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好色恶贼之手的淑雅妈妈◆◆◆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落入好色恶贼之手的淑雅妈妈
我生在一个三口之家,我的爸爸叫郝斌是一个检察院里的检察官,妈妈叫高新娜,她本是省民族歌舞团的中国舞舞蹈演员,舞艺高超气质出众的妈妈曾多次参加省里的大型演出并担任主跳,后来在本地开办了一所叫同心舞蹈艺术培训中心的培训学校。专门教人学习舞蹈,妈妈长得很漂亮,她眼睛大大的,瓜子脸蛋,皮肤也很白,由于多来练习舞蹈的缘故妈妈的身材也没有向别的产后妇女那样发福而是显得苗条又有点丰腴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韵味,披肩黑直的长发,妈妈的乳房不小而且又高挺,只要穿着稍微低领一点的衣服就会露胸,她屁股有点大臀部微翘,大腿丰盈又修长,我最喜欢撒娇时说一句「妈妈,搂搂」然后抱住妈妈的腰,在她的胸前把头转来转去,她软软的丰乳弄得我好舒服!让人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冲动。每次这个时候妈妈都会用她那双白皙的素手抚摸着我的头微笑的对我说「宝贝,妈妈爱你」。最近一段时间爸爸总会忙到很晚才会回来,听妈妈说,爸爸最近在调查上级一个姓金的检察院院长的违法乱纪的事情,所以会特别忙。这天下午,在学校上完课,我一个人回家了,晚上的时候,因为中午我没有睡觉人感觉得到特别的累,写完作业后就马上倒在床上睡着了。半夜里我被客厅里的一阵骚动吵醒了,我醒来往客厅一看,竟然看到了一幕令我终身难忘的的可怕场景,只见爸爸被绳索捆得紧紧的被一个拿大砍刀的坏人踩在地上,妈妈则在沙发上被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死死搂在怀里肆意轻薄着,「想不到吧,郝检,我们又见面了」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叫麻四,是一个有名的抢劫强J犯,麻四是个好色又残忍的家伙人称采花抢钱大盗,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女姓被他玷污夺走了清白之身,他曾经被公安机关逮捕过,爸爸还准备对这个麻四向法院提起公诉,但不知为何上级以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起诉麻四,让这个恶徒和淫贼逃过了一劫。那个拿砍刀的叫李二狗是麻四的同伙,「郝检,这次是金爷让我们来给你个警告,让你不要多事,懂吗?」怪不得一直抓不到这个麻四,原来一直有人给他当保护伞,麻四坐在我妈妈的旁边,头贴在妈妈脸颊旁,一手搂住妈妈的腰,另一手在妈妈的膝盖上摸着。那只手一直往妈妈的裙子里面伸进去,不停地抓,妈妈红着脸、鼻中哼着哼着,用自己的素手去阻止想把麻四那只猥亵自己手拿出来。「不过说真的,郝检,你的婆娘还真是不错,人漂亮身材又性感,我麻四好久都没玩过这么极品的女人了」「你们这些畜生,不要碰我妻子!」爸爸刚喊出声,李二狗出拳往爸爸的肚子打了下去,爸爸的肚子被他们打的疼痛不止,李二狗还不肯罢手,还给了爸爸好几个拳。麻四此时更威胁我妈妈到:「你是叫高新娜吧,高小姐,我的高大美人!哈哈!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老公!然后碎尸沉塘!反正我们都是亡命之徒再多杀一人也没什么关系!」麻四话刚说完,李二狗就拿出那把明晃晃的砍刀架在爸爸脖子上!爸爸被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妈妈大喊:「不要伤害我老公!」麻四哈哈一笑,把头贴到妈妈的秀发上闻着,麻四感觉一股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身上散发出阵阵清新的幽香使麻四心中一荡。麻四淫笑着抬起妈妈优美的下颚,妈妈把头一扭摆脱他的手骂道:「卑鄙!下流!!」麻四手一摊自嘲地说道:「你好象不太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最好听话,如果2个男人都很粗暴的话,你能受得了,恐怕你的老公受不了吧?」妈妈心里一寒,麻四趁机按住她浑圆的香肩,手很自然地滑落在她起伏的高耸的酥胸上,麻四的手尽情的在妈妈丰满的胸部上乱摸着,「郝检,你婆娘的奶子好大啊,什么罩杯的?」「无耻」爸爸骂道,麻四咬牙说道:「狗日的,自己老婆都在我手上了还不老实,敢骂我?先给郝斌这王八蛋放点血。」李二狗随即用到在爸爸手臂上划了一刀,顿时爸爸疼的大叫,鲜血从爸爸的手臂上流淌下来。妈妈哀叫着欲扑过去,却被麻四紧紧拉住!妈妈哭着说:「只要你们不伤害我老公,我什么都答应你们!」麻四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把妈妈拉起,解了妈妈的几粒衣扣,用鼻子在妈妈的胸前闻着,用舌头号在妈妈的胸罩的蕾丝边上蹭着,一手握着另一边的乳房,一只手在妈妈的上下摸着,一只脚则插在妈妈的双腿之间。麻四抬起头,把舌头放进妈妈口中,与妈妈的舌头热烈地吸吮。麻四在妈妈脸前脱下了裤子,将肉棒插进妈妈口中,平日高雅温柔美丽端庄的妈妈两手抱着麻四光光的屁股,将麻四的阴茎含在嘴里,使劲地吸吮着,麻四两手叉着腰,把个大屁股使劲地前後耸动,将大鸡巴往妈妈的嘴里捅。 这时妈妈在望向我这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哀伤的眼神。麻四看着爸爸说「你婆娘真是会吹男人的鸡巴啊!」挟持着爸爸的李二狗也在一旁说「你婆娘吹鸡巴真行,看麻哥爽成那样恐怕连最会吹鸡巴的妓女都比不上。」爸爸看着自己的妻子,她的嘴唇上下套弄别人的鸡巴。「喔!新娜…」爸爸的声音充满了痛苦和伤心。麻四将妈妈的裙子拉起了一点。从远处望去。妈妈的衣着不但衬托出她高贵的气质;更显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看来至少有35D的美乳更是垂怜三尺。脚上是一双搭扣袢的白色高跟皮鞋。白色的衬衣。鲜红的指甲,半撩起的裙摆下露出雪白的粉臀(哇! 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白色的吊袜带吊着透明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 在妈妈坐在沙发上使本已丰满的大腿更增丰盈的感觉。「把衣服脱了,通通脱光」在麻四的胁迫下妈妈站起身来颤抖着把上衣解开脱下露出里面的半罩杯的有雪白色的蕾丝乳罩,将胸罩拉下一点,刚好把妈妈的乳房托住,更增丰硕,粉红色的乳头显了出来,之后又把裙子和乳罩也脱掉。「很好,果然很丰满!」麻四淫笑着在妈妈雪白滚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说了话,妈妈那玲珑有致的身躯一丝不挂地完全呈现在色狼们的面前:黑油油的秀发,衬出一张娇嫩甜美的娇艳的俏脸。她高挑的身材很惹火,皮肤特别好,很白嫩,胸部一对尖挺秀美的乳房颤动着,她美丽的膝盖和那白晰光滑而又坚实的大腿,长得十分匀称,麻四把妈妈按倒在沙发上,麻四紧紧搂住妈妈丰满性感、微微颤抖的娇躯,双手边用力揉捏着她柔软富有弹性、白嫩的乳房,边拿话侮辱她:「这对奶子好棒啊,又大又白手感又好,让郝斌这家伙享用真是浪费。」妈妈紧咬朱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圣洁的乳房在麻四的玩弄下乳头已经慢慢地坚硬勃起,妈妈对自己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感到羞耻,她闭上令人痴迷的美眸,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麻四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他把脸埋在妈妈深深的乳沟里,含住她的乳头吮吸着她的乳尖,成熟女人那特有的丰润乳房,深深刺激着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麻四,麻四越来越粗暴地抚摸咬吸着她的丰乳,使她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远远比不上她心中的痛楚。这时麻四的手已经伸到妈妈的裙子里面,在她穿着白色丝袜的浑圆大腿上抚摸了一阵,然后脱下妈妈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扔到爸爸的头上,麻四抬起妈妈一条柔美修长的玉腿,生生搭在自己的肩上,手指按在她肛门和会阴上,搓弄她柔软的肉缝处。妈妈感觉胯骨象被撕裂一般,疼得她惨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掂起脚尖,隐秘的阴部被侵犯,妈妈如大梦初醒一般娇躯一激灵,死死按住麻四摩擦自己敏感部位的手,哭着哀求麻四:「不!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麻四不由兴奋地伸出手,「啪」‘一声重重的拍在妈妈挺翘的臀部上。疼得妈妈「啊」的一声,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麻四见妈妈双臀上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露出诱人的光泽,麻四闻了闻她下身所传来的淡淡的幽香,不禁抱住她的美臀狂吻起来。「这大屁股长得真是漂亮」搞完后庭。

  麻四又把目标锁定在了妈妈的「前院」麻四一手挽起一条妈妈的大腿。起头妈妈还只是被动地让麻四搞,但一会儿后,她也禁不住幸福地把头高高扬起,披肩长发缎子般垂在沙发上,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似乎是好让麻四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麻四一边舔着一边将中指插入妈妈的阴道里来回捅着,不一会只见妈妈想必兴奋起来了,从沙发上坐起来抱住麻四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麻四抬起头回应着妈妈的狂吻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的穴里捅起来。「看啊,郝检,你的婆娘自己来亲我了」良久,麻四站起身来,几下脱光身上的衣服,他那丑陋乌黑的阳物已经硬的不行了高高翘立着,麻四踢开妈妈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条玉腿,丰满诱人的阴户完全暴露在麻四这个淫贼的面前: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麻四咽了一口唾沫,一手握着粗大的阴茎在妈妈的穴口上磨着,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妈妈的两片大阴唇分开。妈妈则抬着头看着麻四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着,妈妈感到了最后的恐惧,双手死死撑住麻四欲压下来的胸脯,拼命扭动全裸的娇躯「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妈妈怀着最后的希望哭着哀求麻四,可是麻四完全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哪会理会她的哀求,「老子想肏的女人,还没有肏不到的」说着麻四紧紧抓住她一只丰满的乳房,大叫一声:「美人,我来了!」,麻四一挺腰,那麽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妈妈的穴里去了。妈妈双腿的肉一紧,娇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她的头猛地向后一仰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惨叫。「真紧啊!」麻四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妈妈的阴道这么紧,他兴奋地来回动了几下,只感觉阴茎被妈妈的阴道紧紧地裹住,真正占有这个性感美女的一瞬间麻四暴虐的本性终于显露出来,他舒服地快叫一声,阳物毫无怜惜地在她的阴道里大力抽插起来。旁边李二狗抓住爸爸的头发,强迫爸爸看着妈妈被强J的惨剧。此时的爸爸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妈妈还穿着白色丝袜的大腿和穿着白色的高跟鞋的左脚高高翘起搁在麻四的肩头上来回晃动,而套着白色高跟鞋的右脚的被麻四死命地按在沙发上在胸前蜷曲着,白丝大腿紧紧贴着沙发,左边的乳房则随着麻四疯狂的抽插象豆腐一样在雪白的酥胸上颤动着。我眼睁睁地看着麻四丑恶的大阳物在妈妈的阴道里飞快地进出做着活塞运动,阴囊撞击着她的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麻四阴茎向外一抽,粉红的阴唇就被向外翻起阳物摩擦着渐渐润滑的阴道肉壁发出「咕唧、咕唧」的性交声。两人操了一会,妈妈的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高高挺起。麻四说了句什麽,将鸡巴从妈妈的穴里抽出来,妈妈一扭身,趴在沙发上,撅起大屁股,在相机不停闪烁的闪光灯下麻四又将阴茎从後面操进妈的穴里,干了起来。妈妈的一双丰乳在麻四的操弄下一晃一晃的十分诱人。麻四一手一个,握住妈的乳房,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着妈妈的穴。旁边的李二狗一边拿着照相机拍着妈妈被麻四强J的照片,还不时地抚摸妈妈穿着白色丝袜的美腿。麻四钻在妈妈的腋下,把妈妈的一边乳房放进口中,咬了起来,妈妈呻吟了起来,麻四咬完左边就咬右边。又亲着妈妈雪白的粉颈,吮着妈妈的耳垂。妈妈的盘着的头发一丝丝的散了下来。麻四在妈妈的后边操了不知多少下之后,突然加了速度,拉着妈妈用力向后拉,下边则用力向前顶,操了几十下之后,他的肉棒像有一些水淋在上边,原来妈妈也同时高潮了,他把他的精液同时射进了妈妈的子宫之中,两人趴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当时的我不知这是做爱,但我的小肉棒也站了起来。麻四满意地拍拍妈妈的雪臀喘息着说道:「真他妈够味,小穴又紧又滑简直是人间极品,看来你老公是不行了,我们爷们会满足你的。」说完意犹未尽又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滚了下来。妈妈目光有些呆滞地躺在沙发上,她感觉四肢仿佛象散了架一样,浑身无力。她艰难地并上酸痛的双腿,抱胸蜷缩起身子。肉体的疼痛和失身的痛苦使她不由痛哭失声。但是噩梦还没有结束,她惊恐地看见脱得一丝不挂的李二狗把相机递给麻四然后撸着已经坚硬勃起的阳物淫笑着向她走了过来,她紧紧护住雪白的酥胸,拼命摇头哭喊:「不!不要过来,我会死的,不要!!呜呜……」李二狗和抓住妈妈的两只脚,扒下她的高跟鞋,然后把她两条修长的玉腿左右大大分开,只穿着肉色丝袜的她被死死地按在沙发上。李二狗骑在妈妈的身上,把阳具放在妈妈的乳沟中,双手握住她的乳房使劲往中间挤,阳具在妈妈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中摩擦起来,龟头不时顶到妈妈端正的下巴。胸部被压迫的结果让她张大了嘴喘气、呻吟,李二狗坚硬的阴茎顶在妈妈还流淌着麻四精液的两片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妈妈丰腴的大腿肌肉一阵痉挛,紧绷的足弓证明她正承受巨大的痛苦,随着李二狗大起大落地抽插,含着麻四阳物的口中含糊不清地发出「呜呜」的声音。李二狗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肮脏的阴囊打在妈妈肉丝的屁股上「啪啪」直响,混合着妈妈痛苦的呜咽声形成一幅淫靡暴虐的景象。麻四则拿着相机,闪烁的闪光灯变换着不同的角度记录着被奸淫中的妈妈的耻辱。

  李二狗在抽插了几百下后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射入她阴道深处中,妈妈羞辱地闭上眼睛。李二狗拔出阳物,满意地从她身上爬起来,麻四又开始梅开二度他架起了妈妈的两条粉腿,当麻四粗大异常的黑棒凶再度狠地插入她的阴道时,妈妈终于承受不了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惨叫一声昏死过去。这时,刚刚奸污她的李二狗爬过来,捏开妈妈性感的小嘴,把还粘有白色精液的鸡巴插入她的口中,用她柔软的香舌清洗着肮脏的阳物。旁边相机的闪光灯依旧不停地闪烁着……此时妈妈在麻四剧烈的摇晃下幽幽醒来,她轻轻地呻吟着挣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麻四淫笑着的脸,她又被无情地拉回到了现实里。妈妈知道淩辱还没有结束,自己已经被蹂躏得麻木的下身依旧插着眼前这个无耻男人肮脏的东西。妈妈突然觉着嘴里粘乎乎的,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雪白的酥胸上到处都是李二狗强奸时射出的精液,她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不禁一阵恶心。妈妈不知道淩辱什么时候结束,男人们超强的性欲令她心寒,她哪知道,这两男人都是好色成性且久未碰女人的流氓,见到女人尤其是象她这样美貌、性感又有身份地位的舞蹈教师,更要充分地把压抑已久的性欲发泄出来。妈妈大脑一阵眩晕,她的心仿佛在流血,因为她在她的老公面前被这些人渣强J,自己还是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和母亲。这时妈妈感觉双乳一阵疼痛,她失神的美眸哀怨地看了一眼正抓揉着她的乳房并在她体内一悸一悸射精的麻四享受的脸,痛苦而又无奈地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顺着有些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这时麻四在妈妈阴道里射完精后拄着她的双乳爬了起来。麻四看了看妈妈红肿还流着精液的阴户,淫笑着搂过她丰满的玉体揉着她雪白的乳房说道:「怎么样?我的大美人,爽吧?呵呵。」妈妈睁开眼睛,怨恨地看了一眼毁了她贞洁的恶棍,不禁「嘤嘤」哭出声来。麻四穿好衣服,把绑在爸爸身上的绳索解开然后一脚把爸爸踹在地上「这次就算给你个教训,本来依金爷的意思是要把你这龟儿子给做了的,可看在你老婆长一对大白奶子,和一个耐操的好逼把咱哥俩伺候的这么舒服份上,就饶你这狗日的一命,记住以后不要管这摊子的事了」说完麻四对着爸爸又是一脚,「郝检,你的婆娘还真是好肏,这是纸,记得给你老婆擦干净,让你老婆好好休息,指不准过几天,我们还会来关照你老婆,嘿嘿」李二狗把一包纸巾扔在爸爸的旁边,麻四和李二狗扬长而去后,爸爸从地上爬起,蹒跚的走到妈妈前面拿出几张纸巾去把妈妈身上的秽物擦干净,我看到刚刚那两个坏人一直在欺负爸爸妈妈所以非常担心,这时也走到客厅说了一句「爸爸,妈妈,你们没事吧」爸爸见我来了忙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妈妈赤裸的身躯上,满脸憔悴的和我说「杨扬,你怎么来了,快回去休息」,我不顾爸爸的话,走到妈妈面前,我看到妈妈还在捂着脸伤心的哭着眼泪大把大把的流下来,就去安慰她说「妈妈,你别哭。妈妈,你别哭。你的杨宝宝在这里」妈妈就我来了。忙用手抱住我的头说「杨扬,妈妈的宝,是妈妈不好,妈妈对不起你还有爸爸」说完就又哭起来。被妈妈抱着的我隐隐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怪怪的精液的味道。我又躺到了自己的床上。这一晚的情景一边一边在我眼前闪过。不知不觉的,眼皮像灌了铅,我又沉沉的睡去。一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来,说不出的温暖,我都能看清眼光中的微小颗粒。但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我突然惊醒,仿佛有什么在撕扯着我幼小的心灵。打开我的房门,整个客厅仿佛弥漫着一股子腥味。「儿子,你醒了啊。」妈妈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蹲下来摸了摸我的头。「妈妈,昨晚你没事吧?」我焦急的问妈妈。「没事的,杨杨不要怕,那两个坏人不会再来我们家了。你放心,妈妈没事了。」说这话时,妈妈的眼睛又红了几分。「妈妈没事就好。我出去玩啦。」跑出门的那一刻,我想,昨晚发生的一切是梦改多好。


  【完】


警告:本站含有 [落入好色恶贼之手的淑雅妈妈]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