声。
  赤鼠咯咯怪笑道:“大哥,还跟他废话什么,那人一定早就离去了,仇改日再报,先杀了他,取了人头回去复命。”
  扭头面向赤鼠,蝙蝠笑道:“交给你了。”
  其实霍步天已再无能力还手,在两个武林中一流杀手的围击下,他的死日就在今日。
  赤鼠双掌遂起火焰,他的绝技烈焰神掌再次使出,嗖一声向霍步天击了过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传来一声咻的破空声,蝙蝠只觉耳边劲风袭过,暗叫不好。
  “啊……”
  一声沉闷的惨叫,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有火焰燃烧木头炸裂的声响。
  蝙蝠一脸惊惧,轻呼道:“赤鼠。”
  没人搭理他,因为在他眼前得赤鼠已死,他的脑袋上被一支竹剑贯穿了,而霍步天虽站着,也早无生命迹象,身受重伤的他,死不瞑目。
  身为武林第一高手的蝙蝠又怎能察觉不到,自己面前的两人死了,赤鼠死的无声无息,刚才那道劲风一定是暗器,赤鼠只顾杀霍步天,根本无从防备,被一击致命。
  “别藏在暗处了。”
  蝙蝠不管竖起耳朵听,还是用内力探查周围,连一个活人的气息都察觉不到,但是他知道,施放暗器之人一定就在自己附近。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面前传来一个洪亮的男人声音:“蝙蝠,哦,应该叫你死瞎子才对,你和赤鼠作恶多端,与霍步天有仇,却屠戮全庄无辜的人,真是该死啊。”
  蝙蝠大惊,往后急退时,双手向前拍出了两掌,但是掌风似是击空,他才知道碰到敌手了,怪不得赤鼠说,自己在霍家庄遇到一人,打得他连手都还不得,普天之下,武林中有几个能让赤鼠还不了手的。
  “你是谁?南麟剑首还是北饮狂刀?”
  蝙蝠猜测着。
  他看不见亦感觉不到那人的存在,但是刚才那声音离自己最多不过三米距离。
  李虎眯眼看着蝙蝠,从入庄到这里,他看到了无数的死尸,其实他有能力阻止这一切,但是李虎没有阻止,这一切是注定,注定霍家庄要被屠庄,李虎不想改变不该自己改变的,因为玉浓已离开霍家庄,所以霍家庄存在的理由已经荡然无存了。
  蝙蝠往后退着,大口喘着气继续问道:“你到底是谁?不敢报上名字来,是怕雄帮主为我兄弟二人报仇吧,奉劝你,还是别杀我,雄帮主一定会杀了你的。”
  他越发这样问,李虎就越是不支声,一个看不到的任何事物的人,在听不到也感觉不到身边有活人的存在,加上身边有威胁存在,蝙蝠此时的压力很大,甚至这种压力就可以使他落荒而逃,但是他已没有机会或者走出被大火即要烧成平地的霍家庄了。
  “难道那人走了?”
  蝙蝠不敢在出声,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一些,要是那人真的在自己身边,又怎么不出手不出声。
  如此一想,蝙蝠连霍步天的脑袋也不敢取了,转身就跑,在他连续纵跳的空档,李虎这才紧随了过去,在蝙蝠踏过一道火焰时,李虎突然使出白虹掌力,推动那火焰击向了蝙蝠的后背。
  蝙蝠感到身后异变,陡然转身出掌,掌风虽强劲,却没有挡住被白虹掌力所控制的火焰,只听噗一声,火焰尽皆打在蝙蝠身上,立刻燃烧了起来。
  “啊……”
  蝙蝠惨叫一声,其实火焰只不过才刚刚烧着了他的衣服,但是这火焰来的如此突然,所以把他吓得尖叫。
  蹦跳着双手扑打着身上灼痛之处,蝙蝠却再也没有机会扑灭身上的火,李虎双掌一推,更多的火焰冲蝙蝠身上袭去,火焰遇布料狂燃,蝙蝠大喊着疼。
  “啊……你是谁?不要杀我啊,不要……”
  李虎飞身一脚,将浑身火焰的蝙蝠踹进更大的火堆,冷笑道:“说了你该死,你就是不听话,好好站着,我还会让你死的舒服一些,火葬的滋味,一定让你很舒服的。”
  惨叫翻滚的蝙蝠,已经叫不出声,火将他烧了十来分钟,再无半点动静时,李虎才转身朝庄外走去,边走边暗叹,自己来到这里不是行侠仗义,什么名门正派,什么正邪不两立,他李虎才是这里的统治者。
  “夫君,你说得对,这场面我真的看不惯。”
  跟在李虎身后的颜盈,小脸上还是有些惨白。
  李虎头也没回,大笑道:“跟在我身边,打打杀杀的日子多了。”
  颜盈紧跟上去,拉起李虎的手娇声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
  “乐山大佛。”
  李虎直接说道。
  一听李虎说乐山大佛,颜盈顿时想起,他对那个步惊云所说之处也是乐山大佛,而向南寻子的玉浓也是向乐山大佛方向去,为何要去乐山大佛,颜盈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如果一个男人无法琢磨,那他就不会是普通人,颜盈坚信自己绝对没有选错,李虎比聂人王更有一种王者之气。
  几天之中,走走停停,颜盈都没在发问,尤其是李虎拟了一封战书,下战书的署名竟然是聂人王,而挑战之人竟是南麟剑首断帅,李虎为何这么做,颜盈更想不通了,但却隐隐有些担忧,自己见到了聂人王和聂风的话,该如何面对。
  乐山大佛是世上最大的佛像,亦是佛像之首,位于乐山西面,岷江、青衣江、大渡河等亦在此处汇全,对于它的传说,李虎也是从古书上和马荣成的风云系列中介绍而了解一些。
  最让李虎激动的是,这里将会发生一场惊天之变,他将让武林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将有一个人得出现,会让整个武林被搅的鸡犬不宁。
  “乐山大佛,北饮狂刀和南麟剑首对决,哈哈……”
  荫山之巅的天下会,一间阁楼上,雄霸看着手上得纸条,虽不知是谁传出的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但是武林中都已经疯传。
  “听说了嘛,鼠疫被一个叫泥菩萨的人给治好了。”
  “真的吗?太好了,全村的人有救了。”
  听着两个路人的对话,李虎停住了脚步,追了上去。
  “两位,你们说泥菩萨会治鼠疫?”
  两个村汉上下打量着衣着华丽的李虎,其中一个汉子点头道:“是啊,我们村最近犯了鼠疫,全村人都想离开村子呢,没想到今天来了一老一少,竟把得了鼠疫的人治好了。”
  李虎笑道:“天下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医术,鼠疫可是一得便会出人命啊。”
  两个村汉都是很激动,对于他们这些平民来说,病患是最大的杀手,鼠疫一犯,全村都被传染,甚至因为他们逃离,到了别村,更会殃及更多的无辜。
  看着村汉回村,颜盈见李虎朝他们的方向而去,急道:“夫君,我们不会是要去犯了鼠疫的村子吧。”
  李虎回头看着她一脸担心,安慰道:“放心,泥菩萨是个高人,想必此时村里的鼠疫已被他医治好了。”
  “你找他做什么?”
  颜盈看到李虎眼里闪出的精光,看出了他心中所想。
  仰看着天空,李虎一脸的平静,轻声道:“人不能改变天命,而泥菩萨是个占卜人命之人,我想让他给我看看相。”
  颜盈噗哧一声笑了,她没想到李虎既然还相信这个,但是李虎决定的事,她是不能左右的,只得跟着李虎向着村子而去。
  这个村子到处都是惨状,鼠疫的蔓延,让整个村的人都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死尸横陈的场面也是鲜见,李虎四处寻了一番,竟然来迟了一点,泥菩萨走了。
  一条土路上,一个小孩紧跟在一个披着粗布长袍之人身后,而那小孩的肩头上,蹲着一个可爱的猴子,一老一少向前赶着路,那只有七八岁的小孩跑得很快,但见那老者走路看似不便,双脚却似乎没沾地的前行。
  “爷爷,村里得了鼠疫的人还没全看完,我们为何要匆匆离开啊。”
  小孩凝声问道。
  那老者回头看着走来的路,脸上现出担忧,轻声道:“因为他们有了解救之法,不需我在施手搭救了。”
  就在他回头看着小孩时,却见小孩的眼里露出了疑惑,老者立刻停住了脚步,慢慢回头看了去。
  在他面前五米不到的距离,一个身穿紫袍的男人站在路中央,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他,那张刚毅不凡的脸上毫无表情。
  老者拉住小孩的手,犹豫了一下,刚要与那紫袍之人擦肩而过,那人却伸手拦住了他。
  “泥菩萨,久闻大名,今日得见,你怎避开我呢。”
  老者低头不去看面前男人,咳嗽了两声,浅声笑道:“这位英雄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泥菩萨。”
  虽然他一脸的平静,但是站在他身边的男人,亦能感到他心脏的剧烈跳动。
  拦住的他的正是李虎,其实他匆匆离开犯了鼠疫的村子,李虎就已猜到,他一定感到了不详,这样一个可以预知未来,占卜天命的人,当然会感到危险的来临。
  “呵呵,你真是谦虚的很,我知道你可以占卜星相,知人命运,不妨为我看上一看。”
  李虎冷声笑道。
  老者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一个垂老之人,怎会占卜星相,英雄真是会说笑。”
  盯着他的双眼,李虎突然伸手拉过小孩,沉声道:“人命随天,我本不信,但是这个小孩的生死,你是不是能看的透呢。”
  老者双眼露出惊惧,沉默了片刻,坐在了地上,幽幽说道:“他得生死掌握在你手里,我不能看,但是我知道,英雄你得命运,已不随天掌控。”
  “哦?那你说说,我的命掌握在谁手里呢。”
  李虎听他这么一说,也盘腿坐了下来,手也松开了那小孩。
  老者眯眼看着李虎,一番打量,感叹道:“前阵子我见天现奇光,以为是大吉,但是见了你,我才知道,那是极凶之光。”
  李虎嗯了一声,对着那小孩说道:“你爷爷要与我说会话,你回刚才那村子等着吧。”
  小孩看向老者,老者对他摆摆手道:“听这位英雄的话,去村里等我。”
  待小孩远去,老者双手合十,向李虎做了个揖,说道:“谢谢你的手下留情。”
  “他只不过是个孩子,我自然不会拿他怎样,倒是你,泥菩萨,若是能帮我看定今生过往,我也不会为难你。”
  李虎知道泥菩萨的厉害,要不然也不会给雄霸占卜风云二人,使雄霸也算风骚了一把。
  老者淡笑道:“我的确是泥菩萨,你所问乃是天机,恕我不能多说。”
  李虎笑道:“那你说你能说的,我若满意,你便可以回去跟你孙子团聚,若我不满意,我也会让你们团聚得。”
  泥菩萨看着李虎脸上阴险的笑,深深叹了口气,他说的不满意也团聚,已是到了下面得往生界,这个人残忍暴戾的气息,让泥菩萨丝毫不敢怀疑他说的话。
  “你一生已斗为乐,已占为欢,红颜知已天下皆,寸有眼芒仲有灼,邪得好,邪得亦不好,天现极凶之光两道,你是一道,而另一道则是追你而来。”
  泥菩萨言语间玄乎的很,李虎听懂了一些,也有些未懂,什么叫极凶之光两道。
  看着微闭着眼得泥菩萨,李虎皱眉道:“那追我而来的凶光是什么?”
  泥菩萨没有搭理他,李虎一怔,看着泥菩萨脸上突然溃烂得浓疮,惊讶了一下,忙伸手向他鼻下一探,泥菩萨已无呼吸,他怎么死的,死的这么静悄悄,李虎却浑然不觉。
  “该死的,早不死晚不死,给我玩这套……”
  李虎站起身,嘴上咒骂着,一挥手之间,泥菩萨的身子突然爆裂,连点血渣都没剩下。
  已斗为乐,已占为欢,李虎仔细分析着泥菩萨的话,但是苦苦想了许久,都没明白他说的意思,自己来到这里,当然不会做好事,但是另道极凶之光追自己而来,是真是假,亦只有泥菩萨知道,可是他死了,李虎也无法得知了。
  甩了甩发昏着的脑袋,李虎大笑道:“哈哈,泥菩萨,你定是想以此威胁吓唬我,我命不随天,管他来的是什么,杀无赦。”
  回到村里找到了颜盈,那小孩已不见踪影,李虎也不想与他计较,那小子就算知道泥菩萨已死,和自己有些关联,也不能成大器找自己报复。
  继续赶往乐山大佛,离比武的日子已只剩下不到十天,李虎为了让整个武林动荡,故意散发了谣言,但是也成功以颜盈为诱饵,迫使聂人王不得不去乐山大佛。
  行了两天,李虎和颜盈才赶到乐山大佛之处,仰看大佛,李虎感叹着,这乐山大佛实乃一尊弥勒佛坐像,高与山齐,背山面江,依山凿石而成,脚下江水滔滔,船行如蚁,显得非常壮观。
  佛像雕刻的栩栩如生,光是一双佛眼,每只也长逾丈五,就可知道这佛像本身是如何的宏伟庞大。
  “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夫君,这是什么意思啊?”
  颜盈与李虎一同行到了大佛膝上的左方,只见大佛膝上左方的山壁上,一个可容一人的洞口,洞口两侧刻着十个大字。
  李虎笑看着颜盈,说道:“我也不知如何解释,但是待会你自然明白。”
  将颜盈带到一个高处,李虎在大佛周围寻了一番,想必那步惊云和玉浓还没赶到这里,而北饮狂刀和聂人王的比武亦要几天之后才会开始,没有人会这个时候在此等候。
  “水淹大佛膝,如此水位,何时能淹得上来,若是进去,那麒麟巨兽不一般,不知能胜不胜得了。”
  李虎自语着。
  回头看了看佛膝下的河流,李虎突发奇想,整个人向后一翻,坠入了河中,在佛像高处的颜盈不知李虎要做什么,见他坠入河中,顿时惊呼大喊道:“夫君……”
  眼见河流迅猛,拍打在大佛脚下的壁上,但是李虎许久没有现身,颜盈担心之余,不断告诉自己,李虎是绝对不会寻死的,他还要称霸武林呢。
  果然颜盈的担心是多余的,河流骤然出现了一个旋窝,水流亦是如惊鸿一憋,突然如一条水龙般升腾而起,连带着滔天巨浪掀起,竟朝着那洞口扑去。
  巨浪没有淹没大佛膝盖,但却有很多浪水进到了山洞之中,水浪退去,李虎已然站在了洞口之外,颜盈惊喜万分,心中的担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盈儿,在此等候,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担心。”
  李虎仰头看着高处的颜盈,朗声说道。
  他的洪亮声音如天雷炸响般的巨大,颜盈都觉脚下岩壁都在颤动,就在她刚想回应李虎时,却看到下面突然一道火光,伴随着一声奇怪的吼声,接着便平静了下来。
  “天……那是什么?夫君呢?”
  颜盈惊惧的看到李虎不见了,那火光出现在回洞里的刹那,李虎就不见了。
  深深得洞底,李虎立于一石坪之上,一脸冷笑的看着面前跪伏在地上的奇兽火麒麟,但是此时的火麒麟身上火焰亦尽皆消灭,双眼突噜噜的直转动,鼻子乱哼,似是在哀求一样。
  “魔龙,够了,你可以回去了。”
  李虎沉声说道。
  原在火麒麟身边不远,一条黑甲飞龙狰狞的怒视着火麒麟,比之火麒麟要大上两个的魔龙,本是惊雁宫得守护龙,因李虎收服了它,让他在极乐界做了个守护神,碰上这个火麒麟,李虎自然要拉它出来放放风,果然不出李虎的所料,魔龙一出,火麒麟立刻没了嚣张得气焰。
  魔龙刹那消失,李虎冷笑道:“小家伙,以为碰到好吃的了吧,什么叫扮猪吃老虎,以为老子好欺负,便想吃我不成,哼。”
  自己对着一头火麒麟如此言语,李虎自己都觉得好笑,但是这火麒麟可不是一般野兽,已是通灵之兽得他,和人的思想已经接轨,李虎说的话,它可以听懂。
  “没法交流,看来得找仙仙来了。”
  李虎笑了笑,心念一动,召唤了仙仙。
  可是出来的不止仙仙一人,黄蓉和李莫愁等人也都随着一起来了。
  看着黄蓉和李莫愁、小龙女几人哀怨的眼神,李虎忙讪笑道:“你们怎么也来了啊。”
  林朝英白了一眼李虎,看了眼那跪伏在地上得火麒麟,娇声嗔怪道:“在不来,你都把我们给忘了,夫君,你也不算算,来到这里,你回去可有几次。”
  见林朝英埋怨自己,李虎一声不吭,甘心被她责怪,她说的也是黄蓉几人要说的,李虎苦笑,自己来到这风云世界,除了在源村几日时,回极乐界两次,但是这十日,却一次都没回去。
  “也别怪夫君了,他也是想给咱们多添几个姐妹嘛。”
  罗霄在旁打起了圆场。
  在李虎的女人之中,林朝英与罗霄算是说话最有用处的,倒不是李虎妻管严,而是她们言之有理,自己建立了极乐界,把她们这些女人留在里面,却不常常回去慰藉,难免会惹得她们生气。
  干笑了两声,李虎忙看着仙仙,说道:“这火麒麟也是通灵之物,你跟它交流交流。”
  仙仙一下就懂李虎的意思,走到火麒麟的大脑袋前面,蹲下身柔声笑道:“小宝宝,被我家魔龙吓到了吧,回去我教训它。”
  听着仙仙的话,众人都是笑了起来,倒是那火麒麟,竟然呜鸣了两声,真像是对仙仙抱怨魔龙欺负它一样。
  也只有李虎知道,对付火麒麟,他不说没有把握,却要费上一些周折,加上自己出手没有分寸,把它给杀了,那这凌云窟里的秘密,他也就不得而知,只能自己寻找了。
  所以才召出魔龙,魔龙也不愧是看守惊雁宫的第一打手,一出现就把火麒麟吓得不敢动弹,也是因为魔龙浑身黑火比它身上的火焰更甚,要是魔龙出狠招,这火麒麟连渣都不能剩下一点。
  好一会的交流后,仙仙站起身,看着李虎,小声道:“这火麒麟是这里的守护兽。”
  李虎疑惑道:“守护什么?”
  “这有当今皇朝得龙脉,它在守护其中一条龙脉。”
  仙仙接着说道。
  黄蓉几人亦是疑惑的看着仙仙,对于这个世界,她们是一丁点都不了解,但是在极乐界里,从雾镜看李虎所作之事,好像他知道这里是哪,并认识好多人。
  李虎一怔,忙问道:“其中一条龙脉,难道还有其他的龙脉?”
  仙仙点着头,看了眼那火麒麟,说道:“分东西南北中,五条龙脉,有五兽看护,但是火麒麟也不知道那四条龙脉是什么兽在看守。”
  听到她的话,李虎心底惊喜了一下,如果如此划分,这算是北,北有麒麟,那东面一定是白虎,而南面是朱雀,西面则是青龙,那中间又是什么呢,李虎立刻又惶然了起来。
  龙脉事关这皇朝得命运,龙脉一毁,这皇朝必定要荡然无存,李虎虽不信这套,但是古人的风水术,却也有些根据,不然那些皇帝下葬,也不会找风水师给自己寻墓穴,又搞的严密之紧。
  “既然如此,老婆,你告诉它,我们不是来毁龙脉的,让它别担心。”
  李虎知道火麒麟是守护龙脉,而且它也很悲惨的双眼失明,对自己亦无威胁,杀了它也只是无聊之举。
  仙仙与火麒麟又交流了一番,突然一脸惊喜的看着李虎,笑道:“夫君,它想认你做主人。”
  李虎一愣,随即看着火麒麟,手指着它说道:“你这个小家伙,倒挺有眼力劲,做我的部下,你可享福了。”
  “它有要求的。”
  仙仙皱眉道。
  见她这番表情,李虎疑惑道:“它还有要求,难不成要跟我四处闯荡,丢下这龙脉不管了。”
  仙仙柔声道:“人都有情,又何况一个兽呢,它想让夫君你,为它寻找它的老婆水水,是只水麒麟,以前在这洞外的河流里居住,近些年竟没了踪迹,所以每当水淹这山洞时,它都会出现,以为是它的水水来了。”
  李虎这才分析了一下,算是明白了过来,怪不得火麒麟会拖拽聂人王进洞,不是因为他们比武吵闹惹到了这火麒麟,而是它以为自己的水水失踪,应该与洞外之人有关联,所以才掳人进洞。
  但是这个情节不会在出现,就算北饮狂刀聂人王和南麟剑首断帅在此比武,李虎绝不容许任何人阻拦,直到他们一方杀死一方,那样的好戏才是最精彩的。
  “好了,你让它在此等候,我们进洞看看。”
  李虎看着眼前的三个洞口,想到聂风和步惊云曾进洞吃了血菩提,而换了一身血,成就了更强的内力。
  众人随着李虎向延伸得一个洞口走了进去,因为火麒麟长期居住于此,岩壁被它身上的火焰常年熏烤,致使岩壁全都显出暗红,里面更有悬吊的钟乳石,七彩斑斓得通道,吸引着黄蓉几人直看得赞叹。
  “这里好美啊。”
  小龙女娇声说道。
  就在几人走了几十步,眼前突然一片豁然开朗,一个空旷却很巨大的天然大洞现在了众人面前,只见大洞岩壁四周,闪耀着奇异的红芒,像是有无数颗红宝石镶嵌在岩壁之上。
  光彩夺人的奇光一闪一闪,尤其美妙不可言,李虎激动的睁大了眼睛,这些就是血菩提,聂风和步惊云只是吃了仅仅几颗,就联手打败了雄霸,这最少也有上千颗血菩提。
  “夫君,这些都是什么啊?像宝石一样。”
  罗霄激动的大喊道。
  李虎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不是宝石,而是一种异果。”
  仙仙娇声问道:“夫君怎知道啊?”
  “猜的,不信我拿一颗,你们看看是了。”
  李虎当然不会说自己知道它们是血菩提,自己从现实世界的秘密,也绝不可能跟她们说。
  走到岩壁前,李虎伸出细长的手指抠掉了一颗,拿在手里捏了捏,有些发软,立刻放在手心,让众位老婆齐齐观赏。
  只见他手心的红芒之物,竟似小番茄一般,外表很薄,但是用手指甲都刮不破,细致一看,还可见内里竟是液体,随着李虎手指转动,那液体也是晃动不停。
  黄蓉几人都奇怪的很,这里是岩壁,又没有树花之类的草生物,怎会生出如此奇怪的果实。
  在她们疑惑之时,李虎突然仰头将手里的红芒之物吞入了口中,刹那间李虎浑身突然红芒大放,他身体周围更是出现了红蒙蒙的气体,宛如血雾一般的包裹住了李虎。
  “老婆们,这是可以吃的,但是你们只能吃一颗。”
  李虎感受着一阵燥热,浑身经脉似是被一股超强的力量冲击,竟差点被撑裂开,显然这血菩提内含的强大力量,丝毫不简单。
  若是黄蓉等人多吃一颗,肯定不会像自己一样,毫无痛苦,而是一种很舒服的享受。
  林朝英看着几位妹妹都担心疑惑,第一个走到岩壁前,抠下了一颗血菩提,往嘴里一放,抿着嘴咽了下去,如李虎一样,她的周遭也出现了红雾,身体也是红芒四射,但比之李虎的却要暗淡许多。
  “姐妹们,这个可以吃,是好东西,要忍住,下咽到肚里,会很烫,但是很快就会没事的。”
  林朝英武功内力都是她们之中的佼佼者,服了血菩提,自然没有太多痛苦。
  仙仙亦是,吃了一颗血菩提,就好像吃糖豆一样的嘎嘣嘎嘣咀嚼下咽。
  黄蓉几人也都吃了一颗,各自的痛苦大有不同,倒是罗霄没有武功内力,一番嚎叫后,才得以舒服的享受换血的过程。
  众人都被红雾弥漫,李虎第一个恢复身体自如,感受着身体内新鲜血液的流动,李虎激动不已,难得自己有这个机会,血菩提亦有神奇功效,不光换了他一身血,还促进了李虎内力得提升。
  看着几位老婆尽皆盘坐,享受着血菩提得洗礼,李虎更惊喜得发现,就算这里唯一没有内功也不会武功的罗霄,身体内竟也充斥了强劲的内力。
  “真是好东西啊,要是我的老婆们都吃上一颗,在全都学点武功,那全带出来,岂不是把这风云闹翻天了。”
  李虎激动的自语着,但是这样的想法也只是想想,要是一干老婆全出现,自己还哪有机会在这风云里泡妞打炮。
  光是环顾了一圈,李虎虽然不能一颗颗的查,但是这里足有三五千颗血菩提,想着自己的老婆们,李虎丝毫没有犹豫,开始抠岩壁上的血菩提,因为怕损坏血菩提,李虎是不敢使用功力取之,不然震破了血菩提的外层,那内里强大的力量就会流失。
  取了一面岩壁的血菩提,只是耗费了李虎一盏茶得时间,如此来来回回,取了一些,再去极乐界中送去,太耗费时间。
  “老婆们,出来吧。”
  见黄蓉几人还没醒来,她们要完全得吸收血菩提得强大力量,时间绝不会短了,所以李虎只能叫些帮手过来。
  随着他的一声呐喊,原本就不太大的山洞顿时站满了人,琼斯等人看到山洞的情形,虽然和黄蓉几人来到这一样,都是震惊的表情,但已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百十人亦无人开口惊呼。
  李虎笑看着众多老婆,催促道:“快点采吧,小心一些,别弄破了,采完我就送你们回去。”
  得以休息一番的李虎,看着老婆们勤力的抠挖岩壁上的血菩提,这时郭芙和李襄却走了过来,两人媚笑着拉住李虎的左右手,郭芙娇声道:“夫君,可不可以留我在这玩两天,人家不想回极乐界去。”
  “是啊,夫君,我也不想回去了,让我和姐姐在这玩两天,就两天。”
  李襄亦是一样,冲着李虎如此暧昧的称呼道。
  看着两人,李虎脸上毫无表情,若是答应了她们,那其他人定然也会要求留下来,看着郭芙,李虎认真道:“芙儿,你刚诞下李倩,她还未出襁褓,怎能离开你怀。”
  郭芙嘟起了小嘴,她这次跟着猫仙等人出来,就是为了能要求李虎留她在这世界玩上几日,以为自己为李虎添了个女儿有功,便想借此机会要求他,但是李虎的话,也是很对,她也只能无语。
  又看向李襄,李虎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道:“说几次了,出了极乐界叫我父亲,谁叫你叫夫君得。”[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1-13 20:28重新编辑 ]


警告:本站含有 [惊天之变]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