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心魔
香港旺角的某茶餐厅内,人头涌涌,好不热闹,突然人群之中,传来一声惊叫,大家给吓得鸦雀无声,目光都落在角落卡位上的一个年青人身上,因为那声惊叫就是他发出的!
  他也不理众人异样的目光,匆匆离座结账,地上遗留下一份报纸,上面大字标题,写着:“弱智少女,疑遭色魔强姦,今晨发现堕楼,送院途中不治……!”
  那个青年叫阿强,他现正走在热闹的大街上,但脑海中仍萦绕着那个堕楼毙命的弱智少女身上,她叫阿燕。
  那天是星期日,阿强所住的屋村,多数人都已外出他往,找寻节目,但他却因身无分文,只好留在家中,突然门前一个少女走过,他认得她是住在楼下的阿燕,人人都说她是弱智,甚至有人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痴妹妹”。
  平时的阿燕天天都给家人关在家中,今天可能家人一时疏忽,让她走了出来,他恐怕她有意外,连忙开门跑出走廊,谁知他已经只见到阿燕的背影。
  她只穿了一件背心和一条三角裤,那条三角裤是很迷你的那种,将她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看来她是曾经去厕所如厕,忘了穿回裙子,但那个又圆又大的屁股已令他色心大起,看了后面,岂可不看看前面﹗
  “阿燕!”阿强大叫:“你去甚么地方?快回来!”
  她闻声转身,动作非常缓慢,双眼茫然的看着阿强,阿强也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件背心下面,肯定是没有着胸围了,因为两颗又圆又尖的乳头,都突了出来,胀鼓鼓的乳房,有三分一也在背心吊带两旁走了出来。
  再看下面,那条白色的三角裤,中央是一大丛黑色,一丝毛毛也穿了出来。
  “阿燕乖!”阿强涎着脸说:“来哥哥这边,我给你糖吃!”
  她果然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更跟了阿强进屋,他连忙关上大门,心里怀有一个念头,想不到这个“痴妹妹”的身材,竟然这么标青,今天一定要看个一清二楚!
  “你看你,全身臭汗,回家一定给你妈骂个狗血淋头,来吧,让我给你脱去这些湿衣服,凉快一下吧!”
  阿强一边说,一边已动手将她的背心褪了下来,而她仍懵然不觉,任他为所欲为,背心脱去,一对大乳房便毫无遮掩的弹了出来。
  又圆又白,尖端是两颗红色的车屋子,腰肢细幼、小腹平坦,他动手来脱她的三角裤,她并没有挣扎,轻易的便给他得手了,那一大丛如乱草似的阴毛,生长在那贲起的小丘上,加上一双长长的腿,可说是十分标準!
  阿强也不再说话,双手便已按在她两个乳房上,触手是充满弹性的两口肉,令他爱不惜手,不断的搓捏着,又用手指夹着两个乳头来玩弄,而阿燕则只懂得在吃吃傻笑。
  见此光景,阿强已是不理一切,挥手到她下体,抚摸那贲起的小丘,那里和别的女人一样,都是温暖而潮湿的,他的手指已越过小丘,预备探进那开始潮湿的仙人洞内!
  “哎呀……!”阿燕发出呻吟,略为挣扎说:“那里龌龊,不要摸,妈妈知道,会打我的!”
  “不要怕!”阿强已不理那么多了:“我不告诉你妈妈,那你不用怕,来,放鬆一点,好好玩的!”
  他的手指已探了进去,阿燕双腿不断颤抖,但也没有拒绝,就这么令他将手指全插了进去,而且更加湿了,阿强发觉畅通无阻,看来她已早经人手。
  既然自己不是第一个,那么便可为所欲为了!
  他一边捏弄她的下体,一边脱下裤子,掏出那半软不硬的阳具!
  “阿燕,你饿了吧!”阿强将她的头按向自己小腹:“这里有根又热又香的香肠,你吃吗?吃便张开嘴!”
  他轻易的将阳具伸入她的小嘴内,只感到一阵温暖和潮湿,她已在替他吸吮了,又用舌头舐那阳具!
  “哎呀!”阿强发出惨叫,但连忙掩着口,小声说道:“阿燕,你不要用牙咬呀!你要慢慢的啜便成了!”
  他痛得大力将阳具从她口中拉了出来,看浓密阴毛覆盖的阳具上面有几个牙印,险些便皮破血流,阿燕仰望那阳具在吃吃傻笑!
  阿强看没有时间了,便将她按在床上,粗鲁地分开她双腿,看準了那濡湿的洞口,一挺腰便将阳具捣了进去。她那小洞并不十分狭窄,看来她给人干了多次,至于是谁,他也没时间去理会了,只顾得埋头苦干,一下一下的,在那小洞内拚命进出。
  而躺在地下面的阿燕,像没事似的,只懂四围望,发出傻笑,但她的下体却越来越湿,证明她的生理反应,和一般正常女人差不多,阿强挺动了十多二十下,便已到达高潮,在她体内一洩如注了!
  阿强记得事后替她穿回衣服,再带她到楼下的走廊,便匆匆赶回家清理现场,至于她是否给家人发现,或有甚么意外,他就完全不知了!
  他怕得要命,不敢回家,但人海茫茫,总要找个栖身之所,他卒之想到了,在离岛他有一个表姐叫阿萍的,已有多年末见,记得少时候,经常到她那里玩耍,今次正好去她那里避一避难!
  两人见面之下,差点不能相认,
  因为上次见面,已是十年前的事!两人还都是小孩子,十年之间,两人面貌、身形都已和以往不同,阿萍已是一个成熟的少女,看到她那裹在衣服下面的身体,他不禁拿来和阿燕相比,二人竟是各有高下,至于衣服内面,那就要看过才知道了!
  阿萍对他的来临是愕然,但更多的是开心,因为她太孤独了,除了工作,整间屋便只得自己一个,现在有人来陪她,那是求之不得的事,至于男女有别这回事,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因为在她心目中,眼前人就是十年前那调皮捣蛋的小孩罢了!
  二人吃过晚饭,一边呷着冰冻的啤酒,一边回忆儿童时的快乐往事,不经不觉已是夜深!
  “啊﹗原来这么晚了﹗”阿萍看一看錶,失声的说:“你大概也累了,来吧,我替你洗澡,然后上床!”
  她真的为他準备了一大缸热水,然后等他洗澡。
  阿强心想,看来她是骚得忍不住了,要一个男人的慰藉,但他想不到她还当他是小孩子,而不是一个成年男子!
  于是他开开心心地走进浴室,快手快脚的脱光衣服,他的阳具,因为心情兴奋,已硬了起来,当阿萍转身,看到眼前赤裸的男子身体时,视线落在那跳跃的阳具上,头脑一阵晕眩,霎时间醒起:这个男人,已不是十年前的小孩子了﹗
  正想退出浴室时,但已太迟,阿强已将她拥入怀里!
  “表姐!”他在她耳边喃喃的说:“你要吧,我全给了你,我知道你在这里是很寂寞的,我来陪你,来啦……!”
  阿萍的耳朵,给他弄得痒痒的,全身发软,两人身体便跌进浴缸之内,她已全身湿透,想叫又叫不出口,因为她的嘴已给他的嘴封住了,舌头也伸进她口腔内,和她的舌头纠缠着,他的手已透过她那湿透的T恤,直达她胸前,将那薄薄的胸围推高,握着那温暖的肉团,充满弹性的竹笋型的豪乳,完全落入他掌握之中。
  当他的手指夹着那茁壮起来的乳头时,她呼吸更急促了,身体变得像棉花那么软,整个靠在阿强怀中,上衣已给脱光,一对白如凝脂的乳房,映入眼帘,最触目的是两点粉红色,是那么娇嫩,令他捨弃她的小嘴,转而吻在那两点上,他轻轻的咬嚼着、舐动着,令她的身体难耐的在不停抖动,口里发出像哭泣似的声音。
  他的手来到他的短裤上,从裤管伸了进去,摸到了一条湿透的三角裤,还有裤边走出来的毛髮,他的手按在那贲起的中央,和那凹了下去的洞口。
  她拚命的合上双腿来抵抗他的突袭,但怎奈他的气力更大,一手已将她内外两条裤子扯了下来,她已变为全裸!
  阿强伏在她下体上,望着那浓密的丛林,和那粉红色的小洞,狂吻如雨点般洒在她下体上。
  她哭着、叫着,但已浑身无力,反抗只不过是象徵式,他的舌头已伸进那隧道内,舐弄着那汹涌而至的分泌,她已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给他按在浴缸边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在那浑圆雪白的两片股肉中间,是一个长满毛毛的粉红色洞口,他一挺腰,阳具便己挺进那隧道内。
  他的突入,命阿萍发出一声惨呼,同时阿强也感到中间有一道障碍,她还是处女,但这时已骑虎难下,只得大力向前一挺,只听“波”的一声,他已突破障碍,直插到她体内深处,同时阿萍也全身因痛苦而扭动,口中发出连续不断的呻吟。
  但她的痛苦,只会刺激到阿强的兽性,令他不顾一切的、拚命在她的体内抽插,一下比一下大力,也一次比一次深入,他双手也紧紧抓着她两个大乳房,令它们染满一道一道的抓印!那紧窄的下体,夹着他的阳具,令他活动了十多下,便已在她体内喷射!
  事后看到她大腿尽头那一丝丝血迹,令阿强心中有一丝内疚,但这念头一闪即逝。
  阿强无视坐在地上、因伤心啜泣而抖动的裸体,施施然地沖了一个热水浴,穿回衣服,上床睡觉,他唯一做的事,是替阿萍穿回衣服,让她卧在自己身边!
  睡到半夜,阿强忽然惊醒,因为发觉有人骚扰自己的下体。
  睁眼一看,竟然是阿萍!她正埋首在他小腹上,裤子已给褪下,他的阳具已给她含在口中,大力的吸吮着,又用舌头舐弄那袋子!
  “哼!”阿强暗想:“果然是骚婆娘!给了一次还不够,还想要第二次!哼,那刚才又为甚么哭得那么伤心呢﹖”
  但她的口技,完全不像一个处女,她是那么纯熟,而且技巧很高,阿强觉得她含着他,好像似曾相识。
  突然一阵剧痛,由下体传来,他连忙将阳具从她口中扯了出来。
  剎时间,他醒悟了,她就像那个“痴妹妹”阿燕,此时阿萍也抬头望着他,双目呆滞,口中发出吃吃的傻笑!
  “啊﹗”阿强惊呼道:“阿燕,你是阿燕!我……是我不对,但我是无心害你的,你……你不要来找我,放过我吧!”
  但床边的阿萍仍没有动作,只是看着他傻笑,低头又将他的阳具含着,大力吸啜,他拚命想将她推开,但只感到全身乏力,动也不能动,只有由得她继续,他的阳具不断在她口中胀大,直至忍无可忍地在她口中喷射,而她也将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吞入肚中。
  阿强已非常疲倦,但谁知精神却异常亢奋。
  不知那来的力量,他又将阿萍拥入怀中,上下其手,阿强脑子非常清楚,自己是不想的,但却控制不了自己,已替她将衣服脱光,埋首在她的下体,不停的舐弄,而她也将他的阳具含入口中。
  不久,他的阳具又再度勃起,这次已是这一个晚上的第三次了!
  阿萍趴在床上,屁股向着他,她反手捉着那坚硬的阳具,拉着它向着自己的屁眼前进,阿强只感到自己进入了一个紧窄异常的地方,将“它”牢牢的箍紧,但他却拚命的在那紧窄的小洞口内,一进一出,大力抽插。
  很快他便已到达高峰,一洩如注,但这次的精液,却是稀薄如水!
  也不知这晚是怎样过的,也不知干了多少次,也不知喷射了多少次。
  天亮的时候,阿强已只剩下半条人命,双眼凹陷、面青唇白,想起床也没有气力,反而卧在他旁边的阿萍,却是一脸安详的在酣睡着!
  但阿萍醒来之后,一看到睡在旁边的阿强,勾起了昨晚给强姦的记忆,立时大吵大闹,但他却只有躺在床上,因为他太累了,不能活动分毫,甚至她将警察召来,他也无力逃走,乖乖的给捉上警署!
  阿强被控强姦,罪名成立!
  至于她强姦阿燕的那件事,警方已查明,她是给他同屋的房客,连月来的强姦、非礼,引致她发生堕楼惨剧!
  看来阿强是给自己的心魔害死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小男人
警告:本站含有 [心魔]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