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大业大◆◆◆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家大业大
歇息了一晚,肖青璇优闲的坐在主屋里,品着茶听下人的汇报,四德立在她的身边,目不斜视。

  随着林家家业越加发达,往昔靠着拍马溜须上位的四德,更是春风得意,他每天的工作就是陪在林三或是他的儿女身边,随传随到、满足一切需求即可。

  然而想找门路靠上林府的,在打听之後就会跟他接洽,让他赚了不少甜头,当然还是会将所得上缴林三,刚开始林三还挺高兴四德的知情识趣,後来却是有些不耐,给了四德一定的权限,若是事情不够大,就交由他全权做主,至於所得则是让他自行上缴库房,默许他在其中拿取一些福利。

  四德毕竟没被利益冲昏了头,像他这种一人饱全家活,多余的钱财毫无用处,倒是那些能增添闺房之乐的药品和春宫画册让他留下不少。

  他曾经试探性地上缴给林三,结果马上就被退了回来,还夹杂一些原本没有的东西,原来林三的珍藏被内宅的老婆发现,一时间醋劲大发,要他把那些东西丢掉,三哥无法,只得暂时将东西寄存在四德这儿。

  其中,赫然有记载双修法门的《洞玄子三十六散手》里边还夹杂着林三瞒着老婆们画的裸体画,连各女的菊穴和阴部都画得一清二楚,可惜还没来的及找人临摹,就被想起来的林三收了回去。

  诚惶诚恐的四德没被处罚,林三反而将《洞玄子三十六散手》借他一月,算是堵住他的嘴。

  这回四德可学乖了,找个影印行先印它个十来本;果不其然隔天三哥就交代他一堆杂活,不但要东奔西跑,还刻意限了时间,让他完全没有时间去记忆和实践。

  一月时间过去,三哥笑着将他那本书拿走後,四德也喜孜孜把暗藏的副本拿出来研究。

  因为身边有林三这个绝世色胚,导致四德完全不敢找老婆,丑的看着闹心,漂亮的又怕被三哥的魅力征服。

  虽说林三有严重的处女癖,谁知道哪天兴致一来,想搞个人妻之类的,可真不知要如何是好。

  “四德。”

  “......是!不知主母有何吩咐?”

  肖青璇的呼唤让他回过神来,原本他对这位主母是又敬又怕,不仅因为她是林家大妇,更因为她尊贵的皇室身分。

  所幸跟着三哥的时日久了,对权贵也不如以往恐惧,肖青璇更因为林三的关系而待他极好,让他能用比较平常的心态服伺着。

  “你可知其他奶奶去了哪?”

  “自香君姑娘回来後,其他奶奶便时常不在屋内,想来是陪着香君姑娘出外游玩;小人曾想让一些奴仆陪同,但奶奶们一概婉拒,故小人也不甚明白诸位奶奶的去处。”

  肖青璇先是皱眉,显然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但想到诸位姊妹的事,的确不该由外人来管,对四德依旧能知晓分寸,倒也满意,随即笑道:“本来那群小鬼不在,该让你好好休息,找你也只是想了解情况,你可以下去了。”

  “谢主母!”

  离开了主屋,四德只觉得下身有一团火烧着。

  本来随侍在一群绝世美女身旁,对一名性向正常的男子便是种极大的压力,何况看过了诸女的裸体图後,更是淡定不能了,每次跟诸位奶奶对话时总会忍不住想像其衣下春光,还好学了三哥的皮毛,勉强能控制脸部表情,只是事後都免不了自渎一番。

  『本来老王还说他在青楼见到一个货色,又骚又敢玩,让我下午去看看,现在却不好随意离开了。老家伙虽然那方面差劲的很,又有怪癖,但眼光还是不错的。』想到青楼里白花花的肉体和迷人的骚屄,四德暗自叹惜,随即关上房门,对着肖青璇意淫了起来。

  肖青璇还未派人去寻诸女下落,就听到下人通报宁雨昔和秦仙儿回来的消息。

  联袂而来的二女异口同声的说道:“姐姐(青璇)你回来了!”

  肖青璇礼貌的答应一声,师傅和妹妹的样貌依旧,却多了不同的韵味,容光焕发的模样,便是同为女人的自己都有些动心,不由心中大奇。

  心中有鬼的宁秦二女自然知道是怎麽回事,除了因为受到男女云雨的滋润,为了勾动男人的情欲,自身穿着都变得有些大胆,原先覆盖住整个胸部的布料,楞是被裁剪成能看见乳沟的地步,而那些正经的衣物仍留在林府,本想先行更衣再会见肖青璇,怎料其早已在此处等候。

  还是秦仙儿若无其事的说道:“姐姐不是正和夫君在高句丽游玩,怎会突然就先回来了,夫君呢?”

  肖青璇看向秦仙儿,发觉妹妹眉宇中的忧怨消散了不少,更是大为惊异。

  同样身为女人,她怎不知秦仙儿这些年的哀愁?莫说秦仙儿,其他姊妹多少也有这种现象,要不是林三认可诸女拥有自己的事业与爱好,後院早该因为诸女争宠而闹的鸡飞狗跳。

  即便如此,肖青璇也没有太多的办法,身为林家大妇、皇帝之母的她,要操心的事实在太多,偶而与林三温存,也不敢过於放纵,对床事常常敷衍了事,林三虽心疼她的牺牲,却对她只肯用正常位迎合十分不满,久而久之两人的性事也少了。

  不知多少回,她盯着睡在她身旁的林三,问自己这般牺牲值得吗?然而还是在叹息中躺下,这问题最终是无解的,离了林三,她只能回到冰冷的皇宫,伴随着同自己一样寂寞的皇儿,这辈子大概也只能这样了。

  『别想这些了,自己现在怀中还有一胎,可不能受了影响。』肖青璇定了定神,微笑回答道:“夫君的那位有了身孕,他打算要等到孩子出世後才会回来,怕家中事务无人操持,便先让我回来。”

  宁雨昔接着问道:“那群小家伙没有跟着回来吗?”

  “他们在那边玩的可疯了,夫君又说要让他们增长见闻,怕是要到年底才会跟夫君一同回来。”

  双方对话了一阵,肖青璇终於问起了李香君的事,听闻可爱的小妹妹竟要论及婚嫁,对象还是法兰西人,不由得震惊万分。

  先前林三和李香君书信往来的时候,不是还有什麽“爱老虎油”之类的调情话儿,自己也做好了迎她进门的准备,怎麽突然间事情就变了调?不过小妹妹正和她的未婚夫逛街,肖青璇也不再多说,只等着见到李香君再好好念她一顿。

  “天儿这麽热,我和师叔待会打算去洗浴,不知道姐姐愿不愿意一起?”

  听见秦仙儿邀她共浴,肖青璇吃了一惊,本想拒绝,但看着一旁宁雨昔冀盼的神色,心中不免一软,往昔自己纠结师徒共侍一夫,将原有的师徒情份几近清零;日後虽然想开了,见面总免不了尴尬,犹如陌生人一般,若趁此机会重新拉近两人距离,总归是件好事。

  到达浴室,脱下衣物的诸女体态各有千秋,而肖青璇微凸的腹部终於被注意到,坦白自己再度有喜的事实。

  宁雨昔原有的小心思,此时被冲得一乾二净;连想拖肖青璇下水的秦仙儿,也开始犹豫。

  肖青璇可不知道在她离家後的这段时间里,家中起了多大的变故,只是在看着二女身体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些的不寻常。

  秦仙儿只觉得臀肉被人用手分开,身体反射性的兴奋起来,却马上回过神来,羞涩的问道:“姐姐你这是干嘛?好端端的怎麽这样对仙儿?真羞死人了。”

  肖青璇疑惑的问道:“为何仙儿你的菊穴有些开啊?和我完全不一样啊!”

  “哎......就昨天晚上我心血来潮,想吃麻辣锅来着,吃着吃着有些上火,所以就......对了!师叔也有吃的,不信你看看。”

  这祸水东引之计果真高明,肖青璇忍不住也翻看宁雨昔的下体,见着同样的景象,倒也不觉得奇怪了。

  二女眼见过了一关,彼此都松了一口气,大胆的秦仙儿开口要求道:“人家的菊穴可是又痛又痒的,不知姐姐愿不愿意帮仙儿洗一下?”

  听见秦仙儿要求,肖青璇不禁哑口,那污秽之地不应该都是由自己清洗吗?

  怎能由他人代劳?但为了姊妹情谊,肖青璇还是将香皂搓出泡沫,沾了一些就帮秦仙儿洗了起来,或许是受了微张的穴眼儿影响,玉指竟鬼使神差的插进了秦仙儿的菊穴。

  “啊~~~”秦仙儿的菊穴本就敏感,在历经多次盘肠大战後,便是轻轻触碰都能勾起她的情欲,此刻自然忍不住叫唤起来。

  回过神来的肖青璇颇不好意思,马上就用清水洗净秦仙儿的菊穴;一旁的宁雨昔不愿让徒儿见到这般丑态,已经自行清理了起来。

  被这般对待的秦仙儿自是要投桃报李,肖青璇在百般抵抗後终於不敌,慌忙地说道:“好妹妹,你饶了姐姐吧!我不该将手指伸进去,你让姐姐自己洗好吗?”

  秦仙儿颇为古怪肖青璇的态度,笑道:“姐姐何必害羞?我就不信我们那色鬼相公没帮你开後庭,现在我不过是用手指而已,用不着这般大反应吧?”

  肖青璇闻言静默,让秦仙儿及宁雨昔忍不住对视一眼,吃惊的想着:『不会吧?』肖青璇羞惭的说道:“那边那麽脏,怎麽可以用来那个?”

  旋即又不可思议的问道:“莫非师傅与妹妹,都已经?”

  各自探得彼此的新秘密,一时之间都有些异样,尤其是有道德洁癖的肖青璇,不自觉的挪动身躯,想离开二女远些。

  发觉肖青璇的小动作,秦仙儿及宁雨昔终於展开了合作,心里多少想着:『又是孕妇又未开後庭,不知那群色鬼知道这消息,会不会改了心意?』离开浴室後,肖青璇脸色红润,在秦仙儿及宁雨昔的手段之下,她多少知道了後庭的乐趣所在;只是二女慾望似乎有些强盛,竟在不知不觉中和自己玩起了磨镜。

  又是师傅、又是妹妹的,完全脱离她的道德底线,可肖青璇还是在二女的多方进攻下迷了心智,重新找回了性爱的快感。

  她不禁自问,这些年的自己,究竟错过了多少东西?

  与二女分道扬镳的肖青璇,想到还未见到安碧如,便又开始在後院探寻了起来。

  想到这个昔日的白莲圣女,肖青璇的心情并不十分愉快,虽说林三已经解释过前因後果,但若不是白莲教与宁王勾结,自己的父王也不会那麽操心劳累,或许还能多活一些年。

  也不知夫君是如何想的,一方面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方面又跟那些非华夏正统的女子纠缠不清,前些年要不是有耳目通知,说不定家中又要迎来两个法兰西女人。

  边走边思索的肖青璇,耳边传来若有似无的呻吟声。

  “...喔...耶...真是爽死人了...啊...喔...啊...”

  淫叫声实在太明显,想装作没听到都不行,打开传出声音的房门,就见到安碧如衣衫不整地坐在床上,手中拿着堪比男人阳具的角先生,豪放的自慰着,在她身下的床单早已湿成一片,想来已经有了好一阵子。

  肖青璇看着安碧如这般模样,脸色一阵铁青,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喔!”

  一声满足的呼喊,安碧如在颤抖中轻轻的把角先生拔出来,湿漉漉的蜜穴还因为高潮的余韵而一张一合的,十分迷人。

  肖青璇紧咬银牙,才勉力的挤出些话:“虽说後院一般不会有下人前来,但还请师叔自重,莫在白昼......宣淫。”

  旁若无人的安碧如好整以暇地回答:“小弟弟走了好一段时间,没消没息的,我只是自己解决了一下,又没偷人,用得着这般大惊小怪的吗?”

  听到安碧如如此理直气壮,肖青璇心中来气,却也是无法可想,最後还是只能怪林三精虫上脑,什麽牛鬼蛇神都收到家里,还要让自己操这个心。

  看着肖青璇一脸纠结,安碧如也不以为意,手中拿着沾满淫液的角先生,轻轻晃道:“再说了,方才师侄在浴室中做的事,难道就不算白昼宣淫?”

  肖青璇知浴室中的荒唐之事已被师叔窥见,一时间不知如何反驳;而眼前有如男性阳具的丑物,也让她有些进退失据。

  往昔若自己起了性慾,林三又不在身旁时,她只是用手来解决,完全不知世间有此等妙物,想起方才安碧如那般痴态,莫非可堪比男女交合之快意?

  安碧如自然注意到肖青璇的失态,看着这比自己师姐还要假正经的师侄,忍不住道:“师侄可是想尝试这角先生的滋味?虽说此物与男性的阳物相比还差了些,但胜在方便,要不是有这东西在,我要怎麽度过没有小弟弟的日子呢?”

  肖青璇听安碧如的说法,心中不禁有所意动,可却又拉不下脸讨要,扭捏的神态让安碧如心中好笑,迳自将那角先生塞进肖青璇的手里,说道:“既然被师侄你看到了,这东西就交给你处理,当作是我的歉意。”

  走出了房门,站在长廊上的肖青璇有些恍惚,想到留在自己怀里的假阳具,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处理;也不知自己是怎麽的鬼迷心窍,竟真的将此物留了下来,只是看师叔的态度,却是非要让自己收下不可。

  哎!肖青璇你是怎麽了?怎会如此恬不知耻?赶明儿就把这东西丢了吧!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先试它一试。

  肖青璇毕竟不比安碧如大胆,只想着晚上在被窝中偷偷用着,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夜色终於缓缓的降临,而李香君一夥人,也再次的来访林府。
  看着多年未见的小妹妹长成一个大姑娘,肖青璇感叹之余也喜悦万分,只是看着陪在小妹妹身旁的法兰西人,心情显然又沉了下去。

  早些年大华内忧外患,让身为皇亲的肖青璇焦灼之余,对那些落井下石的异族邻居自然好感有限,後来林三异军突起,也表现出同样的态度,更是加强她异族人不可信的态度;法兰西虽不邻近大华,却也无法稍减她的敌意。

  看着李香君婀娜的体态,心中又是一阵叹息,以肖青璇的眼力自然不难看出李香君已非处子,想来林三此刻即便是在,大半也是不会想把她抢回身边的吧!
  只是大华的一朵花就这样被外人摘去,心中难免不甘。

  於是还未待李香君介绍,肖青璇忍不住先开口说道:“香君,你和你姐夫的事我都看在眼里,本也做好了接纳你的准备,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可你真打算要跟这法兰西人共度一生?若是你真的不愿入我林府,我大华才俊无数,只要你想,师姐皆能为你牵线,又何苦嫁到人生地不熟的异邦?”

  听到肖青璇迫不及待的劝戒自己,李香君心道果然如此,随即回道:“师姐你别劝了,香君既把身子交给巴利,这辈子便是非他不嫁。何况香君已非处子,又能嫁给什麽好人家?”

  肖青璇听李香君这样说,顿时哑口,大华的民风的确对非处子极不友善,即便凭着美色入那些豪门大户家中,也要被那些正妻妒妇们穿小鞋;可若是找不那麽讲究的人家,又委屈了这个小妹妹,还不如一条路走到底呢。

  “请师姐不必担心,我会好好待香君的。”

  突如其来的男性声音让肖青璇吓了一跳,回神後才发现那白皮肤的男人对自己咧嘴一笑,想来刚刚的华语便是由他所说,惊觉过来的肖青璇尴尬非常,自己还以为这法兰西人不懂华语,大咧咧的在人家面前公开挖墙脚,真是太丢脸了。

  各怀心事的众人入了饭桌,李香君坐在师父和师姐中间,谈论起在法兰西的经历;而为了缓解方才的尴尬,肖青璇刻意让巴利坐在自己身边,聊表地主之谊。

  多年未让年轻男子近身,尽管说服自己是为了化解方才的失态,肖青璇仍难免紧张,巴利倒是毫不在意,开始对这李香君的师姐献殷勤,尺度拿捏的正好,既表现出诚意又不显得太过热情。

  这般姿态看在知晓真相的诸女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还说这次自己不插手,现在开始装斯文又是怎麽回事?郝大郝应二人站在巴利身後,此时安分的谨守主仆规矩,然而身着长袖衣裤的两人,不知是否刻意,下体有着很明显的突起,看的曾被关照过的诸女目眩神迷,自然而然的勾动心中的情慾,便连本已打定主意放弃的宁雨昔都无法幸免。

  吃饱喝足後,肖青璇要一行人留住一晚,然而出乎意料的遭到了婉拒,肖青璇也不勉强,寒暄几句後就送他们走了。

  又过一会儿,四德跑来向肖青璇告个假,说是有事要外出,肖青璇也不深究,就任凭他离府了。

  四德急急忙忙地在街道上行走,彷佛有什麽重要的事要办,来到一间半大不小的宅邸,有节奏地在侧门敲了几下,然後便走了进去。

  迎他入门的男子显然跟他十分熟悉,一见面就开始跟他话家常了。

  “唷!这不是四哥吗?什麽风把你吹来了?有甚麽好关照?”

  “高爷你说这话可折杀我了,我就一小小家丁,在你面前怎麽敢称哥?”

  原来此人正是高酋,话说当日四德复印多本《洞玄子三十六散手》後,就先把这些书拿来拢络三哥的一众熟人,果然彼此间的友情直线上升,而武学底子极深的高酋自然成了众人的老师。

  毕竟都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对於什麽道德规范看的极淡,常常包下几个姑娘,玩起杂交的游戏,既带有交流,也有互相比拚之意。

  而此处自然是众人合夥买下的秘密基地。

  “你小子色心又起了吧?不逛窑子来这里,莫非又挂念起那俩个金丝猫?”

  被揭开心思的四德也不脸红,一脸淫笑道:“还是高爷知我。你也知晓林三家中的姑奶奶每个都美若天仙,服侍在她们身边多难把持的住,我好不容易出来,当然是要先享受一番了。”

  高酋闻言笑骂道:“你这小子,现在胆儿倒是肥了,直接叫起主子的名,也不怕我去告发你吗?把自己的处境说的那般苦,你怎麽不赎了自己的身或是申请外派?”

  “高爷你何必挖苦我?我自然是对林三感激的,毕竟没有哪个主子会像他这般慷慨的,但也是因为他,才害我不敢找老婆啊!至於留在林府的原因......俗话不是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我虽没胆直接勾引,但至少能意淫啊!”

  “呸!要我说是你想太多了,只要你快刀斩乱麻,三哥还能拉下脸皮跟你争?不跟你说了,今晚我当差,你就好好享受吧!”

  两个金丝猫,自然是塔沃尼当时送给林三的法兰西小美人了!为什麽会落在高酋他们的手里呢?原来当时林三和塔沃尼虽用英吉利语对话,大小姐听不懂,但她毕竟经商多年,怎不懂男人间私下的猥琐交易?况且当时林三的模样,摆明就是心里有鬼。

  勉强的记了几个单词的音,便趁林三不在时问李香君含意,小ㄚ头当时虽对英吉利语一知半解,但还能辨识出“女人”、“家”、“法兰西”、“妹妹”等单词,二女虽不知整句的意思,但还是猜出了大概。

  相较於还处於热恋状态,智商直直落的大小姐,古灵精怪的小ㄚ头顿时不高兴了:“死姐夫,刚刚还教训我不能崇洋媚外来着,怎麽转眼间就打算金屋藏娇了,而且还是法兰西人......不行,要坚决抵抗!”

  李香君说服了大小姐,让她去找办法较多的秦仙儿,经过确认之後秦仙儿自然找上了林三钦点的林家大妇-肖青璇。

  大多数时间肖青璇对林三倒是挺容忍的,但对这事也颇不能谅解,为了避免被林三说服,便先跟诸位姐妹达成共识,来个三堂会审,被揭开秘密的林三强作淡定,咬定二女是为了两国邦交才来,诸女也直接,将二女认成乾妹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要把二女嫁掉。

  在古代,促进邦交的方法不就是和亲吗?於是三哥眼睁睁的看着两个金丝猫分别嫁给了还未娶妻的高酋和胡不归,本还想嘱托二人假结婚,不过安碧如先一步在他们房中的吃食里放了合欢散,把三哥吃外食的计画打碎的一乾二净。

  高酋和胡不归虽喜得金丝猫,但彼此毕竟感情不深,而後当四德用《洞玄子三十六散手》来攀交情,试探性地提出想一亲芳泽的要求,二人先是犹豫,在确认《洞玄子三十六散手》的有效性之後,毫不犹豫地把便宜老婆卖了。

  在春药及双修手法下,两个金发美人很快地迷失了,待得清醒之後,人在异乡而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也只好认命。

  指望她们新认的乾姐姐?那是不可能的。

  四德往屋内走去,就听到极富特色的淫叫声,摸着兴奋起来的下体,推开虚掩的门房就进去了。

  “Oh...yes...yeah...fuckme...oh...干死我了...鸡巴...大鸡巴...Oh...”“骚货可真够劲的!肚子都被搞大还那麽兴奋,就不怕伤到小孩?”

  “都...都是你们...每天都这样玩人家...害人家都...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喔...”“姐姐你好狡猾,不是说好一会就换人,怎麽还不从董哥身上下来?”

  三个男女浑身赤裸,其中一女子大腹便便,却坐在一身材精实的男人身上作动着,因为怀孕而增大的乳晕,上面还有淡淡的乳汁;而另一抱怨的女子,却是用舌头在两人交合之处舔着,一只手摸着窄小的阴户,早已湿成水乡泽国。

  四德见状暗笑,这下连前戏都免了,双手分开白花花的臀肉,在一声惊呼下,扶起阳具对着无毛的粉嫩骚屄就插了进去,还不忘问道:“小宝贝,你猜猜我是谁啊?”

  “...嗯...讨厌...龟头这麽大...应...应该是四哥吧?”

  四德闻言狂笑:“猜对了!看大龟头哥哥玩死你!”

  接触到女性肉体的四德就像发了情的野兽,也不运使双修法门,只凭着天赋异禀与往日双修改造的积累,拼命肏着剃光阴毛的嫩屄,饶是如此,也让金发美女爽的浑然忘我,水儿直流。

  然而金丝猫也非省油的灯,在被众人当作双修的工具同时,自然也得到不少好处,若非如此,在诸男不知节制的性交之下,她们早就要被玩坏了。

  淫穴在金发美女的控制下,膣肉一阵紧缩,阳具与阴道更为紧密,让两人更添快感,四德终於再忍不住,整个人趴在金发美女身上,四手交缠的进行最後冲刺。

  “你这小馋猫真他妈的会吸,哥的魂都要被你吸走了!”

  金发美女抚媚的笑着,花心传来一股极大的吸力,终於让四德低吼一声,尽将滚烫的精液灌进了女子的子宫,因射精而变得敏感的龟头,在持续的吸力与穴肉的蠕动下,酸麻之感让四德发出奇怪的叫声,忍不住爆出了第二发。

  董青山和另一名怀孕的金发美人早已完事,看着四德不济的样子笑骂道:“真搞不懂你,好好的双修法门不用,偏偏还要玩普通人那套,不是自己找不痛快?”

  四德这时总算运起双修法门,连续射了两回而疲软的阳具,在金发妞的反哺之下,重新恢复精神,才回答道:“其实这样才爽啊!平常都把小嚵猫弄得死去活来,让她们得意一下,不是更添乐趣?况且有双修之法,怎又会怕脱阳?”

  当四德把精神抖擞的阳具自阴道拔出,得天独厚的大龟头让人眼睛为之一亮,这先天资本在女人的体内抽插时,时常刮着腔道里的软肉,较常人而言,更能带给女人更多的快感,搭配着後来习得的《洞玄子三十六散手》简直是如虎添翼。

  董青山将身旁的金发孕妇往四德的方向推,道:“让你四哥帮你把洞拓的宽些,以後临盆就部会那麽痛了!”

  金发孕妇一阵娇嗔,不过还是顺从地往四德处走去;而方才被四德内射的金发美人,自然投入董青山的怀抱。

  抛开道德伦常,只求一时欢愉的男女,再次沉沦於肉慾之中。

  送走一干人等,独自回到房里的肖青璇忍不住拿出安碧如送她的角先生,原先的威严气质荡然无存。

  而角先生经过清洗後,她倒也不纠结眼前之物曾插在安碧如的体内,唯一可虑者便是使用这玩意,就好像对不起林三一样,一时之间捉摸不定。

  也不知是否怀孕的关系,肖青璇觉得自己的慾望变得强烈,日间的虚龙假凤就像助燃剂一样,让原先对床笫之事兴趣不大的她,突然有了自慰的冲动。

  轻轻将角先生隔着内裤磨蹭着,肖青璇已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闭上眼睛,便是远在异乡、一脸坏笑的夫君。

  “夫君...嗯...青璇...青璇想你了...啊...”恍惚之间,肖青璇似望见林三准备跟自己温存,终於上床盖上被子,将角先生的前端,缓缓送入湿透而待浇灌的蜜穴,只是还未更进一步,屋顶就传来极轻微的声响,吓的她将角先生揣入怀中,一脸心虚神色。

  久未见动静,肖青璇穿戴整齐後方推开窗,想知道发生何事。

  就见到两个黑点正往远方遁去,肖青璇以为是哪个不开眼的盗贼入林府偷窃,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

  直到追出去时,肖青璇才想起角先生还在怀中,不由得一阵懊恼,又不想这丢人东西被他人拣去,只得继续揣着。

  肖青璇越跟越心惊,两个贼人的轻功高明,好几次都让她险些追丢,要不是时而有声响提醒,就要失了贼人的踪迹;正当肖青璇萌生退意,眼前两道黑影已是进入了一处宅院,肖青璇踌躇一会儿,也跟着进去了。

  见着黑影在其中一处房外停了下来,肖青璇便自另一方绕了过去,虽知对方轻功高明,可能手底下也有两下子,却还是想知道两个贼人的目的何在,若此处为贼人落脚之地,明日便找师傅来一起解决。

  然而待肖青璇靠近,便听见男女交合的声音传来,顿时让她觉得面红耳赤,更为令她惊讶的,似乎里边不只一对男女?

  “喔...你们...你们好讨厌...明明白天才玩过的...怎麽还来...呜...干死我了...”

  见多皇室秘闻,兼且曾微服私访,肖青璇的见识也算广博,然而听见屋中女子以一敌多,心中一阵恶寒。

  她倒是知晓林三曾多次玩一龙N凤的把戏,却无法想像百鸟朝凤的情景。

  心想屋内这群男女估计好人有限,正想一走了之的肖青璇,却发现这女子的声音是这般耳熟,细一思索,感觉与李香君有几分神似,最终还是运力於指,捅破了窗纸。

  就是这样一瞥,虽然仍看不清样貌,男人显而易见的肤色,已完全解释了他们的身分。

  “真是香君!她怎麽会?这下该怎麽办?不对!方才二人到现在皆未现身,想必不是跟他们一夥的,莫非贼人心怀不轨?”

  心里乱成一团的肖青璇,总算想起还有二人在外窥视,下定决心先引开二人再做打算。

  怕被认出的肖青璇,自怀中拿出绣巾绑上,遮盖自身一半相貌,轻轻地回到宅院的入口处,看着隐约可见的黑影,捡起石头猛力丢去,旋即转身欲要逃跑。

  然而不知哪来的暗手,让肖青璇腿部一麻,顿时扑倒在地。

  肖青璇慌乱的解穴,想再逃跑时,便听见两道掌风分别袭来,封住自己的逃避路线,只得强运功力回身迎击,强大的冲击力激的她口呕朱红,却也藉此远离敌人,逃之夭夭。

  肖青璇慌不择路,只想尽快远离那是非之地,但方才见着的贼人的真面目,却更令她心神恍惚。

  “师傅、仙儿,你们怎麽会?你们到底要做什麽?”

  身受内伤又强运功力,外加精神上的打击,肖青璇终於在踏入一处宅院後不支倒地,晕了过去。


警告:本站含有 [家大业大]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