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北路7條通◆◆◆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中山北路7條通
计程车是如何进入中山北路,我己经不记得了,祇记得我那条不黑不白的长围巾,在濡湿泌凉的风雨中翩翩飞舞。
  银白色的小馆的艺术灯泡,散播出吞噬人性的色彩,黄色底,冷橘色底的灯光,配上猪肝色的丝绒地毯,气氛安排得十分罗曼蒂克。
  「哎唷,康仔,好久没来啦!都把咱们姊妹淘忘了?」
  「惠君啊,妳嘴巴真会说话。」王康顺手摸了惠君的粉脸一把。
  「没良心!这么久都不来,人家想死你喽!」
  「哈……想我?不对吧?大概是想这个吧。」小王比个猥亵的动作。
  「要死啦……」
  小王热情地拥着惠君入座,并且和一些莺燕打情骂俏起来。
  「惠君,今晚我一定要和妳巫山云雨一番。」
  「嗯……」惠君撒娇地轻哼了一声,接着又道:「我人这几天不舒服,改天吧!」
  「不舒服?鬼扯蛋!一定是缺少『棒棒糖』了。我的『棒棒糖』营养成份很高,今儿晚一定让妳飘飘欲仙,舒舒服服的。」
  小王不顾我们的存在,伸手就搂过惠君,两唇狂热地吻着惠君那两片薄唇,两手己经隔着旗袍在高耸的酥胸、丰满的肾部,游移摸索。
  娇艳的惠君起初有些羞涩,还奋力抗拒,不稍一刻工夫,已经软绵绵的依在小王的怀裏,像一只发春的野猫,两手也饥渴的往小王的身上一直地爱抚着。
  小王不知何时伸出禄山之爪,孤掌深入旗袍的开叉处,直抵惠君的三角洲,在那裏抚弄不停。
  此时,惠君柳腰直摆,鼻内不住地「哼……唔……唔……」出声,脸上一阵红晕略带些微娇笑。
  我想不到小王的性爱挑逗的功夫如此高桿,惠君早已被逗弄着鼻息鼾厚,淫液汹涌,祇见她全身随着小王的两手动作,配合着扭摆颤动。
  「嗳唷!小王!我不要嘛……」
  「我知道你是需要的。」康仔不管惠君的拒绝,依旧继续着他的动作。
  「我不要……我不要……嘛!我下面好痒哦!」惠君软绵绵着说着,两眼却露出渴望甚久的神色。
  小王翻身将惠君压在长沙发椅上,顺手撩起她的旗袍,并将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红色的三角裤脱下。
  小王自己把西裤拉鍊拉开,霍然挺出一具激昂的家伙,翻身就要上马。
  「哦……!不要……不要在这裏嘛!他们在看着呢!」
  小王并不答话,祇管在惠君两条玉腿的交叉处,狠狠地刺了一下,又迅速退兵,然后停留在粉红紧密的阴户孔道上轻揉着……轻揉着。
  眼看着惠君已被小王挑逗得全身翻腾不已,可以想像到她阴道里面有如千万只蚁虫在噬咬一般,阴户的淫水不断往外排流,刺激得她不由自主的在长发椅上磨擦着,时而高腰一挺做出一副迎合状,已经完全忘却刚才的羞涩,这真是女人天生的「欲迎还拒」的心理表现。
  祇见小王用手分开惠的大腿,让两阴唇毕露无疑,他挺着那根火辣辣而坚硬的「棒棒糖」极为自然而顺利的往里插。
  惠君全力的把浑圆的屁股往向挺,鼻腔裏发出浓重的「唔嗯」之声,小王尽根而没,顶往了花心……
  惠君轻吐了一口气,连连叫着:「好舒服……好舒服喔!……」
  我死钉着小王和惠君那动人的表演,胸膛随小王一插一出,一进一退的节奏起伏不定。
  不经意我左望韦老闆,他也正与那陪酒的妞儿展开真枪实弹的游戏,不时有「滋滋」的淫水磨擦声传来。
  所不同的是,小王的那一对是躺在长沙发椅上,而韦老闆则是坐姿。
  「好家伙,你不比我家那口子!」韦老闆说。
  「你把我插得里面酸麻麻的,我受不了,我受不了。」那妞儿不亭地上下套弄着韦老闆的阳具,速度也缓缓地在加快。
  「喔!……我要,快……快……」那妞儿狂叫着,浑身是劲。
  有时两人默契不够,韦老闆的阳具滑出穴道,那妞儿惟恐它像泥鳅般走掉,快速地伸手一抓往小穴口套去。
  他们两对忘情的火拼场面,看得我心口澎动,血液里汹涌出无限春情,唇舌已被慾火烧乾,我猛然嚥下一口水,拿起桌上的酒,连灌了两大杯,企图压抑这股洋溢的慾火。
  突然,我发起性来,记不得是谁说过的:「到灯红酒绿的场合,要带人类的原始兽性来,不必携带道德或节操观念。」
  我突然手指一伸,往我身旁的小妞一抱,她像得了软骨症,很自然,一点也不做作的滑住我怀裏,我顺手往她腰身一抱,呵,我的妈啊!她是属于相当有水準的女人。
  我隔开她那涂满猪肝色指甲油的手,顺势往她低胸的洋装裏探去。
  我轻轻揉她的乳子,顺手撩起她的裙摆,偷偷伸手至她的内部下头,怎么搞的?她已是淫水浪流。
  我忙用淫水擦揉着她最敏感的地方——阴蒂,阴蒂微微突起,好似一颗肉丁子,她一阵颤抖,斜靠入我怀中来,双手紧紧地把我抱住,颤声央求道:「别逗了!我那儿一阵阵火辣,别再作弄我了……我……唔……」
  我不让她说完,低头吻着她的香唇,那一只手停在她黑而丛密的阴户上楺弄着。她的脸上泛起阵阵爱意,极愿意接受我的爱抚,一片舌信,肆意地伸入我的口中,和我的吞头息捲,滑擦。
  她的一双眼睛早已瞇成细细的一线端疑着,阴红的唇勇猛的向我挺进,我把心放横,猛力凑近,把她按倒在沙发椅上,双唇压住她的双唇,然烈狂飞地和她吻将起来。
  她浑圆滑溜的舌头主动地突破我的防线,大胆的一再侵入我的地盘裏,并且伸出那纤细的小手,在我撑起如突的帐蓬外面巡逻。
  我被她频频挑逗,也放胆不少,不管韦老闆是否正双目钉着我们!也不管小王是否忘情地在享受他的消魂游戏,反正我不再去计较什么伤风败俗,什么道德人格啦!反正,我己慾火难忍,把那些冠冕堂皇的词句抛甩得一乾二净,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知何时,她己经把我昂首勃起的大鸡巴拉出裤外,在她的纤纤小手上把玩着。我一阵热流冲向胸臆,浴在梦样的情调中。
  她紧紧的握住我那根挺直、粗壮、圆长、黑硬的大物,忽然上下套玩者它,她越加速,它更加膨胀,更加坚硬。
  「哦……我要……我要嘛……」她再也保持不住,也顾不了少女的矜持。
  我一手轻抚着她的秀髮、耳际,一手缓缓的褪下她肉色的「内在美」,霍然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丛黑而发亮的茸毛夹在粉的肉缝中,淫水源源汨出,两片阴唇皱皱地好像贪吃的婴儿小嘴,不停地颤动着,上边还沿上不少的淫水。
  「来嘛!……上来嘛!快……我要……我受不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喘勒,一面浪哼,一面央求着。
  我得意洋洋,将沾满淫水的手拿开,像饿虎扑羊似的翻身上马,压在她的身上,对她的小嘴疯狂的一阵吻,然后从颈间、耳际香肩酥胸,吻到乳尖之上,顺便吸吮起来。
  不下些许功夫,她的乳头已发硬,淫水不断。
  「哼……好……我受不了啦……好难过喔……别……再逗我……快给我……唔……我要……我要嘛……我求求你……不要再逗了……」她含糊不成声地催促着。
  我见她已淫浪到这种地步,知道已把持不住,渴切需要了,连忙分开她的大脚成八字形,提起那根粗大的家伙,用龟头在她湿濡濡的阴唇上和阴蒂的肉丸上轻磨了两圈。
  她紧张的微微一抖,经我再轻磨,更是浑身忍不住的全身酥麻,难过的几乎哭泣成声:「救救我吧!别再……唔……拜託!」
  她伸出手抓住我的阳具,将它导入穴口,猛地挺高屁股,而伸手抱住我的腰身往下一按,只听得「滋」的一声,好长的一根阳具齐根没入,像一只孤军深入对方部一样,直抵她花心之上。
  她口裏浪哼出声:「喔……喔……好舒服喔……」
  我用龟头在她的花心上,点了几下,猛的抽了出来。
  「不要!不要走嘛!」她急得使劲的抱住我,惟恐溜掉一个宝贝似的。
  「好……好……不走……不走,待会儿就算妳赶我走,我也不想走……」
  「我求都求不来了,怎么会赶你走?」
  「那好!」
  「你快让我满足吧!我好难过啊……」
  「人家要你动一动嘛!裏头痒……好痒……痒得人好难受……」
  「那……我帮你稍稍止痒……你会舒坦一些……」我复将阳具送住洞口,伏身在她躯体上……缓缓的地进行着抽送工作。
  她玉臀摇摆,上迎下挺,配合着我动作,淫水如波浪般,一波一波地涌冒出来,从屁股沟裏一直流到长沙发椅上。
  四周是那么宁静,我们己无视于旁人的眼光,此时我们祇是两只彼此需要的兽类一样,除了不时有「巴滋」「巴滋」的声音从小王那头传来外,韦老闆看来已经接近尾声,而我们正是高潮戏尚未开锣呢!
  「哎唷……美……美死了,你真……会玩。」
  「你说我该怎么做?」
  「干嘛装蒜!人家需要嘛……」她春情荡漾,一发不可收捨,身子不停地转动扭动着。
  「你不说,我就不干了……」我準备拔当撒兵。
  「好嘛……好嘛!我说……我说了……」她急着悄悄的对着我的耳朵说道:「……你插送得……太……棒…………了……太……好……了……唔……太美了……唉呀……哼……」
  她淫叫浪声,频频不断,外带一些撒娇的调调,使人听了,不觉心胸一爽,加快了速度,淫水的响声也越来越大。
  「乖乖,你淫水……真多……」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你喔……?你听到了吗?……」
  「有……我最喜欢听这种音响了……你呢?……」
  「我……也一样……唔……快……我……还要……快一……点……」
  「你受得了……吗?」
  「可以……可……以,你儘管……来……我……喔……啊……美极了……哥哥……」
  此时,她蕩态尽出,色眼微张,满颊泛着红晕,尤其是那摇摆不止的屁股,撩人至极。
  突然她的动作激烈起来,不若方才那般处处配合,双手紧抱着我的臀部,屁股没命往上挺,示意要我再加快速度。
  「快……快点……用力……用力顶……我快……快…………快活死了……哼……唔……」
  「你……是……不……是……要出来……了……」
  「嗯……快……我……要……呀……快……喔……」
  我的动作随着她的浪声加快,忽浅忽深,忽入忽出,又翻又捣,斜抽直闯,把她搞得满头冒汗左右摇晃,一副飘飘欲仙的姿势。
  「好……哥……哥……你快把……我……插……死了…………骨头……都酥……哼……喔……喔……啧啧……我要死了……哥……哥……我会死了……你干死……我……了……哎唷……」
  猛地,她身子一阵抖颤,牙齿咬的支支作响,一股热流从子宫口喷出,我浑身舒坦极了,身子依然不止地抽刺着。
  「喔……我……会……死掉……」
  我猛抽、狂送,乱捣有如疯狂,她迎腰摆臀,像饿猫求食,忽地,她两腿并夹,我住出受阻,没法全部插入,祇得在的阴蒂上前后磨擦。
  「啊!」的一声,她又自动微张开两脚,跨骑在我腿腹之间。
  我淫兴大盛,挺身而入,火速的将大鸡巴往裏送去,「滋滋」的声音很有韵律的一响再响,她的小穴散发出无比的热力,通过了鸡巴更是剧烈的跳颤不已。
  「哦……你的鸡……巴……怎会……在我的小穴…………跳动呢……嗯……碰着我……好舒服……真美…………嗯……嗯……」
  我知道我己兴奋至极,加倍的抽送,淫水波波而响好像润滑油一样,突然,后腰之处一阵阵酸麻,全身快乐,舒解无比。
  「宝贝,我……快要……」
  「给我……快给我……让我们做最后冲刺……」
  我用力狠插猛刺她的小穴,她也不再感到疼痛,我的龟头次次插进花心,她「嗯哼」作响,我尽量忍着以便多多搞她几下子,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股滚烫的浪精,直射进她的子宫腔口。
  「唔……哥……你弄得……我……好……舒服……喔……!」
  我们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就像完全没有发生过如此事一般。
  大家各自整了整衣服。
  韦老闆:「各自带开!展开单兵攻击。美兰跟我有约,我们要再找个地方拼
个死活。」
  我则和小王决定交换对象在……



警告:本站含有 [中山北路7條通]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