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责任◆◆◆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父亲的责任


    第一章

  使卡特回到了家後立刻听到他女儿安珀叫道:「爹地!你终於回来了!」使卡特知道他女儿想要什麽。这不是第一次他才从工作回到家,他女儿这麽对他叫道。他还没有机会回答,安珀就抓住他的手,拉他往她的房间的方向走。他终於说道:「你不要这麽急好不好?让我先把东西放下再来做也不迟。」「我已经等你等了几个小时了,」 她继续拉着他道,「我等不急了!」使卡特和安珀到了她的房间後,她把门锁上,上了角落里的单人床,说道:「爹地,快一点!」使卡特把电灯关掉,让整个房间变成漆黑。他听到女儿脱裤子的声音,自己也把夹克脱掉。虽然房间漆黑,可是他对它的摆置非常熟悉。他走了五步,然後用脚感觉到床脚才蹲了下去。他把自己的上身趴在床边,他把手臂摆在床上,等待女儿做下一步。

  安珀也对她父亲的动作很熟悉。他就位後,她自己也移动身体,然後把一只腿抬过她父亲的头,让他变成在她的双腿之间。她说道:「爹地,快开始!」使卡特听到女儿这麽说,低了头,张开嘴,伸出舌头,在黑暗中舔了她的阴蒂。

  安珀大声「嗯」了一下後,被使卡特继续舔阴蒂而继续满足的呻吟。

  使卡特虽然适应了女儿阴部的味道,可是每次闻到它的味道,他就会被它沉醉。所以虽然他知道他不应该,可是他停止舔她的阴蒂一下,往下亲了女儿的小阴唇,也亲了她的小穴入口,而且吸了她已经留出来的淫水。她的淫水有点咸酸的味道,他喜欢的味道,让他只想继续吸允她的小穴,而不是舔她的阴蒂。

  安珀抗议了一下,说道:「爹…我跟你说过那里没有什麽感觉的!」使卡特不知道他的女儿是假装不懂还是真实不懂他这麽做的用意。可是他知道他不因该继续为了自己的享受而做这件事,他是为了女儿才做的。

  使卡特用了女儿喜欢的方式来舔她。那就是开始时,慢慢地舔,慢慢地加快,舔到了最快速度後,开始从快变慢,从慢变快。过不了多久,当她的小腹开始上下起伏时,他只用最快速度摇摆舌头,令女儿「哦喔喔喔」的叫道也抓住了他的头发。他知道女儿已经开始感觉到有高潮的可能性。他不知道他舔阴蒂的方式是否是最好的,可是经过了四年的练习和试探,那是他知道可以让女儿最快高潮的舔阴蒂方式。他知道一旦她抓了他的头发,高潮快要发生了。

  安珀这时已经受不了使卡特舌头的挑拨而大声和快速地呻吟着「嗯…嗯…喔…」,紧紧抓住他的头发,而且全身肌肉都绷着。

  使卡特感觉到安珀身体的改变,知道这时安珀已经快要高潮了。所以虽然他的舌头,颈子,和嘴巴都感觉到累了,而且头皮也被抓痛了,他还是继续使用最快速度舔着她的阴蒂。他每秒都可能舔她的阴蒂至少两次,她也每秒呻吟一声「喔」「啊」「嗯」「呼」「哼」「唔」「哦」,让使卡特感觉到他的灵魂被女儿很明显的享受勾走。虽然她第一次要求他给她经验高潮的快感时,他非常的反对,而且到现在他还是表面上表现他很反对,可是他其实很高兴他能当她高潮的原因。所以她越接近高潮,他越起劲的舔着她。

  他的牺牲很快就有了成就。安珀的呻吟变成了很喘的呼吸,而且她继续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头发,然後她释放出她阴蒂里收集的快感压力,传遍全身,也令她大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最後全身抖了几下才放松。

  使卡特很高兴他又再次给了宝贝女儿高潮。可是他也知道他的责任只能到此为止,所以他想要从安珀的双腿之间爬起来。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被她压制住,而且听她说道:「再…呼…呼…再来一次…哼…哼…,可…不可以?」「当然可以,」使卡特回答道。虽然他累了,这正如他所意。他知道自己女儿以前也有要求多次的高潮,可是她都是有原因的。有几次是喔我因为她听到朋友所说的性故事,有机次是因为她看到了电影或电视里的性感戏,让她的慾望提升。他不知道她这次有什麽原因,可是他不管就开始再次舔她的阴蒂。

  「嗯…爹地…」安珀说道。

  使卡特不知道她为什麽会在他给她口交时叫他。通常因为他们的关系,虽然事实是他们有乱伦的性爱,他们之间还是有不可以超过的界线。其中一个他们互相了解的界线是她不能在被舔时叫「爹地」。所以他立刻停止问道:「什麽事?」「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叫爹地的。我其实是想跟你说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安珀说道。

  使卡特更不知道怎麽想。他只知道发生的事情一定跟她想要再次高潮有关。可是他不想现在知道,所以他说道:「我们不因该在这种时候谈事情吧?」「可是我太高兴了!」安珀说道。「我已经跟妈咪说了,我也一定要跟你讲!我喜欢的男孩今天请我这个星期五晚上去看电影!」使卡特感觉到他的心碎了。原来她已经有喜欢的男孩。他知道他与自己的女儿是不可能的事。可是经过四年的口交,还有上千次的高潮,他让自己相信女儿是属於他的。他想不到他真的只是让女儿能够满足她的慾望的用具。他想不到他做的事真的只是做当个父亲的责任。他不想让他们之间变的尴尬,所以他强迫自己说道:「真的吗?太好了!爸爸为你高兴!」「你是不是太过於高兴啊?」安珀问道。「我知道你不想时常跟我做这种事,可是如果我跟鲁克斯有发展的话,我们也不会发展的这麽快的!」使卡特听到女儿这麽说,感觉到灰心。他也不知道他为什麽会时常说出违背自己的话。他知道女儿会想他不想要时常给她口交是因为他会说像「你知不知道做这个事很累耶?」或「我在看球赛,能不能等一下?」他自己知道他只是假装给女儿与老婆看,可是每当安珀要求他,他一定不会拒绝她的。他说道:「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女儿长大了,有机会交个男朋友,谈个恋爱,我当然高兴啊!」「你到现在才发现我长大了吗?」她笑道。

  使卡特当然知道她长大了。虽然安珀的发育比一般的女孩子晚了一两年,至少他知道她开始发育後,她的性具和身体已经长大了。他第一次给她口交时,她还没有任何乳房可以形容,现在她却有一对让她自豪,和给其他女孩子嫉妒的双峰。「我知道你长大了,不需要爸爸了…」「我当然需要爹地,」她说道,「特别是现在我最需要你!」使卡特懂女儿的意思。所以他再次开始舔她的阴蒂。

  第二章

  安珀高潮了两次後睡着了。使卡特在黑暗中帮她盖了被子。他时常有想趁她睡着时,偷看她的阴部,看他舔过的地方。这次也不例外。可是他还是连开灯都没有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他一出们就听到老婆辛蒂说道:「你们怎麽做了这麽久?晚餐已经准备好很久了。」他还没有看到辛蒂就说道:「她来了两次…」

  「啊,」辛蒂懂得发生了什麽事了。「她一定是高兴的让性慾高涨!」「好像是吧?」他没力气的说道。

  「她跟你说了吧?」辛蒂察觉了他的反应问道。

  「对,她和一个男孩这星期五要去看电影…」

  「你没事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他为了安珀永远不会是他的女人心痛,可是他也为了自己的女儿会与一个男孩去看电影担心。他知道他应该比较注意当个父亲的责任,所以他说道:「女儿长大了,要有个男朋友也不奇怪。我只是担心她会被人欺负。」「你这几年都是为了避免她被欺负才答应她给她口交的。如今她还是想交个男朋友,是不是让你觉得你所做的事都是浪费掉了?」他觉得女儿会这麽天真以为自己的父亲给她口交只是为了她的需要,是因为她母亲也是很天真。有那个女人会让自己的老公给女儿口交?而且觉得这样做可以防止女儿做性爱的试验。所以他说道:「虽然这麽做真的防止女儿四年内有其他的性经验,可是她还是个年轻女孩子,她应该有机会谈恋爱。」辛蒂叹了一口气後才说道:「想不到你看的这麽开。我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高高兴兴却又健康地度过她的少年时代才建议你给女儿口交。现在她要和这个男孩出去看电影,我是有一点害怕她们会不只一起看电影而已。」使卡特记起他与辛蒂的第一次约会,他们就已经热吻了,他那时也趁机会抚摸她的乳房。他想到这里才知道辛蒂对女儿的担心是有原因的。而且他们两人都知道女儿的慾望蛮高的,她可能经不起一个她喜欢的男孩的引诱。可是他还是说道:「安珀是个很可靠的女孩子,她不会做甚麽事来让我们伤心的。」「希望如此,」辛蒂回答道。

  使卡特当然也是希望事情会如他所说的话发生。可是不是因为安珀是他的女儿,而是因为他自己要拥有她。

  第三章

  隔天早上,使卡特被女儿敲门吵醒。他看了一下手提电话上的时间才知道只有五点。可是他却马上爬起床,因为他知道女儿又要高潮。他把门打开,看到了头发还是凌乱的女儿。他虽然知道她要什麽,可是他还是故意问道:「安珀,什麽事?」安珀拉着他的手进入她的卧房,把门关上,然後上了床开始脱裤子,因为天已经开始量了,使卡特看到这样立刻问道:「你不先把下身盖起来吗?!」「不用啦!」安珀继续脱她的裤子说道,「你每次白天做都会埋怨太热,太闷了,让我失去快感。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所以我们这一次就不要盖了好不好?我很赶时间。」「那随你的意思做吧?」使卡特回答道。事实是要安珀盖她下身是他出的主意。他开始给她口交时是非常注重他是以个父亲为女儿做事的原因。可是他越做,他就越陷入她自然的诱惑。而因为他对女儿的性慾,他借机会来偷看女儿的小穴。他虽然在被子下会感到热,感到闷,可是这些事其实都不是问题。他埋怨真正的目的是给自己有办法看的到她的小穴。他平常都会假反对不盖被子,可是因为她要跟个男同学去看电影,他心里不平衡,他根本没有要反对的想法。

  安珀对父亲有个跟平常不一样的反应也没有当一回事,而把裤子完全脱掉。

  使卡特看着女儿下身只剩下穿着三角裤,让他感觉要勃起来。所以他立刻蹲了下到床边说道:「你是怎麽了?」虽然他给她口交上千次了,可是当他们谈性事时,还是不会直接讲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安珀把拇指插入三角裤的两边,开始把它拉下时说道。「自从鲁克斯请我去看电影後,我就一直想要来…」使卡特感到一阵心痛。他给了她这麽多次的高潮,却抵不过一个男孩子请她出去。他也知道在她心中,他只是个工具,他永远不可能跟她有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可是他已经爱上自己的女儿,他已经无法自拔了。他没有再说话,他只看着她把三角裤脱掉,然後张开双腿。

  安珀的阴部是使卡特见过最美丽的阴部。虽然她本来就很少阴毛,因为他埋怨她的阴毛会触痒他的鼻子,他要求她剃掉它,让她杏白的皮肤自然的变成淡粉红色的外阴唇,而她的阴蒂户和内阴唇有个比较深粉红的颜色而且只有在上中方突出一点点,然後直到小穴的入口完全看不见。小穴入口已经被她的淫水泛滥了,所以看不见里面的处女膜。他看到了这个景色,他立刻埋了头开始舔她的阴蒂。

  安珀当然呻吟的反应,可是过了没多久她却问道:「我可以叫爹地吗?」使卡特虽然感到惊讶,他却没有回答她。他自己想要她这麽做,可是这又是一项他自己定的规矩,他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时候和原因来停止这个规矩。他只继续舔着她。

  「爹地…我感觉好棒喔!」安珀虽然没有得到答案还是叫了。她不只如此,她继续叫着「喔爹地」「嗯嗯嗯,爹地」让使卡特的心魂大乱,而且将他的肉棒完全勃起。

  「喔爹地!快快…快…喔…让我高潮!」安珀抓住他的头发叫道。

  使卡特听到她的渴求,他更尽力舔她。

  「喔…喔…喔…爹地…我要…我…喔喔喔…我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使卡特不知道要怎麽做。他没有经验过女儿这样叫着的高潮。这让他感觉很高兴也让他觉得很惭愧。可是他还没有机会反省自己给女儿的引响就听她说道:「谢谢…呼…爹地…我…吼…呼…知道你…呼…喜欢吸…吸允我的淫水…呼…为了道谢…请你…尽情享受它…」使卡特这时才发觉原来女儿不是那麽天真。她早就知道他吸允她的淫水不是只为了找让她更有快感的方式。可是他没有立刻去想她所说的话,而照着她的邀请尽情地吸允她的淫水。他不只吸允她的淫水,他也热吻了她的阴唇和舔了她的整个阴部。

  使卡特享受了她的小穴几分钟後安珀才说:「爹地,我…要准备上学了…我今晚再给你吸,好不好?」使卡特这时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而惭愧的从她双腿之间站起来。他说道:「我…我也应该准备上班了…」让後跑出安珀的房间。

  使卡特尽量不去想之前发生了什麽事情来准备上班。可是他忘不掉女儿叫「爹地」的声音,也忘不掉自己尽情享受女儿的阴部的感觉。他觉得这次很像他第一次给她口交的时候的感觉。这是一种新奇,却又很享受的感觉。跟以往的口交不同。

  使卡特回想起这四年内发生的事,虽然一家三口一直都把它当成为了满足女儿对性的好奇心而做的事,可是他现在才发觉他不是唯一对它有另外的想法:安珀知道自己其实喜欢给她口交。一开始大家都答应只是唯一的一次,让她有个快感的经验。可是她却喜欢上高潮的感觉,所以慢慢地每两三个礼拜一次,变成每个礼拜一次,变成每个礼拜三四次,变成每天一次,变成有些时候一天两三次,而现在变成她会叫「爹地」和让他对她的阴部尽量的吸吻玩弄。

  使卡特在厨房再见到安珀时,他尴尬的无法看她。可是她却像平常一样的说道:「爹地,希望你今天有个好日子!再见!」她对辛蒂也说了一下一样的话才开门出去。

  使卡特再听到她叫「爹地」,他知道这个称呼会永远有不一样的意思。

  第四章

  使卡特整天在公司里头晕脑胀地完全都无法工作。他只想着安珀小穴的味道和感觉,和下次他能再给她口交的机会。他希望他能一回家就给她口交。

  他回到家时才从辛蒂口中得知女儿跟些朋友出去购物,来准备她的第一次约会。她可能不会回来吃晚餐。他虽然失望他不可以舔吻安珀的阴部,而且也对她这麽注重这次约会有一点生气,他还是微笑着面对老婆说道:「这也不能怪她,到底是她第一次约会。」「我还以为你给她口交可以防止她上大学以前交男朋友,」辛蒂说道,「我们只差两年就可以完成这个计画…」「我觉得我们的计画已经非常成功了,」使卡特说道。可是他不知道女儿上了大学後又能怎麽样,她还是注定要变成别人的女人。「你也应该记得她那时对性爱有多麽的地好奇,有多麽想尝试和试验它。」「我也记得你那时有多反对,」辛蒂说道,「现在你连拖时间都不做了。她跟你要,你就立刻给她。」「你也懂得她的性慾越来越高,不给她的话,她可能早就自己去找男朋友了。」「我们真的是失败的父母,用乱伦来防止女儿与其他男人有性交,而且还把她形容成个淫荡的女孩…」「我不是这个意思,」使卡特说道。他不知道他说这话有什麽意思。他只知道他感觉的不是父母失去女儿的清纯一面的伤心,而是男人失恋的伤心。「我是想说我永远不能当她的情人,年轻人都需要有谈过恋爱的经验,我们比她小一岁就在一起了,她现在有机会与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你能怪她吗?」「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还是不高兴。」

  「至少她没有同性恋的倾向,」使卡特笑道。

  「要不是她接受我的乱伦口交的提议,可是她不想有乱伦也当个同性恋而拒绝让我给她口交,我也不会让你享受女儿的阴部!」「我那有享受?」

  「你不需要骗我啦,」辛蒂说道。「我们当了夫妻这麽久,我怎麽可能不知道你享受女儿的阴部?」「没有这回事!」使卡特这时才知道老婆其实也不天真。他同一天被女儿和老婆说的话清醒,他发觉好像只有他自己天真而已。

  「唉,事到如今,你就承认吧?我早就知道你对女儿的感觉已经超过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我们的女儿这麽美丽,你会爱上她也不是奇怪的事。」使卡特惊讶地看着辛蒂。他觉得她很大方可以让自己的老公与女儿有乱伦的性关系,而且也不在乎老公爱上了自己的女儿。可是他都这麽久没有承认自己对女儿的感想,他还是觉得不承认比较好。他说道:「我说没有就没有!给女儿口交又不是我的主意!」辛蒂看到使卡特这麽强烈的不承认,她只有笑着说道:「好啦,没有就没有。可是女儿要交男朋友还是事实,我们要怎麽办才好?」「我们只能让她自己选择,」使卡特无奈地回答道。

  第五章

  安珀过了九点多才回到家。使卡特知道这是第一次她隔天要上学的晚上这麽晚回到家。所以他知道这个约会对她一定是很重要,他要骂她也没办法。他知道他只能当个好爸爸继续支持她。

  他也希望她一回到家,她会要求他给她口交。可是她却问道:「你们要不要看看我穿上我买的衣服?」虽然使卡特失望,他和辛蒂都点头说好。

  安珀去换了衣服出来,问道:「怎麽样?好看吗?」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连衣裙。它紧紧地包裹住她丰满的胸部和细细的腰部,然後从她的臀部散出去,盖住她的大腿,只露出她细长的小腿。使卡特觉得她穿成这样,更加迷人。他说道:「当然好看!」辛蒂却说:「你不用穿成这样吧?我知道这是你的第一次约会,可是穿着平常的衣服就可以了吧?」安珀的脸色变红,她回答道:「我的第一次约会就是要穿的比较特别!」「你不能穿的比较保守一点吗?」辛蒂问道。

  「这件连衣裙又不是很露皮肤,已经很保守了!」「你们一起看电影,坐在那里,裙子会被提高,很容易就被人家触摸大腿!」「你为什麽老是往性方面看我?!我要穿裙子是要漂亮,而不是要鲁克斯对我做什麽事的!」「你的性慾这麽高,我怎麽知道你不会在第一次约会就失去了童贞?」「你又来了!」安珀叫道。「你为什麽这麽不相信我不会这麽不守贞?!你已经逼我与爹地有乱伦了,你还要怎麽样?!」「我没有逼你!我也没有叫你一直跟你父亲要求他给你口交!」「所以这是我的错喽?!」

  辛蒂没有回答。所以安珀叫道:「我不理你了!」然後拉了使卡特走向她的房间。

  使卡特看着辛蒂,虽然她还在生气,她却对他点了头。

  他们进入了安珀的房间後,她用力地把门关上,然後问道:「妈咪为什麽老是这麽不同意我做的事?」使卡特回答道:「她只是关心你。」

  「对!她关心我不跟会随便跟男人做爱!」

  「我也不想你还在上高中时跟其他的男孩有性关系…」「这我懂,可是我们之间的安排因该让你们,让妈咪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我们还是害怕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有可能做错勿的选择。就像我们一样,第一次面对女儿想要经验性的快感,我们以为自己给你参考的经验是最好的选择…而你也接受了我们的提议…」「我发誓我不会做任何坏事的,」安珀说道。「我只想要有我第一个次约会。」「嗯,我相信你,」使卡特说道。

  「我也想要我第一个吻。」

  使卡特感到忧郁也觉得奇怪。她才刚发誓她不会做什麽事的。可是她一下子就接道:「你已经吻了我的阴唇一千多次了,也该是时候吻我的嘴唇吧?」使卡特的眼睛张开的特别大,因为他不懂为什麽女儿会这麽说,为什麽她会要求他给她她的初吻。他只说道:「你不要跟你第一个男朋友有你第一个吻吗?」「我没有男朋友,我只是和鲁克斯看一场电影而已。如果我们有发展,也不知道会是什麽时後,所以我两个唇的初吻都给你!」使卡特虽然喜欢事情发生的方向,他还是跟以往一样说与自己真心相反的话:「这样不好吧?很多人会问你,你的初吻的对象是谁,你要怎麽回答?」「我会说谎,」安珀回答道。「就像如果有人问我我的第一个性经验是什麽,与谁做的,我都会说谎。对不对?」她说完,躺在床上,把双腿分开,显露出她的黑色蕾丝三角裤。使卡特不记得女儿有黑色的三角裤。她看到他在注意那里,说道:「我今天刚买的三角裤,爹地喜不喜欢?」使卡特回答道:「我…我喜欢…你为了约会买的?」「我为你买的,」安珀说道。她接下来用手指表示要他过去。「我要奖励让我身体这麽高兴的人!」「奖励我?」使卡特走过去她身前说道。「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对啊,你花很多时间来让我高兴,你却都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他站在她双腿之间时她用双腿把他拉了更近她,可是他以为没有想到她会这麽做,而跌倒在她身上。他的双手撑住了自己的身体,可是大多份的身体与女儿碰触到。他想爬起来,可是被她的手臂从他背後拉下来。

  「你在做什麽?」使卡特问道。

  「我跟你说过我要给你我的初吻而且给你一点奖励啊!」「我真的不需要什麽奖励,我也不需要你的初吻!」他大声说道。

  被他责备,安珀开始哭泣。

  使卡特看到他把女儿弄哭了,安慰道:「不要哭,不要哭,你要我做什麽我都做,好不好?」安珀立刻停止哭泣的说道:「你说的喔!」

  使卡特知道自己被女儿骗了,可是他不太在乎,因为这也是个理由来与她做一些更不该与她做的事。「那你要做什麽?」「除了献给你我的初吻以外,我也要给你我的第一次手淫!」「手淫?!」使卡特惊讶地叫道。他不敢相信女儿在一天就要有她第一次约会,她竟然会要与他做其他的第一次。

  「对啊!」安珀说道。「你给我一千多次的高潮,也该是时候我给你高潮吧?」虽然他真实的需要解放自己的性慾,使卡特还是说道:「不必吧?」「要啦!」安珀说道。「我每次高潮都觉得对你很不公平,所以我一定要让你也感觉的很好!」使卡特做了个脸,让安珀说道:「你说你什麽都做的!我又不是叫你跟我做爱!」使卡特听她这麽说,不禁得想要和她做爱。他虽然有想像和她做爱过,可是他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之间会说出「做爱」这两个字。他也觉得她说的对。手淫不比做爱严重,它也不比口交严重。他只回答道:「我做,我做!」「这才是个好爹地,让我好好孝顺你!」

  使卡特对她的所说的孝顺苦笑着。

  「可是,你还是要先让女儿高兴!」她把他放开地说道。

  使卡特从她身上爬起来,然後蹲下在她的双腿之间。

  安珀说道:「把我的三角裤脱掉…」

  虽然使卡特没有做过脱女儿衣服的事,他却很快就把它拉了下来。让安珀嘻笑道:「你好像比我还急呢!」使卡特终於第一次没有隐藏自己的慾望说道:「我…很想要你帮我…射精…」然後他疯狂地舔弄她整个阴部。给了她两次的高潮。可是她却在给他手淫之前睡着了。使卡特虽然觉得有点失望,他却觉得她就要开始她人生重要的一步,她很多的第一次给其他人比较好。

  第六章

  使卡特想不到他比女儿早起床。昨晚又不是她第一次高潮两次。可是他却很高兴他比她早起,因为经过昨晚的谈话,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她。他希望他可以快点准备好,快点溜出去。

  他开了大门时,安珀从他身後叫道:「爹地,你怎麽这麽早走?」「我有些事情要早一点开始做,」使卡特转身回答道。

  安珀立刻跑到他身前,在他嘴上轻吻了一下。

  使卡特只感觉到女儿柔软也湿润的嘴唇。他喜欢这个感觉,他也想要再亲她一次。可是父女两人然後只站在门口看着对方。最後安珀说道:「你回家後再给你你的奖励!」使卡特一时想要说他不用这麽早上班了。可是他只点头,对她蔚笑一下问道:「你不是有约会吗?」「只要你不太晚回到家,我还会在的…」

  使卡特与女儿和现在才醒的辛蒂说再见後就去上班了。他说他要早点上班做事其实也不是说谎。他整天忙着他前一天无法专心做的事。也不太清楚为什麽他与女儿亲吻後他可以这麽镇定。

  可是当他做完他要做的事後,他才发现他已经多留在公司里超过半个小时了。他想到女儿说她还会在家等他,他立刻离开公司。

  她回到家看到辛蒂不高兴的样子坐在沙发上。他问她道:「怎麽了?」辛蒂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怎麽了?你女儿为了你还没有回到家哭成了满脸都是眼泪。你是怎麽搞得?知道女儿会有她第一次约会,你却这麽完才回到家?」「我工作忙嘛!」使卡特回答道然後跑进了女儿的房间。

  就如辛蒂所说,他看到穿着昨晚试穿的连衣裙,坐在床上的安珀。她的眼睛红红的,很明显她有哭过。他走过去她身边,不知道要对她说什麽。他只知道她是为他而哭。

  安珀看到他说道:「你怎麽这麽晚才回到家?我本来以为可以在我约会以前高潮也让你射精,可是现在没有时间了。你要等到我回家後才可以射精!」使卡特很惊讶她其实没什麽事。他问道:「那你为什麽会哭?」「先开始舔我,我才回答你,」安珀说道然後躺下。

  使卡特再次把女儿的内裤脱掉,开始舔弄她的阴蒂。

  安珀呻吟了一下才说道:「我第一次约会…嗯…很紧张…喔…所以…所以我…需要…嗯嗯嗯…需要高潮…来镇定自己」使卡特有点失望女儿不是为了他不在而哭。这两天发生的事让他觉得有可能会有比较深刻的理由女儿会为他哭。

  安珀呻吟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爹地…喔…爹地是…嗯…我精神上的筑梁…喔…你不看我…被男生…嗯…接出去约会…我会伤心…嗯…难过的…」听到这话,使卡特更用心舔他。他不知道女儿到底是怎麽想他和他们的关系,可是他以个父亲和男人的立场爱她。

  「喔…爹地!」安珀呻吟道。

  他们一直继续这样直到他们听到了门铃响。使卡特一时停止下来可是安珀却叫道:「爹地!不要停!」他们立刻听到辛蒂叫道:「安珀,鲁克斯来接你了!」安珀叫得回答道:「我…我快好了!再几分钟!」他们再继续了几分钟後听到辛蒂从楼下叫道:「鲁克斯等了几分钟了!」安珀没有再回答辛蒂,因为她就即将要高潮了。她遮住自己的嘴巴以防鲁克斯听到她高潮的呻吟声。而使卡特只是继续做他知道要做的事。

  安珀的高潮过了以後,使卡特站了起来说道:「你的date已经等了很久了。」可是安珀却不太关心的说道:「爹地,抱我!」使卡特不知道她这时又是在想什麽。他只照着她的意思抱住了躺在床上的女儿。

  安珀把手放在使卡特的脸霞两边,然後亲吻他的嘴唇。这次不是跟早上的一样,轻轻的一个小吻,它而是重力热情的吻。她亲了他的上唇,然後下唇,然後她伸了她的舌头进入他的嘴里。他完全没有抵抗,也把自己的舌头接连她的舌头。他也禁不起伸手通过三角裤触摸他一直只有用舌头舔过的阴部。她也没有抵抗,而轻轻的在他嘴里呻吟着。她也伸出手抚摸了他的阴部。他一开始有点僵住了,可是他没有其他的副反应。他感觉到一个当然对男人阴茎很陌生的抚摸。她不知道那里可以让男人觉得好,她只是乱摸。可是这也是她一个第一次,他要好好地珍惜它,因为他知道他没有多少她的第一次可谈了。它们可能都会变成别的男人的。

  过了两分钟的热吻和互相抚摸,安珀才对使卡特说道:「早知道接吻这麽舒服,我早就跟你要了!」她看着他父亲无奈地说道。「可是我现在要先去约会,我回来後再跟爹地亲吻!」这几天安珀说的话一直让使卡特不知怎麽想。她会想要跟他在她第一次跟个男孩约会後亲吻,还是惊讶他。

  安珀从床上爬起来,把自己梳洗整齐,然後对还在床上看着她的使卡特说道:「本来我要你见鲁克斯的,可是我让他等了这麽久,我想还是不要让他乱想。」她再次亲了他一吻,说道:「我不会跟他这麽做的,我走了!」使卡特只看着她的背影离开房间,想着自己的女儿到底在想什麽。

  第七章

  使卡特和辛蒂从女儿和鲁克斯走出门後的那一刻开始就完全无法放心。辛蒂担心女儿会做让她伤心的事,而使卡特也担心,可是他担心自己想要的女人会被人抢走。

  他们之间没有说几句话,当他们有说话,都是关於女儿。「你想她现在在做甚麽?」「她的裙子太短了对不对?」「电影因该看完了吧?」当大门的锁被启动时,他们两人都立刻跳了起来。当们开时,他们两人都立刻跑过去包围安珀,一下子问了她很多问题。

  她却不像平常一样,很正经地说道:「我们只看了一部电影。然後鲁克斯就载我回来了。」她看着辛蒂又说道:「妈咪,我有话跟你说…」使卡特被女儿的态度感到诧异。使卡特特别被对女儿有事只要跟辛蒂说而没有要跟他讲而感到伤心。

  安珀把辛蒂拉到一边,对她悄悄地说了几句使卡特听不到的话。可是他看的到辛蒂惊讶的脸神,令他觉得发生了什麽重要的事。他想要问这对母女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可是他知道他问了也没用。

  可是安珀和辛蒂再谈了一下後,她就走到使卡特身边拉了他向她的房间走。

  使卡特虽然对安珀和辛蒂之间有秘密感到伤心,他还是觉得他应该先享受女儿的阴部再说。

  他们走进了她的房间,她把门关上後,她立刻扑上他身,然後往他脸上和嘴上到处狂吻。

  使卡特虽然很想继续与安珀约会之前的情慾,可是他不懂安珀的约会到底怎麽了。她可以与一个男孩一起看电影,却可以约会完了後,与另一个男人有性交。他真实害怕女儿会不会真的是一个淫荡,随便的女人。而且他很想知道她与辛蒂说了什麽。他知道一定跟约会有关系,他所以他问道:「你跟你母亲说了什麽?」安珀停止亲吻使卡特,脸红红的回答道:「我…我…」使卡特看到她那麽不想说的样子,他的脸色变的更悲伤。他不懂一直都对他很开放的女儿为什麽突然会有对他说不出话。加上她刚刚才从约会回到家和她这几天的奇怪行为,他觉得很无奈他的女儿长大了。

  安珀看到父亲的样子,她吻了他的嘴唇,说道:「爹地,没有事啦,不要担心。我可以跟你讲我跟妈咪说的话,可是我要你先真心的回答我要问你的问题…」虽然使卡特害怕她会说些他不想听的话,可是他还是需要知道她们说了什麽话。而且他也决定如果她想要继续与鲁克斯有个男女朋友关系或有性关系的话,他不能真心的回答她,他会骗她,说如果她这麽喜欢他的话,他赞成他们在一起。他不能为了自己的慾望夺走她的青春。

  安珀脸还是鲜红的说道:「你想不想…跟我做爱?」使卡特一时愣着不知道要怎麽回答。虽然他给她过千次的口交,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问他想不想要与她做爱。这是他问过自己很多次的问题,他的答案一直都是「当然要」,可是面对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儿,她本人问了这个问题时,他完全不知道要怎麽回答。

  「爹地!爹地!你说说话啊!」安珀说道。

  「我…」使卡特开始说道。他的心跳加速想着他是否要诚实地回答。这只是个问题,并不代表他可以跟她做爱。而且经过这几天的变化,他觉得如果他说他不想跟她做爱的话,一定会被她看穿的。所以他说:「我…我…想…」安珀脸色完全没变的说道:「是吗?那我跟你说我跟妈咪说了什麽…」使卡特觉得无法呼吸等着她的解释。

  「我跟妈咪说我对鲁克斯没有感觉…」安珀说道。

  使卡特对这一点高兴,可是他知道还有後言。因为这种事她也应该会跟他一开始就讲了。

  「然後妈咪问我要怎麽办…」她继续说道。

  使卡特不懂辛蒂为什麽会问女儿她要怎麽办这种问题。他越来越觉得他老婆与女儿有事隐瞒他。可是他没有说什麽,他只等着她继续。

  安珀悄悄地说道:「所以我问她…我可不可以…与爹地…做爱…」虽然使卡特不太清楚到底怎麽回事,可是他现在知道辛蒂和安珀是有事隐瞒他。他不知道要怎麽反应,可是他的肉棒却自动勃起来。他也不禁地问道:「她怎麽回答?」「她…她说可以…」安珀小声地几乎听不到地说道。她的脸也完全红色的。

  虽然使卡特想要安珀说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他却更想要立刻与她做爱。他也看的出女儿也不像她想解释的样子。所以他问道:「我们…能现在做吗?」「嗯…」安珀回答後热情的吻着他。

  使卡特毫不保留地回吻着她,而且这次,他自动的伸舌头进入她的嘴里。他也再次往裙下伸手通过她的三角裤触摸她的阴部,感觉到她柔软的阴唇和她湿透的小穴。他的另一只手翻起裙子然後他用力一把挤着她又有弹性却又结实的屁股。他也开始慢慢的移动自己的下身,利用她的大腿磨擦还在裤子里的肉棒。

  安珀虽然没有经验,可是她也知道他要在什麽。她把大腿移开,伸手再次通过裤子抚摸他的肉棒几下,然後她拉下裤子的拉链,把手伸入裤子和内裤,把整个肉棒拿了出来。

  使卡特知道被手直接摸肉棒不是什麽特别的事。可是当摸的人是自己的女儿,肉棒的皮肤碰触到她手中的皮肤却是个难忘的事。他更期待他的肉棒即将感觉到的快感。他这时也把自己在抚摸她阴部的手伸进了她的三角裤里,直接的抚摸她的阴部。他虽然用嘴巴和舌头摸过她的阴部过千次,这是他第一次直接用手触摸它。他再次感觉到她柔软的阴唇和小穴,而且直接感觉到女儿像洪水泛滥的淫水。

  安珀被他这麽触摸呻吟了一下,也开始上下移动抓住了他的肉棒的手,让使卡特也呻吟了一下。

  他们彼此互相抚摸着对方的阴具了一段时间後,安珀突然直了她的上身,在使卡特身体正上方把连衣裙脱了下来,展露出只有剩下穿着的黑色奶罩和三角裤的身体。

  使卡特从来没有看过她只穿着奶罩的上身。他一直都知道自从她发育後,即使她穿着衣服也隐藏不了她一双令人赞叹的乳房。如今他亲自看到它们,他立刻伸出双手通过奶罩从下往上抓住她丰满的双乳。他感觉到它们滑嫩,柔软有弹性的上方皮肤,也感觉到它们的重量的下方。

  被使卡特玩弄乳房,安珀也再次呻吟了一下。可是她却没有让事情继续这样下去,她往後伸双手,把奶罩带给解了开,让自己的乳房像个雪崩一样掉了下来。她的双乳当然没有掉下很多,因为它们虽然丰满,它们却很翘挺。

  使卡特立刻把奶罩拉了下来,让女儿的上身完完整整地次裸。他觉得女儿的上身是他见过最完美的。她的乳房很平均,粉红色的乳头也是大小刚刚好,而且摆在乳房上最突出,最佳的地方。他立刻用两掌包住她的双乳。没有奶罩让她的乳房感觉更重,而且可以让他更自如地揉捏着它们。他一只手继续玩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开始捏住她的乳头。他可以感觉到乳头渐渐地变大,而且让她再次呻吟。他把两颗乳头都变大後,他抬起头用嘴唇亲了一颗乳头,然後用舌头舔着它,让她呻吟的更大声。他这样子轮流对付她的两颗乳头,把它们一直弄的湿湿的。

  安珀被玩弄了一会後也开始为使卡特脱裤子。她解开了裤子的钮扣,然後慢慢地拉下它到他的大腿中间。她也把他的内裤脱下到一样的地方,完全展露出他的阴部。然後她继续用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肉棒,而用另一只手情情的通过他的上衣摸着他的胸部。她只摸了一下,她就推了他的上衣到他的上胸,展露出他的裸体。

  使卡特这时已经无法在忍了,把安珀拉向自己,然後把她翻滚到她躺在床上的姿势。接着,他爬到她身上,把她的三角裤脱了掉,然後用双手撑着自己,趴在她身上。虽然他们没有完全触碰着,他感觉的到女儿身体的热度,也感觉的到她其实非常紧张,因为他即将夺走她的童贞,她的第一次。因为他即将享受到不论之爱的快感。

  安珀抱住了使卡特,拉他下来,让他们几乎全前身都触碰着。她吻了他几次,抓住他的手,然後她只望入他的双眼期待着他做下一步。

  使卡特的双眼一直看着她的双眼,可是他却移动着自己的下身,用肉棒寻找着她小穴的入口。用肉棒触摸着她的阴部,让他他感觉到无比地兴奋。他一下子就感觉到她湿答答的小穴。他用手抓住肉棒,把自己摆好。他吞了一口口水,用力地插入女儿的小穴。他虽然感觉到她小穴柔软舒适的出口,可是那不是最好的地方,他要进入更里面,可是他感觉到很强的抵抗,让他更用力地插进她。他还没突破她的处女膜前,安珀就大叫了,他终於突破时,她的「唔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他听过女儿叫过最大声的一次。就连她还是个婴儿或小女孩哭闹的时候也没有这麽大声。而且她也紧握着他的手,让他以为他的手指会断掉。虽然他一半的肉棒已经进入她了她的小穴了,他也已经夺走了她的她童贞,而且他的肉棒感觉到女儿紧紧抱住自己的小穴的快感,他还是觉得惭愧他做了一个父亲最不该做的事。

  安珀叫完後还是喘哭的非常厉害,可是她把使卡特拉向自己,再次与他热吻,这也让他的肉棒首次完全进入她的小穴。让她再次在他的口里出声叫道:「喔喔喔!」使卡特虽然不想让女儿感到疼痛,可是他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而他只能做对他自己和女儿最尊重的事,那就是继续下去。所以他慢慢地从她的小穴拔出肉棒,直到差不多他快要到出口时才慢慢地再插入她。她的小穴虽然很紧,它却是很滑润和舒服。他到了他能进去的尽头时,他重复了一样的动作几次,让她继续大声痛苦的呻吟着。他们继续热吻,有时他也亲着她的脸霞,颈子和耳朵。

  使卡特再插了安珀几次後,她才改变了从痛苦的呻吟到叫道:「喔…爹地!」听到女儿这麽叫他,使卡特疯狂地吻了她,可是他没有加速或更起劲操她。他还是慢慢的进出她,小心不要弄痛她。这样子,他也可以继续慢慢地感觉到她小穴中的每一个角落,慢慢地享受她才刚破处的滑紧嫩穴,慢慢地享受她的第一次。

  安珀每次被他插入拔出,她就放松了一点点。被父亲进出过百次後,她才没有抓紧他的手,把全身放松。虽然她的呻吟还不能说是个在享受的呻吟,它也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存在。

  使卡特知道女儿的情况转好,所以他加快速度一点来操她,让她有了激烈的反应:「嗯嗯嗯啊!」他也抬起刚才快要被挤坏的手被,玩弄她的乳房,而另一只手支持着自己。

  使卡特不知不觉地越来越快的操着自己的女儿,因为这样做让他自己感到越来越好。而安珀也跟着他的速度加快自呻吟。因为他很熟悉她有快感的姿态,即使他不是在给她口交,他发觉她好像开始有快感了。所以他更加速度的操她,让她大声呻吟起来。他这麽插了她几百次後,他就像他给她口交时,突然慢了下来,直到他只是每三四秒才进出她一次。他再次享受可以完全感觉到她小穴里面的快感。

  虽然安珀被他操的喘不上气,她也是很享受这个速度的变化,对使卡特说道:「爹地…呼…喝…呼…好…喝…好…厉害…」使卡特当然非常高兴女儿称赞他的性爱技巧,所以他再次加快速度操她,让她呻吟的更快,更大声。

  使卡特再次慢下来时,他发觉女儿因该很喘气,可是她却边喘,边深呼吸,让他觉得她应该快高潮了。他很高兴有这样的发展,他之前还害怕她会像多数的女人一样,无法在做爱时高潮。可是他也知道他不能再继续慢慢地操她。所以他再次加快速度,他没有加快到之前的速度,可是还是蛮激烈的让她疯狂地呻吟着。

  安珀紧紧地抱着他,她的小口无法和起来的一直淫叫着和想要接一口气。她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生体,把她全身的肌肉紧绷着,无法放松。

  使卡特感觉到女儿这样时知道他要保持快的速度,不能再次停止,要不然她很容易会失去高潮的感觉。他很久没有这麽激烈和辛蒂做爱了,所以他一时不能适应这麽激烈的运动。可是他知道为了给女儿一个完美的第一次,他需要忍耐继续下去。

  使卡特就快要维持不了速度时,安珀却腰部向上,头和下身朝下,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背,小穴也紧紧地包住了他的肉棒,大声的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高潮了。

  使卡特虽然兴奋地想要继续操她,可是她小穴缩紧密的让他无法动。他从来没有感觉肉棒被包的这麽紧过,可是它感觉的好到让他更兴奋。

  安珀的高潮过了後,她想要说话,可是只能说出:「呼…呼…喝…呼…棒…呼…嗯…」以她这样无法说话的反应,使卡特觉得这次高潮一定比她平常有的高潮好,更加上他的兴奋感,让他疯狂地再次操他女儿的小穴。他不再觉得累,他只想要继续操她。

  安珀被操的再次全身紧绷着,无法呼吸,也接近高潮。

  虽然使卡特不觉得累,可是他却感觉到自己的快要爆发了。他知道如果他慢下来,他可以继续长一点的时间,让他继续享受女儿完美的小穴,可是如果他这麽做,女儿一定会失去她的高潮。他知道他应该为女儿的快乐着想,所以他继续维持速度操着她,让自己接近射精。

  如使卡特所要发生的事,安珀没有过多久再次狂叫大声地高潮,而他的肉棒被她小穴挤得让他无法再忍下去,终於射精进入她的小穴。

  後言

  使卡特与安珀第一次做过爱後他才从她与辛蒂口中得知五年前,安珀早就跟辛蒂说她多麽爱爹地,要和他做爱。当时辛蒂以为这只是个发育期前小女孩的梦想。可是安珀开始发育後她还是有一样的想法。她时常与辛蒂为了这个事吵架。辛蒂知道她无法劝安珀改变主意,所以她与女儿做了个约定,让使卡特给安珀口交,可是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对父亲的慾望,而且不能和其他男性有任何性关系。

  经过了四年,情况一直都没有改变,安珀知道她需要做个决定。所以她试着喜欢其他男性,看看她有没有办法有个正常的男女关系。可是当她终於跟个男孩有了约会後,她才真实的想了清楚她要什麽。她要爹地。

  事过多年後,只要女儿要做爱,使卡特会放下一切与她做爱。

  【完】



上一篇:车上与二姐大姐的性事 下一篇:税奴
警告:本站含有 [父亲的责任]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