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转变、臣服◆◆◆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强暴、转变、臣服
我叫张浩,在着名的AMS时装公司做信息主管。我有一位美丽动人的未婚妻--余嫣然,她不仅是我的最心爱的女人,还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与嫣然从大学起就相识相恋,经过五年的爱情长跑,准备近期结婚,不料公司却突然派我出差欧洲长达三个月时间。于是我们便准备等出差结束后就立刻结婚,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正当我们做着幸福的美梦时,命运的魔爪却悄悄地伸向我们。离开时看着笑靥如花的嫣然,我怎么也想不到,等到我再次回到家后,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

  正可谓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监控录像的我,心情从一开始的紧张恐惧,到睚眦欲裂,再到气血逆流。画面中的李超把昏迷的嫣然干的高潮迭起,远在异乡的我却毫无办法。不仅是因为无法联系到嫣然,更重要的是监控录像的画面是延迟一个小时的,我看到所有事件全都已经成为事实,不可改变。

  看着画面里嫣然被李超奸淫达到极度高潮的样子,心如死灰、自觉无能的我在受到严重打击之下,心态也悄悄发生变化,竟然看着屏幕的同时也达到了高潮。

  也许在潜意识里这是我对目前无奈现状的一种发泄和自我惩罚。如果不这样,深爱嫣然的我在看到她被人强迫夺去贞操的那一霎那,也许真的会疯掉!

  画面在嫣然睁开双眼达到高潮的那一瞬间就停住了,我赶紧一看文件时间,原来从五点到六点的视频已经播放完毕。而从六点到七点的视频我还要等一个小时以后才能看到。由于无法了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心如急焚,焦躁不安。我不停地祈求上天,希望嫣然能够脱离魔爪,平安无事。

  我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盯着墙上的挂钟,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烦躁的情绪,使我感到时间慢的仿佛凝固住了。

  在这期间我又不停地拨打电话给嫣然,期望她能够接起电话,亲口告诉我她已经脱离魔爪,平安无事。

  我想像着在电话里,对嫣然说我将永远爱她,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我对她的爱。所有的苦难就让他过去吧,明天一早我就会赶回去,一回去我们就立刻结婚。我发誓,我会让嫣然幸福一辈子的!

  我想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局了。我将会用我全部的生命和爱来呵护嫣然,用我的怀抱来为她疗伤。

  而李超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找人灭了他!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为何李超总是与我为敌?这次他是真正触犯了我的底线,他竟然敢玷污我用生命去呵护的宝贝,亵渎我最心爱的嫣然,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我此时心如乱麻,几乎每隔半分钟就拨打一次嫣然的手机,足足打了半个小时。可惜直到电池打完,听筒里传来的还是无人接听的语音提示。

  现在我所在的欧洲,此时已经凌晨一点整。嫣然在的城市根据时差推算现在应该七点钟左右。

  不行,我等不及了,嫣然现在需要我,我要马上订票,订最早的机票,明天一早就回去。我想了想终于做出决定。

  我拿起客房的座机,拨打电话给酒店前台。

  「您好!尊敬的客人,这里是leBristol大酒店,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电话里传来前台小姐甜美的声音。

  「请帮我订一张明天最早的机票,是从本市飞往中国S市的航班,要最早的。我的名字叫:张浩,护照编码是……」我迫不及待的把我的需求说出来,恨不得现在就坐上飞机,回到嫣然的身边。

  「真的很抱歉,您目前无法预订机票……」

  前台小姐不疾不徐地说道。

  我急忙大声问她:「为什么?难道还缺少什么手续?」「是这样的客人,我们接到通知,由于冰岛火山大爆发,火山灰导致欧洲大部分机场关闭,所以目前许多航线的机票均已暂停预定。」前台小姐的声音仍旧甜美,但在我听来却犹如魔音过耳。

  「怎么会这样!……」

  我好似被当头棒喝,立马懵了。

  「呵呵,先生,如果您不着急的话可以暂时留在B市,举世闻名的BL时装周即将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最新时尚潮流将汇聚于此,相信您一定会感兴趣的。」对方笑着劝慰道。

  我此时对什么时装周根本不感兴趣,现在我心中最渴望的就是立刻回到嫣然的身边。

  「我……对了,那什么时候机场才会开放?」

  我满怀一丝希望地问她。

  「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看目前的情况,至少要等两周后吧!」对方轻松的告诉我。

  「……」

  将近半个月!这简直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

  「先生,请问您还需要其他服务吗?」

  见我没反应,对方想要结束通话了。

  「不用了,谢谢!」

  我无力道。

  「那好,祝您晚安!再见!」

  我无力地放下电话,瘫软在床头,心中充满了绝望。难道是命运的玩弄?为何上天要这样惩罚我,就连我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无法满足!在嫣然最需要我的时刻,我却无法回去,这种束手无策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非常难受。我郁闷得真想朝天大吼一声!

  突然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响起,我一惊,原来是我的手机响了。

  我欣喜若狂的扑向床上,抢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只听见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子清纯且充满活力的声音:「?嘻嘻,是浩哥哥吗?」不是嫣然!一听开头那新潮地韩式问候,我就知道是我的妹妹张雪婷。除了她再无其他人会这样不中不洋地与我说话,要是平时接到她的电话,我会非常的开心,可此时我的心中却失落的连话都不想说:「……」「喂喂?给我说话!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会放过你哦。哥,难道不是嫂子打来的,你就不理我了!小心我揍你哦!」见我不说话,电话那边的声音立马火爆了起来。我几乎可以想像雪婷那充满朝气的俏脸因气愤而涨得通红。

  「有什么话快说,我没功夫和你废话!」

  雪婷一大串的抱怨,我听的是头昏脑胀,对着电话无力地说道。

  雪婷一听我凶她,委屈的都快要哭了,嘟着嘴巴哼道:「浩哥哥,你从小到大都没有凶过我,我才几个星期没见你,你就这样凶我,我要回去告诉爸妈,让他们好好管管你……」听着雪婷那几乎无休止的话语,我终于无奈地说:「姑奶奶,你有什么事请快说吧,我求求你了。我今天人刚到欧洲,累了一天,而且现在这边都快凌晨两点了,你就饶了我好不好?」「什么?啊哈……真对不起哥,打扰你睡觉了。我兴奋地都忘了时差,我这边现在还不到晚上8点呢。是这样的哥,我今天去你公司了,你同事说你出差去了欧洲,我打电话是想提醒你,记得要帮我带瓶AnaisAnais香水,要大瓶的哦,还有多带些漂亮的衣服回来……」雪婷见我服软了下来,便用娇媚的声音撒娇道。一般来说,她朝我发嗲一定是有求于我,果不其然。

  对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我真的是哭笑不得,只好说道:「行行行,你要什么我都带给你,你还有其他事吗?」「怎么啦?嫌我啰嗦,好了,没其他事了。哦,对了,我觉得好无聊就翘家了,准备到你家玩两天,我已经收拾行李了,明天就过去,和嫂子一起睡……」雪婷漫不经心地抛下了一枚重磅炸弹,话还没说完变突然中断。

  「什么?到我家!雪婷你可千万不要去啊!喂,雪婷你听见了吗?喂!喂喂……」我焦急地对着电话大声喊道,电话的那头却毫无反应,一阵寂静。

  我一看手机,靠!手机没电了!之前因为不停拨打嫣然的手机号码,电池电量本来就快用完。与雪婷的这一番通话还没结束,最后的一点点电量终于耗尽,自动关机了。

  我赶紧把手机插上充电器充电,等稍有一点点电量,我便打开手机拨打过去,而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thenumberyou……」雪婷关机了!我快要晕倒了,因为我根本无法确定明天家中是否安全,所以希望雪婷能够尽量避免到我家。

  可是就算我再焦急如焚,无论怎样拨打雪婷的手机,听筒里还是不停地传来电话已关机的提示!

  我一看时间,正好凌晨两点整。我赶紧再次打开监控软件。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赶紧了解事情的发展,清楚最后的结果到底如何,才能确保雪婷是否安全。我更加迫切地渴望知道嫣然此时是否脱离魔爪!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虔诚地祈求上苍,希望嫣然能够脱离虎口,平安无事。

  更祈求嫣然不要因为被人侵犯,而选择轻生,选择自我伤害。我要让嫣然知道,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永远爱她的。

  当我用颤抖的双手握着鼠标监控软件后,却震惊地发现无法连接。仔细核对调校参数后,竟然发现家中的监控设备早已被人断开,无论我尝试多少次都毫无反应。

  究竟是谁干的?绝望之下我把笔记本电脑狠狠地砸到地上。此刻的我心急如焚,却完全无法了解家中六点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嫣然究竟有没有脱离魔爪,终于得救?她会不会选择轻声,选择自我伤害?雪婷明天到底会不会到我家去?这些未知的谜团简直要让我抓狂!

  然而此时焦急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家中正在发生几乎改变我人生的重大变故-------家中----「桀桀!张浩先生的初恋情人、美丽的未婚妻--余嫣然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李超!是张浩的仇人!嫂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以后每天都会替张浩好好照顾你的!嘿嘿!今天的节目才刚刚开始,过了今晚我会让你的修长圆滑的双腿夹着我不放的!桀桀!」趴在嫣然温软滑腻玉体上的李超突然抬起头来,盯着余嫣然性感美艳的娇颜,淫笑着说道。

  李超淫邪的话音刚落,原本半梦半醒间遭受剧变而茫然无措的嫣然,脑海瞬时清醒过来,脸色变得苍白,毫无血色,但立刻便被心中涌起的无比愤怒而气的脸色绯红。

  只见嫣然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把李超从身上推开,甩手就给他一个耳光。

  「啪!“ 的一声,耳光响亮清脆!

  「你这个令人恶心的流氓,不许你侮辱张浩!你……你竟然趁我睡觉时偷肏我!你,你简直不是人,你是禽兽!我……我绝对不会饶恕你的!……」嫣然说着说着眼圈一红,颤抖的声音从一开始愤怒的指责,很快变得哽咽,话未说完已隐有泣声。之前的极度高潮仿佛做梦一样不真实,嫣然似乎是在思维清晰之后才后知后觉地震惊愤怒起来。

  李超抚摸着脸颊上通红的指痕,恶毒地说道:「这巴掌打得好,你绝对会为此后悔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跪着求我这个恶心的流氓操你的!」嫣然并不理会李超的狂言,哭泣着飞快扯过被单裹在光滑赤裸的玉体上,转身下床就要往电话机旁跑去。她要报警,要让法律惩罚这个流氓,她要让李超为他的犯罪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贱货,想报警,没门!」

  李超见势不妙,一脚踩在嫣然拖在身后的被单,用力扯住其玉臂,狠狠地把嫣然抛在床上,随后一翻身翻身重新压在她的身上。

  李超高大粗壮的身体死死地压在嫣然妙曼性感的胴体上,蒲扇大的铁掌牢牢地住嫣然拼命挣扎的玉臂,头一低,便用力亲吻上嫣然那柔软娇艳的樱唇。

  李超吐出大舌,探进嫣然的芳唇中,用力撬开光洁的贝齿,在她那口吐芬芳的檀口内寻觅着。当找到那小巧的丁香芳舌后,立马缠绕上去,百般挑逗,与其在香唾中来回地缠绵。一只大手还不停地在嫣然娇躯上的敏感地带抚摸着。李超指望刚才的高潮加上现在的调情就让可以嫣然乖乖顺服。

  感觉身下性感美丽的娇躯毫无反应,任凭他恣意亲吻。李超心中不由得得意的想到:女人都一个样,嘴里叫着不要,老子只要稍微用点手段还不是像条母狗一样乖乖顺服。

  自以为征服了嫣然的李超抬头一看,却见嫣然眼角无言地流着泪水,表情木然,只用一双冰冷的眼神盯着李超,那视线中仿佛包含了无限的冷冽。

  「你玩弄够了没有?如果够了请从我的身上滚开!」嫣然用冰冷的话语说道。

  李超被那冷冽的眼神望的突然有点畏缩起来,随即变得更加恼羞成怒。

  「难道做我的女人不比跟着张浩更好,我不仅比他有钱,而且我还能带给你无法想像的高潮。你不记得我们之前的配合是多么的完美吗!我们俩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李超恼怒地朝着嫣然吼道。

  「你这个人渣!李超我告诉你,你连张浩的一根头发都不如!你以为得到我的身体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这是痴心妄想!我和张浩的感情之深你根本无法想像!我永远只爱他一个!李超我警告你快点放开我!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嫣然用蔑视的眼神,冰冷的声音对李超说道。

  在嫣然蔑视的眼神中,李超愤怒了:「娘的,我还真就不相信了!操不服你这个骚货!」说罢,李超猛地分开嫣然莹白如玉的双腿,用巨大的肉棒顶着嫣红柔嫩的阴蒂揉了两下,便朝着那粉嫩紧窄的肉穴深处狠狠地插了进去。

  「嗯啊……」

  毫无前戏的插入让嫣然疼得忍不住呻吟起来,黛眉也紧紧颦起。

  「美人,叫吧!尽情地叫吧!我最喜欢听你淫浪的叫床声了!我今天不把你操得喊我老公我就不姓李!」李超淫邪地笑道。

  「混蛋!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嫣然贝齿用力咬着樱唇,表情显得十分痛苦,纤美的玉手在李超的胸口死命地捶打,性感美丽的胴体在李超的身下奋力地挣扎,仿佛一条惊恐柔弱的美人鱼欲从怪物的口中逃脱一般。

  可惜,李超高大的身躯就像一座不可动摇的高山,死死地把嫣然压在身下,使其无法动弹。胯下铁棍似的肉棒毫不留情地在嫣然美丽的蜜穴里来回抽插着。

  拼命的挣扎只得到徒劳无功的结果。沉默了一会,嫣然开始抽泣起来,流着泪哀求道:「李超,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我再也不敢报警了!我不能再做对不起张浩的事了……」然而李超像没有听见一样,对嫣然的哀求无动于衷,只是认真专注地操干着她。雄壮的虎躯好无缝隙地压迫在嫣然曲线动人的玉体上,用粗大的肉棒节奏分明地操干着嫣然嫩滑的美穴。

  绝望之下,嫣然彻底放弃抵抗,任由李超在自己柔美性感的玉体上蹂躏,只用仇恨的目光,冰冷的视线望着李超。

  李超的双手牢牢地按住嫣然的上半身,高大的身体压着她性感妙曼的胴体,胯下的肉棒不紧不慢地用力干着粉嫩的小肉穴。一下、一下、又一下。每一次肉棒落下,都会连根没入,深深地捣入蜜洞的最深处,铁蛋似的睾丸撞击在嫣然光滑细腻的臀肉上,发出「啪…啪」的响声,硕大的龟头直直地刺穿子宫颈,攻入嫣然那神圣的宫殿里。

  每次嫣然刚想开口说话,李超的肉棒都会正好猛地一下捣入子宫,让她倒吸一口凉气而无法言语。每次铁棍似的肉棒落下都好像要插破子宫,刺穿身体,一直插到嗓子眼里,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嫣然有种心惊胆颤的恐慌。

  巨大的阴茎深深插在嫣然体内的子宫里并把平滑性感的小腹高高顶起,肉棒粗大的形状妖异地浮现在嫣然光滑娇嫩的小腹上,忽隐忽现,异常清晰。硕大的龟头在嫣然的小腹上凸显成一个诡异的半球形,仿佛一个桌球隐藏在细嫩的皮肤下,在那平滑光洁的腹部上来回滚动者,显得十分妖异。

  李超胯下的肉棒坚定有力地抽插着胯下的美穴,节奏分明,次次到底。远在异国的张浩再也不会想到,此刻在他家的大床上一个孔武有力的精壮男人正骑在他心爱的未婚妻身上,用淫秽的肉棒不停地操干着跨下原本属于他的女人,就像在驯服一匹具有野性的母马。

  操干着嫣然娇嫩蜜穴的巨大肉棒似乎带着一种诡谲难明的妖异节奏,缓慢却惑人心神。火热的阴茎在美穴里温柔地按摩着嫩滑的蜜肉,随着时间的流逝,嫣然感到之前的生疼慢慢消失不见,却逐渐升起一股无法忽略的舒适感。原本清晰的思维在肉棒长时间的抽插下变得有点恍惚起来。

  仔细观察嫣然表情的李超,发现嫣然疼痛的表情渐渐消失,冰冷的眼神变得慢慢迷茫起来。于是李超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情,嘴角淫邪的一笑,逐渐加快起肉棒在蜜穴里抽插的速度。

  提升了抽插频率的巨大肉棒,每一次缓慢地抽出,都会把嫣然小肉穴深处鲜红欲滴的蜜肉用力带出。紧紧缠绕棒身的蜜肉随着肉棒的拔出掀出体外,暴露在空气中,还没等它休息一下,就又被巨大的肉棒迅猛地捣入体内。那温软细滑的粉红嫩肉好像舍不得离开李超胯下粗壮的阴茎,纠缠着它,包裹着它,对其依依不舍,百般留恋,祈求肉棒在肥美的肉穴里多呆一会儿,以便诉相思之苦。

  粗壮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啪!…啪!…啪!…」地在嫣然肥美嫩滑的肉穴里快速地用力捣动。

  肉棒沾着嫣然花径分泌的粘液在蜜穴里抽插,撞击声悦耳的犹如在舂年糕!

  此时的嫣然与李超仿佛是农村里一对幸福美满的年轻夫妻,为即将到来的新年而合力舂着年糕,发出悦耳动听的打年糕声。但又有谁知道这悦耳的舂年糕声其实是张浩心爱的女人与张浩最恨的仇人性器交合时而发出的淫靡之音!

  经过无数次肉棒的来回抽插,嫣然突然惊恐地地发现,自己肥美娇嫩的蜜穴开始变得逐渐湿润滑腻起来。她咬着樱唇,拼命压抑住开始变得春情荡漾的表情,不停地忽略从私处传来地阵阵快感!

  李超感觉身下美人的肉穴经过自己肉棒的操干终于湿润了,表情变得更加得意。他邪笑着再次加快速度,胯下布满青筋的巨大肉棒在嫣然紧窄的阴道里飞快地抽插起来。

  「嗯啊……」

  嫣然被突然提速的肉棒干的从樱唇里发出一声无意识的闷哼声。

  妩媚的眼中开始弥漫着丝丝雾气,娇艳的红唇一会儿微微张开,似在发出无声的娇吟;一会儿又用洁白的皓齿轻咬朱唇。嫣然美丽的容颜上渐渐浮现出一丝春意,双颊泛起片片桃红,光滑洁白的额头渗出点点香汗,紧锁的黛眉似乎在苦苦忍耐着什么。

  李超的肉棒在嫣然的肉穴里快速的来回用力捣动着,享受着身下曲线玲珑的性感娇躯在操干下,肥美的蜜穴变得越来越湿润滑腻,心中不由得升起无比的满足感。心想:你张浩心爱的女人就算在清醒的情况下,还不是照样被我干的淫水直流!美人你口口声声说着如何如何爱你的未婚夫,还不是被你讨厌的人渣操的快感连连?女人就是一个词:欠干!

  刚才无意识的呻吟让嫣然羞愧不已,觉得非常对不起张浩,于是紧咬贝齿,抿着双唇,期望不让自己发出娇吟。可惜快感就像破堤的洪水,怎么止都止不住,每一次肉棒的深深插入,樱唇都会不由自主地张开,从娇艳的红唇中发出无意识地轻吟。

  嫣然感到自己阴道慢慢变得敏感起来,而且私处的快感逐渐弥漫到全身,蜜穴也逐渐变得润滑多汁,浑圆修长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夹住李超粗壮的腰身,让他更方便玩弄自己的肉穴。身体上的愉悦感让淫水不停地分泌,终于淫液的越来越多,不仅把李超的肉棒糊得满满的,而且还渐渐溢出体外。在肉棒不停地抽插中,嫣然分泌的淫液从蜜穴洞口不停地被挤压出来,慢慢地流到缎面床单上,与之前被迷醉肏屄时留在床上的干涸淫痕重叠在一起。

  这个漂亮的缎面床单是张浩亲手挑选购买的,是他最喜爱的浅蓝色,而且价格不菲。张浩本希望能够在这个床单上留下俩人新婚时的幸福痕迹,以及嫣然贞洁的证明,可以让他永久的珍藏。谁知道却被他的仇人李超提前享用了。漂亮的床单上被嫣然的蜜汁染湿了一大片,仔细望去还能看见嫣然被迷醉肏屄时留下的处女血迹,片片朱砂般的处女血迹就像一朵朵美丽的樱花印在床单上。原本属于张浩的美妙蜜穴却正在为他人的肉棒不停地分泌着爱液,并前后两次流淌在张浩购买的床单上。

  此时的李超犹如一架不知疲倦的榨汁机器,不停地榨取嫣然肥美滑腻的蜜穴,从中压榨出无数滴晶莹剔透的淫水,粗长的肉棒每用力深深捣入一次肉穴,肥美滑腻的蜜洞里就会发出一声奇怪的「咕叽」声。

  肉洞分泌的大量蜜汁被肉棒插得淫水四溅,把嫣然光滑圆润的屁股涂的满满的,涂满蜜汁的性感美臀仿佛变成一个用冰糖做成的艺术品,显得晶莹剔透,秀色可餐,真想让人扑上去品尝一番。嫣然分泌的淫液粘连在李超丑陋的肉棒上,大量的蜜汁顺着棒身,缓慢流到睾丸上。睾丸每次与美臀撞击时,铁蛋似的睾丸和性感的美臀之间总会拉扯起一条长长的,永不断掉的黏液丝线,好像小时候学校门口拉扯的黏厚糖稀,两者是一样的黏稠,诱人。

  肉棒在蜜穴里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蜜洞里不停地发出「咕叽…咕叽…咕叽」的响声,那是肉棒在充满淫水的蜜洞里搅动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极其淫糜!听得嫣然双颊绯红,羞愤无比,心里只感到无地自容。

  快感如潮水般袭来,强烈的情欲让嫣然再也无法抿住双唇,不停地呻吟起来:「嘤……唔……嗯……嗯……啊……啊……」只见嫣然星眸半闭,红唇微张,呼吸急促,勾魂曲线下的玲珑娇躯在肉棒的刺激下不停地颤抖着,娇吟着,玉体变得粉红一片,香汗淋漓的性感玉体显得肉光四溢。

  李超粗长的肉棒,在盛满蜜汁的肉洞里被浸泡滋养的异常舒适,不一会儿就变得更加粗壮。李超感到火候差不多了,便用力抬起嫣然莹白修长的玉腿,狠狠地朝前压了下去。嫣然那跳柔体舞蹈的柔软娇躯,顿时被折叠成一个回形针的形状。整个优雅曼妙的下半身和性感柔美的上半身重叠在了一起,圆润纤美的玉腿紧紧地地夹住嫣然秀美的螓首,一双浑圆嫩滑的大腿紧迫地压在嫣然的平滑细白的美腹,晶莹饱满的乳房坚挺地耸立在两腿之间,大腿根部那肥美嫩滑的屁股夹着溪水潺流的粉嫩蜜穴毫无羞耻地呈放在李超的面前。

  李超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眼前淫糜的景象,心想:恐怕张浩一辈子都想象不到,他的未婚妻在我面前摆出如此淫荡的姿势,他心爱的女人把最神秘的花园就摆放在我面前,近在咫尺,一览无遗。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用双眼仔细欣赏,用双手恣意亵玩,用肉棒仔细体会。张浩未婚妻肉屄的每一个细节和特点我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并用我的鸡巴在里面仔细感受过。嘿嘿,把张浩的女人当母狗一样骑着,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嫣然突然被摆弄成这样一种羞人而难堪的姿势,心里感到羞愤万分,那种从头到脚被彻底羞辱的感觉,让嫣然感到无地自容。但此时的嫣然全身酥软无力,犹如一团烂泥,柔软的娇躯被李超强而有力地控制住,如玩具一般任他随意摆布,恣意亵玩。

  在极端羞辱下,嫣然内心此时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被人彻底践踏后的奇异快感。特别是这个践踏羞辱自己的人是一个相貌丑陋目光淫邪的猥琐小人,是自己曾经最鄙视厌恶的人,更是未婚夫的仇人!自己性感美丽的娇躯就是在这种人的手里被玩弄的淫水四溅,爱液横流,自己妙曼的玉体在李超淫邪的玩弄下不停地的向其臣服。从未体验过的奇异快感,让嫣然在李超的身下逐渐攀向情欲的高峰!

  李超伏在嫣然那性感柔媚的双层玉体上,用力握着嫣然修长纤美的双腿,以垂直的角度,用肉棒上下狠狠地操干着嫣然那肥美嫩滑的小肉穴。在嫣然这种奇特淫靡的姿势中,李超硕大的肉棒可以连根没入,一直插进嫣然身体的最深处,顶在子宫的最底部。李超一边用全身的力量,垂直抽插着嫣然淫媚多汁的蜜穴,一边用淫邪的目光,欣赏着在夹在嫣然一双修长纤美玉腿间,那美丽性感的容颜;亵玩着嫩滑大腿间那一对不停跳跃晃动莹白饱满的玉乳。

  在这种极度刺激下,嫣然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娇艳欲滴的樱唇,气若幽兰地大声娇啼起来:「嘤……嗯……啊……啊……我,我真的受不了了!请你,请你放过我吧……啊……啊……我,我快要泄了!啊……啊……」嫣然带着颤抖的娇吟一出声就再也没有停过,她此时因为即将到达情欲的高峰而面带桃红,媚眼如丝,双颊嫣红一片。她红唇轻启,发出诱人的娇吟,她美丽的媚眼中似乎含着一汪盈盈欲滴的春水,在迎接高潮的同时,深情地凝视着李超那淫邪的丑陋面孔。

  嫣然的啼叫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只见她星眸暗掩,秀眉微颦,娇艳欲滴地樱唇微张着声声娇啼。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这种极度深入的抽插刺激的嫣然淫液四溅,随着肉棒的连根没入,整个娇躯都在不停地颤抖,阴道里嫩滑的蜜肉在抽搐中紧紧地缠绕在肉棒上,柔嫩的子宫用力地吸吮着肉棒,汁水滑腻的蜜穴夹着李超的肉棒不停地收缩绞紧,不肯放松。

  被蜜肉紧紧包裹的肉棒在蜜汁四溢的肉洞中艰难地抽插着。

  嫣然被李超胯下的肉棒奸淫的婉转娇吟,媚眼如丝。显然只要再狠狠地操干两下,嫣然就将达到渴望已久的高潮,释放酝酿已满的情欲!这时,李超却突然停止抽插,拔出肉棒,戏谑地望着余嫣然,默不作声。

  已经达到高潮边缘的余嫣然,此时感到体内一阵空虚,肉穴里给予自己极度快乐的肉棒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下身积蓄已久正准备倾泻而出的强烈欲望,就像被抽空了一样,无法得到释放。那种身体急欲释放的原始本能,折磨得嫣然饥渴难耐,郁闷无比。嫩滑多汁的蜜洞仿佛要抓住什么似地,却毫无着力之处,只能在空气中一缩一缩地抽搐着。

  嫣然那峰峦起伏的性感玉体此刻被汗水和淫液涂得满满的,充满光泽的肉体显得分外晶莹细滑,肉光四溢。她感到下身的肉洞里犹如蚁噬,瘙痒难耐,恨不得有根粗大的肉棒来帮自己释放,为自己解痒。欲望的煎熬让嫣然的精神简直要崩溃了,气急败坏的她再也顾不上其他,现在只要是个男人,就可以随便的上她,插入她淫荡的肉洞,恣意地亵玩她优雅性感的玉体,无论是谁嫣然都会用火热的胴体热情欢迎。

  嫣然现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和神经都在诉说强烈的饥渴。此刻的嫣然脑海一片混沌,完全忘记了深爱着的张浩,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为张浩未婚妻的事实。道德、现实以及女性的矜持此刻都已被嫣然统统抛诸脑后,只剩下动物发情时的本能。嫣然红着脸用下身朝李超讨好似地摇了摇性感的屁股,希翼他把救命的大肉棒重新插进自己的体内,让自己释放积蓄已久的高潮。


  【完】


警告:本站含有 [强暴、转变、臣服]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