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褲褲的誘惑◆◆◆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小褲褲的誘惑
大二那年搬到外面住,那是一棟四樓的公寓,我就住在二樓,同一樓層中還另外住了三個男孩子,住我對門的長得胖胖的,滿臉的青春痘,讓人看了實在不怎麼舒服。另外兩個就相當不錯了,住胖子隔壁的,是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孩,臉上戴著一副無邊框的眼鏡,看來十分的斯文有氣質;住我隔壁的,則根本可用「極品」來形容了,不但長得勁帥有型,眼神還時常流露出一股壞壞的氣息,身材更是好得不得了,平常總是穿著緊身的T恤和貼身的牛仔褲,那厚實的胸膛及下襠隨時都鼓鼓的一包,每次都讓我直流口水,也常為了他而「一柱擎天」,幸好我平常穿的褲子都比較寬鬆一些,不然可就糗大了。我們有一個共用的陽台,是用來晾衣服用的,剛搬來的第一天,我就被陽台的「美景」給震懾住了,除了一般的衣物外,最令我怦然心動的就是那一片「褲海」——各式各樣的內褲迎風飄揚著!害得我當天晚上就為此而打了三次槍。然後我開始偷偷地觀察,發現那些四角平口褲原來都是胖子穿的;斯文帥哥偏愛白灰色系的GIORDANO或CK的牌子;至於剩下的那些多變的顏色及款式,便都屬於我隔壁的酷哥了:紅的、黑的、藍的、紫的、大三角、小三角、丁字褲,反正你所能想像得到的顏色或款式,大概都可以找得到,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有多少件內褲。有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正在房裡k書,忽然聽到有人在敲門,打開門一看,原來竟是我隔壁那個「極品」酷哥!「你等一下有要出去嗎?我想請你幫個忙。」「我不出去啊,什麼事你儘管說!」既是酷哥開口,一百個忙我也願意,……糟了,望著他,我的小弟弟又開始不安分了。「是這樣子的,我約了個朋友來幫我修電腦,可是我臨時有事要出去,一時又聯絡不上他,所以想請你幫忙,如果他來了,就直接帶他到我房間,這是我房間的鑰匙,他大概七點鐘會到,謝啦!bye!」他匆匆交代完就走了,我手裡拿著他給我的鑰匙,忽然有了一個很棒的主意……我偷偷地溜進了他的房間,帶著一種搜密的心情,開始四處翻著他的東西,而最主要的目的,應該是要解答心中長久以來的困惑:他到底有幾件內褲呢?他的房間其實滿亂的,各種雜物散放各個角落,衣服、褲子也是東一件、西一件的。我翻著翻著,終於在衣櫥旁發現了一個中型的置物箱,打開一看,赫然發現了問題的答案——所有的內褲原來都放在這裡!我一件一件拿起來數著,除了我曾經看過的以外,還有許多不曾看到過的,結果竟然高達42件,天哪!真是驚人的數字。望著這成堆的內褲,我的屌早就硬得快爆掉了,然後我又產生了一個瘋狂的念頭,我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後開始一件件地換穿這些內褲,每穿一見,便在鏡子前擺個自認為很性感的姿勢,腦海中則幻想著酷哥穿著些內褲的模樣,我的龜頭應興奮而變得潮紅,前端也因分泌物而顯得濕潤,不時會在質料較薄的內褲上留下清晰的印子,我的手也不斷搓揉著我漲大的屌,終於在試穿到第30件左右,射了一內褲的精液!我決定把這件沾了精液的藍白條紋內褲帶走,反正他內褲這麼多,應該不會發現才對。我將東西收好,穿好衣物準備出來時,忽然又在一個角落看到一個水桶,裡面竟然是他換下尚未清洗的內褲,天哪,我的屌又硬了!我一件件地拿起來大口聞著,那種混雜著汗味、尿味,還有龜頭前端分泌物味道的純男性體味,真是太迷人了!我覺得我整個人都快虛脫了,……啊!又射了一褲子。回到房裡梳洗完畢才六點左右,我腦海中又浮起了一個念頭:何不把這鑰匙再打一副,那麼以後就……。於是便馬不停蹄地立刻到外面找鎖匠打了一副。從此以後,我便常常找機會溜進他房裡,只是會做好一切的準備措施,不再把精液射在他的內褲裡,以免他日久起疑心,至於那件藍白條紋內褲則被我自然風乾後保存了起來,畢竟那是我第一次在這裡打槍的紀念品。又是一個星期天,我又偷偷來到他的房裡,正當我打槍打得渾然忘我之際,房門突然被打了開來,赫然看見他站在門口!「我……」我簡直嚇呆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就知道是你!」他將房門帶上後走到我的面前,「你喜歡我是嗎?早說嘛!」他用手一把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頭拉向他的下襠處,「喜歡就大口聞啊!」他的下襠處緊貼著我的臉,我感覺到褲內有東西正急遽地膨脹著。「拉開拉鍊,幫我把褲子脫掉!」對於他的命令,我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地,然後我眼前立刻出現了一見包裹著碩大陽具的鮮紅色三角內褲,他依然強力將我的頭拉近那兒,讓我的臉貼在上面廝磨著,我第一次距離男人的屌如此的近,感覺好大、好燙。「想不想嚐嚐它的味道啊?」他的臉上泛起一抹谢谢的微笑。「想!」我已經有點意亂情迷了。帶著一種朝聖的心態,我拉下那件紅色的內褲,一隻飽滿硬挺的大肉棒立刻出現在眼前,,至少也有17cm長,從前只能藉著gay片幻想的東西,如今竟然如此真實地呈現在眼前,我懷疑自己是否是在作夢,但那大屌的氣味卻再再證明了它的真實性,我張開口將它含了進來,然後用力吮了起來。「幹!你吸得真好,再用力一點!」他用手抓著我的頭髮忘情地喊著,狂野的聲音不斷衝擊著我,我吸得更帶勁了。「有沒有被幹過啊?,讓我檢查一下。」他猛然將我推倒在床上,然後將我的腿往上朝兩邊抬了起來,我那最隱密的小穴就這樣完全呈現在他眼前,我忽然覺得有種羞恥與罪惡感,便把頭側向一邊,然後閉上雙眼。「幹嘛,怕我啊!把眼睛睜開看著我!」我眼睛一睜開,便看到他的臉朝我的雙腿間埋了進去,然後一陣電流般的感覺,差點讓我繳械投降。他的舌尖靈活地舔著我的屁眼,一種前所未有的舒爽在全身流竄著,我覺得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啊——喔—嗯——好—好—好舒服———」「我喜歡你的聲音,來,叫大聲一點!」「啊!嗯——我快—快受不了了!」他更加用力地舔著我的屁眼,我也不自覺地叫得更大聲了,「我—我—我要射了!——啊—啊—」一道強勁的精液從我的龜頭激射出來,射得又高又遠,甚至有一部份還射到我自己的臉上,我近乎囈語地重複說道:「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不行?哪那麼簡單?我都還沒上你呢!來!讓你試試大屌哥哥的大雞巴!」他手裡握著他又粗又長又硬又燙的大肉棒,開始在我屁眼處摩擦著,然後碩大的龜頭開始緩緩進攻我的小穴。「不行——輕一點——好—好痛啊!」「『處男穴』嘛,痛是難免的,忍著點!待會兒你還會求我用力幹你呢!」話剛說完,他又往裡面挺進了一些,我痛得眼淚都快出來了,「你的屁眼真是幹他媽的緊——呸—」他抽出巨根,吐了口口水在手心,然後塗抹在龜頭上,再度攻了進來,我忍住痛,兩隻手用力扯著床單,「你—你—可以再進來一些——啊!—好,再進來!」經過一番折騰後,他的巨屌終於完全插了進來,我的屁眼感覺像火燒一般,然後他開始緩緩地抽動著,那灼熱感隨著他的挺進,竟一點一滴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舒爽感受,我也因此不自覺地發出了呻吟聲。「知道爽了是吧!」他猛然抽出他的大屌,「可是我偏偏不想再幹你了,除非—除非你求我!」在他將陰莖抽出的那一刻,我的屁眼霎時覺得空蕩蕩的,魂也好像去了一半,因此我開始歇斯底裡地喊了出來:「求求你快幹我,快用你的大雞巴幹我,快幹我!」「很好,就是這樣,來!我們換個姿勢!」在他的指示下,我跪在床上,彎下腰,抬高屁股,就像一隻發春的母狗似的,然後他再次從我後庭攻了進來,用力地幹著我。而就在此時,我的面前忽然又出現了一件熟悉的CK灰色內褲,我立刻抬頭一看,這不正是斜對門的斯文帥哥嗎?怎麼會……「你來啦,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快讓我們的處男底迪嚐嚐你的屌吧!」那斯文帥哥立刻拉下內褲,抓起他的屌就往我的嘴裡送,我這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張口就將那屌含了進來,這根巨棒雖然沒酷哥的那麼雄偉,卻也是頗為可觀,我賣力地吮著它,把斯文帥哥逗得興奮異常。「真爽!爽翻天了!——含緊一點,我要幹你的嘴!」他把他的陰莖用力挺了進來,然後開始前後抽送著,有好幾次都頂到我的喉嚨深處,讓我差點沒吐出來。這下我可是遭到前後夾攻了,我的屌也因此而更顯壯觀。「來,換你了!」我的大屌哥哥突然抽出他的大肉棒,然後走到斯文帥哥的身後,不由分說地便攻進他的後庭,而就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斯文帥哥便順勢抓住我的屌舔了起來,天哪!原來被舔竟是這番舒服,在斯文帥哥的高超技術下,我的屌都像快要溶了一般。酷哥又持續挺進了一會兒,然後猛然抽了出來,就立刻朝我的嘴巴送,射了我滿口的香濃精液,而我也射了斯文帥哥一整嘴,然後我又斯文帥哥服務,同樣也吞下他的精華。從此以後,我們三人便成了最佳的性拍檔,然後我也才知道,原來當初修電腦的那件事原來是酷哥刻意安排的,因為他發現我常有意無意地盯著它的下襠處,料想我必是同道中人,而設下那甜蜜的陷阱;而在我之前,斯文帥哥竟然也是這樣上鉤的。雖然這一切是被設計的,但我可是完完全全樂意接受呢


警告:本站含有 [小褲褲的誘惑]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