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和花嫂子◆◆◆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马六和花嫂子
星期六下午,马六办完老爹葬礼,一回到院子,花嫂就迎上来,一脸焦急说:“六子,你总算回来了,你乡下表哥一家子等了你一个上午。”
“表哥?”马六挠挠头,想想说:“我亲戚都城里,哪还有个乡下表哥?”
“俺也不知道,你赶紧看看你去吧,拖儿带女一家人,说是从桃花村来,不会是趁着机会来打秋风吧,你爹不了,你年轻可得多几个心眼,现骗子多。“花嫂故意把声音压低说。
马六嗯了一声,问,”他们哪呢?”
“就二楼会客厅,俺没让他们进你房。”花嫂说着,还得意地向马六眨眨眼睛。
马六轻轻拍拍花嫂肩膀,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看看。”说着,马六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土二楼。”用俺和你去吗?”花嫂后面说。
“不用了。”马六回复了一句。说着马六已经到了二楼,站了会客厅外,
所谓会客厅实际就是马六和他老爹卧室外边一间大屋子,放了沙发、茶几等家具,马六老爹活时候,常招呼那些房客,到这里来打打麻将。
现正是暑伏季节,会客厅门敞开着,马六还未进屋,就听到会客厅里孩子哭,大人叫,乱成一片。
马六皱皱眉头,进了屋,就见屋子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女人一边给婴儿喂奶一边嘴里呵斥着什么。旁边地上放着几个行李包。
男人一见马六进来了,立刻站起身,张着手迎了上来说:“呦,是六子兄弟吧。”
马六看走上来男人,三十多岁年纪,又黑又瘦,个子不高,头发稀疏,一身农工打扮。
马六还未答话,男人已经到了他近前,直接握住马六手,肯定说,“是六子兄弟,和你爹长一模一样。”
那个喂奶女人也已经站起身,收拢好衣服,把怀里孩子往沙发上一放,走过来,附和道:“是,真像。”
马六看看女人,女人和男人身量正相反,又高又壮,一张胖脸上五官都是圆乎乎,眉眼还挺俏丽,刚奶完孩子,胸前衬衣不仅被顶老高,而且还能看到奶渍痕迹。
马六忙收回目光,对着男人说:“大哥,您从桃花村来我好像没见过您。”
“贵人多忘事,你爹有本事,从小不知和谁学了身好功夫,还早早就进了城,你一直城里长大,也没回过桃花村,当然没见过我了,但你肯定听你爹说过六姑奶。“男人一脸羡慕提醒道。”六姑奶?“马六使劲想了想,摇摇头说:“好像没听过,我只听我爹说,他老人家是一根独苗,爹妈早逝,小时候学功夫也是拜云游师父,他进城几十年了,桃花村早就没亲戚了。“”咋能没亲戚呢,六姑奶就是你家亲戚,你爹小时候还吃过六姑奶奶呢,认过干娘,你说这亲不亲。“男人不满意了。
马六看男人露出不悦,忙回应道,“我倒是听我爹说过,他是吃百家奶长大,而且村里还真有干娘。”
“那就对了,六姑奶就是你爹干娘,我是六姑奶孙子,叫金旺,论辈分算,我就是你表哥,这个是我媳妇,也是你表嫂,叫桂枝。”男人立刻说道,还指了指旁边女人。
马六被男人这套嗑唠晕头转向,他无奈点点头说:“金旺表哥,你们进城有事吗?”
金旺一听,松开马六手,脸上愁苦说:“本来我进城来,是想看看我叔,没想到就晚了这么几天,我叔就没了。”
马六从兜里掏出烟,给金旺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支,说:‘金旺表哥,我爹是不了,可是咱们还是亲戚,你要有什么事,管说,我能帮上我一定帮。”
金旺重重吸了一口烟,眼睛好像一亮,对着一旁桂枝说:’听见没,还是自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够亲。“
“是呢,是呢。”桂枝连声附和道。
马六呵呵笑了两声说。“金旺表哥,你有啥话就直说吧。”
“是这样,六子兄弟,这几年乡下日子不好过,村里地都被征了,就是不被征,种地也挣不了几个钱,村里有本事都到城里打工了,我和你嫂子也不想村里呆了,想到成立找点活,可城里啥情况我们也不懂,知道我叔城里一直混不错,就寻思投奔我叔,想让我叔帮忙找个活计儿,没想到。”金旺一边说着,一边偷眼看着马六。
马六听完,看了一眼面前一男一女,寻思一下说:”金旺哥,其实我爹城里除了置办下这么一个院子,也没啥本事,就算他活着,找活这事他肯定也帮不上你,你看,我也二十多岁人了,这不还家里待业。“”哎呀,置办下这么大一个院子还不算本事,六子兄弟,你哪是待业呀,你是守着院子当房东,坐炕上就数钱,这日子比神仙还舒服,还用工作。“金旺艳羡道。
马六被金旺说得一愣一愣,心想,这个男人看见又黑又矮,这嘴还挺会说,不像个老实巴交乡下人,心里就不愿意帮他们忙。
金旺看马六光抽烟不表态,就立刻向旁边女人使了个眼色。
桂枝见状,立刻往前凑了凑,鼓胀胀胸口几乎要抵到马六身上,一副哀戚戚样子说:”“六子兄弟,我们从乡下到城里来不容易,来之前把屋子也抵给别人了,现回也回不去了,你就帮帮我们吧。”
桂枝刚说完,马六还未说话,金旺立刻就火了,对着桂枝呵斥道,“你这个死婆娘,和六子兄弟说这些干啥,看我不揍你。”说着,金旺扬手就要打女人。
马六见状,忙伸手抓住金旺胳膊,金旺蹦跶了两下,根本就动不了,就只剩下喘气份。
女人离马六这么近,马六都能闻到女人身上奶味,马六撤后两步说:“金旺哥,这样吧,既然你们来了,我也不能不帮你们,你先告诉我,你们会啥手艺,我帮你们问问。”
金旺和桂枝互相看了一眼,金旺为难地说:“我们除了种地啥也不会,六子兄弟,我看你这院子挺宽敞,这上下两层楼,咋也有十来间房吧,要不我们就你这找点啥活干,苦累我们都不乎。”
马六看着这对突然而来表哥嫂,心想,完了,这是沾上包袱了。
2好好舒服舒服
马六没想到老爹刚死,就从老家冒出来一对表哥嫂,想不帮忙,看来这对粘包有来了就不走意思。提供瞧这一男一女眼巴巴看着自己,马六不好意思一口回绝,只好回答道,“金旺哥,我这房子是整房出租,又不是旅店,用不了什么人手,就是需要一个打杂做饭,现也有人干,你看这样吧,你们先我这住两天,找到活好,找不到活,就当到城里旅游了,怎么样。”
“那好,那好,不愧是我叔孩子,仁义。”金旺立刻眼角挂喜。
女人胖脸上也掩饰不住轻松。
马六一看,说道,“那你们就跟我来吧,正好我这还有间空房,你们先住下。”说着,马六就往走。
金旺拿起行李,桂枝抱着孩子跟马六身后,出了会客厅。
顺着屋外走廊,来到走廊靠里一间屋前,马六打开屋门,说:“金旺哥,桂枝嫂,这间屋子租客刚搬走,你们就先住这吧,房里东西你们随便用,还有啥需要你们管和我说。”
金旺两口子探头往屋子看看,屋子不大,也就五十多平米面积,但是正处阳面,屋子里亮堂堂,干干净净,生活家具也一应俱全。
金旺立刻说:“蛮好蛮好。”夸了两句,金旺突然看了一眼马六,狡黠问,“六子兄弟,这房租咋算呢?”
马六看看金旺那故作机灵样子,心里不痛,脸上还是笑笑说:“都是亲戚,你们也不这常住,房租就暂时不算了,你们先免费住。”
金旺一听免费住,加高兴,拍了一下马六说:“小六子,你和你爹一样,仗义。”
说着,金旺就往进拎行李,桂枝也朝马六笑笑,紧跟金旺进了屋。身体还不经意碰了马六一下,马六站门框前,看着桂枝后背,这女人屁股也是又宽又大,碰自己那一下还蛮有弹性。真是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又黑又矮金旺咋娶了这么一个不错媳妇。
马六正胡思乱想,金旺已经将手里行李放好,开始准备收拾,金旺对马六说:“六子兄弟,这屋子真不赖,那我们就先住这了。”
马六点头说:“行,金旺哥,桂枝嫂,你们先收拾着,我还有点事,你们有啥事直接过会客厅找我就行了。”
金旺和桂枝忙说:“你忙,你忙。”
马六笑笑,就自己回了会客厅。一进屋,马六就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这几天忙着操办老爹丧事,马六几乎要累虚脱了。马六也是一根独苗,而且幼年丧母,和老爹相依为命十几年,老爹原本打算将马六培养成才,成为一个大学生,但是马六天生就不是读书料,从小看见课本就头疼,仗着从老爹那学来几手拳脚功夫,到是学校里顽皮捣蛋,打架闹事有一套,老爹三五天就得被老师叫到学校,后来勉强混了个职高毕业,马六就再也没有进过学校。老爹对马六打舍不得,骂不管用,幸好马六除了不爱读书,本性并不坏,没有闹出大事端,也就由他去了。
马六老爹进城后就一直做生意,买卖由小到大也挣了一些钱,怕儿子将来没有个依靠,早几年,城郊买了一处院子,又盖了个土二楼,往外租房,开始这里位置偏,离城远,租人不多,近这一两年,城市扩建步伐很,附近一夜间就好像到处都是工地,不仅白天热闹很,晚上也是一片霓虹,林林总总人越来越多,马六家土二楼出租生意开始火爆,房客不断,租金也不断上涨。马六老爹临终拉着马六手说:‘六子,爹一辈子没给你留下啥,除了那点拳脚功夫,就是这座院子,只要你能守住这片院子,你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爹九泉之下也就安心了,记住,一定要守住这个院子,这是你命。“
马六此时才知道老爹为了自己用心良苦,他含着泪用力点点头说:”爹,你放心吧,这院子我会守它一辈子。“
马六老爹这才安心闭上眼睛。
马六将老爹丧事操办很隆重,周围人都说马六一下子懂事了。马六也觉得自己瞬间长大了,现坐空荡荡会客厅里,看着窗外越来越近高楼群,马六心中却涌起了浓浓孤寂和悲伤,没有了老爹,今后生活只有他独自面对了,他已经是这间院子唯一主人。
马六正坐沙发上暗暗思量,一个人从外边闪了进来,并随手关上了客厅门。
马六抬头一看,是花嫂,花嫂挨着马六坐下,摸摸马六额头,亲昵说:”咋了,六子,累了。“
马六抬头看了一眼花嫂说:“没事,我就是有点困。”
花嫂用手轻轻摸着马六腿说:“困了,那俺陪你进里间歇一会儿,这两天可把你辛苦坏了,人都瘦了,俺看见都心疼,进里屋,俺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马六捏了一下花嫂手说:“算了,我这两天没心情,过两天再说吧。”
花嫂眨眨眼睛又说道。“那你想吃啥?俺给你做去。”
马六想想说:“熬碗粥吧,我现就想喝点粥。”
“行,你等着,俺这就去做。”说着,花嫂站起身,出了屋。
马六看着花嫂出了屋,思路又回到了一年前。
一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暑伏天,院子里房客多了,需要一个做饭扫院杂工,有人就向马六父亲推荐了花嫂,花嫂全名叫花金叶,第一次见面,马六和他老爹对花嫂印象都不错,花嫂四十多年纪,皮肤还是白白,穿着一件印着碎花白底褂子,周身上下收拾干干净净,个子虽然不是很高,但身体浑圆,一看就很结实,像个干活主儿,而且花嫂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酒窝,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
等工作开了,花嫂勤与能干让父子俩觉得选对了人,后来马六知道了,花嫂是个寡妇,带着一个女儿从农村到城里打工。开始马六还想将父亲和花嫂撮合一起,没想到不久后,一个燥热夜晚,一个荒唐举动,使马六彻底断了这个念头,他和花嫂关系也发生了质改变。
3还是处男
花嫂来两个月后一个夜晚,马六老爹外出和别人喝酒,走前说晚上不回来了。马六一个人家里没事干,就拿出一张岛国片碟,关上门偷偷看。
岛国动作片演绘声绘色,马六也也看燥热难耐,全然不知外边已下起了淅淅沥沥雨。
马六虽然从小打架闹事有一手,但男女之间真刀真枪操练却从来没有体验过,这张碟也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看着看着,马六就觉得身体有了反应,浑身上下好像要有股火要往出泻。马六红头胀脸屋里兜圈子,身体里火却越燃越旺。马六正不知该怎么办,外边响起了敲门声。马六一激灵,急忙关了电视,开了门,屋外站居然是被雨浇透了花嫂。
马六一愣,赶紧把花嫂让进来,问道,“花嫂,你没回啊?”
花嫂拢了拢被淋湿头发说:“别提了,俺刚出门,就被雨截了,这糟心雨,下真不是时候,六子,俺想来你这避会儿雨,等雨小点,俺再走,行不。”
马六看看花嫂,花嫂还穿着那件碎花白底褂子,被雨一淋,衣服紧贴身上,浑圆身材加凸显,里面内衣也清晰可见。
马六不由想起刚才片里情景,咽了口唾沫说:“行,那有啥不行,进里屋,里屋有梳子。”
花嫂看了马六一眼,没有怀疑,径直进了里屋。
马六紧跟着花嫂进了里屋,一进屋,就啪一声把屋门反锁了。
花嫂还没反应过来,马六就从后面拦腰把花嫂抱住了。
花嫂啊了一声,马六已经把花嫂重重扔了床上,急不可耐压了上去。
花嫂明白了马六意图,一边拳打脚踢抵挡着马六,一边说:“六子,你干啥,不中,不中。”
马六不说话,只顾加手里动作,一会儿工夫,花嫂那两个肉鼓鼓山峰就被他捏了手里。
马六第一次触摸到这么柔软美物,情绪加亢奋,花嫂抵抗他蛮力面前根本就不起作用,花嫂也好像放弃了,任由马六放肆。但到了关键时候,马六却不得要领,吭哧着不能入港。
花嫂一摸马六下身,惊讶问,“六子,你不会是第一次吧?”
马六被问得脸红了,点点头嗯了一声。
花嫂竟然咯咯笑了,说:“看你那猴急样,我还以为你是老手呢,原来还是个童子鸡。”
花嫂笑声让马六羞恼,他鼓着气说:“童子鸡咋了,我东西又不是不好。”
花嫂握住马六下体笑道,“东西是好东西,不会用顶啥用,来,花嫂教你,一下一下,和打洞一样。”说着,花嫂就由被动转主动,将马六带进了另一个世界。
马六从花嫂那里结束了处男生涯,体验了男女之事乐,也明白了外表洁净花嫂骨子里却荡着一股狐媚。
完事之后,花嫂用山峰贴着马六身体问道,“咋样,舒服不。”
马六嗯了一声说:“花嫂,今天事。”
“今天事,嫂子不怪你,不过嫂子守了十几年寡,一直都是规规矩矩,今天可是让你破了戒了,你说你坏不坏。”花嫂打断马六话,似安慰又似埋怨说。
马六一听,忙说道,“花嫂,那你说咋办吧?”
花嫂看马六紧张样,一点马六额头说:”说你是个童子鸡,你还真是个童子鸡,放心吧,嫂子不会怪你,再说了,赚个童子鸡,嫂子也没吃亏。”说着,花嫂又咯咯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长叹一口气。
马六被花嫂变换情绪弄点发蒙,问道,“花嫂,你咋又叹开气了?”
花嫂眨眨眼睛说:“六子,嫂子心里早就断了男女这点事了,让你这一捅,嫂子不仅名声没了,以后也没法过省心日子了。你说,俺能不叹气吗?“
马六一听,心里真有点愧疚,说道,“花嫂,这事我肯定不会往外说,你要是心里不舒服,有啥想办事,我帮你办。”
花嫂瞟了一眼马六,说:“我一个寡妇,能有啥事,不过你这么一说,嫂子还真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马六心里有点不踏实,小心问,“啥事?”
“六子,嫂子带着闺女来城里打工,城里也没啥亲戚,就俺们娘俩无依无靠,连个住地方也没有,租人家一个小破房子,房子又破又漏不说,每个月房租都够俺娘俩吃饭了,一到交房租时候俺就心慌,而且平时也不方便,你看这一下雨,俺就回不去了,俺这陪你,心里还惦记着俺丫头,你说这叫啥日子。”花嫂边说边瞅着马六叹气。
马六听说出了花嫂话外之音,原来这女人这等着他,他沉默片刻,说:“这样吧,花嫂,你也别外边租房了,就带着闺女搬过来吧,楼下正好有一间空房,你们就住那。”
“那敢情好,不过,你这位置好,房租比俺现住地方还贵,俺怕住不起。“花嫂捏了一下马六手说。
马六心里笑笑,想,你不就想白住吗,想到这,马六说:“花嫂,房租你就不用交了,就当我给员工解决住宿了,但这件事你不能和我爹说,他要问起来,就说你闺女涨工资了,想换个好点地方住。”
马六一说完,花嫂就乐了,抱着马六叭亲了一口,喜滋滋说:‘放心吧,六子,嫂子知道该咋说,六子,嫂子没看错你,你真是个有心人,刚才嫂子疼你疼对了,等搬过来,嫂子肯定好好照顾你。“
马六瞅瞅眼前这个眉飞色舞女人,心想,怪不得你刚才那么轻易就让自己得手了,原来心里早有了小九九。既然你都达到目了,我还客气什么。想到这,马六心里愧疚立刻烟消云散,一把抱住花嫂,就往身下压。
花嫂顺从往马六怀里一倒说:“六子,等等。”
马六心里有了底气,眼一瞪说,说:“等啥呀,明天你就可以搬过来。“
花嫂推着马六说:‘不是,俺给闺女打个电话,俺不回去,她不放心。”
马六一想有道理,从床头拿起自己手机,递给花嫂,说:“打吧。”
花嫂躺马六怀里,拨通了自己闺女手机。
花嫂躺马六怀里,一边拨弄着马六胯下器物,一边给闺女打电话,花嫂说:“娟子,刚才下雨,把回去路给冲了,晚上俺就不回去了,你自己把门锁好了,别让坏人进去,有啥事就给婶打这个电话,这是房东儿子电话,他住婶楼上,有电话会告诉俺。”
花嫂闺女电话那头又说了几句,电话挂了。
马六接过电话,不解问道,“你咋和你闺女称呼婶,不称妈呢?”
花嫂顿了一下说:“俺们那就这么称呼,咋了?”
马六摇摇头说,“没咋,就是觉得你们这习惯有点怪。”接着马六又笑道,“不过,花嫂,看不出来,你还真会编呀,我住你楼上,我住你身上吧。”
说着,马六就顺势压了花嫂身上。
花嫂自己也笑道,“这都是当寡妇当出来,要不俺早让人欺负死了。”
马六一边入港,一边说:“那我今天就好好欺负欺负你。“
花嫂身体迎合着马六,眼神迷离说:“还是小后生火力旺,你欺负吧,俺十来年都没让人欺负过了。”说着,花嫂将马六紧紧抱住。
马六心里没有了负担,又有了刚才经验,动作就变得又自如又有力,把个花嫂刺激娇喘连连。
一个干柴,一个烈火,将这个雨夜弄得春意横飞。


警告:本站含有 [马六和花嫂子]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