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女諜◆◆◆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越戰女諜
越战女谍(一)
夜已深了,西贡市郊的一座不起眼的灰色楼房仍然闪着几点灯光,从里面隐约传出一阵阵惨叫声,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凄惨。
这座建筑就是西贡伪警备司令部谍报大队所在地,声音是从它的地牢里传出的,在地牢尽头的一个房间里,灯火通明,透过铁门的栅栏向里望去,看得出这是一间刑讯室,墙上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血迹斑斑的刑具,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上面绑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她的衣服早已被剥光了,赤身裸体,长长的乌黑的头髮披散着,与雪白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她的头上方,一支强光灯正好照在她美丽的脸庞上,她脸上呈现出痛苦的神情,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颊滚落,嘴里轻轻的呻吟着,她正在忍受着心理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她的双臂被伸开用铁链固定在十字架的横樑上,她的雪白修长的双腿努力地抬起着,膝盖几乎要靠到胸前,高举着两只脚掌,而且十个肥鼓鼓的脚趾努力叉开向上翘起,这个姿势让她下身那片女性最隐秘的部位完全暴露出来。
她的阴毛又黑又长,覆盖着她白嫩肥厚微微张开的阴户,并且一直延伸到肛门周围。仔细看去,原来她的十个娇嫩的脚趾头分别被细细的尼龙线绑住,线的另一头分别繫在她两只奶头和腋下的黑毛上,如果腿脚一放鬆,就会扯痛她的奶头和腋毛,所以只能这样努力举起双腿和双脚,展示着她诱人的阴户和肛门。
她就是越共在西贡的地下组织的情报员阮文晶,公开的身份是西贡日报的记者。阮文晶受组织派遣,秘密潜入敌占区,利用记者的身份和美丽的容貌与敌人周旋,搜集了大量的美伪军的情报。前几天,为了配合游击队反扫蕩,她化妆侦察敌情,提供了重要的情报,但是在送情报回来后当天夜里,就被叛徒出卖,不幸被捕。
那天夜里,奔波了一天的阮文晶回到住所累的倒头便睡,因为天气闷热,她脱光了全身的衣服,几天来侦察敌情的劳累使她睡得很沉,但叛徒带领敌人悄悄的摸上楼梯来的时候,她也没有觉察到,直到敌人破门而入时,她才从睡梦中惊醒,她翻身而起,没有来得及穿上衣服和鞋子,敌人就扑了上来。
阮文晶毕竟是个受过特种训练的女特工,她敏捷的跳到地上,与敌人搏斗起来,把敌人打得东倒西歪,但她毕竟赤身裸体,腿脚不能充份施展,赤裸柔软的脚掌踢到敌人身上没有杀伤力;相反,匪徒们看到她赤身裸体,一抬脚踢腿,就露出胯下阴户和肛门,两只高耸的奶子和肥硕的大屁股随着身体跳跃而颤动,反而兽性大发,把她像猎物一样围在中间。
不一会,阮文晶高耸的乳房上中了一拳,剧痛使她一分神,一个匪徒趁机从背后把手伸进她的大屁股,紧紧揪住了她浓密的阴毛和肥厚的阴户,阮文晶的身子一软,被扑倒在地……
在十字架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穿军服的男人,他就是谍报大队的队长吴汉文。这个家伙在南越谍报机关也是赫赫有名,屡屡破获越共地下组织,阮文晶就是他亲自指挥抓获的。他连夜亲自审讯这个女情报员,想从她口中的到一些越共地下组织的情报,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女越共情报员宁死不屈,刚才用电椅好一顿折腾,把她电得屁股冒烟也没有一句口供。
他深知女人比男人更难对付,这些女越共分子,光从肉体上折磨是征服不了的,他曾经把六个被捕获的女越共用尽各种酷刑,最后一个一个的剐肉挖心,也没有得到一句口供,这个阮文晶也一样,必须在肉体折磨的同时,在心理上也压垮她。
吴汉文站起身,走到十字架前,阮文晶抬起的双脚和裸露着的阴户和肛门正冲着吴汉文的脸,阮文晶羞愤的试图夹紧双腿,併拢叉开的脚趾,但这样一来,又扯痛了她敏感的奶头和腋毛,痛得她一阵抽搐,嘴里发出呻吟,只好又分开双腿,翘起脚趾头。
吴汉文淫笑着,把鼻子凑到阮文晶翘起的脚趾缝里闻了闻,摸弄了一会她的脚掌,然后又用手扒开阮文晶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扣摸她的阴道、捏弄她的阴蒂,又抠弄了一会肛门,还仔细的闻闻阮文晶阴户的气味,才淫笑着说︰「阮小姐,最近是不是情报工作太忙,没顾得上洗你的骚屁股和臭脚丫子?」
阮文晶羞愤的把脸拧向一边。这几天,她每天都要化妆侦察、送情报,确实好长时间没有清理下身和洗脚了,再加上天气炎热,生殖器和肛门周围的分泌物增多,她的脚本来就是汗脚,一天不洗,就臭烘烘的,现在她的肉体说又骚又臭一点都不过份,没想到这反而又刺激了匪徒们的兽慾。
吴汉文话题一转,一边用手轻轻地拨弄着阮文晶的阴毛,边故作惋惜的说︰「阮小姐,你这么年轻漂亮,何苦为他们卖命呢?他们也不会来救你。你在这里光着身子,天天都要受尽各种各样的折磨,最后惨死在这里,多不值得啊!」
阮文晶柳眉倒竖,杏眼园睁,怒斥道︰「你们这群吃人的野兽,快杀了我,我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东西!」
吴汉文「哈哈」的狞笑起来︰「阮小姐说得好,我们就是吃人的野兽,像阮小姐这样的美人的肉,肯定是上等的美味,我肯定要尝一尝。不过别急,要让你尝尽了各种痛苦之后再说。来人,让阮小姐尝一个肉菜!」
两个匪徒围了上来,手里各拿着几根烧红的铁条,然后把铁条分别伸进了阮文晶十个肥嫩的脚趾缝里,随着一股白烟冒起,阮文晶发出一声惨叫,她的脚趾猛然併拢,两腿不由自主的伸开,接着发出更凄厉的一声惨叫,她的奶头和腋毛被扯了下来,阮文晶头一歪,昏死过去。
(待续)



警告:本站含有 [越戰女諜]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