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县风云]◆◆◆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D县风云]
作者:doublepluto
字数:68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麻利的穿上衣服,小跑着出了门。刚到电梯门口,手机响起,是仓库出货的
通知。Kevin把邮件转给Jose,又附上一句,「记得我的commis
sion哦!」

  C市算得上D县最老的一个城市了。这里的不少居住区还有着十九世纪末期
的风格。宽大的马路被一排硕大的榕树分开。榕树的枝叶遮天蔽日,留下难得的
阴凉。

  L凯第一次来到C市时就想拥有一套这里的房子。这些被修剪整齐的半高树
从包围着的老房子,仿佛封建君王的城堡一般,让每一个信心爆棚的年轻人渴望
不止。

  几年过来,当Kevin再一次从这里路过时,透过暗红色的P牌银丝边太
阳眼镜,年轻人仿佛距离入主这些城堡更近了。

  Kevin的公寓就在这条路的尽头,但是不同于这些代表着OldMon
ey的城堡,那是一系列新开发的地产。

  每一个早晨,年轻人开着他那辆精心改装的B厂E43旅行车,从这条林荫
路上穿过,最后驶进C市中心同样年代久远的一栋高层写字楼里。

  Kevin的办公室在14层,准确来说是13层。但是灯塔国的民众不大
喜欢13这个数字,于是也就没有13层了,12层之后就是14层。他的公司
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没有能力像银行或者律师事务所一样占有一整层或是好
几层。14层这里,只有四分之一的空间是属于Kevin的。

  从14层的墨绿色的玻璃望出去,热带都市的美景尽收眼底。Kevin的
办公室不大,这很符合他低调的行为习惯。他希望保持这种低调,毕竟在这个办
公室里,他虽然是有着老板权利的经理,却也是年纪最小的高层管理人员。他手
下的各个主管都曾经做过他的上司。Kevin的大老板把他安排到每个部门都
工作了一遍,才提拔他做了管事人。Kevin也很知趣,在国内,这算的上是
一个嫩徒弟管理一帮老师傅了。

  Kevin接手公司时,正值公司人员扩充的时候。以前一般工作人员共用
的那个办公室已经容不下那么多人员。3个总管办公室,1个接待室,1个大办
公室以及总经理室。

  常理来说,再租一间大办公室即可。但是这样并不顺利。一来,隔壁的那家
公司的租约还有快一年时间才到期,虽然他们续约概率不大,也要等八九个月才
能开始腾地方。二来,房东并不允许单租一间办公室。至少也要租额外的一个区
域。这样以来,需要多租的,至少是1间大办公室外带2两个小办公室了。这样
租金涨得就不止一点儿了。

  这种小问题当然不会难倒心思灵活的Kevin。他主动让出了那件跟大办
公室一样大的总经理室,将两个办公室合在一起稍加改造,竟捣鼓出一块儿前台
的区域来。接待部门顺理成章的被移到这个区域,然后他自己主动搬进了那间事
实上比主管办公室还要小一些的接待室里。将那里当作了自己新的总经理室。

  这项并不麻烦的装修计划只需五个工作日完成。Kevin单独找到了建筑
承包商的头头,请他在周末施工,并同意装修款的30% 以现金方式结算给他。
然后他挑了生意淡季的一个周四,包了一条小游艇拉着三个总管和自愿参加的几
个白领出去玩了两天。顺便给剩下的员工放假。员工们都很高兴。周一回来后,
所有普通员工有了新的空间更大的办公隔间,给新员工准备的空间也全部到位还
有富余,中层们与经理同游一番感情更加亲近,更让Kevin的惊喜的是两个
前台在周五下了游艇之后,顺势爬上了Kevin的床,与他又缠绵了一个周末。
Kevin坐在办公桌前,在支出票据上签名然后唤来Luara让她给总公司
发回去。这上任不到三周的第一次折腾,Kevin收买了人心,解决了办公空
间问题,却只花了总公司预算的八分之一。年轻的总经理显得意气风发,游刃有
余。

                 四

  Luara是Kevin的秘书。几个月前,她和另一名前台Ana一起在
游艇靠岸后被Kevin拉回了公寓。现在想起来,她仍然对那次疯狂的行为心
惊不已。那显然是在酒精和「烟草」的联合刺激下,大脑短路所产生的行为。和
男人睡觉并不会让Luara感到羞涩或尴尬,尴尬的是,她是和Ana这个自
从进公司后就和自己默默较劲的秘鲁姑娘一起和同一个男人上了床。从那个疯狂
的夜晚清醒后,Luara记得自己睁开眼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一个女人的臀部。
肥美的两瓣肥臀就在她的面前,肥厚的两片肉瓣夹着中间微微红润的缝隙,缝隙
上哩哩啦啦着干涸的白色痕迹。这美景清清楚楚的摆在自己面前,而使她慢慢醒
来的却是下体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滚烫的感觉。她抬起头往床的另一边看过去,
Kevin已经醒来,并且在有规律地舔舐她的肉穴,让那里又再次湿润起来。
而Kevin下面的慢慢膨胀的肉棒,也在一片小嘴中进进出出了,那是似乎还
没睡醒的Ana。Kevin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又摸了上来,一手摸到了自己的
胸脯上,隔着薄被揉搓着,另一只却按压在Ana的乳房上。温热的快感不断从
下面和乳头传递上来,冲进Luara还有些阵痛的大脑。她把注意力转回面前
的肉穴上,Ana的身体应是也被性爱的刺激再次点燃,一股清流突破那白色的
痕迹又流了出来。传入Luara的眼中,让她感到饥渴,而眼前的这股又仿佛
世界唯一的泉水,她沉迷的又舔了上去,于是乎,这个已然正午阳光照射下的宽
大卧室里,一阵阵让人浑身酥软疲乏的呻吟声又开始慢慢响起。

  呻吟声一直持续到下午,约莫有两点了。一阵阵高潮和乏味过后,三个年轻
的躯体都只有一个感觉,饿!胃中的空虚让三个人都清醒起来,互相微笑地看着
对方,又有些不好意思。Ana首先坐不下去了,她一阵小跑的钻进了卫生间里,
然后是一阵哗啦啦的洗澡水声。Kevin挂上叫外卖的电话,回过头打量起这
个波多黎各姑娘来。Luara不是个典型的波多黎各姑娘,她有着更像是古巴
女孩的白嫩皮肤,脸上的曲线凹凸有致一如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黑色的头发也习
惯性地染成了金色,一般人会以为那是天生的金发,但是Kevin猜得出Lu
ara的头发本应该是黑色的,理由是她私处开始冒出来的亟待处理的阴毛都是
黑色的。Luara被眼前的亚洲小伙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避开Kevin的目光,扫视着周围这乱糟糟的战场,仍在地毯上的靠枕,
倒在茶几上流干的酒瓶和可乐罐,散在床边的杜蕾斯还有从沙发坐垫的缝隙里露
出来的蕾丝内裤。

  Luara把目光挪回到Kevin脸上,这个家伙已经挪到阳台上开始装
腔作势地抽开雪茄。「L先生,你这里有点乱,该找个人收拾下了」。

  「说的没错!」Kevin抽雪茄确实是装腔作势,他实际上是不抽烟也不
喝酒的,点上烟也只是象征性地吸到口腔,然后含一会儿就吐出去。但是他有需
要搞点烟酒一样的爱好来跟客户亲近,毫无疑问,这样装腔作势地抽雪茄是个不
错的选择。「我感觉我需要一个长期帮忙的工人」

  Kevin回过头看着Luara,顺手提了提不知从哪里冒找出来就穿上
的沙滩短裤。「我这么一只单身狗,需要有人帮忙收拾房间,洗洗衣服」

  Luara想先洗个澡再穿衣服,于是她顺势围上一条长毛巾,遮住自己丰
满的前胸。「L先生……」「你还是直接叫我Kevin吧」「OK,Kevi
n,其实我有个不错阿姨,可以推荐给你」Luara站了起来,开始在沙发里
翻找自己的衣物,「是我妈妈的一个姐妹,她整理房间可是很有一套,饭做的也
好吃」Kevin掐掉抽了三分之一的雪茄,侧眼看见送餐的汽车已经停到了楼
下。他眼睛一眯,笑着说「你要是不穿衣服来接这个外卖,我就雇了你阿姨,那
怕她做的饭没法吃」Luara有些无奈的回答「OMG,又没我什么好处,要
是雇她,我应该让她光着身子来接这个外卖」。

  Kevin轻轻一笑,「也好,那我的办公室秘书这个职位就也让你阿姨做
吧!」,顺势把手搭到Luara翘起的屁股上揉搓了一下。

  Luara猛地直起身,一来是屁股被摸了一把,二来明白了Kevin的
意思。「啊,这样啊,我阿姨没有读过高中,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吧,她给你做
饭洗衣服就好了!」说着裹着毛巾就跑向响起的门铃了。

                 五

  送餐的是一个12年级的小男生,外卖送餐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他计划趁着
这个暑假攒些钱买辆二手车,这样明年上大学时就可以有车开了。门铃响完有些
时间,房门才打开。开门的是一个漂亮姐姐,裹着一条白色浴巾,脸上是还没洗
掉的妆痕。姐姐接过食物,签了单,又还给高中生。送餐员看了看签字又不好意
思的抬头看着Luara单子上没有签小费,住这么好的公寓怎么会不给小费呢。
Luara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顺势解开胸前的浴巾,露出洁白的一对儿乳房,
粉嫩而拥挤的乳房夹着两张5美金的纸币「不好意思,辛苦你了!这是你的Ti
ps」高中生有点发懵,他瞪大眼睛看看面前的一对儿白乳,又看看Luara
发情一样的眼睛,短裤里的家伙瞬时就敬礼了,一阵尴尬的停顿,他拿起纸币飞
一样的跑向电梯,身后传来爽朗的笑声。

  之后的几周里,Kevin照例面试了几个求职者以及几个申请升职的员工,
这里面就有Ana和Luara。不出意料的,Luara的成为了Kevin
的秘书。然而比Luara升职更早的是Luara阿姨的就职。Binaca,
这位姿色犹存的波多黎各妇人搬进了Kevin家,从而让这套公寓有了配得上
它昂贵租金的整齐和洁净。

  Binaca是名单身妈妈,二十岁就有了孩子,然而计划跟她结婚的海员
男友在一次出海后就再没回来,据说是遇到事故遇难了,可是谁又知道是真是假
呢?Luara说Binaca是她的母亲的姐妹,可是实际上,Binaca
却是Luara父亲的第三个妻子。Luara的母亲是她父亲的第一个老婆,
而她父亲现在的女友即将成为第四个老婆。这种稀里糊涂的关系在拉丁家庭里不
算少见。也从一方面说明拉丁人民的开放。

  估计是因为Binaca从情敌那里抢回了父亲,Binaca和Luar
a的母亲以及Luara感情却是很不错。单独抚养儿子,Binaca便一直
打各种短工挣钱。单身妈妈的日子不算好过,所以Luara便把她介绍到Ke
vin这里做保洁,总的来说算比较稳定的工作。

  Kevin这里的工作比起Binaca以前做的事情算轻松很多了,虽然
也是维持一套房屋,她以前更多的是收拾一个四口或者五口之家的大房子,而K
evin这里却只是一个没几件家当的单身男青年。这也给了她不少时间做自己
喜欢的事情。瑜伽便是Binaca的最爱。一两个月下来,之前由于过度劳累
而顾不上保养的身材随着锻炼和伙食的改善慢慢恢复了起来。

  Kevin的生活作息算是比较正常的,每天早上去办公室处理一下,下午
或许在客户和仓库那里跑一跑。傍晚七点多准时回家,有时候会换套衣服出去玩
到深夜。有时出去跑一圈然后坐在客厅打游戏,周末时会出去打一场球,或者以
打球为名出去跟某个姑娘睡觉,Binaca住进来以后,碍于长自己十多岁,
Kevin有些不好意思把姑娘往家里带了。

  然而男女之间这种事,无非是一张窗户纸,又何况一个是血气方刚的青年,
一个是如狼似虎的美妇呢。随着Binaca渐渐的保养和装扮,Kevin渐
渐地对这个阿姨注意了起来。上下打量来看,标准的丰乳肥臀,穿着保洁衣服时
都盖不住的火热,换上瑜伽运动衣后便更遮不住丰满的曲线了。一个周五,Ke
vin回到家有些早。波多黎各阿姨还没有结束她的例行瑜伽锻炼,Kevin
到门口时她正戴着耳机在客厅做着各种动作。双脚分开,双臂张开,身体向一边
慢慢倾斜,同时上身保持直立,伴着节奏均匀地呼气,吸气。

  Kevin轻声地挪进屋里,蹑手蹑脚地把鼻子凑近Binaca分开的裆
部,咸腥的味道混合着轻微的汗臭味让Kevin挺枪致敬。Kevin被这成
熟的肉体迷住,顺着身体的曲线闻了下去。Binaca察觉到一样,一惊坐到
了瑜伽毯上,她顺手摘下耳机,发现却是色迷迷的Kevin,顿时春心也荡漾
起来,警觉的眼神化为了一阵温柔。

  「Papá,?quéestáshaciendo?(亲爱的,你干嘛啊!)」
Kevin也是一惊,又被这挑逗味十足的拒绝吸引,便配合的隔着运动裤舔舐
起那透着骚气的裆部来。

  「Sí,chupeallísí(是的,就是那!)」,妇人扭动起肉感
十足的身体,她也有段时间没有真枪实弹的干一场了。找到这份工作后,一直担
心举止不端被辞退,所以一直靠带来的假东西解决问题,这下勾搭上了主子,压
抑已久的欲望必然要好好释放一番。

  Kevin被少妇的淫叫激励起了欲望,Binaca馒头一样的蜜穴被廉
价运动紧身裤勾勒的淋漓尽致,看得出这个骚货连内裤都没穿,而上身的胸衣上
也渐渐鼓起了两枚硬豆豆。一阵舔舐和揉搓,廉价紧身裤裆部缝合地方的破洞越
来越大,渐渐地能伸进去了一个指头。Kevin毫不犹豫地把一颗指头伸了进
去,瞬时插进了满着汁水的肉穴。

  不断的搅拌以后,破洞越拉越大,小伙顺势将它猛地一下撕开,露出浸满汁
水的一线肉缝也也引来妇人一声急促的充满欢乐的浪叫。

  Binaca的蜜穴是典型的一线天,几条褶皱拥挤着一条深色的肉缝,充
血的大小阴唇隐藏在深处,不扒开来是看不到的。插进肉穴的手指由一颗变成两
颗又变成三颗,另一只手也紧紧地摁在谷底的小豆豆上。双手的揉搓和抽插默契
地配合着,频率不断加速。终于妇人的呻吟声到达顶峰,随着一阵清流宣泄了出
来,竟然喷了Kevin一脸。

  这股喷射让Kevin有所始料未及,喷到了脸上让燃起的欲火有些消退,
他扔下还沉浸在高潮中扭动身体喃喃不息的妇人不管,起身走向厨房吧台,抽出
几张纸巾开始擦拭自己脸上的液体。

  不一会儿,Kevin感到自己稍微有些软下去的家伙被温热的口腔含住,
低头一看果然是Binaca在吸食吮咂。妇人的眼睛仰视着青年,充满期待的
眼神伴着几次直达喉咙的冲刺又让肉棒充盈起来。妇人将Kevin拉起,跑到
主卧里一把扔到了床上。青年满足的摆着大字,双手伸到背后拖住脑袋瞅着妇人。

  妇人一面伸着舌头舔舐着嘴唇,一面双手托起自己先开了上衣的肥大的奶子,
下面被撕开裆部的紧身裤已经顾不得了,两步三步也爬上了大床。几阵奶子和深
喉的配合后,肉棒更加坚挺。一个硕大的屁股顺势就做了上去。同时Binac
a弯下身,让奶子在Kevin的身上摩擦着,又不停的把舌头跟青年的舌头交
织在一起。

  Kevin看不见下面交合的激动场面,他只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大兄弟在一
个潮湿的洞穴中进进出出,不断摩擦着周围的肉壁,这个洞穴入口是拥挤的,进
去后又豁然开朗,仿佛能容纳生命的水库。

  数十次往复摩擦后,Binaca已经慢慢做起了身子,她自顾自的闭着眼
睛吐着舌头,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奶子,Kevin时而睁开眼享受这一美
景,时而闭上眼,深深体会每一次肉棒冲击肉穴的快感。渐渐的,Kevin感
觉这肉穴更紧了。而且是由内到外的紧致,包裹阴茎的感觉更加强烈。他睁开眼
睛,不出所料肉棒进出的已经不再是Biaca的肉穴,而是Binaca的菊
花,Binaca仍然闭着眼睛,舌头在口外来回的打转,不同的是揉着奶头的
手变成了一只,另一只手的中指,无名指和食指却深深的伸进了自己的肉穴,那
因充血而红嫩的洞口随着抽插动作的起伏张合着。露出里面更加粉嫩的浸着汁水
的肉壁来。

  肛门的包裹感明显比妇人的前面更加刺激,Kevin渐渐的抑制不住自己
的欲火,一股白浆喷射而出充盈进妇人的后庭,随着仍在进行的抽插慢慢溢出。
又是几个回合的往复,妇人也忽地停止了起伏,换作插进阴道的那只手不停的颤
抖,进而是整个身体将裆部顶向前方的颤抖,哗啦啦的水流如捕虫的射水鱼一样,
从洞穴的深处喷出,一股,两股,三股,四股。又布满了Kevin的腹部,前
胸甚至床头挂着的一幅风景图。

                 六

  性爱是男人的催眠药,也是女人的兴奋剂。激情过后,Kevin一觉睡去,
醒来时已是次日凌晨五点多,然而自己的卧室却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看不出
昨晚这里有一场昏天黑地的恶战。看得出昨天大战后,Binaca仍然活力十
足的收拾好了屋子。

  醒得早,Kevin并不想直接爬起来,他拾起摆在床头的手机,翻看起朋
友圈来。已经是在M国的第八年了,很多一同出国的朋友,同学都早早回国安顿。
朋友圈里无非是晒娃晒新车的,几个马上要结婚的还在晒结婚照。还留在这边的,
娜娜算一个。她仍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发自拍,图片里是她和一对老夫妇的照
片。三人都带着墨镜,似乎是在一个小岛的沙滩上,每个人捧着个椰子,下面备
注,新的老朋友。

  时间在这方寸之间消耗的飞快,不一会儿太阳也爬了出来。同样爬起来的还
有Binaca。有了肉体上的关系,妇人看Kevin的眼神上多了种看情人
的感觉。Kevin也不含糊,直接放下了以往对长辈的些许敬意,使唤起Bi
naca来更加随意。

  「今天我不想吃培根了,我想吃面条」,跟天朝人住久了,Binaca自
然也学会了煮面条,还应景的卧上了蛋。她把面条端到Kevin床上的小桌上,
托盘里还有她的早餐,一个苹果,半个抹了Cream的白吉饼和一杯牛奶。B
inaca斜身坐在床上,这俩一中一洋,不同的文化,食物,长相,语言混在
在一起,让Kevin不由得有种异样的幸福与莫名的迷茫。

               未完待续1


警告:本站含有 [[D县风云]]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