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魔族战士◆◆◆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狂暴的魔族战士
我面带着高傲的微笑看着那些狂暴的魔族战士们。在它们粗铁掩面头盔下,变形的嘴巴里遍布这扭曲的獠牙。  我轻轻的带上华美镂空的瑟银头盔,飘扬的金黄长发被遮盖在头盔里。我扭动着娇躯抽出了泛着红色魔法光芒的骑士剑。看了看这些穿着简陋装备的魔族,我娇声大喊道:“姐妹们,跟我冲锋啊~.”随着我的一声大喊,几百个和我穿着同样华丽镂空瑟银全身甲拿着制式泛着白光的骑士剑的女骑士们冲向那些阵形杂乱的魔族士兵。  乱军中我的顺劈斩劈开了一个带着羽毛铁质头盔的魔族军官的头盔,半寸厚的铁壳好像奶油一样被切开,紫色的脏血喷射出来,紫血还没有洒在我那华丽的镶着黄金的盔甲上就被一阵盔甲的红色魔法盾给化成了白烟。  远处一阵寒风吹过,强壮的魔族士兵全都变成了冰雕,我微笑的嘴角抬得更高了,一定是高级魔法师米丽雅的杰作……,米丽雅穿着有如暴风图案的魔法长袍,拿着白玉一般晶莹剔透的水晶法杖,身上闪烁着银白的微光,一向冷艳的绝美面容冲我微微的笑着。  “啊~~,呜~~~ ”巨大的痛楚让我呻吟着醒来,头脑刚刚清醒一股腐草的味道就冲进了我的鼻腔。细嫩脖子上的粗铁项圈狠狠的被人拽了一下,让我从潮湿的草堆里坐了起来露出了无限美好上身、圆润的香肩和一对美丽丰满的乳房。  “懒母狗,还不起来。快跟我走,今天是早集!”一个黑人老太婆拽着我脖子上的项圈大吼道。  “是的,主人。”无情的事实将我不情愿的拉回到地狱般的现实中,我疲惫的站起身子,乳头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着,美丽修长的双腿微微的叉开着,小穴的两片嫩肉上穿着的金色阴唇环上还粘着凝固的白色粘液。昨天晚上的轮流交欢让我的小穴还有些红肿……  我疲惫的走向和我只有一块木板之隔的牛圈,在黑人老太婆的皮鞭和唾骂下,费力的扭动着娇躯,美乳随着用力微微颤动的将牛拉出牛圈套在车上。走出住的牛圈,我抬头望向天空——此时天空和我的心中一样看不到一丝光明。  黑人老太婆将一条长木杆扛在我的香肩上,脖子和一双纤细的手腕同样被绑在木杆上,然后又将她要去集市贩卖的破瓦罐和粗布放在大篮子里,最后又将篮子挑在禁锢我的木杆上。我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作为一个骑士我不太在乎这点重量,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却要光屁股给人挑担子确实让我有些羞耻。  黑人老太婆将我的粗铁项圈用一根两米的绳子拴在牛车的后架上,然后拿着鞭子驱赶牛车走出了这个破石头圈成的院子。  “把你的奶子甩起来,天太黑了,你可别跑了~ ”黑人老太婆咧着掉了牙的嘴沙哑的说道。我无奈的轻轻扭动着小蛮腰,让丰满挺翘的双乳抖动着,让我烦躁的乳铃声叮铃铃的响着,乳头被拴着铃铛的乳环好像一只小手在不停的拉扯着,一阵阵酥麻荡漾在我的心中。  天渐渐变得有些鱼肚白了,牛车缓慢的行驶在乡间的土路上,牛车后面拴着一个完全赤裸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的金发美丽女人,她扛着一条木杆,木杆两端挂着的重物将木杆压得两头轻轻的弯曲,女人身上已经泌出了细细的汗水,一对美丽挺翘的乳房随着女人的踉跄的行走微微甩动着,直挺挺的乳头上拴着的小铃铛在女人有意的扭动下不停地响着,女人修长的双腿微微叉开,每迈出一步都要皱着黛眉轻轻的扭动屁股,两腿间的两片穿着阴环的嫩肉有些红肿的挺立着,那暗红色的嫩肉上面还粘着白色的秽物。  土路和帝国平坦的柏油路不同,上面坑坑洼洼,我美丽的赤足被尖锐的石子隔了一下,我黛眉微皱的踉跄起来,两边的重物让我的小蛮腰一直紧紧的绷着,隐约可以看到平坦小腹上美丽的腹肌,当然这些腹肌是这一年才出现的,因为吃不到肉食没有脂肪摄取还有在男人交欢的时候我同样必须要扭动腰肢和屁股……由于踉跄了一下,我跟不上了牛车的速度,脖子上的粗铁项圈被狠狠的拽了一下,我差点摔倒,我拼命的向前抢了几步才稳住身体,而因为我的踉跄,我美丽的乳房上又被黑人老太婆狠狠的打了几鞭子。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在驯妓营被调教后我就不停的被贩卖着,要么躺着被人排着队肏,要么锁在笼子里被大车运输。我只知道这里的夏天很热应该与地处南方的帝国距离不远。但是我还知道在天谴日后,失去魔法力量的帝国肯定完蛋了。  我在微弱的晨光下看着这个穿着简陋的黑人老太婆,如果在一年前,这个蛮族的老女人给我添鞋子上的灰尘都不配,可是现在我确成了她用两块铁矿石换来的卑贱女奴。想起这个黑人老太婆我就恨得牙痒痒,即使我已经在驯妓营里被调教得差不多了,但是我还是痛恨一个刻意折磨我的人。比如现在她让我扛着这些该死的重物,却让她的牛闲着。当然她的理由是充分的,牛比我精贵,因为牛比我值钱,需要四个我这样的女奴才能换一头牛。所以即使我累死了也无所谓,反正我是属于战犯而被惩罚贱卖的特价女奴,对于曾经屠杀过魔族的人类,男人肯定要处死,而女人只能成为最最下等的性奴,不得成为侍妾或通房丫头,不得被私人包养只能从事和交欢有关的行业……  太阳渐渐升高了,我气喘吁吁的跟在牛车的后门,不时的踉跄让我挨了不少鞭子,我的美乳被打得红扑扑的,乳头因为充血变得更加挺拔起来。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我羞红了脸的将头深深的底下,作为一个帝国贵族我无法忍受在这些曾经卑贱蛮族的嘲笑下赤裸着身体。果然来了一队骑马的黑人武士,他们看到我就放慢了速度,跟在牛车的后面戏谑的看着我扭动着屁股扛着重物。  我的脸羞得更红了,因为在我充满汗水的屁股上,还有一个羞耻的烙印。  “性奴:奥黛丽性格:生性淫荡惩罚:永世为娼编号:A102”  没错我是曾经的火红玫瑰骑士团的团长,曾经美丽高贵的奥黛丽。可是失去魔法神力后,我既拿不动那曾经趁手的骑士剑,也穿不动银色的瑟银全身甲。或许就好像调教师说的,我只适合用下面那温柔的肉洞侍候男人吧~ “噼啪”的鞭子响声,我由于长时间不训练的屁股已经变得柔软而丰满,所以被抽打时一波波肉浪让每个男人都兴奋异常。  “呜哇~ ”我痛苦的大叫着。在二十岁以前,我还拥有魔法力量的时候,我美丽的身体从来没用受过伤,哪怕是一个伤口也没有。可是现在我只能在马鞭下哀嚎,但是却不能真正发出那种让人讨厌声音的嚎叫,必须要哀嚎得淫荡一些。  “各位大爷,这个婊子一个铜币一次怎么样?”黑人老太婆好像在推销一件货物一样喊道,并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一下子羞红了脸,因为黑人老太婆希望我可以叫床,没用女人叫床的呻吟声更能让男人们兽性大发了。我无奈的哼哼了几声……“我们现在可没工夫,征召令已经开始了,我们是投奔军队的~ ”一个黑人武士深深的看着我淫荡的屁股一眼说道。  “你就直说我们刚从妓院出来硬不起来得了,装什么正经。”另一个黑人武士调笑道。  我看着这些骑着帕米尔瘦马,拿着木头杆子削成的武器心里轻笑着,在穿着重甲的帝国重步兵前,这些武器能起到什么作用呢?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如果连这些蛮族都开始征召了,那么说明了什么呢?  “都是你,平时被人肏的时候不是叫得挺欢的吗?现在还装起淑女起来了……”黑人老太婆不停地用鞭子抽打我的乳头乳铃被打得发出让我心烦的刺耳叮当声。我憎恨的看着黑人老太婆一眼,但是又看到了她左手戴着的黑色骨制手镯心中的火气一下被惊恐吓得一丝不剩。  “你敢这么看我?你这条母狗,你以为你还是贵族吗?奥黛丽大人~ ”黑人老太婆调笑的说道,我即使有准备也娇躯一震,那个总是带着微笑的让人崇敬的女骑士再一次出现了起来。紧接着我的眉头狠狠的皱着,在驯妓营里被调教的昏暗日子让我只要想到就羞耻和恐惧得发抖,但是在羞耻的过程中还有那么一丝的快感。  “呦呦~ ,奥黛丽大人兴奋得流水啦~ ”黑人老太婆更加蔑视的说道。  我痛苦的闭上眼睛,我已经无法控制在羞耻中产生淫荡的快感了。在不停地轮奸和各种刑具的催淫下,我总是在最羞耻时让性欲得到释放,长时间的折磨让我很难分清羞耻与性欲了。  “刚才你要是这么浪有多好,我就可以得到四个铜币了,不行我要惩罚你。”  黑人老太婆越说越生气,她根本就不在意一个二十岁本应该还在情人或父母呵护下的一个女孩的感受,在她的眼里我甚至都不能称作人。或许当我累死后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将我美丽的肉体卖给屠宰场,然后再买一个更年轻的女奴,以后这样的白皙皮肤女奴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便宜的。  牛车停了下来,黑人老太婆跳了下来,手里拿着两个银白色的小坠物,我痛苦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哀求道:“不,求你不要这样,那里好痛。我以后会好好叫的,我会……”  黑人老太婆不理会我的哀求,一边咒骂着刚才生意的失败一边将这两个坠物链子拴在我柔嫩的两片阴唇上。  “好重~ ”我痛苦的想蹲下,让这两个撕扯下身的坠物落在地上,但是噼啪的皮鞭不停地抽打我丰满的臀部让我不得不站了起来。  “卖你的人不是说了吗?这是从你盔甲上弄来的残片,还是你当初哀求留下的呢,现在给你当刑具不是挺好吗?”黑人老太婆轻蔑的说道。  我底下羞红的俏脸,看着拴在我阴唇上,将红肿的嫩肉拉得变形露出水光粼粼的肉洞的两块不规则的坠物,那种金属银白的瑟银,我曾经穿着这些铠甲杀光了阿尔比斯山脉以北的所有亚人种族和蛮族,可是失去魔法力量支撑的瑟银就好像石头一样又脆又重……羞辱的感觉让我粉嫩的肉洞里流出了淫水,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  黑人老太婆看着即生气又嘲笑的说道:“看来以后不给你挂上这个,你这骚婊子不会发浪的。”  “求你把,把它们擦了,呜呜~ ”我哭着哀求着。  “擦了干什么?擦了你就是淑女了?留着它们给男人看看你有多骚不好吗?”  黑人老太婆轻蔑的笑了笑说道。  牛车在清晨的阳光下继续缓缓前进,我不得不叉开腿,那两个坠物随着我赤足的艰难步伐不停地无规则的摆动着,拉扯着阴环上两片因为长时间交欢而肥大暗红的嫩肉,在这淫刑具的刺激下,我淫水顺着被扯得直立的阴唇滴滴答答的流在这乡间的土路上。  “你这淫荡的婊子,水淌光了一会怎么伺候男人?”黑人老太婆不停地羞辱咒骂着我,我的呻吟和黑人老太婆的辱骂声渐渐远去……第一章红房子  早集设立在蛮族的一个小镇里,此时的太阳刚刚升起霞光万道的照射着这片贫瘠的土地。  我呼呼的喘着粗气的跟在牛车后面,沉重的货物和阴唇上的坠物让我几乎站立不稳,双腿不自然的叉开的行走让腰酸得不行。可是这些我都必须忍受,当然还有后面总是喜欢拿柳条抽打我的那群该死的黑人小孩。  “别打坏了我的奴隶~ ”黑人老太婆冲着越来越过分的孩子们挥舞着鞭子。  我微微的皱着美丽的黛眉,小穴上有一条浅红色的柳条打成的鞭痕让我本来就被拉扯得变形的阴唇更加痛楚,这是一个半大孩子的杰作,如果大部分的小孩只是好奇的玩耍的话,那么这些对于性欲和女人朦胧的半大孩子却对于美丽女人特别是光屁股不能反抗的女奴则有一种暴虐的倾向。  越向前走集市上的人就越多,很多人走到我的身边用粗糙的大手捏捏我丰满的乳房或摸摸俏脸,还有人戏谑的掂了掂阴唇上的坠物,然后在我痛苦呻吟中又拽了拽坠物上的链子。  “这个漂亮的娘们什么价啊?伺候过几个男人啦?骚穴干净吗?”“货物怎么卖?”每当有人问价的时候我就必须停下来甚至要撅起屁股让人们看看我淫荡的肉洞,等待黑人老太婆和客人谈完以后再被牛车牵着行走。  在吵乱的集市中,我忍受着人们揉搓我美丽的乳房,甚至将手指伸进我的肉洞和后庭还有嘴巴。但是我却被一个木台上一个白皙的肉体所吸引。  一个简陋的木台上,几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叉着腿跪在那里,有黑人也有白人,一个皮肤有如水晶般细腻的女孩准确说是女人的两腿分别跪在两块石头上,撅着屁股两片开发过度的红肿嫩肉无力的分开着露出刚刚交欢过的肉洞,一个破碗放在她小穴的下边,滑腻的淫水一滴滴的流下来已经流了小半碗。在条条的鞭痕中有着屈辱的烙印“性奴:米丽雅性格:淫贱喜虐惩罚:终身性奴编号:A86 ”。  这是老朋友在天谴日后的第一次见面,我阴唇上挂着坠物扛着木杆上的重物被牛车牵着慢慢的走过这个木台。米丽雅则撅着屁股双手反剪着被铐着,然后撅着淫荡的屁股湿润的骚穴往碗里流着淫水。那个拥有冰霜力量可以将大河结冰的大魔法师,那个总有着学者威严的冰霜美人,那张冷艳不拘言笑有如大师雕塑的美丽脸庞,现在正在媚笑的对着她的主人娇笑的说着什么,一边羞红了脸使劲将淫水流到碗里。我从来没见到过她这么笑过……当她看到我凄苦的脸时,她美丽而媚眼如丝的眼睛瞪得很大,脸上的痴媚的笑容也僵硬了起来。我甚至看到她不停蠕动的肉穴突然紧紧的抽搐了一下……我也一样,我双腿下意识的并紧了阴唇被拉得更长,一股淫水浸湿了阴唇,身体不自然的挺直了起来乳头上的铃铛剧烈的响起来,美丽俏皮的鼻子轻轻的皱了皱。  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互相对视着,想从各自的赤裸淫荡的身体里找到以前的她。渐渐的我走过了那个木台,我拼命的扭动着白皙的脖子望着那个木台。而她甚至不惜被主人打了十几下屁股直到被打得屁股通红一双美乳乱颤也同样歪着头看着我,那墨绿色的可爱眼睛中已经没有了那时候的天真烂漫,取而代之的是黑夜般痛苦的深邃和淫欲的迷茫。  随着我被牛车牵着远去,我们的视线慢慢的被路人阻挡,最后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是一个黑人正捏着她犹如白玉一样的乳球不停地抓着,她抗议而不舍的扭过头,露出那迷人的媚笑讨好的说着什么。  我凄凉的流下眼泪,我更希望这个美丽而睿智的女魔法师死在流箭下或者自杀而死,而不是光着身子扭动着淫荡的屁股流着淫水的讨好男人,让这个从来都不会讨好男人的冰冷女人变得好像最下贱的妓女一样媚笑。当然她或许也是这么想我的,一个高贵的女骑士居然好像一个牲口一样赤裸着身体被人牵着,而且流着淫水的小穴还挂着淫荡的坠物。  我尽力转过头再看了她一眼,因为不好好走路,小腹不停地被黑人老太婆抽打着。但是我依然希望再看她一眼,但是视线被行人挡住了。我想喊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喊什么好。  我还能看到那个木台,木台周围全是黑黑的人群。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她肯定会被买走,然后根据杀死魔族的惩罚令而成为一个只能用肉穴伺候人的性奴隶,被卖到各个地方被无数亚人类或者野蛮人肏得精疲力竭。而我或许也一样,这个黑人老太婆会还不犹豫的将我卖掉用来换一只猪仔或者别的什么。  牛车终于在一个红房子停了下来,我疲惫的身体直打晃,下面的两片嫩肉火辣辣的痛楚着。看着这熟悉的地方,我虽然俏脸微红但是心里也有一丝渴望。  一个胖得好像蛆虫一样的魔族女人走了出来,她看了娇美的我一眼然后说:  “两个铜币的管理费。”  “不是一个铜币吗?”黑人老太婆嚷嚷着。  “上个月还是我给你钱呢,你说呢?现在白皮母狗越来越多了~ ”肥胖的魔族女人说道。  “那价格变了没有,我这个小奴隶可是上品呢。”黑人老太婆说道。  “价格倒是没变一个铜币一次,只是有些活儿一次可以赚到三个铜币,但是她得受点罪~ ”魔族胖女人指了指我说道。  “好吧,你要努力哦,我下午来接你~ ”黑人老太婆用鞭子轻轻打了打我丰满的小屁股说道,并且将阴唇上的两个坠物收走。  “是的,主人。”我害怕她一直让我带着这两个玩意所以回答的时候有些愉悦。黑人老太婆将我扛着的货物和木杆解下来,然后驱赶我将这些货物搬上牛车后离开了红房子去集市卖她那几个不值钱的破罐和粗布了,我的俏脸累得粉扑扑的。  “嘻嘻,小婊子挺喜欢这的啊。”肥胖的魔族女人嘲笑的说道。  红房子就在集市中间,人来人往的。我被带到红房子旁边的一个木桶旁,魔族的胖女人将我的双手反剪着绑在背后,让我撅着屁股在人流传动的集市上清洗了起来。  “快看啊~ ,我们的漂亮女奴隶啊,纯血的帝国金发贵族~.每一次都清洗啊,干净着呢。”魔族胖女人一边哗哗的用水洗着我的小穴一边叫喊道。  我羞红了脸,无论被调教多少次都无法接受在大庭广众下裸露私处,而且还是被人清洗。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小穴昨天被迫和人交欢的秽物在众目睽睽下被洗掉了。几个对性爱充满幻想的男孩,蹲着那里仔细的看着我撅起的屁股。被那个肥胖的魔族女人用全是脂肪的粗手指将我小穴的干涸的白色秽物扣出来,再用清水冲掉。  “求你们,别看了~ ”我好像一个小丫头一样的撒娇哀求着。而等待我的是屁股上多了两个巴掌印记还有继续咕叽咕叽的搓皮肤的声音。  “就靠这个招揽顾客呢,要不谁会肏你?抬起头,冲大家笑,对就这样。”  魔族胖女人狠狠的说道。  我冲着那几个男孩僵硬的媚笑着,我不喜欢和比我小的男人交欢虽然我没有选择的权利。这一年来和我交欢的男人比我以前遇到的都多,有浑身臭气的低等魔族人、那东西带肉刺的北方长毛人还有这些黑皮肤的蛮族人,当然有时候得和这些人带来的宠物和坐骑配种……  不仅仅下身,连乳房下面还有腋下也被魔族胖女人清洗了一遍,魔族胖女人那肥胖的大手和我白皙的肌肤摩擦时总是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围着我们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些人已经从兜里拿出磨得发亮的铜币了。  我被肥胖的魔族女人带进了红房子,洗澡后的清新感虽然让我浑身舒服但是一会的煎熬也将让我有些厌恶,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今天在红房子里可以吃到一顿有肉的午餐而且管饱。这对于平时只能吃到黑人老太婆家里烤糊了的土豆的我来说简直是美食中的美食。依稀的记得当我还是一个贵族的时候几乎是无肉不欢的,姐妹们还总羡慕我无论吃多少东西都不会发胖。可是现在平时几乎见不到油腥,我甚至在羞耻的吞咽男人精水的时候都觉得不那么腥臊了。我几乎已经忘记那些烤鳕鱼还有嫩羊肉的美味了,现在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中午的午餐。想着想着我几乎不停的在吞咽着嘴里的唾液……  红房子里其实不小,一个带着舞台的大厅,我想是妓女们晚上跳艳舞的地方。  再往里走就是一个个独立的小房间了,当然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光屁股的女奴等待着男人来肏她们。  让我意外的是,这次肥胖的魔族女人并没用将我随意的带入一个房间然后将我白皙脖子上的粗铁项圈用一条长长的链子锁在屋子里的铁柱上,最后让我躺着等待着客人的到来。这次是直接走向底下阴冷的地牢,我记得上次来到这里一个不听话的女奴就被拽着头发拉扯进了这个地牢,然后就是凄惨的哭号和淫荡的呻吟交替的可怕声音。  “不,主人饶了我吧,小奴隶听话~ ”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甜美滑腻好打动这个可怕的女人,但结局几乎是可以断定的,一只大手扭住了我挺起的乳头狠狠的拧了一下。  “哇~ 呜呜~ ”我好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这身体,反剪捆绑的双手无法反抗只能轻轻的扭动腰肢好挣脱魔族胖女人用力的手指。  “你的主人让你赚钱,可是你却挑三拣四,真是个顽劣的小淫奴啊~ ”魔族胖女人说道。  地牢里依然是一个个小小的房间,只是有的房间的门是厚重的包铁边的木门,有些门是可以看到里面的铁栅栏。刚一进去就有一股腥臊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子,我轻轻的皱了皱鼻子似乎想适应这种作呕的味道。随着味道而来的是一声声淫荡的呻吟声和男人冲刺时深沉的低吼声。  这里让我想起了驯妓营的羞辱生活,我的小穴因为声音的刺激不受控制地蠕动着分泌着淫水。我的呼吸也从轻柔变为粗重……隔着铁栏杆可以看到一个小牢房里一个高大强壮的黑人正背对着我们,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死死的缠在黑人的熊腰上,我看不到女人的摸样,她双手叉开被吊在墙壁的铁环上只能靠双腿缠住男人才能让自己的胳膊好过一些。当然这么做是要有代价的,那就是男人的肉棒可以很舒服的抽搐在女人的肉穴里。黑人轻轻的拖着女人的双乳,只要女人下面的肉穴一不夹紧他就狠狠的将女人往下压,女人就会发出痛苦的嚎叫并让自己肉穴卖力蠕动起来……在女人痛苦并欢愉的哭喊声中,我和魔族胖女人走到一个同样有着铁栅栏的屋子。屋子很黑我不知道有什么刑具等着我。  用钥匙打开铁栅栏后,我长舒了一口气屋子里空无一物只有一个一人高的铁框子,四个禁锢的铁环分别在铁架子的四个角落。如果被这么吊着的话我还会好受些,这个铁环比刚才被黑人肏的女人的还要低一些,至少我纤细的赤足可以踩在地上,当然如果有人想要和我交欢的话还需要将我脚上的链子打开才行。  看到我俏脸上的一丝轻松神态魔族胖女人玩味戏谑的笑了笑说:“你可以趴在地上了……”  我很诧异,她应该将我锁在这个铁架子上然后等待客人看到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女人后,再好好的“怜惜”我啊。但是我确不敢违抗这个魔族胖女人,她同样戴着一个黑色的骨质手镯,那个让我发疯的刑具……“不,哦,天啊~ ”我惊恐的发现她将本来锁住我细嫩脚踝处的铁锁锁在了我纤细的手腕上,然后将我双脚拉了起来锁在了本来锁住我手腕的铁锁上。这样我被倒立的锁在了这个铁框内。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可让这些锁把我紧绷绷的固定住,但是这些链子却很长,让我可以在铁架上微微扭动。  这当然不算完,魔族胖女人将我的头发梳好然后狠劲的用绳子连在铁架的顶端,这样我的俏脸必须仰着,当然对于倒立的我来说我美丽的俏脸是冲着地面的。  现在我的双臂努力的擎着我的身体,否则我俏皮挺拔的鼻子就会成为身体的支撑点。  “饶了我吧,天啊~ ”我知道在这种状态下我根本就坚持不多久,我可能会被自身的重量压断脖子的。于是我痛苦的哀求着。  “主人,我是为您赚钱的,您这么弄我,我的骚穴怎么为你赚钱啊。”我继续哀求着说道。  “那你别管,这个刑罚很有趣的,嘻嘻~ ”魔族胖女人笑嘻嘻的将一个木盆放在了我的头下,然后将木盆注满了水。  “不,小奴隶会被呛死的~ ”我继续哀求着,双臂几乎无法再支撑我的重量了,一双美乳在不停需找平衡点的扭动的身体中颤动着。  “你可以把它们都喝光啊!”魔族胖女人轻松的说道,然后她好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的看着我,最后我听到铁门关上的声音。  “呜呜呜~ ”我在铁架子上不停地扭动着,似乎想摆脱禁锢,可是铁架子坚固得很即使在一年前我的力量也不可能摆脱这厚重的铁镣铐。  我的双手被叉得很开很难使出力量,双脚的链子较长无法通过双脚来勾住身体,那么我渐渐力竭的将俏脸埋在了水盆里。  我轻轻的嘲笑起自己起来,曾经的骑士团长、帝国骑士中最美丽的女人、无数帝国男人心目中的女神。最后的结局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被驯妓营调教后成为无数亚人类和野蛮人的交配泄欲工具,最后在一个妓院里被扒得溜光吊在铁架子上在一个小脸盆里被淹死了……,这是一个多么可悲又可笑的故事啊。  强大的求生欲望让我咕嘟嘟的喝着水盆里的水起来,这时候我听到吵杂的脚步声。  “嘻嘻,米欧斯大人,您设计的刑具我已经给一个小淫奴配上了,她正玩得开心呢。”魔族胖女人那恶心做作的声音说道。  “嗯。”一个男人的声音轻轻的传来,我一边喝着水一边期盼那个喜欢看的女人受苦的变态男人快点到来然后好让我可以重新呼吸。  牢门被打开,我被固定仰着头看不到上面,只能看的一堆魔族专用的镶铁重靴围绕着我。  “呜呜,各位大爷饶了我吧~ ”我痛苦的哀求着。突然一只手轻轻的拂过我丰满屁股上的耻辱烙印。  “奥黛丽?玫瑰骑士团的团长,就是这个婊子?她不是在西边的克鲁姆省吗,这么卖到这里来了。”那个魔族的声音又轻蔑的说道。  “奥黛丽?,那个屠杀了奇科族的人族?”魔族胖女人讨好的继续问道。  “是的,阿尔比斯山的奇科族几乎被杀光了。”魔族男人看着我正扭动着身子哧溜哧溜的喝着水盆里的水后说道。  “嘻嘻,你看她那个贱样一定是下毒毒死那些强壮的武士的。”魔族胖女人捏了捏我丰满的乳房说道。  “那可不是,在具有魔法的时候她可是个厉害的角色,人类的魔法奥妙无穷,可惜……”魔族男人看到我身上分泌着细汗后,用手指拉扯着我阴唇的阴环后说道。  “呜呜,咕嘟咕嘟。”被倒吊着喝水的滋味谁也体会不到,刚刚在食道里的水会因为重力而喷出来,然后更多的水因为呼吸再流进食道……我奋力挣扎着小穴因为呛水而不停的收紧再放松的蠕动着,柔软的乳球也在腰肢的扭曲下上下波动起来,小铃铛的声音时隐时现。终于在我小腹因为喝水而微微隆起的时候,我可以不用喝水而呼吸了。  “咕咕~ ”在我的俏脸和脖子都被憋成玫瑰色时,我听到了魔族男人发情时的那种咕咕声。  我只能看到两个凳子摆在我的面前,那个魔族军官登上凳子,将我修长美腿上的镣铐打开。我欣喜的以为他会把我按在地上和我交欢,但是想象不到的是,他紧紧的是用双臂抱住我健美的双腿,肉棒几乎是从上到下的垂直刺进我的肉穴里。  “啊~ ,咕嘟咕嘟~ ”那巨大的撞力让我的俏脸一下又埋进了还有半盆水的木盆里。我无法呼吸,酸麻的胳膊很难与一个魔族男人的全力冲刺抗衡。  就在我以为快要憋死的时候,魔族男人的肉棒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每次他肉棒退出的时候,我都有短暂的呼吸时间。所以我必须跟随魔族男人抽插的频率来呼吸。当然还有强度,在三次浅浅的抽插后,一次深深的插入让我刚深吸了一口气后就伴随和呻吟和快感再次浸入水中。看着我整个头浸入水盆然后冒出呻吟声的气泡,魔族胖女人讨好似的笑了起来,然后将溅出去的水填满。  和以前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或者被吊着被男人肏的情况不同,我必须保持清醒什么时候呼吸,什么时候吐气。我的身体尽量放松,虽然另外几个魔族男人的手不停的挑逗着我的美乳还有腋下的敏感部位,甚至那个胖女人正用手指甲轻轻的挠着我丰满的屁股。我的肉穴也因为呼吸而变得时而紧紧的箍着男人的肉棒,时而松弛起来。魔族男人很快找到了规律,在我憋气时我的浑身肉穴里的肉是绷紧的,在我可以呼吸时那里的松弛的。  游戏进行时间很长,我感觉我快要淹死了。下腹渐渐的灼热起来,但是那个魔族男人还在耕耘着,呼吸的不顺畅让我更是狂躁起来,我开始扭动身子,发出难受的呻吟声。突然在一次深深的抽插后,我身体发疯似的颤抖起来,我几乎控制不住呼吸,还好这个该死的魔族女人将我的头抬了起来让我可以在高潮的抽搐中呼吸。  在泄了两次身后,那个魔族男人才完事,那白浆混合着淫水全都流到了木盆的清水里,然后被我喝掉,再吐出来。  受刑结束后,我几乎被人扒了一层皮死狗一样趴在囚室里动弹不得。  中午的肉汤我也没有吃多少,这让魔族胖女人喜笑颜开。  当我疲惫的走出红房子的时候,黑人老太婆正愤怒的看着我并嘟囔道:“一天就赚了三个铜板,上次还赚了四个呢。你这个小淫奴,在家里免费的时候玩的那么爽,怎么到赚钱的时候就不行啦?”  黑人老太婆一边说一边将木杆继续绑在我的肩膀上,双手则绑在了木杆上。  然后将她在早集上买的橄榄油还有小麦驮在我的身上。  “在这里休息得不错啊,你看这都不肿啦~ ”黑人老太婆一双手捻着我下身的两片深红色的嫩肉说道,并且不理会我的哀求将两个坠物重新挂在阴唇上。  我叉开修长的腿,小穴的两片嫩肉被坠物拉的很长,托着重物将木杆压得弯曲起来。我希望在那个木台上再次见到米莉亚,可是早集已经散了。我只看到了木台,但是上面的人都已经不在了,而米丽雅刚刚跪爬的地方有一块淫水的痕迹,这或许是她在这里唯一的纪念了吧。  黑人老太婆一边嘟囔着咒骂着我,一边将一个拴着红布条的树枝挂在牛车上。  我看到这个突然羞红了脸,这意味着在这一路上,我必须要随时接客,而且是免费的。  一个光着屁股的女人在牛车的牵引下渐渐的离去,而故事才刚刚开始……第二章屈辱的生活  太阳恶毒的照射着大地,一条土道的两边全是褐色的土地和黑色的碎石。这里的干热的气候和帝国的海洋气候完全不同,帝国的夏天炎热但潮湿的风会带走身上的热气,而这里就好像热水浴的蒸汽房一样连风都是让人闷热得发疯。一个香汗淋漓的赤裸女人扭着丰满的屁股,双手被绑在扛在圆润香肩上的木杆上,木杆两端还挂着沉重的货物。她两腿间的红肿阴唇上被分别挂着两个坠物,光滑没有阴毛的肉穴嫩肉被拉扯得很长。女人踉跄的跟着前面的牛车走着,白皙脖子上粗铁项圈的链子连在牛车的后面……  我厌恶的看着牛车上支着红布条的木杆,那是我接客的招牌。小穴上的肿胀还有白皙美乳上的牙印都是这个该死的红布杆子所害的。  想起这些我就羞红了脸,挂着红布虽然代表着免费但是还是有一些要求的,那就是可以按照主人需要的货物进行交易,当然如果主人允许也可以免费提供服务也就是免费和我交欢。交换的货物一般是低于一个铜板的,否则大家都可以去红房子消费了。那些花纹模糊的粗糙铜板或许是帝国存在的唯一证据了,而一个铜板在帝国是最低面值其价格仅仅可以换取一个最便宜的纽扣或者一团虫蛀麻线,在帝国大城市即使给小费也要一个银币(相当于一千个铜币)。曾经高贵的我从来都是只带金币逛街(相当于一千个银币),而在这里我为了当初根本不会在乎甚至掉到地上都不会捡不会看上一眼的小钱而不得不掰开肉穴让男人肏,或许这就是根据杀死魔族惩罚令而贬为贱妓的我的命运吧。  路上的第一个客人是那个用柳条打我小穴,然后偷看我撅着淫荡的屁股被魔族胖女人清洗的半大黑人男孩。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张光滑柔软的老鼠皮,黑人老太婆只是看了看就命令我跪在地上撅起屁股让这个半大的孩子肏我……男孩还没有发育完全,那细细的肉棒还没等插入就紧张得软了起来。在黑人老太婆的嘲笑下半大男孩羞怒的抱怨说是我不够淫荡让他没有感觉而且肉穴看起来不够好看,这个根本就没见过女人小穴的男孩怎么会知道我的肉穴也是名器的一种。这是我的未婚夫告诉我的,当时他兴奋得要死,整个晚上他粗大的肉棒都停留在我柳叶形状的温柔肉穴里,而现在只是……只是抽插得太多次而红肿后也得不到休息才变得深红而已,看着两片肥大深红的阴唇我伤心的想起当初粉嫩的小穴已经不存在了。于是撅着屁股的我在黑人老太婆的命令下用檀口和香舌凄苦的将男孩的小肉棒添得挺立起来,男孩的包皮很长里面全是秽物,包皮里那腥臊的精华让我一直想作呕。黑人男孩为了显示他崇高的地位,挺直的小肉棒插入我的肉穴后居然命令撅着屁股的我来扭动腰肢来让他舒服,而他不会主动的抽插。  被一个小屁孩欺负的感觉让我有些心酸,如果在以前这个蛮族的孩子最好的结果是可以进入帝国的仆人学校,最后成为我这样大贵族庄园的奴隶,而现在这个只穿着一条粗麻布短裤的黑人小孩居然可以用一张让人恶心的老鼠皮就能和美丽而高贵的我交欢,而且可以命令让我主动的伺候他。  但是急躁的黑人老太婆不会因为我的心酸而同情我,在皮鞭抽打裸背的刑罚下,黑人老太婆每抽打我一下,我就要扭动身体让我的柳叶状的肉穴嫩肉套弄着他的肉棒抽插一下。我当然不会让这个我讨厌的黑人小孩过于爽快,我不停地扭动腰肢蠕动肉穴里层层的嫩肉挤压包裹他细小的肉棒,在感觉到他的小肉棒的龟头已经涨开了以后,突然在销魂的呻吟声中我几次剧烈的扭动腰肢让小肉棒深深抽插我的肉穴后这个可怜雏儿就射了精水。就这样我也不饶过他,在他肉棒变软前我依然在不停地用嫩肉锁住他的肉棒,直到他喷射出四五团精水后我才让他拔出肉棒。看着由于快感来得太快还没反应过来就硬不起来来的黑人小屁男孩我心中窃喜起来,他至少在一个小时内硬不起来了。我心烦的感觉也冲淡了不少,交欢或许是我唯一的乐趣了。  黑人老太婆没有给我清洗下身,男孩浑浊的精水混合着我的淫水就这么湿哒哒的糊在我被坠物坠得有如百合花的小穴上。  没走多久一个骨瘦如柴的黑人老头就叫住了黑人老太婆,这是我的第二个客人……  一个掉了碴的破碗就是可以享用我的交换物品,这个老头让我跪着,然后张开他掉了牙齿的嘴巴拼命吸吮我的乳头,他的舌头不停地在舔着我的乳房即使有乳环和乳铃也无法阻止他的狂热。  在黑人老太婆的怒视下,我不得不哼哼着叫起床来。在“嗯,啊~~,你快来~~~ ”的甜美滑腻声音下老头更是卖力气吸吮起来。我微微的扭动腰肢,想告诉他最好快点将肉棒插入我的肉穴中,然后拼命的抽插,最后我就可以解脱这个让人恶心的老头了。可是老头丝毫没用将他的肉棒插入我的心思。乳头被咬住舔舐的感觉让我有些酥麻,但是我更害怕黑人老太婆的鞭子,如果我不能在固定的时间让这个客人“满意而归”不仅晚上吃不上饭而且还可能被吊在牛圈里甚至坐着三角木马过上一宿……  无论我怎么叫那个老头就只是舔着我的乳头,那粗糙的舌头舔过乳头上穿乳环的伤口让我全身更是酥痒起来。在驯妓营里的魔族调教师只是揉搓我的乳头就会让我泄身的经历几乎再次出现。我的双手还被绑在木杆上,但是性欲的快感让我主动挺起腰肢将甚至由于兴奋将那已经放在地上的货物再次提了起来。  “呜,嗯~ ”老人的手指突然顺着我平滑的下腹摸到我肉穴上的阴蒂上,本来已经有如珍珠大小的肉粒一下被长满老茧的手指捏住挫着玩弄着,我有些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粘稠的淫水渐渐浸湿了肉洞。  我急促的呼吸着,不时的发出让男人动心的呻吟声。突然黑人老太婆的鞭子打在了我的赤裸的粉背上,我媚眼如丝的美睦瞟了一眼快要发怒的黑人老太婆,她正在怒视着我。  “要肏快点肏,太阳都要落山了!”黑人老太婆不耐烦的说道。  “呜哇~ ”老人似乎知道自己享受我的时间不多了,吸吮渐渐的变成了撕咬。  老头用尽了力量也仅仅在我看似吹弹可破的白皙乳球上咬出了几个血红色的牙印。  魔法的力量让我的光滑的肌肤很坚韧,但是感觉却要比普通人强上几倍,于是我痛得大叫起来。我痛恨这个该死的身体,在失去力量以后,肉体的坚韧却没有什么变化否则我早就在驯妓营被龙筋鞭子和钢铁乳夹给打成一堆烂肉了,可是我的感觉还是那么敏感,作为一个战士时这种力量救了我不少次,但是现在却成了让我痛苦和挺刑不过屈服成为贱妓的因素之一。  老头咬完我后,似乎男人的欲望就得到了满足。他开心的脱下裤子手指上捻着我的滑腻的淫水说道:“老子没有男人的玩意依然可以让娘们流水,哈哈哈~ ”  我看到他的肉棒已经没有了,只有硕大的阴囊和一个尿孔……“赶快滚蛋,拿个破碗还能享受这么久就不错啦~ ”黑人老太婆看到老头的样子似乎很开心。  于是我带着乳头上的牙印继续了“回家”的路……一队魔族的骑兵沿着土路扬尘而来,我哀愁的看着这些穿着皮甲的骑兵。如果给我一张龙皮弓我有信心可以在三百码外将他们全都钉在地上。很快这些骑兵就经过了我们这个慢牛车。  “嗷!~ ”我痛苦的大叫着,一个无聊的骑兵将带刺的马鞭狠狠的打在了我丰满的屁股上,然后狂笑离去……  这些骑兵每人有两匹马,我注意到了他们的马鞍子,是白花花的活人,准确的说是女人。每个骑兵的肉棒都插在一个当马鞍的女人的肉洞里,女人的双手被皮带勒在马肚子上,一双带着镣铐修长的美腿用力的缠着魔族骑兵,乳球被颠簸的马背震得乱颤,乳头上的铃铛与马脖子上的环铃交相呼应着,当然还有女人或兴奋或凄苦的呻吟声……   【完】  字节:52150


上一篇:桃花岛的乱 下一篇:剑客无情
警告:本站含有 [狂暴的魔族战士]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