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一打叠云峰芸瑞夜探狼牙涧◆◆◆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官兵一打叠云峰芸瑞夜探狼牙涧
????书接上文,那朱亮没把他看在眼里,认为白芸瑞无非是个小毛孩子,胎毛未退,乳臭未干,也就是仗着一股力气,能有多大能耐?你即使在你娘肚子里就练武,那才练了几天,敢在我面前撒野。朱亮按一般常理错估了对方,待他跟白芸瑞一动手,朱亮大吃一惊。这小孩儿武艺太精通了,发招利索,与众不同,朱亮闯荡江湖六十多年,什么战场没经过?什么高人没遇过?说实话,像白芸瑞这么快的刀法,不多见。十几个照面之后,朱亮就想到自己不是对手,「哎呀,该我倒霉,今天我要把这条老命丧这儿不成?等到三十几个照面,白芸瑞开始拿出绝招了,『疯僧醉菩提』教给他的回光绝命三刀,刷!刷!刷!朱亮的帽子被削掉了,只剩下围在脑袋上的束发包巾。又一刀,把朱亮的头发就削下来了,把朱亮吓得直缩脖子,跳出圈外。心想:幸亏这一刀高了点,要不然,脑袋就被削下去了。朱亮哪儿吃过这种亏,一下脸就红了,想不到打不过白芸瑞。陈东坡刚想上来挽回败局,正在这时,大路上来了一支骑兵,尘土大起,旌旗飘扬。旗下闪出一员大将,金盔金甲,紫罗战袍,胯下黄鬃马,手中拿着三股托天叉,后面的骑兵手拿长枪大刀,像旋风一样扑来。风卷旗号,看得清楚,是大宋的官兵。陈东坡吓了一跳,冲几个人一使眼色,就喊到:「合字并肩字风紧撤乎。」
  「紫面金刚」王顺、「白莲花」晏风、朱亮一看,心想我们上当了,蒋平事先有准备,来了大批官兵,就我们四个人,而且又遇上劲敌白芸瑞,人单势孤。这四人一打呼哨跳出圈外,转身便走,三侠五义、小五义追了一阵,眼看着他们败回狼牙涧。蒋平恐怕追进去吃亏,因此吩咐收兵。等回来,一看领兵带队的大将并非别人,正是「飞叉太保」钟雄手下的副将李勇,李勇绰号叫「神叉无敌将」。因为他跟钟雄学过能耐,也使一条大叉,在冲锋陷阵这方面很有力气,蒋四爷认识他。这时李勇从马上跳下来,跟官人们见面。四爷就问:「李将军这是从哪儿来?」
  「四爷,这还用问吗,我奉大帅岳横之命,率三千军队赶到葵花冈,帮助四爷。」
  蒋平一听,高兴了,还是岳大帅想得周到,我们现在人手正缺,有这三千军队,可解决大问题了,那帮贼不会再到葵花冈捣乱了。四爷问李勇:「你们住在什么地方?」
  李勇说:「都安排好了,四爷不用操心,先来的是五百骑兵,还有二千五百步兵明后天就到,我们扎营在葵花冈外。」
  说完,李勇便率人扎营去了。蒋平率领老少英雄把白芸瑞接到临时公馆,彼此一一介绍。芸瑞一看,除了老前辈,就是跟自己平辈的兄弟,芸瑞和他们亲热得不得了。虽然芸瑞和朱亮只打了几个照面,但大家都知道芸瑞不是一般的人,大家问长问短,特别是蒋平,拉着芸瑞问家中的情况怎么样?芸瑞前前后后述说一遍,至于怎么学的武功,老师是谁,他没说。芸瑞问四大爷:「我听说我三哥徐良被害了?」
  「孩子,你也听说了?」
  「听说了,不知现在怎样?」
  「唉!别提了,我们把尸体抢回来了,人头还没到手,你三哥的脑袋还在狼牙涧,那帮贼说要在山上庆贺人头会,我们大家都想把人头找回来,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你三哥的身子就在这后院放着。」
  「带我去祭奠。」
  白芸瑞准备好了纸马幡稞来到后院,一看到棺材,芸瑞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了。别看他和白眉徐良不认识,没有什么交情,但是双方父辈太好了,徐良名望又这么高。因此他到了灵前,眼泪刷刷直流,一边烧纸,一边磕头:「三哥在天之灵别散,小弟芸瑞一定给你报仇雪恨。」
  大家怕芸瑞哭坏了身体,让他到前面落座喝茶。芸瑞问:「四大爷你都派谁去盗过人头?」
  「你五哥艾虎去过,房书安也去过,都不行啊。那人头被山上群贼看成宝贝一样,看来这事不好办哪。」
  「四大爷言之差矣,有道是钢梁磨绣针,功到自然成,您别泄气,不是我小看五哥和房书安,可能是不得法,咱别的不说,当务之急是给我三哥弄个全尸,不然的话,光有身子而没头,怎全他的亡灵呢?」
  「孩子,你说得对,有什么高见?」
  「四大爷,我没什么高见,只有一个字『打』,我初来乍到,寸功未立,我请示四大爷您答应我,今天晚上,我就要夜探叠云峰,把三哥的人头请回来。」
  「孩子,这不行,你刚出世,有很多事情摸不着门。八宝叠云峰不是一般匪巢,都是江湖巨寇,海洋飞贼。为了庆贺人头会,他们还请来不少帮手,你一人怎么行呢?你若回不来,我对不起你爹,孩子,你先住几天,咱们从长计议。」
  芸瑞站起来道:「不,四大爷你这话是不相信我,当然,我也没什么能耐。咱爷两打个赌,明天天亮以前,我就回来,要是没把我三哥的人头请回来,拿我的人头是问。您看怎么样?「众人一听挺不高兴,心想:这是个小白玉堂,白老五又回来了。白玉堂就是这样,你要是说西,他非说东;你认为这事不保险,他非说成不可,不然怎么能死在冲霄楼铜网阵呢!眼前这个白芸瑞也是这样,你越说狼牙涧危险,他非要去不可,言下之意是别人都不行,就他行。蒋平心想:这是初次见面,要是时间处长了,我得狠狠地教训他,哪能这样呢,难道我们这些人都是饭桶,我们不想把徐良的人头请回来?不是为了顾全大局吗,这孩子也太不知深浅了。但是,也有的人不这么想,他们认为白芸瑞有能耐,艺高胆大,不如让他去试试,也许能成功。蒋平问:「芸瑞啊,你觉得有把握吗?」
  「有。」
  「好,那你一人去我们可有点不放心,有道是一个人死,两个人活,我给你配个帮手,你看如何?」
  「四大爷,我不是不相信别人,我这人觉得一人方便,两人累赘。」
  「好吧,既然你有把握,就一个人去,还是那句话,办到就办,办不到就回来,咱们另想良策。谁也不会笑话你。」
  说完之后,大家饱餐一顿,大伙随便谈了一会儿闲话,芸瑞就把小包拿了过来,告诉大家:「你们耐心等我的消息,谁也不用挂念。明天天亮之前,我肯定回来。」
  看他有这么大把握,谁也不好说什么了。芸瑞换上夜行衣,蒋平一看这夜行衣有点不痛快。夜行衣是一种保护色,一般都是黑的,因为天黑好隐蔽,不容易被发现,但白芸瑞的夜行衣是白色的。四爷心说:怎么这玩艺儿也跟他爹学呢?就见白芸瑞全身上下紧凑利落,这小伙子本来长得就漂亮,再穿上这夜行衣更显得威风潇洒。但不管怎样,四爷心里明白,这是个骄傲的小伙,如果能把徐良的人头请回来是好样的,如果请不回来,碰了钉子,再慢慢说他。白芸瑞收拾好衣物,背后背着亮银盘龙戟,腰巾上挂着金丝龙鳞闪电劈,斜挎百宝囊,跟众人告辞。蒋平、展昭、智化一直把他送出葵花冈,再三地叮咛。白芸瑞一乐了:「四伯父,您的心意我领了,您就好好休息吧。」
  说完往下一探身,犹如一道白线踪迹不见。蒋平这才领大伙回店休息。芸瑞虽然没进过山,但已经向众人了解了地势,艾虎也向他做了交待,脑子里有数。白芸瑞边走边盘算,我从什么地方上叠云峰,怎么下手。我大话说出去了,办不好的话,连我爹都跟着丢人,我三位老师算白教了。我得露一手,让别人知道老白家没有饭桶。他一边想一边加紧脚步,很快就按照别人告诉的路线从百丈岩进了叠云峰。白芸瑞飞檐走壁,爬山越岭不费吹灰之力,比狸猫还快,声息皆无,神不知鬼不觉就进了大寨。他从墙翻进去,四外探望,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分赃厅。书中代言:原来白芸瑞已经到了山寨的内宅,他进入一座豪华的院子,里边三间房芸瑞见左边的屋里点着灯,他通过窗户往里观看。这一看芸瑞大吃一惊,原来屋内此时春光一片,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屋内摆设极为豪华,全是纯楠木家具,两根粗大的红色蜡烛照的屋内清清楚楚,白色的帐帘撩着,一张大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儿,绸缎的被褥整齐的放在床头,床上有一位绝色的佳人正在宽衣解带。只见她穿着一件丝制的白色外衣,随着衣服的脱下,露出她内穿的同样是白色的半透明小肚兜。芸瑞两眼紧紧地盯着被小肚兜包住的少女高耸的乳房,由于肚兜是半透明的,芸瑞隐约可以看见姑娘褐色的乳头,接着姑娘脱掉白色长裤,下身整个暴露出来,姑娘斜靠在床头的被子上,从被子下拿出一本儿书看着。她打开书后芸瑞才知道是本儿春宫书画儿,因为少女背对着窗户所以芸瑞只能看到她的后面,不一会儿姑娘看得春潮迭起,开始手淫。芸瑞心想这个少女到底是谁呢?既然让我遇到就不能放过,想着他飞身下房推门进了屋。再说屋中的姑娘吓了一跳,见进来一个陌生的少年,她并不惊慌仔细的打量起芸瑞来,她见芸瑞玉面朱唇,浓眉大眼,英俊潇洒,穿一身白色的夜行衣背一把钢刀,显的一身正气,英姿飒爽。芸瑞也打量着对面的姑娘,只见这个姑娘年龄约18岁左右,黛眉秀眸,樱唇桃腮,眼睛放出妩媚的光芒,这使得她原本秀丽端庄的神态中多添了许多的艳色。芸瑞一阵呼吸急促,这个少女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更多的是深入骨子里的诱惑。他抬头看去,正好与这少女明亮的大眼睛相对,少女神态一怔,随即抵抗不住芸瑞火热的眼神,对着他微微一笑,少女粉腮已是红晕一片,娇艳欲滴。「这位壮士大概不是山寨的人吧!」
  少女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芸瑞见她问,心想也没必要隐瞒,就实话实说了……「哦!我是开封的官差,是顶顶大名的白玉堂的公子。」
  「真是名门之后呀!」
  「那姑娘你是何人?」
  「小女子名叫司马月娇,是『飞剑仙』朱亮的徒弟,我也反对他们与官府为敌,白公子我可以帮助你。」
  「好……好……」
  芸瑞激动地拉住司马月娇的玉手,「我代表官府欢迎你弃暗投明。」
  姑娘也高兴地抓住芸瑞的手,感激地看着身边的美少年,司马月娇想到自己长年被朱亮霸占,如果能嫁给白芸瑞,那怕是做小也好啊!想到这她含情默默地看着芸瑞。他也猜出姑娘的心思,准备饱尝这飞来的艳福,姑娘搂住芸瑞的脖子,随即两片火热香甜的樱唇堵住了他的嘴唇,同时司马月娇胸前丰满富有弹性的双乳也紧紧地挤呀压着他,芸瑞觉得眼前是一张艳丽如花的娇颜,正媚眼如丝地望着自己。芸瑞口里一阵发干,他下山以后头次见到如此大胆成熟的妩媚女子,下体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她嫣然一笑,伸出纤纤玉手便解开了自己的肚兜,一双白嫩的乳房跳了出来,像两个大白瓷碗扣在那里,顶端镶着两颗紫葡萄。她全身一丝不挂的胴体,如羊脂美玉般诱人,美眸中漾起了层层春浪,舒展开修长的雪白大腿,小嘴轻启,伸出粉嫩的小香舌儿舔了舔嫣红的樱唇,呢声说道,「弟弟,姐姐美吗?」
  那羊脂白玉的胴体,撩人销魂的姿态,让芸瑞怎么能抗拒这个美艳少女的诱惑,被司马月娇轻轻的一拉,便倒在了少女诱人的白嫩肉体上。「嗯……唔……啊……」
  少女瑶鼻娇哼着,张开性感的嘴唇吸吮着芸瑞探进来的舌尖,那股子娇媚样儿让芸瑞心神荡漾,大手握住了她胸脯上那两座饱满坚挺的玉乳,雪白腻滑的像要滴出乳汁来似的,指尖情不自禁地捏住了玉球尖端敏感硬立的乳头,司马月娇快活地嘤了一声。她一向喜欢像芸瑞这样的俊美少年,一直陪着朱亮那个老家伙,让她倒足了胃口,少女桃腮含春,伸手脱去了芸瑞身上的衣服,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缠在芸瑞的虎腰上。芸瑞用力地捏着司马月娇胸前两只浑圆耸拔的双乳,从家出来就没有碰过女人,也忍得很辛苦,见身下这么迷人的尤物,放荡的媚态比起娘的丫鬟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便趴在少女丰满白嫩的肉体上狂吻了起来。少女瘫软地躺在了床上,小嘴里吐气如兰,美眸眯成了一条缝,感受着美少年的双唇有力的含吸着自己敏感娇嫩的乳头,玉体兴奋地颤抖起来,「嗯……哦……真好……好舒服……」
  芸瑞拿出丫鬟姐姐教他的招数,舌头舔过少女优美的玉体,沿着她光滑白嫩的肌肤,埋进那平坦小腹下的销魂私处。在那片柔软神秘的阴毛里,他的舌尖迅速地带着润滑的津液在少女柔软肥厚的阴唇上划动着,司马月娇敏感之处遭此袭击兴奋的娇呼出声来,「啊,啊,好弟弟……啊!姐姐爱你。」
  少女媚目半睁地看着芸瑞趴在自己的两条雪白大腿间,舌尖在自己柔嫩敏感的阴部进进出出,芳心荡漾之极,轻咬银牙,呢喃着扭动着雪白丰满的身子,勾着芸瑞的腰成69式推倒在床上。司马月娇纤纤的葱白小手握住了芸瑞胯下那怒涨粗长的阴茎,滑腻的小香舌儿轻轻舔了舔顶端的大龟头,顺着侧沟在芸瑞最敏感的地方舔弄吮吸起来。司马月娇是性爱的高手,樱桃小嘴含弄了没多一会儿,就感觉到下面的芸瑞激动的腰胯不住地挺动,舌尖从下体里抽出来,含住了自己的阴蒂用力吮吸起来。「唔……哦……啊……小坏蛋……你舔得姐姐快美死了。」
  司马月娇尽情地享受着芸瑞唇舌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另一方面使起了花样百出的口技,每到芸瑞兴奋得要喷射时,玉手就用力的捏住大肉棒的根部,使得他射不出来。芸瑞头一次让少女玩弄成这样,明明兴奋到了极点,却总也泄射不出来,「好姐姐……我要……我想射……快点」,芸瑞兴奋地挺动着。司马月娇吃吃浪笑着,粉嫩的小香舌儿舔弄着芸瑞的大龟头,「好弟弟,姐姐不想你这么早就射了,我还要你操我呢?」
  说话的同时少女眼中闪烁着淫荡的目光。「好姐姐……让我射吧!我一会儿还能硬起来,保证操的姐姐很舒服。」
  「是么……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好吧!」
  司马月娇放荡的张开樱唇,将芸瑞的阴茎慢慢含入小嘴里,裹着芸瑞坚硬似铁的肉棒上下吮动了几下,芸瑞「啊」地叫了一声,腰向上一挺,在姑娘的樱桃小嘴里狂射出浓稠的精液。少女小嘴紧紧地裹着芸瑞的阴茎,大口大口地吞咽着他射出的全部精液,此刻的少女,长长的秀发披散在雪白的肩头,遮住了大半张娇美的俏脸,只有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半眯着看着美少年射后的阴茎,露出媚人的光芒。芸瑞看着司马月娇淫荡地伸出了小香舌儿,舔了舔樱唇角溢出的乳白的男人精液,又见她翻过身来分开雪白丰韵的大腿跪在芸瑞的身上,销魂的阴部处分泌的淫液加着芸瑞的唾液顺着白嫩的大腿根部流了下来,这种淫靡的景像令芸瑞那刚刚射过的大阴茎又硬挺了起来。「好弟弟,你看姐姐在干嘛?」
  司马月娇轻轻浪笑着,伸出雪白如玉的纤纤手指分开了自己湿漉漉的两片儿阴唇,另一只玉手在自己粉嫩的阴蒂处轻轻抚弄着。芸瑞清楚地看到了少女阴道里面那隐秘的结构,少女细长的手指在自己的阴部里沾了些晶莹的淫液,放在小嘴里吮吸着,媚目里放射出淫荡销魂的神色。「来吧!好弟弟」,说着司马月娇玉手握着芸瑞胯下挺直粗长的阴茎,龟头顶在自己分开的阴道口,慢慢地坐了下去。姑娘看着芸瑞那粗大的肉棒撑开自己娇嫩的阴唇插了进来,销魂蚀骨的感觉令她不住向下坐,一直到芸瑞粗大的龟头顶开自己的子宫颈,伸入自己的子宫里这才全部吞入。「啊……好大……插到逼底了」,充实和满足感使少女忍不住娇呼呻吟了起来。朱亮的阴茎从来没伸进她的子宫里来,这种既兴奋又刺激的感觉让她又爱又怕,惊叫声中,少女向后仰起了玉体,雪白丰满的双乳高高耸起,一双玉手按在芸瑞的双腿上,白嫩的肥臀用力地上下挺动起来,滋滋「滋滋」的声音传遍了屋内。芸瑞很享受地躺在床上,看着身上的这个美人儿骚浪神态:少女媚眼如丝,咬紧了银牙疯狂耸动的雪白丰满的娇躯,胸前的一对儿乳房也快乐的跳跃着,划出层层的乳浪,看得芸瑞伸手揽住了少女纤细细嫩的小腰肢。司马月娇娇媚地看了他一眼,趴倒在芸瑞赤裸结实的胸膛上继续挺动着,小嘴半张,轻咬着他的耳垂呻吟道:「好弟弟,姐姐爱死你的大肉棒了,我要你以后经常操我。」
  司马月娇的肌肤滑腻富有弹性,娇躯在芸瑞的身上不停的扭动,将自己胸前两只丰润饱满的大乳房压在芸瑞的胸膛上不住揉弄着。「姐姐……你的奶子又白又大真好。」
  「是吗?你喜欢姐姐的奶子?」
  「嗯……」
  芸瑞答道。芸瑞的大龟头在少女的阴部深处用力旋转了几下,大手滑到她白嫩光滑的肥臀上抚摸着,双唇含住了姑娘圆润的耳唇儿,坏笑道:「姐姐的阴部更好,又紧又暖又滑。」
  「啊……啊……啊……坏弟弟……用力哦!」
  感觉着美少年硕大的阴茎在自己敏感的阴道和子宫里来回地抽插,让司马月娇不停地呻吟着,绯红的香腮上颗颗香汗落下,湿滑的阴道兴奋地一次次又麻又酥,而体内的爱液也随着芸瑞的抽插,顺着他粗壮的大肉棒滑到床单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坏弟弟你弄得我流了这么多的淫水」,司马月娇坐在芸瑞的身上,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樱桃小嘴里发出撩人的浪叫声,一双小手不住地捏弄着自己那上下乱颤的白嫩双乳,「啊……啊……啊……好弟弟,你好厉害啊……操得姐姐快不行了,姐姐的好弟弟,啊……好……弟弟,啊……啊……啊……不行了」,司马月娇胸前高耸白嫩的乳房被芸瑞顶得上下乱颤,平滑雪白的小腹兴奋的突突乱跳,娇艳的俏脸上布满春色荡意。芸瑞也大声的呻吟着,把少女柔软的身子抱了起来,双唇张开吮吸着她那两只浑圆高挺的乳峰,把少女涨得如皮球似的奶子吮得透出迷人的艳红,娇美的乳头在芸瑞口里滑来滑去。少女被芸瑞疯狂地干着自己,小嘴开合中吐出缠绵撩人的浪语,美丽的脸上媚浪神态十足,雪白的大屁股也不住向上迎凑挺动着。猛的,少女娇唤一声,白嫩的玉体紧紧地绷直,伴随着剧烈地颤抖起来,司马月娇到了高潮,芸瑞也兴奋地感觉到身下这美人儿小穴儿的骤然收紧,销魂地握住了自己的大肉棒几乎不能移动,那汹涌而来的无尽快感让他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绷紧了,搂着少女纤细的腰肢用力地耸动了几下也射了出来,「哦……哦……好姐姐你真美真浪。」
  云雨过后的一对少男少女瘫倒在床上,芸瑞搂着娇滴滴的司马月娇叫她在山寨做卧底,等官兵来时做内应,并保荐她到开封当差,她一一的答应了,并告诉了芸瑞聚义分赃厅的位置。芸瑞根据司马月娇的指点,毫不费力地就找到了分赃厅。这房子很高,灯火明亮,很显眼,白芸瑞脚尖点地,飞身上房,双脚倒挂,通过窗户向内观看,此时天气正热,窗户全开着,从外往里看很清楚。就看见里面坐着有三五百人,白的、黑的、俊的、丑的、高的、矮的,什么样的都有。正中央并排放着两张桌子,坐在寨主位上的是「半翅蜂」王典,下首坐着个红脸老者,挎着七星折铁宝刀,五官相貌挺忠厚,一表人材。芸端心想:不用问,就是二寨主「电光侠」霍玉贵。他一看和自己动手的那个「飞剑仙」朱亮也坐在人群之中,再往下,他都不认识了。他一琢磨,要听心腹事,得听背后言,我先听听你们在谈论什么?就听朱亮大放厥词,正述说白天之事,现在他帽圈也摘了,换了套衣服,正说白芸瑞。有些人也不知道跟着笑什么,一看「飞剑仙」朱亮太惨了,成了个刺儿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谁也没见过朱亮败这么惨。「小兔崽子,我跟你没完,非报这一刀之仇不可,我原来以为小毛孩子没什么能耐,哪知道这一伸手,他给我来了个出其不意。」
  「白莲花」晏风也插言道:「老剑客,您说得对,要凭您的能耐,他八个白芸瑞也不行,别说您,就是我跟他伸手,也未必让他讨便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您别着急,我们经常能见面,到时候我们把小兔崽子捉住,扒皮、抠眼、挖心,给您老人家出气。」
  「对!」
  还有些人直喊:「白芸瑞算什么东西,他能耐再大能有『白眉』徐良厉害?老西儿都死了,何况他呢?无名小辈犯不上跟他生气。」
  王典、霍玉贵也在劝他。做为大寨主和二寨主能不说几句话吗?白芸瑞在房坡上一听,暗自咬牙。心想:你们把我挖苦急了,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让你们知道我白芸瑞是何许人也,让你们也了解我师父就是「白云剑客」夏侯仁,我就是未来的总门长。白芸瑞热血沸腾,真想喊一嗓子,下去杀几个才好。又一想:不行,我是为我三哥人头而来,我先把人头弄到手,然后再算账。这么大的叠云峰,人头放在何处,我到哪儿去找?一会儿天亮了,就来不及了。芸瑞心里正在着急,就见王顺向王典一抱拳说:「大寨主,今天我想起一件事,我看开封府的爪牙帮手越来越多,早晚会有一场凶杀恶斗,请大家都做好准备。」
  王典一听,仰面大笑:「各位都放宽心,本寨早已布下天罗地网,谁敢进我的叠云峰就叫他有来无回。」
  王顺说道:「大寨主,据我看,咱们目前还得把徐良的脑袋保护好,开封府的人千方百计要把徐良的人头弄回去,咱们还要用这脑袋开人头大会呢。请帖、请柬都撒下去了,转眼就是七月十五啊,如果人家都来了,咱们没有了徐良的脑袋,这不当众出丑吗?您老人家千万要留神啊。」
  「王顺,你放心吧,那颗脑袋我怕腐烂,早用药水泡上了,藏在后山的仙人洞里。别说有人看着,就是没有人看着,谁又能进得去呢。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早已安排好了。」
  「好,大寨主,我提醒您,既然您都安排好了,我们自然就放心了。」
  白芸瑞在房上一听,心里一惊,唉哟,闹了半天,在后山仙人洞,这洞在哪儿我还不知道呢!盗人头要紧,回来再和他们算账。芸瑞想到这儿,就从后房坡上跳下来,赶奔后山。他一想:我得捉个俘虏,问个明白,不然,我瞎闯怎么行呢?要说捉个人,那不是现成的嘛。他到后院,跳到墙上,就像猫捕老鼠似地在那儿看着。他发现底下打更的过来了,敲梆子的在前边,敲锣的在后面。正好敲锣的这位说:「王二哥,您先走一步,我在这儿方便方便,」
  「快点!」
  「我这两天闹肚子。」
  敲梆子的那位就走了,敲锣的这位把锣和锣锤放下,就进草丛。芸瑞一看,机会来了,就利用这一刹那,飞身跳过去,还没等那敲锣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白芸瑞使了个黄莺捏嗉,伸出三个指头,把他给掐住了。只这一下,他两眼就翻上去了,喊也喊不出来,叫也叫不出来。芸瑞把他往胳肢窝一夹,找了个僻静之处,把他放下,好半天,他才上来气。他刚一明白,芸瑞就刀压脖下:「别动!吵一声,我宰了你。」
  「爷爷饶命,我不吵。」
  「咱二人无冤无仇,只要你告诉我实情,我就把你放了。」
  「什么事?」
  「仙人洞在什么地方?」
  「就在后山。」
  「说具体点!」
  「您往后走,出了中平大寨的最后一道墙,前面就是山坡,您再往前走不到二里地,有一个大山丘,好像个馒头在那儿放着。到跟前,您就看见了,有一道山缝,旁边刻着『仙人洞』三个字。」
  「你再说一遍。」
  他又重复一遍,芸瑞牢记在心,就问他:「仙人洞是干什么的?」
  「这是一处名胜古迹,里边据说有仙人。自从我们大寨主占据之后,经过改装,里边安了消息儿、埋伏,还搁了一些值钱的东西。另外我听说徐良的脑袋也搁到那里边了,怕别人偷去。别的我就不清楚了。」
  芸瑞一听,他说的是真话,就问:「你姓什么?」
  「我姓赵。」
  「我本应把你放了,但我放了你,非坏了我的事,到那时候,可就麻烦了。谁让你当贼了?对不起,我得送你回老家。「「别!」
  「噗!」
  白芸瑞跟他爹似的,一瞪眼就杀人,宝刀一晃,人头落地。这地方偏野荒郊,死个人算什么?芸瑞把刀上的血迹擦干,连脑袋带身子拉到草里,心想:第二天发现了,我的事也干完了。他转身赶奔仙人洞。再说打更的和打锣的是一对,这个人没了,那个敲梆子的能不找吗?但是芸瑞早算好了,就你找这工夫,我的事也办完了。白芸瑞按这个人提供的线索直奔后山。从远处看,真像一个大馒头在那儿放着。这儿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芸瑞三晃两晃来到山跟前,抬头一瞅,就是仙人洞,还刻着字,字都有一人多高,用朱红涂着底。虽然是黑天,借着星斗的光辉也能看清「仙人洞」三个大字。往洞里一看,黑糊糊的,伸手不见掌,对面不见人。白芸瑞稍微犹豫一下,心想:这小子刚才告诉我,里边有埋伏,我可要多留神。可芸瑞又一琢磨,我怕什么呢?我在四川峨眉山跟我师爷在谈话中提到过消息儿、埋伏。我师爷特指令我师父夏侯仁专门在这上面教了我两个月。春夏秋冬,按照四季二十四节气等方位,消息儿、埋伏我全懂,只要留神别大意就行了,要不怎么说艺高人胆大呢。白芸瑞仗着胆子进了仙人洞,这个洞不是人工开凿的,是天然的,随着山上这道裂缝,往里边进。不知里边有多深,高一脚,浅一脚,芸瑞不敢贸然迈步。他用宝刀探路,走一步,拿刀探一下地,听听声音,发现确实没埋伏,才敢迈第二步,两只眼睛跟闪电一样,往四外观看,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在这儿走路太困难了,往里边走,没有五十步就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所幸的是什么埋伏也没遇上。芸瑞回头一看洞口看不着了,因为有个拐弯,外头的光不能直接照到里头。白芸瑞放心大胆地把火扇子拿出来,啪一晃,火扇子着了,借着光亮往里头走。就见里边挺大,能有三间房子大小。芸瑞已经到了仙人洞的中心了,他发现前头有个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盒子,恍恍忽忽里边像个人头。芸瑞一想:里边是不是我三哥的人头?真有意思,王典就会说大话,哪有人看着?哪有消息儿、埋伏,没想到我白芸瑞真有运气,伸手就把人头得到了。要是能拿回去,人前显胜,该是多美的事。芸瑞暗自欢喜,来到了桌边,他没敢伸手,围着桌子转了几圈,拿火扇子一照,可不是吗?确实是个人头,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也看出那鬓角在上边挽了个卷,影影绰绰是白眉毛。芸瑞心里好一阵难过,他心中暗暗祈祷:三哥,你要有灵,就保佑小弟请了你的人头。说话之间,用手一拿笼子,这下可上当了。能没埋伏吗?他用手刚一碰着笼子,就听脚底「嘎叭」一声,闹了半天,底下就是翻板。不碰笼子没事,只要一动,消息翻了,白芸瑞大头朝下,就栽下去了。这坑可真危险,且不说有一丈五六尺深,下面刀尖全朝上,而且在坑底下养着十几条毒蛇。人要到了下面就串了糖葫芦,然后就喂了毒蛇。白芸瑞脑袋往下一来,心里想:完了。但是,白芸瑞眼看到底,他赶快舌尖一点上牙膛,空中使了个「云里翻」,一个跟头,头朝上,脚朝下,然后一换气,从坑底下翻上来。就这种功夫,连徐良也办不到,更不要说一般人了。他要不是受过三位老剑客的真传,哪能做到这一点呢?芸瑞「嗖」一声蹦出来,回手一扒坑边,往旁边跳,哪知道脚底刚一落地,「嚄!」
  还是翻板,第二次又掉到别的坑里去了。这个坑全是污水,芸瑞掉到里边呛也得呛死。白芸瑞心中暗想:不好!这是三环套的埋伏。仗着年轻气脉壮,第二次舌尖顶上牙膛,又一个「云里翻」跟头,又蹿上来了。但是,手也扒着坑边了,也没劲儿了,身子往下一坠,一滑,芸瑞觉得眼前一黑,完了,我命休矣!可就在这时候,旁边伸出一只大手来,把白芸瑞的手腕子抓住了,就像钢钩一样,抓了个结结实实,把芸瑞从坑里捞出来了。这人拽着芸瑞的胳膊,不容分说,就出了仙人洞,一直来到后山坡。芸瑞觉得两耳生风,这人的快劲儿就别提了。时间不大,人不走了,把白芸瑞往地下一摔。因为一点劲儿也没有,一屁股摔在地上,觉得脑瓜子嗡嗡直响,眼前金灯乱晃,什么也听不见,看不清,好半天,才恢复了理智。我怎么活过来了,对!有人救我。芸瑞想到这儿,就想找找这恩人是谁。他站起来回头一看,这人就在他身后站着。还没等芸瑞看清楚是谁,那人就抡起巴掌「啪」照着芸瑞腮帮子就打,把芸瑞打得一栽,好悬没趴下。他眼眉刚立起来结果又回归原位了。这才看清,背后站的正是老恩师凌空和尚。芸瑞纳闷儿,我这不是做梦吧,怎么我师父也来了?腿一软,跪下了:「师父,您……」
  「阿弥陀佛,芸瑞,你多大胆子,找死啊!要不是为师来得及时,哪有你的命在?当初下山之时,我们怎么嘱咐你的?戒骄戒躁,你早就忘了,你把什么都看得无所谓,就拿今天来说,我要不暗地之中跟着你,死是小事,我们老三位日夜手把手地教你,多少年的心血岂不付诸东流!」
  这一席话把白芸瑞说得骨头都酥了,汗珠子也滴嗒下来了:「师父,您打我吧,狠狠地打,我就是一个心眼想盗人头,别的都忘了。」
  「这件事我回去不跟你师父夏侯仁提,如果告诉他,他一怒之下,断去师徒感情就不能要你了。」
  说着把白芸瑞搀起来。芸瑞眼泪掉下来了,觉得心里还挺委屈。凌空和尚态度和蔼下来:「孩子,你听我说,你前脚下了四川峨眉山,你老师夏侯仁就把我找去了,让我把别的事全放下,暗地之中保护你,你说,替你想得多周到,就怕你出入江湖再摊上事。这一路上,我跟你跟到现在,你办的一切事都瞒不过我。老实讲,你在店房里自告奋勇要取徐良的人头是对的,但是,蒋平说你的话也值千金。你瞅瞅,您把脑袋一晃,胸脯一挺,取不来徐良的人头,拿我的人头是问,你这命怎么这么不值钱,你说这话的时候,不怕伤众人?难道三侠五义、小七杰、小五义,那么多高人都不如你?就你能耐,言外之意别人都不如你,就你是个人物。那阵我就想揍你几巴掌,可我一想:如果那阵揍你,你不服气,我叫你碰碰钉子,就暗地之中跟你进了山,你进仙人洞,我也来了。要不是为师把你手抓住,你掉到坑里,还能活吗?你这条小命早完了。孩子,切记戒骄戒躁,骄者必败。」
  「师父,从今往后,我再也不骄傲了。」
  「好吧,光说不行,我还得看你的行动,今天这事就放在一边。」
  「师父,我还有点事要办。」
  「什么事?」
  「你老人家奉命在暗中保护我,我是感恩不尽,但是我来了,你总不能让我空手回去吧?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大话,您说这人头拿不回去,怎么交待?我个人是小事,岂不是老师们也跟着丢丑吗?你们费了这么多年的心血,教出一个饭桶来,老师脸上也不好看。」
  「阿弥陀佛,这小子点子还不少呢。按理说今天的事我不该管,但是你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为师帮你去取人头。」
  「谢谢师父!」
  把芸瑞乐得刚要磕头,就被凌空拦住了:「用不着多礼,孩子,我把实底告诉你吧,咱们同时进山,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但是我已探听到真情,仙人洞里的人头不是真的,黑天你看不清楚,那是蜡做的。」
  白芸瑞一听,不相信。「那打更的不是两个人吗?前边走的是敲梆子的,后面是敲锣的,你把敲锣的人捉住杀了,为师把敲梆子那位给捉住了,从他嘴里知道这些情况。这里边是蜡制人头,是幌子,真的不在这儿,为师已把敲梆子那人结果了,不然的话,他能不到前边送信儿吗?那就坏了咱们的大事。」
  白芸瑞一想:还是我老师,料事比我周到得多。我原以为这事挺好办,到这儿把人头抢到手就走,闹了半天这么复杂。「师父,真人头能在哪儿?」
  「我也问了,据那敲梆子的说,他也不知道搁在什么地方。此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大寨主王典,二寨主『电光侠』霍玉贵,还有朱亮等人,其他人一概不知。」
  「那怎么办呢?难道说咱爷两白来了?」
  「岂有此理,我就要从这几个人口中打听明白,不但跟他们打听,还得叫他们帮忙。」
  芸瑞一听,心说:我老师又上疯劲了,怪不得叫「疯僧醉菩提」呢。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这几个是咱们的仇敌,你问他,能告诉你吗?更不用说帮忙了。凌空看出来了:「芸瑞,你不相信?你不了解内情,如果师父告诉你全部内情,你就明白了。废话少说,抓紧时间,怏跟我走。」
  芸瑞也不敢问,凌空和尚拉着他又奔前山来了。就仗着腿快,跟闪电似的,不然往往返返这一晚上就过去了。这回来到前寨左侧,有一座小寨,树林环绕,一个小院,黑门楼,里边有几间房,门前挑着红灯。凌空把芸瑞领到这儿,不走门走墙,爷两飞身形上了墙。天热门窗都开着。这小院的房屋也不例外,窗户也开着,屋里头点着灯,在灯光之下坐着一个人,这人刚从大寨回来,衣服挂在墙上,正在品茶。凌空偷偷地告诉芸瑞:「孩子,要想知道真情,必须问他!」


警告:本站含有 [官兵一打叠云峰芸瑞夜探狼牙涧]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