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妈妈的堕落][◆◆◆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护士妈妈的堕落][
作者:勃起的温柔
字数:577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故事的开始

  快快…一起上,围攻他们家,只见网吧内烟味飘飘的,其中在第三排坐着三
个一起正在玩最流行的英雄联盟,呼…累死我了,终于赢了,耶……哈哈。

  我叫陈伟,今年17岁,身高174左右,旁边这两个是我的死党,李明和
张华,我们三个从小在一起玩耍,张华擦了一把汗,点燃了一根烟,给我了一根,
我刚想点燃时,正看见桌子上手机铃声一边一边反覆重复着嗡嗡的响…坏了这下
惨了,拿起手机看见妈妈打了三个未接电话,怀着忐忑心情接了电话,听筒里传
来:「小伟,你干嘛呢,这么久才接我电话?」

  「嗯,…呼…妈妈,我刚刚正在打篮球呢……哦……呼……手机没带在身上,
你有什么事啊?」

  「妈妈今晚医院加班,你自己回家买的吃的吧,好的,妈妈」;

  「刚挂了电话,张华问我,你妈加班,不如咱们出去喝酒去,」

  不行,今晚我答应了和我老爸视频,本来应该是我妈和老爸视频,但是加班,
没办法了,只有我了;

  说起我爸,在外地企业公司里工作上班,公司里工作得也还算顺利,最近几
年才升了主任,虽然聚少离多,但感情一直很好,只是回家的次数不多,一年回
来几趟的,有时候经常看见妈妈打电话的眼睛红红的,一直也没敢问说什么;

  而妈妈,名叫:刘慧,今年39岁,由于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当时毕业到
我爸单位实习,被我爸当时疯狂的追求,老早的生下了我,现在市里医院当护士,
工作了好几年熬了个护士长,或许是保养的好,又或许是人们现在所说的逆生长,
在加上妈妈天生丽质,岁月这把无情的印记并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使得外
人从她那清秀的容貌中,很难辨别出她的真实年龄。

  甚至是我们一起出门在商场买衣服的时候,女服务员竟会误认为我们是姐弟。
妈妈身高有1米65,体重大约50公斤,倘若妈妈穿上高跟靴,轻松突破1米
70,比老爸还要高出一些,我觉得老爸和穿高跟鞋的妈妈站在一起,一定会觉
得不舒服。

  妈妈不但身材苗条,人长得更是美艳动人。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
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长而微卷的睫毛下,
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大眼睛蕴含着万般柔情,眼睛两边看不到一丝鱼尾纹。

  英挺的鼻梁下,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时而散发出迷人的芳香,还有那
白皙的皮肤,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却能如少女般洁白如玉、水润嫩滑,富
有弹性,特别是她那对高耸的乳房还依旧圆硕坚挺。

  「那算了吧,走吧,个回个家,个找个妈」,告别了两个死党,在路边小摊
随便买了点吃的,吃着匆匆的回家了。

  晚上,老爸在电脑旁,嘘寒问暖的,和老爸聊了好久,让我最高兴的事情,
老爸这两天正好出差,来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我们X市,就顺便回家呆两天,
和老爸挂了电话,看了下时间都快9点半了。

  妈妈还没回家,妈妈也不知道爸爸后天回来的事情,先打个电话告诉一声,
顺便问问什么时候回来,拿起手机刚想打电话那,听见门外响起了钥匙声,妈妈
开门进来后看见我咱在客厅,「小伟,你站在这干嘛,怎么还不去睡觉,明天上
课迟到了怎么办,」

  「妈妈,咦?不对,怎么感觉妈妈今天脸红扑扑的,衣服有点凌乱,头发也
不怎么顺,最重要的是黑色的丝袜脱丝了,怎么回事?」

  「小伟,我给你说话,你听不到么?」

  「妈妈的生气声,把我从思想中拉回来。」

  「哦…,妈妈,我刚想说刚给老爸视频完,后天老爸工作出差,回来呆两天。 」

  「妈妈,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

  「哦,今天医院病人多,回来的晚点了。」

  「这时,妈妈的手机来电话了,妈妈在衣服里拿出来看见联系人时立马挂断
电话。」

  「妈妈,你怎么不接电话,妈妈看我的眼神有点躲避,这是骚扰电话,紧接
着来了条短信,妈妈把手机放入衣服里面了」

  「不早了,赶紧回屋睡觉,你爸后天回来,明天上学别迟到了,睡觉去吧。」

  「好吧……那妈妈你也早点睡吧,可我回屋时,发现妈妈今天气色很红润,
一时半会的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进屋之后,越想越有问题,妈妈今天回来衣服凌乱,脸色红润,难道是……
出轨了。

  作为现在的中学生对男女方便的事情已经了如指掌,以前经常拿偷窥妈妈洗
完澡换下的内裤及妈妈的丝袜打飞机,越想越心慌,不行,去妈妈屋门口听听里
面有什么动静。

  想到这我立即下床,慢慢的把我屋里的门打开一个缝隙,妈妈刚好收拾好客
厅里的东西往卧室走,只听见隔壁卧室传来衣柜开门的声音,妈妈要洗澡。应该
是要拿洗澡的浴巾,果然,过一会妈妈拿着浴巾走进洗手间里面的浴室了。

  当浴室的水声响起以后,我偷偷的从卧室走了出来,慢慢的去妈妈卧室门口,
走过去看见妈妈的卧室没有关严,悄悄的进入妈妈的房间,四周看了下,并没有
什么可疑的情况,对了,妈妈的手机,想到这,赶紧去桌子上找妈妈的手机,这
时,翁……妈妈的手机又来了个短信,立马转头看看床边上的洗澡间,看看妈妈
的有没有听见动静,嘘,吓死我了。

  还好,拿起手机看见联系人:陈强,打算想看发的内容,却发现妈妈的手机
已经换解锁密码了,妈妈之前的密码我非常熟悉,怎么办心里想着妈妈这时候估
摸着也快洗完了,算了,以后再想办法,可能是我多想了。

  准备回去睡觉,无意间看见门口卧室鞋架旁边垃圾桶妈妈穿的黑色丝袜,妈
妈这是要扔掉,我记得这黑色丝袜买了没几天,我拿起看看脱丝的地方,却看见
妈妈的丝袜中间有点分泌物,我感觉下边立马硬了,不行,去看看妈妈的换下来
的衣服及内裤,妈妈经常有个习惯,洗澡前把衣服都放在洗澡间门口的洗衣机上,
在欲望驱使下我走过去拿起的妈妈穿的白色的蕾丝内裤,天哪,那是?

  白色的蕾丝内裤上淡黄色的水渍布满了整个裆部,真的好湿啊!妈妈的白内
裤裆部像是水里浸过似的,湿透了!亮晶晶的!滑滑的,问着有股骚骚的味道,
用舌头舔下,咸咸的……

  这是妈妈发情了,以前爸爸每次回家时,妈妈的内裤就是这样子,可是现在
妈妈今晚加班内裤怎么会那么湿,我受不了,拿起来闻着舔着对着妈妈的内裤撸
起来了,这时,听见洗澡间喷水头已经关了,妈妈洗完澡要出来了,可是正快要
射出来时,心里幻想着:妈妈骄挺的双乳,粉红的乳头,以及下边毛茸茸茂盛黑
色阴毛,和下边粉红色已经流着水的小穴。

  突然感觉一股酥麻感觉紧绷,只见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喷在我的内裤上,强烈
的快感在我脑海中回荡,我射完赶进偷偷的出去了,当我躺在床上深深的自责时
听见洗澡间的门打开声音,而我又想着妈妈今晚加班的事情,以及妈妈内裤的分
泌物,和妈妈的手机短信到底发的什么内容,我不相信我敬爱的妈妈会出轨,陈
强……又是什么人?和妈妈是怎么认识的,同事关系?还是网友关系?复杂一件
件事情慢慢的想着入睡了。

             (2)电话里的异常

  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梦,梦到妈妈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在我家偷情,正好赶
到我爸回来撞见,气的老爸立马要和妈妈离婚,这个家我感觉到支离破碎了,我
哭着对我妈说:为什么……啊……我拼了命想要看清楚那个站在我妈身后破坏我
们家庭的男人的面孔,可是无论我如何的挣扎,身体就是动不了,啊……

  ……铃铃……清晨的闹钟把我从梦中拉醒,睁开眼感觉昨夜睡得那么累,昏
昏沉沉做的梦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今后,我一定要留意妈妈的蛛丝马迹,对了,
手机,想办法知道妈妈的手机密码,看看那个叫陈强的到底昨天给妈妈发短信内
容是什么,和妈妈是怎么认识的?

  起床时,妈妈已经准备好早点来,穿的是一套女士西服,显得格外的好看,
紧领的白衬衣,纹有一道道金边花线,显得妈妈那自豪的乳房越发骄挺,领口戴
着一条三叠式的女士领带,顺着胸口随意的垂下,衬托着妈妈典雅温柔的气质;
外面套着一件深黑色宽领女式西服,紧束的腰部将妈妈那不堪一握的杨柳腰表现
得格外突出,下半身穿的一条深黑色的紧身制服裙,裙长及膝。

  由于是紧身式,妈妈那本来就很丰圆高翘的臀部给紧裹的越发紧致,两条修
长光滑的长腿穿的黑色超宽蕾丝花边丝袜,透过细细的网口,不时地反射出牛奶
般细嫩的皮肤光泽,看上去即性感又优雅。嗯?这条丝袜不是以前爸爸买的吗?

  妈妈很少穿的,怎么今天……

  就在我吃早点的时候,妈妈走到了门口一边弯腰穿鞋,一边对我说:[ 小伟,
你吃完了赶紧去上学,我时间到了,就先去上班了,对了,晚上妈妈要加班,晚
上会晚点回来,晚饭你自己解决一下吧。] 哦……那妈妈你晚上几点钟回来,妈
妈说:不知道,昨天下班时,医院主任临时给我说最近晚上的病人的挺多,我尽
量早点回来,你自己放学后别再出去玩了,这月成绩单下来没,我看看考了多少
分,学习成绩有没有下降,最近忙的没给你班主任打电话不知道你在学校最近表
现怎样,等你爸明天回来,让他去问问你班主任,我立马心虚了,心里想着最近
这段时间老是和死党去网吧玩游戏这周考试成绩不及格,都没敢给你看那,妈妈,
我们成绩单下周出考试成绩,,恩……那我去上班了,看着妈妈消失在门口,我
麻木的吃点早点,嘴里却乏然无味,满脑子都是昨晚做梦发生的事情,如果真是
妈妈外边有了男人,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这一天在学校怎么度过,上课根本没有心思听课,满脑子想着妈妈
昨晚加班的事情,以及电话的短信,不行,我受不了了,我不能再任有自己无休
止的猜想下去了,回家后我要给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忙什么?

  我苦苦的熬到下午5点放学,和我这两个死党走着回去的路上,李明和张华
看出我的心事,问我:陈伟怎么回事,看你上课也没精神听课怎么了,出什么事
情了么?我苦笑说着说:那有,心里想着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家的事情,得找个理
由,恩……咱们的考试成绩不及格,我妈今早问我的学习情况了,所以一直不知
道怎么办了。

  张华说:哎呀我去多大点事,我说:在你家不是事情,要是让我妈知道了,
我考的不及格,以后,零花钱,包括放学出去玩,去网吧……想都不用想了,算
了,我先走了,今晚我不去网吧了玩了,你们去吧,拜拜……哎哎哎……他们个
在后边喊我,我头也没回的往我家方向走了。

  回到家,随便吃了点东西完事了,想到这,妈妈今早怎么穿爸爸给他买的丝
袜……,应该明天老爸回来穿才对啊,去妈妈屋里看看衣柜有什么异常,走进妈
妈卧室,却发现昨晚那脱丝的黑色丝袜已经不见了,洗澡间上凉台边上挂起了妈
妈昨晚脱的白色的蕾丝内裤,内裤上隐约能看到还有点淡淡黄色的痕迹。

  我拿起来闻下有一股洗衣液伴着清香的味道,正陶醉中,屋外的钟表已经响
起,把我拉到现实来,小心翼翼的给挂放好之后,来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发现都
是妈妈普普通通的衣服和内衣,没有什么新鲜的,那些医院发的制服都让妈妈仔
细的挂在里面,还有些之前老爸给妈妈买的性感的黑色镂空蕾丝花边的内裤和各
种性感内衣都被妈妈放在最下边那一层。

  我拿起来内衣时却发现里面有个完好的包装盒,上边日期正是一礼拜前,正
是我妈这月第一次在医院开始加班,通过包装盒表面可以看到里面是一款透明薄
膜紫色的情趣内衣看着像经常我在网吧偷偷看的日本AV女优中间开档式那种,
这是谁给妈妈的,难道爸爸给妈妈邮过来的。

  不对,老爸每次在网上买的东西都会把送货地址写我们家,怎么会在医院,
难道是别人送给妈妈的?可妈妈是个保守的人,以前老爸买的那种蕾丝镂空的内
衣,都是老爸回来时才穿,她怎么会接受这种衣服,带着一串串的问题,我把衣
柜翻了个遍,只有这套情趣内衣不知道谁给妈妈买的。

  把内衣慢慢的给妈妈放好之后,把妈妈卧室我翻得地方都给摆正好,出了卧
室给老爸打个电话,问问明天什么时候回来,正好明天可以让老爸领我出去买衣
服,电话拨过去响起了老爸多少年最爱听的彩铃声……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
……喂……儿子,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什么事情?

  老爸,我问问你明天几点钟到家,等你回来我们出去买衣服去,恩……大约
早晨就能到家,刚给你妈打电话接了断断续续的,再打过去手机关机了,可能手
机没电了吧,你这样吧,你妈回来给她说声,明天老爸一早就回去了,儿子,好
吧?行,爸,我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和老爸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妈妈手机没
电了,不对啊,我记得早晨看她手机时满格的电,怎么会没电了,算了,我给妈
妈打个电话吧。

  拿起手机给老妈打过去了,嘟……嘟……嘟……您好,对方暂时无人接听电
话,请稍后再拨……妈妈在工作么,怎么不接电话,我挂电话了,又从新拨打过
去,嘟……喂……

  「喂,妈妈。」

  「……小伟,你给妈妈打电话有事情吗?……恩…哦…」伴随着急促的呼吸
声电话终于有声音了。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啊,老爸明天一早就回来。」

  「啊……哦,小伟,妈妈在工作那,晚点回……不~要…恩……!」

  「好奇怪的语气,妈妈你在忙什么,妈妈,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

  「怎么回事,这个破电话?几乎听不到妈妈的应答,但隐隐有女人似哭如怨
的声音传来『……呜呜……啊………哦。』」妈妈,你在听吗,几时回来啊。「

  「……………………」似有人争辩的声音窸窸窣窣的传来,又像无人说话,
我拿起电话看了下没断啊,怎么回事?

  「喂……喂,妈妈,你没事吧!」

  「妈妈你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

  「妈没……事啦,妈……在,在给病人打针所以……呃~有点……」

  「妈妈,你怎么说话断断续续的,怎么回事?」

  「没有,不要问了小伟,妈一会就回家了,你先睡觉吧,不用等…我…恩…
…哦…啊…~」

  「啪一声『,像是什么被击打的声音,打断了妈妈的说话。」

  「隐约间好像还有一声女人的哀叫,…啊……~像是AV里女优那种既哀怨
又满足的绝叫!

  喂……喂,妈妈,喂…,妈妈,我又从新打过去,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
关机,sorry……

  一边一边的给妈妈打过去,一直显示对方在关机状态,那晚的噩梦又浮现在
眼前,难道,妈妈真的现在……和别的男人……偷情,不行,我要去找妈妈,我
疯了一般的拿着手机冲了出去,下了楼,骑着自行车出了小区往医院的方向去了
……

  由于我家离着医院不是那么的远,骑自行车15分钟就能到医院,在路上我
一直想着如果我要撞见了妈妈在和爸爸以外的男人在偷情,我该怎么办,老爸如
果知道了,这个家就完了,我心里想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快去,嘀嘀……对面的车晃了一下我,差点撞在护栏上,呼
……前边就要到医院了。

  我的心一直在砰砰的跳,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车子骑到医院,找个地
方把车子放下,我紧张的跑去了妈妈所在的那栋楼,来的楼下,发现妈妈办公室
还亮着灯,其余的几层楼只发现还有微弱的光,我迈着沉重的脚步上了妈妈所在
的第八层楼………


警告:本站含有 [[护士妈妈的堕落][]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