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欲沉沦◆◆◆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肉欲沉沦
比之西餐厅的有些昏暗的灯光,洗手间的灯光就要显得明亮的多。

  没有人会 想到在女洗手间的一个不起眼的隔间中,一位衣衫不整、满面红晕的高贵美妇正 以一种四肢着地的羞耻姿势跪伏在一个男人的胯下。

   天生丽质的美妇,即使年过而立之年,却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动人,岁月没有 在她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反而馈赠了她一身成熟美妇的迷人气质。

   本该是一个高贵成熟、冷艳丰韵的贵妇人,但是此时那妖媚的神态、淫荡放 浪的举止,即便是那些高级会所的红牌都要甘拜下风。

   她身上那套名贵的黑色职业套装的前襟已经微微散开,里面那件洁白的衬衣 和黑色的外套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是这不是最吸引人的,由于美妇的姿势是四肢着地,一双玉臂正好将那对 硕大的高耸夹起,加上头部向上扬起舔舐着面前的肉棒,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顿 时显露出来。

   面前的男子正好能够清晰地包揽胸部的美景,或许是那条沟壑实在是太过吸 引人,男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终于忍不住地伸出手,从白色衬衣的领口处将手 探了进去,握住了一团雪白的柔软。

   入手处是一团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美肉,那份柔软几乎能让任何一个男子深陷 其中而不可自拔。

  加上那顶端两颗鲜红的蓓蕾夹在指缝时的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 柔嫩、娇弹,更是让男子爱不释手。

   由于上午在办公室那场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颠鸾倒凤,柳茹眉一开始穿的那 套黑色蕾丝内衣已经无法再穿,或者说也没得穿。

  因为她那条湿漉漉沾满淫水的 内裤已经被李少东丢给司机小李打手枪用,而蕾丝胸罩也是后来在办公室纠缠的 时候沾满了精液,柳茹眉自然不会再穿。

   本来李少东是想让这个沉沦肉欲的美妇不穿内衣真空上阵,但是奈何柳茹眉 的胸部尺寸实在是很大,如果不穿内衣的话,会有两个明显的凸起显露。

  这让柳 茹眉非常羞涩,便从办公室的休息室中拿出了一款胸贴,代替了胸罩。

   不过关于内裤的问题,在李少东的坚持下,加上柳茹眉的内心对这种暴露的 快感似乎也不抗拒,所以就没穿。

   此时的胸贴极大的妨碍了李少东的手感,这让他眉头一皱,但是旋即便舒展 开来。

  手首先解下胸前扣勾,然后慢慢地从上面边缘往下面的方面剥下了透明的 胸贴,从衬衣的领口中掏了出来。

   此时的柳茹眉正忙着用柔软滑腻的香舌舔舐着李少东那紫红色的龟头,察觉 到了李少东的举止,也没有阻止,只是妩媚的一笑,舔的更加的卖力了。

   龟头的气味可不是很好,虽然上午的性爱之后有沐浴过,但是刚刚在西餐厅 的持续已久的调已经让龟头分泌出带有浓重异味的淫液,在裤子里憋闷了如此长 的时间,味道可不会很好。

   但是柳茹眉丝毫不介意,香舌在龟头上有些殷勤地舔舐起来,紫红色龟头的 马眼,龟头下部的沟壑,没有一处漏过。

  一开始她只是用滑腻的舌尖在龟头上卷 动、吮吸,到后来花瓣般柔软的红唇裹住阳具根部,来回吞吐。

   龟头上的秽物被其全部地用舌头揽入口中,细细地品尝,脸上显露出迷恋的 表情。

  显然,带着浓重男子气息的阳具,是柳茹眉这种长时间未得到滋润的饥渴 美妇最渴望的。

   尽管不是第一次,但是看着S市最大集团女的董事长、S市的首富、S市市 长的妻子,此时像一条小母狗一样跪趴在地上,低贱地舔舐着自己的阳具,两手 扶着他的阳具卖力地吸吮着,嫣红的小嘴被阳具塞满,唾液混着阳具的分泌物不 时从唇角溢出,但是又被她细致地舔舐乾净。

   先不说肉体上的快感如何,单单是那份心理上的快感已经胜过了一切,何况 美妇的口舌技术还是非常高超的,如果不是李少东早上服用药物的药性还没有完 全地消除,或许此时他已经一泄如注,胯下的美妇实在是太过诱人了。

   即便是药性残留,但是李少东还是有些忍不住了。

  他止住柳茹眉吞吐的淫靡 举止,从柳茹眉温暖的小嘴中抽出肉棒。

   正迷恋于肉棒上那份味道的柳茹眉突然失去了吮吸的阳具,这让她显得有些 焦急起来,带着浓浓的妩媚风情的俏脸上露出极其渴望的神情,这如果让男人看 到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按倒在地扒光衣服,然后用胯下之物慰藉这个性 饥渴的尤物。“少东……我要……”柳茹眉眼神迷离,神智已经有些不清醒,在她眼里似 乎只有那根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巨龙,似乎只有把这根坚挺的肉棒放到双腿之间 淫水潺潺的蜜谷中,才能缓解她的欲望。“想要什么?”李少东强忍住将这个高贵的荡妇按倒在地的冲动,邪笑着问 道。“我要……我要你的肉棒……”柳茹眉不知羞耻的说出她以前几乎从未说过 的话语。“是这个吗?啪啪”李少东晃动着紫红色的巨龙,在柳茹眉吹弹可破,但却 布满红晕的俏脸上抽打了几下,马眼处挥洒出几滴淫液,黏在柳茹眉的嘴边,但 是马上便有一条娇嫩的小香舌伸出,将其纳入口中,啧啧有声的品尝着。“……嗯……
  肉棒……我要……”柳茹眉几乎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体内 好似有一股火热到了极点的的欲火在灼烧着,让她下体喷涌如泉。“那转过身,趴到马桶上,把屁股撅起来!”李少东邪笑着命令道,看着几 乎被肉欲左右的美妇,心底得意万分。

   这一切不仅仅是柳茹眉长时间未得到性爱的滋润以及李少东撩拨的结果,毕 竟柳茹眉出身于一个庞大的世家,家教甚是严格。

  虽然因为缺乏性爱而有过红杏 出墙的经历,但是这并不是她变成现在这样放荡的全部因素。

   从一开始和柳茹眉玩暧昧,搂搂抱抱,亲亲吻吻的时候,李少东就偷偷地用 上了那个人给他的一种秘制催情药。

  这种药对人体毫无伤害,在一开始的时候并 没有多大的效果,甚至于对那种夜夜笙歌的年轻少妇来说几乎毫无作用。

   但是,对于柳茹眉这种熟透了的并且长时间缺乏性爱的美熟妇,这就是一种 类似于罂粟一般的毒品。

   这种药并不会使人上瘾而有所依赖,这种药纯粹是用于将人体内潜藏的性欲 充分的撩拨出来,是一种让贵妇变荡妇的药物。

  这种药一旦使用了,如果能够经 常得到性爱的滋润,那么这种药就是夫妻之间欢好的最佳产品,它能够增加人的 敏感度,使高潮的快感加剧。

   但是如果用了药几个月,但是却得不到性爱的滋润,那么药物催发的情欲便 会犹如火山爆发似地喷涌而出,会极度地渴望性爱。

  柳茹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 子,李少东早已停止了使用那种药物,但是她的性欲却是几何倍数的增加。

   从一个高贵冷艳的贵妇,变成现在这样的淫娃荡妇。

   当然,药物的原因只是其一,并不是最重要的。

  究其根本,还是柳茹眉那天 生媚骨的肉体对于性爱实在是太过渴求,但是却得不到应有的滋润。

   干涸的植物对于突然到来的水,又怎么不会拼命地吸收呢?

   就比如现在,这个高贵成熟的美妇,正不知羞耻地趴在马桶上,肥美的屁股 高高地翘起,还不住地扭摆着,仿佛在召唤这肉棒的肆虐。

   李少东并没有急匆匆地进入,他用手抚摸着这个丰腴的美臀,隔着短裙用力 地揉捏着,感受着上面那惊人的弹性与柔软。

   黑色的短裙中心部位有了一团非常明显的被淫水沾湿的痕迹,这使得短裙更 加地贴紧臀部,完美的勾勒出浑圆丰腴的臀形,甚至于连那诱人的臀沟也隐约地 展现在短裙上。

   李少东显然并不满足于隔着短裙的抚摸,手抓着短裙的下摆,将短裙撩到了 柳茹眉的蛇腰处,一个犹如水蜜桃一般水嫩的屁股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羊脂白玉般的雪白肌肤,浑圆的形状,肥美的臀瓣,幽深的臀沟,随着臀部 的颤动而若隐若现的菊蕾,无一不展现着一个成熟美妇肥美高耸的屁股是多么的 诱人。

   李少东伸出手向着这个丰腴高耸的美臀摸去,手指流过了柳茹眉那圆润滑嫩 的雪臀。

  修长粗大的手指在她的臀部上下反覆若即若离的触摸,感受在手指下微 微颤抖的浑圆光滑的形状。“……啊……
  少东……我要……”臀部传来的凉飕飕的感觉使得柳茹眉清晰 地知道自己的臀部正在被李少东肆意的欣赏着,想象到待会儿就要这样撅着屁股 被李少东进入,柳茹眉的内心不由得更加的火热起来。

   李少东并没有急着插入,俯下身子将脸部紧紧地贴在这个香气四溢的肥美圆 臀上,嘴唇几乎要贴到那一收一缩的菊蕾上,一股浓浓的沐香和体香不住地传入 鼻中,让他快要迷倒在这又白又嫩又香又软的屁股中。“……喔……”菊蕾上传来的热气让敏感的柳茹眉有些大声的呻吟出来,声 音妩媚动人,勾魂夺魄,比那些AV中虚假的配音不知道要迷人多少倍。

   但是刺激远不止于此,李少东伸出火热的舌头,毫不避讳地舔上了那鲜红色 的精致菊蕾,菊蕾紧紧闭合,周围的皱纹如同菊花的花瓣一样,细密而整齐有序 地排列四周,鲜红的孔洞在轻轻颤抖,随着舌头的舔弄而时不时地张开。“……不……
  不要舔那里……
  好脏……
  不要……噢……”柳茹眉虽然不是第 一次被舔弄菊蕾,但是对于菊蕾的侵犯还是比较害羞。

   随着菊蕾上刺激的加剧,柳茹眉浑身都颤栗起来,火热的舌头在菊花上的动 作让她感受到一股股比蜜穴被玩弄还要刺激的电流,敏感的菊蕾被滑腻的舌头引 起了异常的瘙痒与肿胀感。

   李少东没有去注意柳茹眉的反应,那条火热的舌尖在菊蕾上慢慢转着圈,细 细品尝它表面的那层紧凑的皱褶,肥美的臀部用力地收缩着肌肉,努力抵抗舌头 的入侵。

   虽然舔到了菊蕾,但是由于臀瓣实在是太过肥美,导致臀沟相当的幽深,李 少东的舌头无法再更进一步,于是乎一直揉捏着臀瓣双手此时也用了上来,用力 地掰开美妙的臀瓣,使菊肛内的鲜红嫩肉暴露出来。

   看着鲜嫩的肛蕾,李少东舌头蜷缩成钻头状,用力地向里面探索而去,舌尖 探入菊蕾中慢慢转动,刹那间包裹着舌尖的软肉如同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将肌肉团 缩在一起,一股柔软温暖的感觉从舌尖传来。

  他细细品尝着肌肉紧紧夹住舌尖而 又无力抵抗的快感。“……啊……
  少东……
  好舒服……喔……”柳茹眉如遭雷击,浑身剧烈地颤 抖着,修长的美腿紧紧地绷直,蜜穴内淫水好似喷泉一般地涌出,顺着雪白的美 腿缓缓下流,由于黑丝袜也早已在办公室的时候被李少东褪去,淫水在雪白的美 腿上留下了一道道淫靡的痕迹。

   李少东满意地抬起头咂咂嘴,看着那不住颤动的菊蕾,鲜红的菊蕾上上沾满 了男子的口水,显得更加鲜红夺目。

   这个时候他也已经忍耐到了极点,将火热坚硬的龟头抵在双腿之间那毛茸茸 湿漉漉的蜜谷处,但是有心戏弄柳茹眉的他只是在蜜穴口摩挲着,挑逗着本就是 饥渴难耐的柳茹眉。“……快……
  快进来……
  我要……
  好难受……我要……”柳茹眉虽然刚刚小 小地泄了一次,但是那反而没有缓解内心的渴望,反而使这种渴望更加的浓郁。“想要的话你自己动!”李少东的双手继续抚摸着香嫩的肥臀,但是肉棒依 然只是在蜜穴口摩挲着,嘴角勾起邪笑。“……啊……噢……”饥渴难耐的柳茹眉羞耻地向后耸动着屁股,紫红色的 肉棒被臀部一点一点地吞没,柳茹眉一边呻吟,一边用力地向后耸动着肥美的屁 股。

  那种充实的感觉让她迷醉。

   肥嫩的屁股将肉棒一吞到底,美臀和李少东的小腹来了一个亲密地接触,臀 瓣被挤压的变形,但是随着臀部的向前旋即又恢复过来。“……啪啪……啪啪……”看着面前这个肥美的屁股不住地扭动,李少东忍 不住地用手掌掴着这个雪白淫贱的美臀,让那肥美的臀肉不住地颤动,留下一个 又一个的掌印,让本来白嫩的美臀显得淫艳十足。“……啊……噢……”柳茹眉对此并没有呼痛,反而享受似地浪叫,同时加 快了臀部向后扭动的频率。“……噢……
  好舒服……
  哦……
  好满……好深……” 一时间,空无一人的洗手间内回荡着性爱的交响曲,这是多么令人面红耳赤 心跳加快的声音,但是奇怪的是,从刚才到现在,洗手间并未有一个人进来。

   餐厅内 南宫月语和叶皓轩已经用完了餐,叶皓轩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

  而南宫 月语则时不时地向着洗手间的方向望去。“柳阿姨怎么还不回来呢?还有那个秘书怎么也还不回来呢?”南宫月语撅 着娇艳欲滴的小嘴,不解地说道。“或许是人比较多吧!要不我们先走吧!”叶皓轩当然清楚自己的母亲为什 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就在刚刚他有一种冲进洗手间将那对偷情的男女抓出 来,但是……
  他做不到。

   里面的那个女人,终究是自己的母亲。

  从小对自己的关爱是无微不至,即便 是五年的地狱生涯,但是有些东西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就像身边的南宫月语,如果她已经有了男朋友。

  那么,叶皓轩可以肯定,他 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将那个男的给弄死。

  他对身边的女孩已经有了一种深入骨髓的 爱恋,她是他的,绝不允许不得别人染指。

   但是同样的是,他对母亲的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也是深入骨髓的,即便五年 的时间已经让这种亲情淡到了极点,但是它毕竟还是存在的。

   他回到家一见到那个场面的时候,内心无比滴痛恨母亲背叛父亲,不知羞耻 地红杏出墙。

  但是随着与母亲的相处,即便只是一顿简简单单的晚饭,但是却让 他感觉到了好久没有感受到的关爱。

   尤其是见到母亲那望着门哀怨的眼神,那独守空闺地身影,叶皓轩心理对母 亲的恨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他不知道要恨什么!

   恨母亲红杏出墙?
  但是自己的父亲又一心一意了吗?
  夜不归宿的父亲会做些 什么?
  这他不用想都能猜的出。
   孰对孰错,已经分不清了!
   母亲刚刚旁若无人的调情固然可耻,但是叶皓轩却悲哀的发现,他找不到理 由去驳斥自己的母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不是么?

   他刚刚的暴怒固然有着对母亲不检点行为的痛恨,但是更多的是对那个李少 东的恨,如果不是南宫月语在身边,他都不知道自己刚刚能不能忍得住杀掉李少 东的冲动。

   他内心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能冲动!

  一旦打草惊蛇,那么将会失去将 其背后势力一网打尽的机会,那条毒蛇依旧会潜伏在暗处,不时地想自己的家人 露出獠牙。

   五年前的那一枪,如果不是胸口恰好有一个硬币的阻挡,自己险些就丧命在 那狙击枪下。

  现在的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度的上演。“皓轩!你怎么了?
  你不是说要我们先走了吗?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在门口 等我!”南宫月语晃了晃想着事情的叶皓轩,说道。“啊?……哦!那你先去,我在门口等你!”正被母亲的事情弄得心烦意乱 的叶皓轩随口附和道。“……嗯?……小语……”叶皓轩又发了一阵呆之后,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 现在应该在洗手间内……
  如果南宫月语听到什么的话……
  想要叫回南宫月语的他 发现,美少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洗手间内。

   一阵苦笑的叶皓轩只能祈求她什么也没有听到。
   但是这么大的声音真的能什么都听不到吗?“咦?什么声音?”刚刚进入一个隔间的南宫月语就听到了某种对她来说奇 怪的声音。“……啊……
  少东……
  用力……
  喔……
  用力……
  啊……
  又……
  又顶到了……
  啊……
  好舒服……哦……” “叫老公我就用力!” “……噢……
  老公……
  好痒……
  快用力……
  用力顶……
  顶到最深处了……
  哦 ……噢……” “喜不喜欢老公干你?” “……喜欢……
  喜欢……
  我要老公狠狠地干我……
  噢……
  要到了……
  好热 ……
  哦……啊啊啊噢噢……” “都射给你!啊!” “这……这是柳阿姨和那个秘书的声音。
  柳……
  柳阿姨为什么叫的这么大声 呢?
  她……
  她的老公不是叶叔叔吗?
  为……
  为什么柳阿姨要喊别人叫老公呢?
  这 ……
  这里不是女洗手间吗?他们在里面干嘛?”未经人事的南宫月语被那种销魂 的呻吟弄得面红耳赤,心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

   这时,声音再次地传来!“讨厌……又射了这么多?怀孕了怎么办?”柳茹眉娇羞慵懒的声音响起。“嘿嘿!一时没忍住!
  今天不是你的安全期吗?再说了,怀孕又如何,给我 生个孩子不好吗?”这次是李少东的声音。“臭美吧你!谁要和你生孩子!”柳茹眉啐道。“可是是谁刚刚叫老公叫的那么欢的?来,用嘴帮老公清理一下!”李少东 逗弄道。“你个冤家!” 紧接着便是“咂咂”的吸允声响起。“怀孕?孩子?”南宫月语露出惊骇的表情,小手捂住张开的小嘴,面红耳 赤地跑了出去。

   门口,叶皓轩看着捂着小嘴面红耳赤跑来的南宫月语,心中无奈一叹,还是 被发现了。“皓……皓轩!”南宫月语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叶皓轩。“不管你听到了什么?都不要放在心上,忘了它?好么?”叶皓轩抱住有些 惊慌失措的南宫月语,在她耳边轻语道。

   南宫月语机械地点点头。“好了!现在天还没黑!我带你出去兜风?”叶皓轩恢复了灿烂的笑容,看 着仍然有些惊魂未定的南宫月语说道。“好啊!”仿佛是被叶皓轩的灿烂笑容所感染,南宫月语也露出天真纯然的 笑容。

   两人就这么亲密地离去!

   就在他们离去不久,李少东扶着一脸娇媚慵懒的柳茹眉走了出来。

  柳茹眉的 步伐还有些虚浮,显然是高潮后行动不便的表现。

  而且她的大腿紧紧地夹住,似 乎是在防止什么东西漏出来一样。“都怪你!弄了那么长时间!我儿子都走了,要是他有所怀疑怎么办?”柳 茹眉嗔道。“不就是二十分钟的时间吗?这已经够快了!”李少东无奈地笑道。“好了!快叫司机送我回家!你射了这么多在里面,都要流出来了!”柳茹 眉娇羞道。“叫什么司机啊!我们去坐地铁吧!这儿刚好有站!”李少东提议道。“地铁?可是那里那么挤,我里面什么都没穿,你的那些脏东西还会随时流 出来,怎么坐地铁啊?”柳茹眉脸色羞红的说道,现在的她里面已经完全地真空 了,唯一的胸贴还被扔在了卫生间里。“没事!这不有我吗!”李少东不由分说地扶着柳茹眉向不远处的地铁站走 去。

   s市的地铁线很发达,但是在庞大的人流量下,这么几条寥寥的地铁线还是 捉襟见肘。

   尤其是现在的下班时间,地铁内虽然不像公交车内那样挤得像一罐沙丁鱼罐 头,但是也是人贴人,很是拥挤,想找个座位比登天还难。

   现在两腿酸软无力的柳茹眉正好站在靠近窗口的一根铁柱子的旁边,她用手 扶住柱子在不至于跌倒。

  看着身后拥挤的人群,柳茹眉庆幸自己还好没有被卷进 去,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幸好少东在后面帮我挡着,不然……有男人依靠的感觉真好!”柳茹眉嘴 角勾起开心的弧度,这种小女生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她的脸上了。

   正想着,突然柳茹眉感觉有一双手抚上了自己的翘臀。

  先是一惊,但想到身 后也只有李少东,便没有多想,羞涩地任由他抚摸着。“这个冤家!”柳茹眉羞赧地啐道,眼角瞄了瞄周围的人群,再确定没有人 将视线投注到这边之后,悄悄地松了口气。“这么拥挤的情况下谁也不会注意下面的情景吧?”她心中自语道,却不由 得想起了今天的两次盘肠大战,刚刚缓解的面色又开始浮上红晕。

   臀部的那双手极有技巧的抚摸着,就好像在揉面团一样,从臀部的外围挤压 两片肥美的臀瓣,将它们向一起挤压、摩擦。

   臀瓣的摩擦带动了菊蕾和花瓣的运动,柳茹眉觉得自己的两瓣花瓣不由自主 地想一起靠拢,摩挲着,就连深藏的阴蒂都收到了波及。

  即便是刚刚经历过一场 性爱,但是在那种紧张刺激的环境下,加上时间又比较紧,两个人都是速战速决 的完事,体内的情欲没有充分地发挥出来。

   经过一路上的缓冲,现在只是稍一挑逗,柳茹眉便觉得自己本就湿漉漉的下 体又开始分泌出一团又一团的淫液,开始顺着光滑的大腿开始下流,这让她紧紧 地夹住双腿,生怕淫液的流出会带动子宫内的精液一起流出。

   臀部的那双手并不满足于隔着短裙的抚摸,一只手顺着没穿丝袜而展现出雪 白诱惑的大腿而上,探到了前面双腿之间毛茸茸的地带,手指在湿润的花瓣上轻 轻地一抚。

   柳茹眉浑身一颤,差点就站立不稳。

   但是这根手指并没有停止探索的步伐,两根手指熟练地玩弄着那肥美的鲜嫩 花瓣,揉捏、挤压无所不用。

   强烈地刺激差点就要让柳茹眉大声地呻吟出来,扶住柱子的双手腾出一只来 捂住了小嘴,让呻吟不再传出。

   但是手指的玩弄不仅与此,身后的人用一条腿让柳茹眉夹紧的双腿稍稍地分 开一点,拇指和中指配合地分开花瓣,中指借着蜜穴中残留的大量白色液体毫不 费力地就进入了蜜穴中,开始深入搅动。

   手指每一次的搅动都会让柳茹眉的身体一颤,内部积存的大量粘稠液体顺着 手指开辟的秘道缓缓地说流出,但是全部被那双手所阻住,借而将那些粘稠物涂 抹在柳茹眉的蜜谷处,乌黑浓密的阴毛本就被淫秽沾湿,现在又被粘稠的液体紧 紧地黏在一起,显得极度的淫靡。

   柳茹眉只觉得大腿根部的范围内都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似乎有一团胶状物 涂抹在那里一样,难受之中夹杂着些许忽冷忽热的快感。

   而另一只空闲的手则伸到了前面,解开了外套的一粒纽扣,隔着薄薄地一层 白色衬衣握住了一直饱满的高耸,开始了极有技巧的抚摸。

   时而挤压、时而揉捏,食指隔着衬衣在那精致的蓓蕾周围缓缓地画着圈,圈 越画越小,最后食指直接按在蓓蕾上揉动起来,拇指也是配合着食指的动作,夹 住了一粒小巧的蓓蕾,开始了搓揉的动作。

   胸部的刺激就好像是一阵阵的电流略过,让柳茹眉几乎要迷醉,但是另一只 乳房的空虚却又让她寂寞难耐,甚至想要那只在蜜穴处捣乱的手攀上自己的另一 团高耸,但是蜜穴的舒爽又让她舍不得。

   那只手似乎听到了她的召唤,放弃了蜜穴的侵扰,来到了另一团雪白高耸的 美肉上,开始了挑逗性的抚摸。

  手上那粘稠的液体弄湿了胸前的衬衣,让娇嫩的 乳房都感受到了那份粘稠。

   甚至于,两只手配合着将两团36D的肉团向一起挤压着,互相地揉捏着, 就好像是在做乳交似地。

   虽然两只手在雪乳上肆虐着,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身后之人对柳茹眉下体的 侵袭。

  黑色的短裙本来就很短,经过刚刚手的探入,短裙被稍稍地向上撩起,已 经无法覆盖整个肥美的臀部,大腿根部暴露出来,那一片狼藉的蜜穴也是赤裸裸 地暴露出来。

   几乎是双乳被袭的同时,柳茹眉便感觉到一根火热的坚挺插在了自己紧紧夹 起的双腿之间,紧紧地贴着蜜穴口,花瓣甚至已经包裹住了阳具的中间部位,硕 大的龟头从前面伸出。

   随着男子的晃动,肉棒就这么在花瓣之间摩擦着。

  柳茹眉只觉得一股更加激 烈的刺激从下体传来,那不同于手指的抚弄,她的花瓣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肉棒那 火热的温度。

   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刺激,特别是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紧张的刺激让柳茹 眉的心跳猛然的加快。

  花瓣上的摩擦甚至于让她有一种被肉棒进入的感觉,那种 感觉甚至于传到了子宫内,让子宫都开始了微微地痉挛。“这个冤家!这么多人!他居然……”柳茹眉的心狂跳,如果自己被人发现 的话,那么明天报纸的头条就会是“紫藤集团女董事长与男秘书地铁门”。

  这可 是她承受不起的。

   刚想回头让他收敛一点儿,但是一个声音犹如惊雷般在耳边响起,让柳茹眉 差点叫出声来。“柳太太!您可真是骚浪呢!里面居然是真空的,这么出门就不怕被人拍到 吗?”一个邪魅的声音带着点蛊惑响起。“你……你是……谁?”这个时候的柳茹眉才发现身后之人不是李少东,而 是一个和李少东体形差不多的年轻男子。“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接下来您如果不好好配合我的动作的话,明天的报 纸上就会有您的名字的!”邪魅的声音带着点威胁道。“你……你威胁我?”柳茹眉不愧是商场女强人,瞬间就恢复了冷静。“不不不,这不是威胁!柳太太,我想只要我轻轻一撕,您就会马上全裸在 地铁内,相信周围的这些先生们是不会吝啬手中的手机内存的,到时候您完美的 身体马上就会传遍整个网络,供无数的男士们欣赏。”邪魅的声音并没有被柳茹 眉装出来的冷静所吓倒,反而进一步的威胁。“你……你无耻!”柳茹眉怒骂道,刚刚强行装出的冷静瞬间崩溃,脸上开 始流露出越来越多的恐慌。“我无耻?不知道太太真空上阵又算什么呢?嗯?”邪魅的声音听不出一丁 点儿的怒气,反而羞辱起柳茹眉。

   说话的同时,男子的肉棒在柳茹眉的花瓣中间狠狠地摩擦了一下。“……啊……你……”柳茹眉的脸上流露出羞愤的表情。“柳太太!您说您这么一个雪白的尤物,怎么下体的毛长得这么浓、这么乱 呢?

  而且上面还沾着这么多的秽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太太刚刚一定是经历过 激烈的性交吧?

  可是日理万机的叶市长又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和您颠鸾倒凤呢?
  你 说呢?太太!”邪魅的声音再一次无情的嘲讽。“……你……你……”柳茹眉惊骇万分,她没有想到男子竟然一下子推断出 这么多的事情,这让她的内心恐慌起来。“啧啧!太太!您看您的蜜穴里居然有这么多的脏东西,不知道是谁的产物 呢?”随着邪魅声音的响起,男子的两根手指凑到了柳茹眉的眼前。

   手指上有着一团浓浓的精液,散发出浓重的异味儿。“太太!您难道不知道女子就算是安全期也并不一定就能够完全避孕的吗? 难道您想为叶市长再添一位新丁?”邪魅的声音似乎带有一种蛊惑,能够不知不 觉间就能让人陷入其中。“不……不要再说了……”柳茹眉有些恐惧地说道。“太太!张开嘴将它吃下去!
  听话!您知道不配合的后果!”邪魅的声音无 情地说道。

   在身后男子的逼迫下,柳茹眉乖乖地张开嘴,含住沾满精液的两根手指,仔 细地舔弄起来。

  本来她也不是第一次吃自己体内流出的精液,但是这一次吃精液 的经历让她感觉特别的耻辱,让她有一种从心底作呕的感觉。“太太的口技真不错,不过不知道下面的这双小嘴技术如何呢?”邪魅的声 音带着点疑惑的说道。“你……你要干什么?……啊……”柳茹眉感觉不妙,刚要出口阻止,便感 觉一根比李少东还要粗、还要长许多的肉棒缓缓地插了进来。

   从未有过的体验!

  这种程度的肉棒,这种程度的饱满,被填满的充实感自心 底升起,虽然柳茹眉很厌恶身后的男子,但是她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 被撩拨出了浓浓的情欲。“太太!您的蜜穴真是紧呐!

  又热又湿!真是个尤物啊!”邪魅的声音感叹 道。“拔……拔出去……快拔出去……”虽然柳茹眉内心深处很舍不得这种充实 的感觉,但是被一个陌生男子强迫插入的她还是本能的起了抗拒。“太太!现在您要我拔出去,但是待会儿您便会爱上我的巨龙的!下面就让 我带着您攀登极乐的高峰吧!”邪魅的声音似乎有些激动。
   男子让柳茹眉的身体微微下伏,臀部正好对着他翘起,然后肉棒开始缓缓地 抽送起来,由于空间的限制,肉棒不能拔出太多,只能拔出一点就要插进去。

   但是即便是这样,男子也将性爱的技巧发挥到了极限,每一次的抽插都插到 柳茹眉花心的最深处,在花心上研磨、挤压,最后一举地突破花心的防护,进入 到圣洁的子宫内。

   柳茹眉快要疯了,男子虽然因为姿势的缘故不便抽插,但是那种次次顶入花 心,次次研磨花心的强烈刺激,让她差点就忍不住呻吟起来,她死死地抓住身前 的柱子,嘴唇都咬的发紫,这才压抑住呻吟。

   还不仅于此,男子抽插的同时双手也在不住地在柳茹眉的每一个敏感带挑逗 着,他似乎很是熟悉柳茹眉的敏感带,一开始还激烈抗拒的柳茹眉在他那双不断 游走的双手下,抗拒开始慢慢地减缓。

   柳茹眉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身处一个火炉之中,男子的那双魔手几乎每到一处 都会勾起那处潜藏的欲火,让柳茹眉本就敏感的身体更加的不堪刺激,下体的水 流简直可以将双腿弄得全部都是。

   地铁连续行驶了半个小时,而这半个小时在柳茹眉看来简直就是人生中最漫 长的半个小时,因为每一分每一秒,她都沉浸在快感之中,她不知道她泄了多少 次,但是她的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如果不是男子揽住他的柳腰,她绝对会瘫倒 在地铁中。“高贵的太太!准备接受我的精液吧!”就在地铁快要到站的时候,一直闷 声抽插的男子终于说话了,不过语气明显有些急促,显然也是达到了巅峰。

   柳茹眉虽然有心阻止,但是她现在连说句话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只能咬着 牙感受着体内肉棒的膨胀,而后一股火热的精液喷洒在子宫的最深处,将她烫的 晕晕乎乎,几乎要昏阙。

  如果不是潜意识中双手还紧紧地抓住柱子,那么她不知 道自己会不会直接瘫倒在地铁内。“太太!后会有期!”邪魅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已经没有了人影。
  刚刚的 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春梦,一场让柳茹眉难以忘怀的春梦。

   不过春梦都是无痕的,肚子里的滚烫的精液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S市的一处隐蔽的高级会所内,一间奢华到了极点的大厅,里面的装饰极为 的奢华,用金碧辉煌四个字都有些勉强。

   此时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不过三十来岁,一头金发闪 烁,那修长的金色眉毛下是一双狭长的碧绿色眼睛,高高的鼻梁,刀削似的薄薄 嘴唇,赫然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

  男子一身简洁的休闲服饰,但是穿在他身 上却显得那么英俊不凡。

   女的也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纤细的柳眉,乌黑的明眸 大眼,精致的琼鼻,娇艳欲滴的红唇,容貌极其的美丽,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美 女,几乎与柳茹眉不分上下。

   女子的衣着异常的火爆,上身只穿着一件简洁的火红色皮衣,堪堪能包裹住 胸前那两团硕大的高耸,蛇腰玉臂尽情地暴露在空气中,下身也只有一件窄小的 火红色皮裤,仅仅能包裹住丰臀和大腿根部,那条健美的雪白长腿白花花的晃人 眼球。

   这一身火红色的装扮让她有了一份不同于柳茹眉高贵成熟的野性不羁美,这 种火辣的女子正是男子所想征服的对象。

   但是,其脸上的狰狞与眼中的仇恨破坏了这一美感!

   两人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大厅中央的一台尺寸极大的高清晰液晶显示屏,里 面的场景竟然是柳茹眉地铁受辱的情景。

   场景极其清晰,一看就是用专业的高清DV摄下来的,就连柳茹眉双腿之间 那乌黑浓密的阴毛都能看看的清清楚楚。“这个贱人!”短发女子带着浓浓的仇恨怒骂道。“不过真是个尤物啊!”那个金发碧眼的英俊男子竟然操着一口极为流利的 中文。“哼!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只要计划完成了,她们自然会供你任意亵 玩!”齐耳短发女子冷冷地看着眼中透露出浓浓淫秽光芒的金发男子。“虽然你是我的大嫂,但是大哥已经去了,现在我才是暗影的首领,你就是 这么对你的首领说话的吗?”金发男子饶有兴致地肆意打量着齐耳短发女子的裸 露部位。“你……”齐耳短发女子银牙紧咬,愤怒之色溢于言表。“你最好认清形式,五年前柳家和叶家的报复让我们暗影损失惨重,你的媚 影分部也没剩几个人了吧!你不会天真到就你那几个人就能报仇吧?”英俊男子 依旧似乎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不过他的话让女子脸上的愤怒渐渐地转化为浓浓 的哀伤。“……是……主上!”短发女子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这才乖嘛!想让我帮你复仇,你就得付出点什么是不是?”金发男子淫邪 的笑着,一只手搂住了身边的女子,隔着皮衣抚上了女子高耸的胸脯。“……只要主上帮助媚影完成复仇,媚影自会遵守约定!”短发女子在男子 的那双手抚摸上自己的乳房的时候,眼底深处流露出浓浓的厌恶,但是她还是咬 着牙忍住,不过言语之中提醒男子约定之后的事情。“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做到,不过计划已经展开几个月了,我收点 利息还不行吗?”金发男子邪笑道,手已经开始了不轻不重的揉捏,同时另一只 手已经将怒挺的巨龙释放出来。“……只要主上遵守约定,媚影自然会好好地服侍主上!”齐耳短发女子眼 中的悲哀之色更加的浓郁,身体颤抖着俯下去,用娇艳欲滴的小嘴含住了散发着 异味的阳具。“哦……做的不错,今天就先放过你,不过你们媚影剩下的那几个人似乎姿 色都还不错,今晚就全部送到我房间来吧!”男子一脸享受的表情。“……是……”齐耳短发女子套弄的动作一滞,但是很快地便含糊不清地应 答着。

   阴谋的冰山一角已经渐渐露出!


上一篇:[性奴训练学园] 下一篇:致命party
警告:本站含有 [肉欲沉沦]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