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公车引发的淫乱◆◆◆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一趟公车引发的淫乱

「哦也……哦……好爽……爽啊……」随着一阵「啪啪」的器官交接声的响起,我才回过神来。就这么一会的工夫,我的大腿上已经流满了滑滑的湿液,抬头看去,美女正坐在我的下身上疯狂地套弄着,嘴里还发出这令无数男人销魂蚀骨的叫床声:「啊……真的好爽……哦……哦……嗯……」柔软的床在我身下摇着,一对白白的大奶子在我眼前跳动着,美女双手一边挥舞一边脱掉上身的衣服,栗色的大波浪头发披散在雪白的肩上,随着头的摇动飞舞着。我那可爱的小弟弟现在被一个温暖湿滑的小穴紧紧包裹着,疯狂的套弄带来的是极美的享受,结合最紧密时触到的肉疙瘩让身上的美女叫声更加放荡:

  「哦……你这大东西……竟然顶……顶到头了……啊……来……你再来……」从进门我被按倒在床上到现在,我都有些被强奸的感觉。认识娜娜这一个多月来也曾经预想过这么一场战斗,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经过十分钟的疯狂,娜娜已经有点累了,双手已经不再飞舞,而是按在我的胸膛上,套弄得速度也减慢下来。我明显感觉到屁股下面已经湿了一大片,没想到看起来高贵大方的她竟然如此疯狂淫荡。

  我把她搂住趴在我身上,下身慢慢地开始挺动,两个饱满的大奶子压在我身上非常的享受,一股香气隔着头发钻进我的鼻子,闻起来非常舒服,娜娜趴在我身上被我顶得只发出「嗯……嗯……哦……啊……」的呻吟声。

  今年雨水比较多的缘故,七月份的北京不是很热,奥运的缘故让我又开始了公车生涯。月末的一天双号,我再次踏上了回家的公车,或许不开车的人多了,车上挤得满满的,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直钻鼻孔,不时地有人来回挪动。

  我在车厢中间一个座位旁边的空地躲藏着,注视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们,车到了朝阳北路华堂,一个美女上车挪了过来,在我旁边的通道停住了。漂亮的面孔,一头栗色的波浪秀发披散在肩上,170公分的身高,亭亭玉立的身材吸引了周围的目光。

  我把娜娜抱起来放在床中间,这张两米的大床我们刚才只占了一个角,改变姿势的时候,我的鸡巴紧紧地贴住了小穴,人挪了地方,私处还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娜娜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摆好姿势后,我压着她柔软的身体开始了的进攻,已经涨红得青筋暴起的鸡巴在娜娜小穴里开始了猛烈的抽插,每一次的抽动都能带出一些淫水来,「啪啪」的甚是刺激,小穴就像是一张小嘴不停地吮吸着我的鸡巴。

  我微微的抬起身,双手握住那对白白的大奶子,仔细地浏览着娜娜精巧的面孔,修长的脸庞、精巧的鼻子、樱桃似的小嘴、闪亮而略带忧郁的大眼睛,我努力地想把面前的这张脸和我们初见时的面容重叠在一起。

  我的目光从娜娜走过来那一刻始终没有放开过她,娜娜站在那里,背后不时地有人蹭过她的身体挪动着,额头上已经渗出微微的细汗,娜娜不停地歪扭着身体躲避着,每头不停地皱来皱去。

  当我们的目光交错的时候,我让出我的地方,示意她来我躲藏的地方,娜娜移动过来了,我庞大的身躯在她的外面形成了一道坚实的屏障,娜娜深深地出了一口气,抬头微笑的看着我:「哎呀!没想到七点了车上的人还真多啊!」「是啊!单双号是有很多人会坐车的。」听了我的话,娜娜嫣然一笑。我心里一震,这一笑展现出来的竟是如此的高贵大方、美丽妩媚。

  休息了一会的娜娜在我的快速抽插之下又动情了:「哦……哦……你插死我了……啊……好深……嗯……」听着这迷人的呢喃,我的鸡巴更是毫不留情地直捣黄龙,一次一次地埋没在这娜娜的浪穴之中。

  娜娜的腿可以分得很开,我跪在中间,鸡巴可以毫无遮挡的次次深入,她闭着眼,双手抓着我的胳膊,很享受地承受着我鸡巴冲击带来的乐趣。

  「哦……哦……我不行了……啊……我要来了……用力……啊……」随着叫声,娜娜的身体颤抖着,小穴不停地收缩着,彷佛一只手紧紧地拽着我的鸡巴往里拉。我也不行了,疯狂地抽插了几下,深深的顶住子宫口射出了全部的精液。

  「好爽啊……真烫……你好厉害……」娜娜把我紧紧搂住,在我的耳边呢喃着。我也紧紧地拥抱着她,鸡巴还在小穴里感受着疯狂过后的温热。一切来得这么快、这么自然,没有造作,只有疯狂。

  公车在定福庄停了下来,娜娜抬头跟我说:「谢谢你啊!我要下车了。」看着这个美丽的背影,我的心里竟然对这个美丽的女孩有了一丝冲动,要是能够一亲芳泽该有多好啊!

  「起来冲个澡吧,身上黏糊糊的。我把床单换下,羞死人了!」我们休息了快半个小时,娜娜起来叫我冲澡去,疯狂过后的余韵和葡萄酒的缘故,让她的笑脸还是红扑扑的。

  冲完澡后,趁着娜娜冲澡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粉红色的帐幔挂满了三面墙壁,一张两米长宽的大床摆在房间正中间,对着床的是一个42寸的液晶电视,后面的墙简单的装饰着照片啥的小东西,隔断上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和CD、DVD等,我随手翻看了一下,竟然发现还有好几张A片掺在中间。

  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不大的年纪有车有房,iphone的手机、Gucci的手包还是能看出这个女孩的生活品质。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娜娜已经洗完澡换上睡衣出来了,粉红色的睡衣衬托得她妩媚动人、娇翠欲滴。她坐在床边抹着养护品,我走过去拍着她笑道:「现在好了吧,都发泄出来了吧?我都有种被强奸的感觉了。呵呵呵!」娜娜羞得低了低头用一只手佯打了我几下:「德性,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完继续对着镜子涂抹着。我的心思也飞快地闪过这一个多月的事情。

  公车相遇后的第三天,还是那个点,还是那趟车,车过了华堂我开始在车厢里搜索,心里想着那个女孩的样子,可是除了挤了一身汗没有别的收获。陆续又坐了几次车还是没有再发现那个令我有冲动的女孩。

  周末我和同事去朝阳门「麦乐迪」Happy,夜里一点了,我坐在大堂沙发等着朋友出来回家,一个女的从我眼前飘过,竟然是她!我情不自禁地喊了句「哎」,她回头:「怎么是你,出来玩啊?」「嗯,等同事回家呢!」「你怎么走?我也回家,顺便带你一段。」说实话,要是没有同事,我就会把车留在这里跟着她一起走,「不了,我还有朋友呢,你先走吧!」说着我送她出门。看着她坐上自己的红色马自达6,就在她启动倒车时我心里竟有一丝失望。

  她摇下车窗:「哎,哥们,电话多少?以后没事联系啊!」我一阵惊喜喊出了我的手机号。

  「哎,想什么呢?」娜娜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梳洗护理后的娜娜容光焕发,完全没有了刚才疯狂的样子。「没事,哎,你这墙上的粉红色的帐幔挺有意思哈!」「是吗?」她站起来走到墙边一把将帐幔拉开了,帐幔后面的墙上竟然镶嵌着五面一米宽上下通顶的大镜子,娜娜在镜子前摆了个身姿,回头道:「记得我说过我是学舞蹈的吗。」自从麦乐迪过后,我经常看自己的手机,生怕错过了什么电话。记不清是哪天的周一晚上十点了,我在家里正闲得没事干,一个短信过来了:「哥们,有事没?陪我吃个饭去吧!朝阳路青年路口边上的重庆辣妹子,我等你哈,抓紧!」小美女!除了她没别人。短信里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我欣喜,开车就杀了过去。

  等我到了地方,红色的马6已经停在边上,上楼一看,呵,姐们点了一桌子菜,还有几瓶啤酒,我已经吃过饭了,酒也不能喝。看得出来姐们今天不大爽,拽着我大吃大喝,独自地的喝着啤酒,全然不顾什么形象。

  不一会已经四瓶啤酒进肚了,她已经喝美了。就在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我知道了这个女孩叫娜娜,重庆人,现在是一家贸易公司的主管。喝完酒出来我扶着她,她嚷嚷道:「没事,姐们练过舞蹈,摔不着。」从她包里翻出钥匙,我把她塞进她的车里,上了车就不省人事了,我光知道她住在定福庄,具体哪里不知道啊!车开到了定福庄我把她摇醒,她眯瞪着指挥着我开进了一个社区,我说送她上去,她死活不用,锁了车,自己摇晃着走向了一栋楼。

  第二天我收到一条短信:「谢谢你啊!昨天不好意思,我失态了。不过我没看错,公车里就能感觉出来你是个好男人,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做回我自己。」等到娜娜把粉红色的帐幔全部拉开,我惊奇地发现三面墙上全部是大镜子,窗户那一边也有两面。娜娜拿了两杯红酒过来,我们坐在床上对饮着,不知不觉中两个人的脸色已经染上红霞。

  她逼近我:「不是说我刚才强奸你了吗,现在我还要一次。」我被推倒在大床的中央,等我们的浴衣全部脱光,我看到这一个美丽的尤物倒在我的胯下,娜娜握住我那还没有勃起的鸡巴开始吮吸。说实话我太喜欢这种没有勃起状态的口交了,狼友们可以试一下,一团小东西在美丽的小嘴中一点一点地长大,感觉非常棒!

  娜娜把我没勃起的鸡巴和蛋蛋全部含在嘴里,用灵巧的小舌头挑逗着,鸡巴在嘴里慢慢地崛起,口水已经沾满了我的下面,嘴唇和舌头没有放过一丝地方,全部扫荡了个遍。就在我爽爽的时候不经意扭头,在墙上的镜子中竟然看到了她撅撅的屁股和那个刚才令我感觉美妙的小穴,天哪!原来可以这样看,看着镜子中的娜娜伏在我身下,头部上下的动套弄着我的鸡巴,操!太爽了,活春宫啊!

  看着看着我有点受不了了,这样的双重刺激很容易让我缴枪的,我把娜娜翻倒在床上,用舌头来回报这个令我心醉的尤物。娜娜的皮肤非常好,舞蹈的底子让她依然保持着很好的身材,纤细的腰肢让我尤其迷恋,让我的嘴唇在肚脐眼上停留了一两分钟之久。

  握住那两个和她修长身材不太相符的大奶子,我陶醉地亲吻着。当我的手滑到那片迷人的倒三角形地带的时候,潺潺的流水已经湿润了我的手指,稀疏的不太浓密的阴毛散落在小穴周围,让整个阴户看起来非常乾净,粉红色的阴唇微微张开着,上面已经沾满了湿滑的淫水。娜娜还是闭着眼,嘴里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声。

  看到这一切,早已经坚挺的鸡巴再也按捺不住,对准粉红的小穴直戳进去。

  「哦……」娜娜又叫了出来,我感觉到的是一声满足的声音。

  我把已经深入的鸡巴紧紧地顶在子宫口,享受着小穴紧密的纠缠,此时的小穴就像一张大网把我的鸡巴密不透风的紧紧包住。有了刚才的经历,我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入。

  「啊……嗯……嗯……」娜娜没有像刚才那样大声喊叫,而是好像极力压制的呻吟着。我低下头趴在她耳边:「怎么了,刚才那个疯狂劲哪里去了?可别憋坏了。」「啊……讨厌……哦……刚才……人家喝多了嘛……」我一抬头,猛地发现墙上的镜子里清晰地反映着两具肉体缠绵在一起,再侧头一看,哇塞!更多对肉体缠绵在一起。太淫荡了,我开始怀疑镜子的真正用处了。我再低头,娜娜也正侧着脸看着镜子里两个人的肉体。太刺激了,我抱起她的双腿狠狠地抽动着,动作越大,镜子里的影子晃动更大。

  狠狠地操了十多分钟,我也累了,把娜娜拉起来坐在我身上。我扭头看着镜子,娜娜蹲坐在我身上,双手抱着自己的大奶子独自套弄着 上的五面镜子全部是娜娜套弄的身影,一个接一个的。白白的奶子在不停晃动,「啪啪」的声音更是不绝於耳,娜娜的口中还是发出了淫荡的叫床声,整个房间活色生香。

  第二次的激战让我们都有点筋疲力尽,我把娜娜反过来,让她跪在床上,鸡巴从后面插进那温暖的小穴。这是男人的姿势,抱着雪白的屁股、搂着纤细的小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啪……啪……啪……」娜娜的腿可以分得很开,在我的重压和撞击之下几乎成了一字型,我没有任何阻碍,看着鸡巴在小穴里不停地抽插,每次出来还能带出些许嫩肉和淫水来,一个字:爽歪歪啊!

  镜子里,娜娜抬起头看着我在她身后猛烈的撞击:「啊……嗯……嗯……」听着那张小嘴里发出来的蚀骨的呻吟声,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一声嚎叫我趴在她的身上完成了最后的冲击。

  第二天清晨,在一声「哥们,起床了」叫声中又感觉到屁股被人拍了一下,我睁开眼。吃着早餐,我看着这个满是镜子的房间,想着镜子里面两个肉体在尽情缠绵,真是个淫荡的房间。

  临分手时娜娜拍了怕我的肩膀:「我们还是哥们。」事是办了,故事还没讲完。在重庆辣妹子陪她吃饭喝多了以后,我们陆陆续续在MSN上聊了几回,她说她现在压力很大(不是经济压力),总之乱七八糟的,说也说不清楚,我就安慰了她几回,人活着开心就好,别的东西爱谁谁。看得出来从那一趟公车的经历开始,我在她心目中还是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又一个周末,她发来短信:「哥们,给我当司机把,我们今天Happy,我怕喝多了。」我这个人不大爱凑热闹,尤其是和我不熟的人在一起,於是我回绝了。又一个短信过来了:「连你都不管我了啊!」勉为其难吧!谁让咱对这女子有点想法呢!到了「夜色」,一大帮男男女女疯狂起来,看得出来还有几个男人对她很有意思,她周旋着,灌了自己近一瓶的芝华士。

  散场了,娜娜踉踉跄跄的跑到马路边上狂吐,本性驱使我好好地服侍了她一下,拿来纸巾买来水,到最后我拿后车座的垫子还是没有逃离厄运。吐完后有点清醒了,她还不好意思的说:「早知道该开我的车来。」「没事,洗洗就行了。」我大度的回应了她。

  等车开到她家的社区,她没有拒绝我扶着我找到家门,开门后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是个男人就会好色,好色的男人都喜欢良家,可惜得是真的很少有既淫荡又开放的好良家等着众多的狼们。按理说与娜娜有过一次交欢以后,我该抓住这个算是良家的精品女人,可是不知怎么了,我总有一丝预感,这个女人不简单,她的背后肯定有许多故事……我是一个影视公司的小头头,忙起来整天不着家,闲起来也是几天没事干,接下来的几天忙了一个小活,娜娜约过我一次吃饭,我没时间。

  一个周一的晚上快十二点了,手机响起来,娜娜跟我说有点急事,可正好有个老乡在她那里,能不能让那个老乡到我家凑合一宿,这么晚了,没有别的地方可安排。我笑着说:「大姐你真逗,我家里就一张床,睡不开啊!」她没听我解释,电话挂得很急,让我去社区门口接人。晕倒,没办法,老好人是当定了。

  车到了社区门口,远远的就看见一个胖墩墩的小女孩等在那里,不由分说上了车,也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哥们,今天我跟你混了!」我那个汗哟……回到我那个狗窝,小女孩抱起桌上的零食直接就上了床,比到了自己家里还实在。在床上,小妹妹一边吃着,一边告诉我她叫小莉,也是重庆人,是娜娜的老乡,23岁,比娜娜小一岁,我这才知道娜娜比我小四岁。

  小莉说她在燕郊卖房子,闲的时候就来找娜娜玩,顺便就住在她那里。就在我还有点愤愤不平的时候,小莉突然问我:「知道我为什么被赶出来了吗?」「是啊,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呢!」「你还真不知道啊?」我愣在那里,我知道什么?我刚知道她几岁,娜娜在我面前几乎不说自己的私事,我对人家的隐私并不感兴趣,毕竟没想找老婆。

  就这样磨蹭了快半小时,小莉大讲特讲她们那里的房子多么便宜,才不到四千,再有就是娜娜怎么命比她好什么的,越说我越疑惑。一点了,我说:「你快睡觉吧,我睡沙发去。」我靠!就在此时这个小女孩说了一句令男人都不无地自容的话:「没事,你就在床上睡吧!娜娜说了,你不是个男人。」操……「我洗澡去了。」趁着我愣神,小莉一溜烟的跑去浴室,我换上宽松的大短裤。过了一会,准备整理沙发睡觉,「哥们,开关坏了,你快来看看!」小莉在浴室里叫道。我知道开关的手柄肯定掉了,我磨蹭着不去管她,说我不是男人,哼!

  小莉探出头来嚷着我,我回头一看,圆圆的小脸还带了半个乳房出来,春光外泄啊!我走进浴室把掉了的开关装上,回头看见小莉赤裸着身体站在我背后。

  小莉很娇小,也就160公分,肉乎乎的,皮肤有点黑,下面一团浓黑的阴毛覆盖了整个阴部,上面还挂着水珠。就在我看着的时候,小莉竟然摸了我下身一把:「你还真不是个男人啊!」我头没回的就出了浴室。

  「姐们,浴巾拿来好不?」我刚出来,小莉又在里面叫道。

  操!当我是使唤丫头啊?当我拿着浴巾再次进入浴室,小莉一下跳在我的身上搂住我的脖子:「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个男人不。」接着,小嘴就凑上了我的耳垂。在热气和舌头的抚弄下,我的鸡巴开始坚挺了,一下子顶在小莉的屁股上。

  「哈!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啊,我还真以为你不是男人呢!」小莉放开我的耳朵,在我眼前挑逗着。

  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啊?我把身上的小莉一下顶在墙上,双手抱着她的屁股开始探索小穴,嘴里开始进攻那对不大的圆乎乎的奶子。小莉虽然肉头点,但在我183公分身高的强壮体魄下就是小菜一碟,小莉被我顶在墙上,双手竟然放开伸在空中。

  我一只手抱住屁股,另一只手扒开有点湿润的小穴,把指头放在里面抠弄,牙齿叼住娇嫩的小乳头轻咬着,「太刺激了……哦……你真厉害……把我举这么高……」小莉竟然在空中还浪叫着。

  「告诉你一个秘密……娜娜的男人从香港过来了,我就被赶出来了……」小莉低下头咬着我的耳朵说道,说完小莉竟然把淋浴水龙头打开了。

  我听着,里面居然有些许调侃我的味道。果然,我也曾经与想到是这么一回事情,但是没想到真的摆在面前。

  我褪下短裤,坚挺的鸡巴毫不犹豫地戳进了小莉的小穴,我疯狂地抽插着,「啊……轻点……哦……你想顶死我啊……哦……」温热的水从上面浇下来,打在两个人的身上,非常刺激。

  虽然没想把娜娜开发成老婆,但是听见了她可能是被香港人包的,我心里还是有了一丝醋意。小莉估计被我顶在墙上猛烈的冲击磨着背了,娇小的身体全部箍在我身上,双手使劲地抱着我脖子,双腿紧紧地夹在我腰上。看她掉不下来,我的双手放开她扶着墙,猛烈地抽插着……温热的水流过两个人身体的缝隙,就像有只手在抚摸,看着小莉头发甩起来的水珠,我心里剩下的只有原始慾望。「哦……太爽了……啊……你真厉害……嗯……嗯……」小莉软软的身体随着我的冲击上下晃动着,嘴里也不时地发出一声声浪叫,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合着流水顺着我的大腿往下流,竟然有丝丝的痒意,畅快无比。

  就这样我狠命地抽插了七、八分钟,有点累了,这个姿势太耗费体力了。等我停下,小莉识趣的掉下来,双手扶住马桶水箱,屁股高高的撅起,等待着我的再次插入。

  坚挺的鸡巴顺着湿滑的淫水连根没入,紧闭的双腿带来了小穴变紧的效果,柔柔的小穴紧紧地把鸡巴包纳其中。插了几下腿确实受不了了,我指挥着小莉掉头就这样顶着她,她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外挪着,我把鸡巴插到底不动,感受着小莉的小穴和双腿挪动带来的摩擦。

  挪到客厅沙发上,我坐了下来,鸡巴依然顶在小穴里,我把腿分开,小莉背对着坐在我的身上开始了套弄,这样顶得很深,没几下小莉就开始发出淫荡的叫声:「啊……插得很深哦……嗯……嗯……太爽了……哦……刺激……」小莉的阴毛很多很密,不时地摩擦着鸡巴的根部,痒痒的。我的手从后面揉搓着她的奶子,让小莉自己去套弄,既省劲又爽。每次插到底的鸡巴或许让小莉有些怕,慢慢地每次坐下来都不那么深了,改成旋转着屁股往下坐。

  就这样干了一会,我又恢复点力气,於是把小莉翻倒在沙发上,把粗壮的身体全部压在她较小的身躯上面,开始了大力的抽插,小莉在我身下只剩下浪叫的份了:「姐们……哦……这不是挺猛的吗……你没这样干过娜娜啊……嗯……好爽……姐们……你真厉害……」听着小妞还这么调侃我,我伸手抓了一个沙发垫塞在她屁股下面,粗壮的鸡巴对着翘起的小穴发动猛烈的撞击。「大哥……轻点……不行了……哦……我受不了了……」小莉浪叫着身体开始了颤抖,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勒得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终於把这个小妮子操到了高潮,我也凭临发射边缘,於是鼓起余勇再狠狠抽送十多下,猛地全根插入,耻骨紧贴着小穴顶端那颗变硬了的小肉体,龟头也深深的顶住子宫口一泄如注。

  洗完后的我们躺在床上,小莉向我讲述了娜娜的故事。

  二外毕业的娜娜一次应酬中被一个在北京有分公司的香港人看中了,当时的娜娜还没有找到工作,娜娜的家境不是很好,为了她学舞蹈和上大学,已经没钱了,无奈之下娜娜就跟了那个香港人,娜娜不肯去香港,香港人就把娜娜留在北京公司里,在定福庄给她买了个房子、买了辆车。

  小莉还说,就在她来之前,她问娜娜说:「你不会把我送入狼窝吧?」娜娜说的是:「你不勾引他,他不会动你的,他不是个『男人』。」睡觉前小莉还跟我说了些关於淫乱的事情,墙上的镜子原来只有一面,后面的是香港人在里面看过真人秀以后让娜娜装上的。A片也是香港人带来的,小莉有一次就偷看过他们放着A片做爱,还跟我说:「哪天试试啊,很刺激的。」现代社会就是这样子,很现实的,我没有鄙视娜娜的权利,各取所需。我也知道了为什么她说只有在我面前才可以做回自己。娜娜曾经跟小莉说过我,说过我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我们之间只是高兴就好。

  听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人都有自己的定位,人不能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据为己有。对於娜娜我想用「知己」来概括,两个人的相处如果没有了伪善的面具,一切都会变得十分美好。

  该有过的已经有过,多余的事情不去想就好,我决定以后不再和她联系了,毕竟所有的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东西和他人分享,游戏规则还是要讲究的。

  最后一次见娜娜是她买了一台电脑,我帮她送回家,当我搬着电脑「呼哧、呼哧」上楼的时候,在楼道门口,娜娜给了我一个禁声的手势。周日的下午,屋里好像有人,当娜娜轻轻的打开门进去的时候,门口的我通过墙上的镜子发现一对肉体缠绵在大床上。

  「啊……姐……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吃晚饭才回来呢!」听到小莉的声音,我也走进门。大床上,小莉正撅着屁股给她男朋友口交,浓密阴毛丛中的小穴已经流出了很多淫水,搞得小穴周围亮晶晶的。

  小莉的男朋友惊讶地看着我们,下身刚才已经坚挺的鸡巴顿时在小莉的手中软了下来。娜娜看着床上这两个赤裸的肉体小脸也涨得通红,回头看到墙上42寸的液晶里正播放着A片,片子里的女主角正在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哟!哥们,你也来了啊!」小莉看到后面的我,嬉皮笑脸的和我打招呼,我尴尬地把手中的电脑放在墙边。

  「姐,不好意思,我们就是想利用一下这几面镜子……嘻嘻嘻……要不……一起来吧!」这个无耻的小丫头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别说娜娜,我听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样的情节以前只有和我同学们一起狂欢找小姐的时候出现过一次,这种情况我还是头一次碰到。

  看着电视里淫荡的画面,想着以后就要离开这个属於别人的女人时,我心里竟然有了疯狂一把的想法。

  「男人应该主动点……来吧!」小莉光着身子过来拉着我的手放在娜娜的身上,然后扯着男朋友退到床的最里面去了。

  我慢慢地抱住娜娜,去吻她的唇,娜娜躲避了一下还是被我捉住了。吮吸着她的嘴唇、耳朵,手隔着衣服揉搓着她的大奶子,娜娜动情了,喘息变得粗重起来。那边的小莉故意发出口交的「啧啧」声,还不时地偷看着我们。

  为了能让娜娜适应一下,我抱着她躺倒在床边,让她对着电视,我的鸡巴隔着衣服蹭着她的阴部。

  透过镜子,我看到小莉那边已经真刀真枪的干了起来,小莉男朋友的鸡巴属於细长型的,小莉的阴道很短,我已经试过了,她男朋友每干一下,小莉都发出惊呼声,「嗷嗷」的和电视里传来的外国美女叫喊声融合在一起,十分香艳。

  我的手伸进娜娜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明显感觉到淫水已经流了出来。上次的交合我没给她口交,我想这次就报答她一下吧!

  我让娜娜坐起来,还是背对着小莉他们,在床边我把娜娜的内裤脱了下来,当我的脸靠近她小穴的时候,飘来的竟然是一阵香气,香水的味道掺合着体香,夹杂着一丝私处的味道。上次我就看到娜娜的小穴阴毛很少,让我感觉很乾净。

  就在我盯着看的时候,娜娜彷佛知道我要干什么,用手推着我的头阻止我的行动。突然我想起一位大姐说的话:「真正爱你的女人是不希望你为她口交的,虽然会令她会很爽。」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关系,我愿意这样做。」接着我的嘴唇就印到了小穴上面,舌头不停地在小穴周围舔弄着,娜娜的手按到我的肩膀上,嘴里极力克制着我嘴唇给她带来的快感产生的呻吟欲望。

  「上来啊!蹲在地上多难受。」正在努力舔穴的我被小莉拽了起来,小莉把我拉到床上去,将娜娜的身体转了过来,然后把我的头再次按到娜娜的小穴前:

  「这样多舒服啊!笨蛋……」

  娜娜的淫水确实很多,第一次我就注意到了,我的鼻子上、嘴唇周围已经全部沾满了娜娜的爱液。就在我的舌头试图更加深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鸡巴被一只小手抓起来,紧接着鸡巴进入到了一个温暖的小嘴里。

  我扭头看向墙上的镜子,小莉已经跪着趴在床上,她男朋友正在后面努力地耕耘着。小莉扭着头在我的下身含住了我的鸡巴,一只小手拽住茎部,另一只手还不停地抚摸我的蛋蛋和屁眼,这小妞太强大了!

  娜娜仰躺在床上,小脸红扑扑的,上衣已经被我把扣子解开,裙子整个团在腰上。看着这身前身后整个画面不亚於A片里群交的场面,我顿时十分兴奋。

  就在我欣赏着这个淫荡的画面的时候,小莉竟然回头拽着她男朋友,示意他去搞娜娜,接着爬起来迅速的蹲坐在我下身,一下子就用小穴把我的鸡巴连根吞没。

  「嗯……嗯……啊……」、「哦……爽……啊……满了……」娜娜和小莉两种不同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我扭头看着墙上的镜子里有几十对肉体缠绵在一块,小莉抖动着她那对小圆奶子疯狂地套弄我的鸡巴、小莉男朋友趴在娜娜身上不停地撞击,抽插着她的阴道、电视里男主角粗壮的鸡巴正在金发女郎的屁眼里不停地抽送……淫乱,一场真实的淫乱!

  看着这香艳的场景,我已经没有任何想法,剩下只有享受和操穴,剩下了女人小穴给我带来的快感。

  过了几分钟,我发现我的手被娜娜抓住了,不停地拉,我知道她的意图,我示意身上的小莉停下来,叫回她的男朋友。我被娜娜拽到床下,在一面镜子前,娜娜抬起来一条腿,脚都快高过我的头了,娜娜把脚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就这样站着把鸡巴没入了娜娜的小穴。

  娜娜被小莉的男朋友操过,此时小穴已没有原来那么紧密,我的鸡巴抽插起来相对比较容易。我把娜娜的身子压在墙上,下身的挺动的速度明显加快,强烈地冲撞着这个迷人的小穴。我低下头竟然看到镜子里反映出来的交合部位是如此清晰,飞快抽送的鸡巴不时能带些许嫩肉和淫水出来。

  不远处小莉和她男朋友更是干得热火朝天,小莉蹲坐在上面,整个身体不停地扭动,淫荡的叫床声一浪高过一浪。

  插了几分钟,我感觉娜娜也累了,於是双手抱起娜娜的屁股,把她悬空顶在墙上,就在我疯狂的挺动之下,娜娜抱住我头在我耳边呢喃着:「啊……哦……哥……我要飞了……飞了……嗯……」说着我感觉一股热水冲了出来,浇得我的鸡巴一阵发烫。娜娜整个身体无力地趴在我身上,我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一下一下温柔的抽插着,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哟!还有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啊!看着就爽啊……」小莉已经跪在床上,手托着腮专注地看着我们,娜娜害羞的把头藏在我胸前。就在此时,小莉的男朋友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小莉估计他要射了,坐起来回身用手握住那细长的鸡巴迅速地撸动,张开嘴唇包住他的龟头,一股白白的液体全部射进了小莉的口中。

  看到此时,我把娜娜轻轻的放在床上,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当小莉发现我的鸡巴抽出来时还是坚挺的时候,马上跳下床蹲在我身下用手和口给我套弄起来,一副很淫荡的表情。在小莉小嘴的精心伺候下,我的精液也深深地发射到了小莉的喉咙处。

  四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大床上,结束了这场淫乱。

  字节数:21990

  【完】



上一篇:首席鉴定师 下一篇:白领女自述推油服务
警告:本站含有 [一趟公车引发的淫乱]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