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伴]◆◆◆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旅伴]
作者:吾爱柠檬茶
字数:111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人到情多情转薄

  这是我很早之前读过纳兰性德的一句诗,前后句都忘记了,只记得这么一句:
人到情多情转薄。

  也许只是这句最适合刚失恋时的我。

  那是的我困惑而迷茫,什么是爱,什么是情,我都不懂。

  我只知道什么是性,性是两个人的身体交流,可以由情而起,也可以与情无
关。

  记得曾经读到过这么一段:男人用情目的为性,女人用情附加上性。

  我觉得这是扯淡,我和前任最初走到一起,并不是为了追求肉体欢愉,是我
们在学习中互相帮助,慢慢成为朋友,最终走到一起,很纯洁的。

  与莉莉欢爱过后,我整个上午都在走神,禁欲百天的我,在收到留宿邀请时
更多的想到的是性,而不是情。

  可当我把莉莉送到公司,目送她走进公司之后,在上班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
我们的问题。

  从认识到上床,不到三周,期间还是聚少离多,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跟她在一
起?

  性?绝不是,最开始我们不过是陌生网友,或许是情感空虚才让我对她多了
些许热情。

  情?也不像,似乎还是因为情感空虚,因为被前任刺激,我才主动接近莉莉。

  我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开始,还是为了找一个人慰藉前任带来
的情伤,我不懂自己。

  于是,我找到死党馒头,跟他说了我跟莉莉的事情。

  死党说出潜藏在我心里的话:替代品。

  我用莉莉来填补失去前任的空缺,至于情和爱,有,但分量很轻,可以忽略
不计。

  问题是她真的可以替代吗?

  我觉得没有,我追求爱情是因为渴望家的安逸。

  莉莉没有给我这种感觉,最基本的吃饭我们都是在外面吃。我提出过去她那
里做饭,她没有同意。

  我喜欢安静,闲暇时看看书,看看电影,玩玩游戏。

  莉莉更喜欢逛街,晚饭过后,拉着我去各大商场晃悠。更让我不适应的是,
莉莉经常在晚上十点以后给我打电话,诉说着各种思念,我不知道刚各自回家的
两个人哪有那么多情话,我们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我每次都困得要死,却
不得不强打精神应付到深夜。

  可,再想这些已经无用,我们已经上了床。那时,我还是一个从没试过一夜
情的男人,莉莉不过是我第二个女人。

  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死党也只建议我相处试试。

  那就试试吧。

  带着这个想法,我给莉莉发了问候短信,让她抽时间买些早饭,中午我会请
她吃饭,说了一大通安慰情话,免得让人姑娘认为我拔屌无情。

  莉莉收到后表示很开心。

  可惜,造化弄人,上午公司开会,我和馒头被派到分公司公干,为期一周,
立刻出发。

  我只好跟莉莉解释道歉。

  莉莉表示理解,提醒我注意身体。

  当时,我送了一口气。

  之前我们相处时,我也有过一次出差,长达十天,当时工作太忙,偶尔才有
机会跟她聊几句。

  我原以为这次也是如此,没想到性前性后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出差当晚,我们与客户应酬到深夜,期间莉莉不停打我电话,发短信询问。
我忙里偷闲才回一两句,她很不满意。

  那晚我喝多了,回到酒店沾床就睡,半夜却被莉莉吵醒。接通电话她上来就
是一通抱怨,问我长时间不接电话实在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我这人酒后就爱睡觉,这样跟她解释她将信将疑,我也很不争
气地跟她聊了没几句就昏睡过去了。

  结果第二天一早,她就打电话抱怨,说我心里没有她,不关心她。

  神啊,我欲哭无泪,只好耐着性子安慰。

  那几天忙着招标,修改标书,公关客户,我们忙得连吃饭时都在工作,莉莉
一个接一个电话让我实在厌烦,每次接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要么就是单纯
的想我。

  我要疯了。

  与前任恋爱十年,我们大学毕业后便开始同居,我的工作不需要出差几乎是
朝夕厮守,从来没有煲过电话粥。

  当然在大学时有过。曾经我因为接待老同学而没有在宿舍等前任电话惹得她
大发雷霆,曾经我也因为与舍友狂欢宿醉,与前任通电话时不知不觉睡着而让她
调侃。

  可我从没有经历过莉莉这样的,午夜一点依然跟我打电话说些情话,清晨刚
起就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想起她。

  我不知道她为何会如此,做爱之前,她偶尔这样,却没有如此严重。

  我快被她的追魂夺命连环call逼疯了,脾气上来后开始应付,敏感的她立刻
觉察到,转眼便进入冷战。

  我被搞得焦头烂额,却身在异地依然无可奈何。

  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可我已经上了人的床,又能如何?

  出差归来,我立刻试着弥补,借着周末的机会,请她去旅游。就到我上大学
的城市,一是因为近,二是因为熟悉。(出于个人原因,我不想提城市名字,我
很想虚构或假借一个城市,可是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比这个城市更让我刻骨铭心,
所以,试着略过吧,毕竟这不是旅游攻略。)

  莉莉对这次旅游也很期待,我们都已经意识到我们之间出了一些问题,都尝
试着通过这次旅游修复。

  借着周末双休的机会,我们周五下了班就出发了,住在景点附近的快捷酒店。

  巧合的是,我当年与前任合租的地方离酒店不到五百米,我对那周边太熟悉
不过了。

  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去吃油泼面,这种不是本地特色的名吃是我当年的最爱,
就在我前任原单位的旁边,是我们经常约会用餐的地方。

  神啊,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做这种脑残决定。

  整顿饭,我吃的都是回忆,那是我跟前任分手后第一次回到这个城市,第一
次吃油泼面。虽然我没有流露这方面的想法,不过,我感觉,莉莉通过我和老板
的客套中觉察到了什么,只是当时她没有提,默默陪我走回酒店。

  开房睡觉,这是来旅游的第二个目的。

  我们心知肚明,也没有过多的客套,毕竟之前已经做过一次,似乎还有点小
别胜新婚的感觉。

  唯一的不快来自洗澡。

  我很想跟莉莉洗个鸳鸯浴,不光为了情趣,也是为了一窥她胸前的秘密。我
觉得已经到了她可以向我坦白的时候了。

  之前我跟同事聊过这事,我们猜测她以前或许得过某种疾病,造成胸部难以
示人的伤害;或许是先天发育的问题,让她觉得自卑;或许是她前夫的嫌弃,让
她不敢对我开口;或许是她之前提过她爸爸打过她,由此造成的伤害;最小的可
能是她在与我做爱前,她的胸前被别人留下了激情欢爱的印记,她不想让我看。

  这些都是我们因好奇产生的胡思乱想,最后一种可能性最小。不过,乱想的
人容易多想,她之前与别人一夜情的事情,我们轻描淡写一笑而过,事实上在我
心中确实留下一块暗影,只是隐藏在她的胸部之下。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好接受一切可能会让我不安的结果。

  可是,莉莉留下我在房间内一人胡思乱想,坚决拒绝我同浴的要求,没有提
及她胸部的事情,甚至没有提及的打算。

  我不知道两个已经在床上赤裸相对的人还要保守什么秘密,如果她担心我无
法接受,为什么还要跟我上床?

  只可惜,当时的我精虫上脑,出于不勉强她的承诺和撕破脸的担心,并没有
坚决要求。

  我洗完澡出来,莉莉倚在床头等我。

  我掀开被子,以为会有惊喜,没想到她已穿回上衣,T 恤下面是打底衫,打
底衫里面是胸罩,她给自己加了三层包裹。

  而她的下身,完全赤裸。

  那一刻,我有一丝晃神,原本已经立正的小弟弟转为稍息。

  我很失望却没说什么,钻进被窝倚在床上,把她拦在怀里看电视。

  她察觉到我的异样,趴到我怀里:「怎么了?没跟你一块洗澡生气了?」
「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没有,为什么没有问她,可能那一刻我没了说话
的兴趣。

  她看出来了,小声在我胸前说:「等以后我会让你看的。」说完这话,她在
轻轻添了一下我的乳头,然后亲吻我的胸肌,这原本是我的习惯。

  看到她的热情,我也不多想,把她拉上来拥吻。

  我很想把她压在下面,可我担心我亲过她的嘴唇和脸颊以后,如何沿着脖子
越过障碍一路向下。想到这里,我只是抱起她,躺平在床上,让她压在我身上,
体会胸前的触觉。

  可她的胸前束缚太多,我感觉不到有多柔软。

  我的手放在她背上,总感觉摸着布料摸不出激情,便一路向下,摸上她光滑
的小娇臀。

  「嗯,嗯,嗯。」她敏感地扭动着屁股,鼻息开始变得粗重。

  我的动作更快,手指沿着她的大腿打转,转个几圈便钻入她的大腿根部。

  那里已是一片湿地,潮热的洞穴似乎已经打开,正在召唤我。

  我不由自主伸长手指去探寻,只可以手指不够长,只能在外围打转。

  「啊,啊。」她抬起头来发出诱人的呻吟和娇喘来表达她的快乐,她微微翘
起臀部,看似是逃离我的魔掌,实则没有往下挪动一分。

  我心领神会,把手伸到她身下,掠过芳草地直捣花心,她的身体在我触碰到
她那一刻猛地落下,紧紧压住了我的手掌。

  这力道似乎是要把我的手掌固定在她下身,她丝毫不在乎我的手指玩弄她的
阴唇,她的臀部微微起伏,高高的阴户在我手掌上摩擦。

  我的手掌瞬间被她的爱液打湿,我甚至依稀感觉到她的阴蒂已经勃起,不由
得加大力道。

  「啊,啊,啊」她高叫几声,又猛地伏下头来喘着粗气疯狂亲吻着我,从嘴
唇,脸颊,一直到脖颈。

  「我要进去了。」我弯曲手指在她的蜜穴口打转,拨弄开她蜜穴内喷涌出的
爱液。

               「嗯嗯」

  我分辨不出这是许可还是她的呻吟,我的手不受控制地行动起来,拨弄开她
小巧的阴唇,慢慢深入一个指节,探入她温热湿滑的阴道内,感觉到紧紧的吸吮
和包裹之后,轻轻抽出,又缓缓插入。

  「额,啊,嗯,呀」她的呻吟随着我的来回试探而变化。

  我感觉像是把手指插入一个温热的果冻,不同的是这个果冻中间有个空旷的
空穴,而且果冻在一上一下,似是迎合,似是召唤。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把手指停留在果冻里,感觉到果冻缓缓吞没我的手指,
我跟着用力深入。

  「啊……呜」她猛地抬起头高叫一声,发出长长的荡人心肠的浪叫,这是在
她家中从未有过的高亢声音,她旋即觉得羞赧,一口咬在我身上。

  在她的叫声中,我的手指全根没入,复又缓缓抽出。

  「啊,咝咝,啊哈,咝啊。」她的叫声多变而魔惑,随着声声呻吟,她又把
双腿挪到我身上,紧紧夹着我的手指。

  我感觉到手指都要被她夹断,只好用力旋转,左右摩擦。

  「啊啊啊啊」她高声浪叫,臀部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开合。

  「舒服吗?」「舒服。」「好玩吗?」「好玩死了,啊,啊哈,我要死了。」
「换个玩法好吗?」「好,快点,快点。」我不知道她是要我快点换玩法,还是
玩得快点,我下意识地加快手中的动作,整根插入,整根拔出,抽插间带动出哗
哗的水声,我感觉是在搅动一个水井。

  她的爱液在我的刮蹭下源源不断从肉壁中渗出,又随着抽插出入涌出体外,
不断落在我小腹上,汇聚成河,顺着我的腹股沟往下,流过屁眼最终落到床上。

  「快,快,啊啊,啊,慢点,轻点,啊啊,」她已经语无伦次,她的双手双
腿撑在床上,整个人悬在我的上方,她的头发披散开遮住我的视线却无法阻挡她
的汗水滴在我胸前。

  她爱液散发出的淫靡气息包裹着我,她的浪叫包围着我,我感觉到小弟弟已
经涨到要爆炸一般,我也想要强烈的刺激,我伸手在床上摸索着套套,嘴里问她:
「爽吗?」「啊,啊,爽……舒服,啊,轻点。」「想要更爽吗?」「想,想,
我快不行了,啊。」她的哀求竟带着哭声,我这才感觉到她的身体正在不停颤抖。

  她似乎要高潮了,可我的小弟弟还没上阵,我立刻把手从她身体内抽出来。

  她猛地一怔,叫声戛然而止,喘息着对我说:「干嘛?我还没到。」「我想
好好干你。」说着话我支起身子把准备好的套套快速戴上,小弟弟抵到她密穴口,
挺起腰身准备顶入。

  「那……」她想说话却没有说完,而是猛地往下一坐,把我的小弟弟吞入体
内,然后在我身上扭动起伏。

  我感觉小弟弟被箍得紧紧的,她的蜜穴灼热紧窄且湿润滑腻,层层肉壁似乎
会自行蠕动,肉壁间每一层褶皱都像一张小嘴,吸吮着我暴涨的肉棒,隔着套套
我都能感觉到那强力的吸吮,小弟弟又酥又麻,无比舒爽,无比渴望更强烈的刺
激。

  「啊……舒服。」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舒服吗?」莉莉低声问我。

  「舒服,你真紧。」「想更舒服吗?」她学得真快。

  「快一点。」我不在乎攻守顺序,只想要肉棒上酥麻的感觉维持得更久一些。

  莉莉猛地吸一口气,她的小蛮腰似乎装上了马达,小娇臀快速起伏。

  真爽,我不得不承认被这个女人干得真爽,她的阴道如同小嘴一样张合,吞
入时张大,似乎是要整根吞入她最深处,吐出时含紧吸吮,带着不舍。

  我在她的刺激下也挺动着迎合,在她吞入时猛地顶撞,给她最强烈的冲击。

  「啊,啊,嗷,嗷。」她的呻吟又提高了一个音调,似乎不高叫不足以表达
快乐,她的下身疯狂地起伏,动作猛烈而生疏,猛地一不小心把我的小弟弟吐出,
没等我叫停又砸了上去,万幸砸偏,否则我非死即残。

  「啊啊啊,快点。」她趴在我身上喘气回神,无力地催促着我。

  我握住黏乎乎的小弟弟送到她蜜穴里,她迫不及待地一口吞下,挺动臀部狠
狠夹了几下,似乎是惩罚。

  我扶着她的臀部,帮她控制动作。这一次她的动作舒缓很多,宛如暴风雨后
的舒缓春风。

  我抬手抚开她的长发,抚摸着她娇小的面庞。

  我身上的美人如今已没了往日的娇羞矜持,腾不出功夫捋顺丝滑的长发,也
来不及擦拭脸上的汗水,只是沉浸在快乐无限的前后摇摆中,感觉到我手指的触
碰,也只是偏一偏头舔吮,丝毫不顾及我手指上沾有她下身溢出的爱液。

  我捧起她的头,很想亲吻一下,可惜离得有些远。

  莉莉顺势坐起,跪在床上在我身上上下起伏。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借着床头灯看她紧咬着嘴唇在我身上动作,偶一对视,
她迷乱的眼神带着吞噬我的欲望,她咧开嘴亮出虎牙露出妩媚一笑,动作变得更
大。

  我扶着她的小腰,给她助力,我很想把手往上伸,一探她胸部的秘密,却被
她紧紧抓住手,我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我仔细看她,她正轻蹙眉头,微闭着双眼,诱人的红唇微微张开,口中一声
喘息带出一声呻吟,起身时微低着头,坐下时娇媚的脸蛋微微仰起,秀发随之飘
扬。

  看她一副慵懒诱人,任我予取予求的模样,我不再走神,挺起腰杆狠狠往下
撞击,迎合着她。

  「啊,啊,我不行了,要死了。」她的声音如歌如泣,话没说完,一头趴在
我身上,娇喘着说道:「我快累死了。」「还要吗?」「我快累死了,等等。」
我知道该我来了,我翻身把她压倒在床上,扳起她的圆润的大腿,跪坐着抽送。

  「太快了,啊……啊……啊……啊。」她慵懒地躺在床上,昂起头大声喘息
呻吟,随着我的插入,这呻吟变为尖叫,我从没听过如此响亮的叫床,我感觉隔
壁的人一定会被吵醒。

  她的身体绵软无力,她的大腿被我撑起,小腿无力低垂着,随着我的插入无
力起伏,我俯视着她——我的猎物,愈发想快速征服她。

  「太快了,太快了。」她伸长双手护在小腹抵抗着我的冲击,只是她的双手
像双腿一样无力。

  「爽吗?」「爽。」「想要更爽吗?」「想,想……想……啊」她的回应融
合在呻吟中,她完全像一艘小船在欲望的海洋里颠簸,她的手胡乱摆动。

  我看着我们的交合处,抓起她的手放在她阴户上,按压着她的手指,让她抚
摸自己的阴蒂。

  沉浸在性欲中的她毫不反抗,不用我多用力她便娴熟地用两根手指拨弄着自
己的阴蒂,碾压抚弄,她的呻吟愈发响亮。

  动情的美人极其诱人,她的阴蒂如同强力开关,她阴道内的肉壁更有力的蠕
动,更有力的挤压我的肉棒。

  不知何时,她已撑起上半身,看着我们的交合处,猛地揉搓着阴蒂,不住声
地催促我:「啊,快点,快啊,啊快点。」她魅惑的表现让我跟着疯狂,看着她
昂起的脖颈和飘散的长发,我忍不住把她压倒在床上,快速冲击。

  「啊,啊,啊。快点。」她伸长双臂紧紧抱住我,她的腿用力勾着我的腰,
似乎是想帮我冲进她的体内。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的呻吟越来越响亮。

  啪啪啪变为砰砰砰,我们的身体不像是在交合,更像是在砸床。

  「嗯……嗯……嗯」我喘息着,呻吟着。

  「啊……啊……啊」她尖叫着,呻吟着。

  我咬紧牙关冲刺,用尽我浑身的力气,一下一下猛力撞击,快速拔出,再强
力突入。强烈的刺激中我觉得一股酥麻感不可抑制地从下身蔓延开来,我想要抑
制却觉得力不从心,只觉得一股激流在下体打转,四处冲击,冲击,冲击。终于,
突破出来,喷射出来。

  「啊……哈」伴随着喷射,我又用力抽插几次,最后死死把不停跳跃的肉棒
抵在她蜜穴深处。

  「啊,啊……啊」莉莉最后的呻吟化为尖叫,随后变为粗重的喘息,她的身
体兀自颤栗,她的肉壁依旧有节律的收缩着。

  我们抱在一起,同时喘息着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

  过了片刻,我才起身,小心地从她体内拔出玩嗨的小弟弟,摘下套套问她:
「你到了吗?」她微微点点头,没有回应。

  看她娇弱无力的模样,我心中升起怜惜之心,取过纸巾帮她擦拭。

  这时,我才发现她身下的床单已经被浸湿一大片,不知道是淫液还是汗水,
大片湿迹昭显了方才的激情。

  一番激情,似乎燃尽之前所有的不快,我们如最初般相拥入眠。

  次日天亮,我恍惚觉得腋窝痒痒的,小弟弟正慢慢膨胀。

  我睁开眼睛,看到莉莉正用头发调戏我的乳头。

  她看到我睁眼,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昨夜的滋润让她容光焕发,魅惑无
限。

  我想起身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发现她的腿压在我下身,紧挨着我觉醒的
小弟弟。

  看到她很有兴致的样子,那就晨练吧。

  莉莉觉察到危险,翻身就要下床,我猛扑过去,把她压倒在床上,顺势坐住
她的腿寻找套套。

  莉莉趴在床上,不断踢腾小腿敲打着我的屁股,嘴里说着:「别闹了,我下
面不舒服。」「那你还撩拨我。」我摸出套套没有急着戴,用手把小弟弟按入她
的腿缝内。

  「那里不行。」莉莉以为我要走后庭,猛地撅起小屁股顺势打开了把我小弟
弟夹住,这样,我的小弟弟正戳在她的蜜穴附近。

  我感觉到那里渗出绵绵不绝的湿意和热气,她动情了,原来想做晨练的不只
是我,白日宣淫,我喜欢。

  我抽出小弟弟戴上套套再次压上去,戴着头盔的小弟弟左冲右突迷失了进门
的路。

  「我来。」她娇笑着翘起屁股,用手扶正我的小弟弟。

  我顺势把她拉起来,让她跪在床上,摆好姿势,缓缓插入。

  她的蜜穴温润依旧,前半部还有些干涩,我进入的简单。

  「有点干,慢点。」她小声提醒。

  「不光干,还紧。」「你喜欢吗?」「喜欢,越紧越舒服。」说着话,我用
力挤压她的臀部。

  她很配合地收缩阴道紧握着我的肉棒:「你慢点,昨天太快了,我受不了。」
「不是你一直让我快吗?」「流氓。」她低下头不再说话。

  这会儿功夫,我抽插这几下便觉得她的爱液缓缓渗出润滑着她温热的阴道,
进出更加顺畅。

  真是个柔嫩多汁的女人。

  我揉搓着她的屁股,用力变换着她臀肉的形状。

  「轻点,轻点,别用指甲。」莉莉并不抗拒,似乎还有些喜欢,前后晃动着,
配合我的插入。

  我享受着她紧窄的阴道,缓慢地动作着,默默哼着节奏,九浅一深,九浅一
深。

  慢动作抽插逐渐点燃莉莉的热情,她随着我的节奏摇晃,在我深入时猛地加
力,让我插得更深,每次深入都让她把压抑的喘息变为高亢的呻吟。

  我虽然看不到她的媚态,却不妨碍我体验她燃烧的欲火,她的动作越来越快,
不停催促我:「快一点,别折磨我了。」我猛地往前一顶,她一头栽倒在床上,
不满地娇嗔:「流氓。」「对不起,宝贝。」我把她扶好,往后拉着她的手臂,
加快动作。

  「啊,啊,啊,啊。」我不再拘泥于九浅一深,拉着她的手猛力撞击着她,
力争每一次深入都让他发出诱人的呻吟。

  啪啪啪啪,肉体撞击声短促有力。

  「啊,啊,啊,」她挺胸昂头,不停呻吟,她的头发随着身体起伏,让我有
种策马奔腾的快感。

  「爽吗?宝贝。」「爽,爽。深一点」「你夹紧。」我挺动着下令。

  莉莉挣脱我的拉扯,趴在床上,把屁股抬得更高,用力收缩着阴道,强力握
着我。

  「再紧一点,再紧一点。」强烈的挤压感刺激着我的龟头,吞噬着我的肉棒。

  「啊,啊,用力,用力。」莉莉的呻吟已经换成了更诱人的腔调,她用力前
后迎合,用力夹紧我。

  几十个回合之后,我感觉到精关告急,莉莉的强力握持让我感觉到从未有过
的强烈快感,小弟弟因摩擦而产生的火热灼感也让我毫无退缩。

  我用力把她压倒在床上,压在她身上猛干几下,随着莉莉疯一样的浪叫,一
泄千里。

  「啊,啊,啊啊,我快死了,讨厌,我快被你弄死了。」莉莉喘息着抗议我。

  我亲亲她的脸颊致歉,抽出小弟弟打扫战场,莉莉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趴伏在一片湿渍之中,直到我把她拉出来。

  这次晨练,消耗掉我们太多的体力,我们相拥着睡个回笼觉回神。

  直到将近中午,我们才走出酒店。

  我带她去吃饭,依然是一家熟悉的饭店。实在没办法,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年,
对这一带实在是太过熟悉。

  我大学毕业不久就住在这个地方,一住就是四年,直到两年前我迫于这里的
高房价,回到家乡城市,之后前任也离开这里,没成想我们最终还是栽在了房子
问题上。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楼房,熟悉的商店,熟悉的菜市场,熟悉的摊贩,这里
一点没有变,唯一改变的是我身边不再是那个我曾经最爱的人。

  景点也是那个熟悉的,熟悉到不需要指示牌就可以找到我们想去的地方,我
一路边走边给她讲解介绍,就像个导游。

  我们拉着手走在我和前任曾经牵手走过的地方,那一刻我有一丝恍惚,有一
种时光错乱的错觉,当我把目光从她身边移到庭院时,好像看到了我和前任一起
牵手走出。

  尽管我竭力控制,尽管我没有提及前任,可我的言谈、神色无不带有对往昔
的回忆。

  往昔是没有莉莉的美好时光,莉莉应该是已经觉察到了。

  游至中途,莉莉去了卫生间,回来告诉我大姨妈提前来了,她抱着我的胳膊
撒娇:「都怪你昨晚用力太大了,快捅死我了。」我当时有点晃神,想到的居然
是和前任的欢爱场景,前任在大姨妈到来前后是最疯狂的,在她看来安全期做爱
让她最轻松,她甚至会在大姨妈没完全走净的时候色诱我。

  我觉得我已经竭力控制,可是来到这个熟悉的城市,我没有办法不想起她,
因为我根本没有忘记她,两个月的时间,再加上心中对她的愧疚,她依旧占据着
我的心,并在以后两年里时常出现。

  处于生理期的莉莉显现出了疲态,沉浸在回忆中的我也觉得意兴阑珊,我们
放弃了原本的计划,在这个景点里休息、漫步,一直到日头西斜。

  慢节奏的游览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各自想着心事,从而脱离旅游状态,直
到走出景点,我们才发现我们居然没有拍一张合影,甚至我的手机里没有一张莉
莉的照片,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拍我。

  这次旅游从这一刻起便已注定无聊,我们依旧逛吃逛吃,百无聊赖之际选择
去看场电影打发时间,这不是我想要的旅游。

  也不是她想要的,走出电影院,她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回酒店的路上,我们路过护城河,她提议我们下桥到河边走一走。

  宁静的河边没有多少行人,只有稀疏的路灯照着昏暗的小路,暗影下我们依
着护栏聊天。

  她先开口:「这里真闷,没有一点风。你记得我们上次在湖边吗?那天我都
快被冻死了。」她说的是我们在湖边热吻的那一次,唯一一次,巧合的是跟今日
情形有些相似。

  我想到的却是一件旧事,那一年,我和前任在这个河边闹分手,就在这个河
边,离我们站立的地方不过两百米,只隔着一个桥。

  那一天,前任把我送她的吊坠扔进河里,我们险些分手,最终我把她留住。
当时我们都没想到三年后会住在这河边。更没想到五年后我会和另一个人在河边
漫步。

  我预感到今天和那一日的情景极其相似,随口敷衍:「这个城市就是闷热。」
「你有心事?」她歪着头看我。

  「没有啊。」我否认。

  「你是不是想你以前的女朋友了?」她不相信我的否认:「你们以前是不是
住在这里,我发现你对这个地方太熟悉了,连前面那个垃圾桶都知道,你们一定
常来。」我们从桥上下来时,莉莉想把喝空的水瓶丢在路边,我告诉她走几步就
有垃圾桶。她当时一定猜到了,因为我不可能在黑暗中看到五十米外藏在树后的
垃圾桶,除非我以前来过。

  「我经常来,我原来就住在北面那个楼下。」我回手指着刚才路过的地方。

  莉莉的脸色变了:「那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你说你是想重新开始
恋爱我才答应跟你在一起的。」是的,那天在湖边我是这么说的。

  「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你忘不了她还来招我做什么?你
是不是把我当成了替代品?」面对一连串的质问,我无言以对。

  在心底,我当时爱的是莉莉,只是我心中最深处还有一个前任,我不是那种
可以很快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不想欺骗莉莉,我不想拿她当感情的替代品和过
渡期,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相信,我觉得无法说服她,所以我没有说。

  莉莉哭了,哭得很伤心,我无言以对,无从安慰。

  我没有办法回答她,甚至无法给自己解释,我为什么要故地重游?

  这次聊天不欢而散,回到酒店,莉莉突然说想喝红糖水,我下去买,我出门
时忘带手机。

  回到酒店,莉莉说我同事打来了电话,连着打了几次,她就帮我接了,说同
事找我有急事。

  我打回电话才知道我一外地客户出现些问题,有退货和被别家公司抢走的可
能,公司希望我能尽快过去解决。

  我当时有些犹豫,没有应下来。

  挂断电话,莉莉跟我说:「回去吧,我累了,这两天也不能出去玩,以后还
有机会。」就这一句话,旅游到此结束。

  那天晚上我们说了很多,我解释了我的感情状况,告诉她我是真心在跟她交
往。

  莉莉表示理解,答应给我时间。

  第二天,我们就在酒店外告别,我直飞外地出差,莉莉一个人坐车回去。

  又是一次漫长的分别,我作为一个销售新人,被繁重的危机公关工作搞得焦
头烂额,我只想拿下客户却再一次忽视莉莉,我们只打过几个电话,只是进行简
单的问候。我清楚莉莉很想跟我煲煲电话粥,做一番详谈,可我实在没时间和精
力跟她在午夜交心。

  十二天后,我成功挽回客户,得以重返公司。

  我好好梳洗打扮一番准备去请莉莉吃饭,没想到却接到她的短信,她觉得我
们在一起不合适,因为我对她漠不关心,似乎不是真心跟她交往,更重要的是我
心中还有另外一个人。

  之前已经有所准备,可我还是觉得诧异,这些天我没太多时间考虑,莉莉却
有足够的时间把我们的关系捋顺。

  我有刹那间的解脱,却又不想跟她这么分手,我不想像和前任一样,一个短
信便搞定分手的事情,从此不再相见。

  莉莉答应和我见面,不是吃饭,而是在下班后在她家的附近。

  她把我给她用的MP4 和电子书阅读器都还给了我,还有我借给她用的交通卡,
以及我借给她应急的一千块钱。她刚换了新工作,还没发工资,我怕她太节俭才
借给她的。

  这些东西都放在了我旅游时给她买的包里,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也都是我送
给她的。至于饮水机、电风扇和被子枕头都太大件了,她想给我钱,我没要。

  看她的意思已经明确,我没有挽留,我不喜欢强迫人,就像我从不强迫她告
诉我她胸口的秘密一样。

  那段时间我的信条是:你若走,我不留。你若来,我还在。

  这是我在心底送给前任的一句话,我没想到同样送给了莉莉。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我习惯性的把精力转移到工作上,第二天上午便向公
司申请出差,中午回家收拾行装。

  在我出门前,接到了莉莉的电话,她上来就问:「我们就这么结束了吗?」
我无法回答,我不知道,闪电相爱,闪电结束,说是一夜情不合适,更像是N 夜
情。

  「我跟你在一起不是图你什么,第一天见面我就跟你说过我喜欢你这样的人,
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想跟你分开,我知道我做得不好,我不该瞎猜,我也不该
老是粘着你打扰你工作……」莉莉说了很多话,似乎想挽回我们的感情。

  可是,经过一夜,我已经相通。

  你走,我不留。你想再来,我不想接受。

  我们交往都出自真心,可真心的背后可能是各自的寂寞,这让我们降低了彼
此的要求,暂时忽视生活中不太合拍的细节,可我们的生活方式真的不一样,我
们的相处模式也不一样。

  旅游跟同居一样,最能检验对两人相处融洽度。

  我在这次旅游安排上出了错。结果也在我们意料之外,我很不想说我们并不
太适合,也许我们还处于热恋期忽略了很多问题。那么同居呢?我不知道还会出
现多少问题。

  她打电话抱怨我经常对她不关心,很少问候。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不喜欢通过电话说一些不尴不尬的问候,包括给家人。

  也许我们的问题出在了发展太快,我喜欢循序渐进的感情,而不是闪电热恋。
我也是一个猜忌多疑的人,对莉莉跟她男同事,男性朋友的相处方式更不喜欢。
我心底不太喜欢这种大大咧咧,有些随意的女性,我没有安全感,前任的快速移
情别恋或者是无缝接轨让我对女人有所警惕。

  当下,我希望通过疯狂的工作提升自己,我也需要一个女人,不过是一个可
以跟我安心过居家生活的人。莉莉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让我感受到居家的温暖,
我很不喜欢在外面吃饭,尤其是快餐,可莉莉似乎并不擅长家务。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喜欢我这类型的人,我总感觉她更想找一个随时可以嘘
寒问暖关心她的人。

  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人,可现在变了。我不想再做一个居家暖男,我要用奋斗
改变我原本的生活。

  我累了,不想被工作和生活一起折腾,我拒绝了莉莉的提议。

  之后,我删掉了她的电话,一段感情也就此结束。

  情伤未愈的我,又一次错误的处理感情问题。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莉
莉充满愧疚,我愧对跟随我对面的前任,同时,我也觉得愧对莉莉。

  有次,我浏览她的空间,无意中看到别人留言:没有谁是天生完美的,有缺
陷也无妨全新的生活。

  也许,她胸前真有难言之隐,而这个秘密,真是我们感情生活中的裂痕。

  之后很久,我想重新拾起我们之间的感情,可我发现,莉莉已经在QQ里把我
拉黑。4


警告:本站含有 [[旅伴]]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