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芝芝的驾训班故事◆◆◆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友芝芝的驾训班故事


芝芝是我在大学认识的女友,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因为是距离有点远的不同学校,不太能天天黏在一起,毕竟我们也都需要打工来养活自己、还有社团跟彼此的人际关系要维持。

  芝芝是念英文的,个头虽然不高,但身材的比例很好,平常也很喜欢打打球、练练身体;个性比较活泼,不是小家碧玉那一种型,所以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都容易玩在一起。虽然她不笑的时候给人的感觉脸有点臭,产生一些距离感,不过只要稍微熟一些,反而会觉得这种距离感更像是冰山美人那样的冷艳,跟平常的活泼有很大的反差。

  事情的开端是某次学期结束前,芝芝跟我说希望能利用假期去学开车,因为没有抽到下个学期的宿舍,要搬到外面住,为了比较便宜的租金,新的租屋地点离学校、家教都稍微远了些。趁着假期拿到驾照,就可以用之前打工存下来的钱买一台二手车代步。芝芝说她已经挑好了驾训班,离租屋的地点没有很远,价格也没有很贵,希望我能陪她一起去报名。

  我一听,觉得也挺有道理的,於是便利用一天没课的下午,陪芝芝到驾训班报名,顺便约会。驾训班在一个社区附近,没有太热闹,也不会太没人烟,就算是晚上的课程结束后,回去的路上感觉也没什么危险;而且门口有一条专门做宵夜的小吃街,配合晚班的上班族跟夜校的客群。柜台人员跟我们做个简单的介绍后,就请一位轮值的教练陪我们去参观环境。

  教练姓林,四十几岁年纪,可能是这个职业没什么运动时间,有一点鲔鱼肚,不过人看起来还满忠厚老实的。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呢,主要是芝芝今天穿的满清凉,牛仔热裤加上比较宽松的小背心,不只一双纤细的美腿任君观赏,每当她用手来回拉着领口散热或稍微前倾时,很容易就能瞄到黄色的内衣跟淡淡的乳沟。

  芝芝的胸不算大,但一手刚好可以掌握。我偷偷留意林教练的神色,发现他还挺正人君子的,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我在场的关系?不过我对车子的状况就比较有意见了,虽然说驾训班的车子不是新车展示场,但也未免太破烂了些。林教练也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歉说这批车辆的汰换年限还没到,只能先将就点用,但他也保证说安全无虞。

  回到柜台完成报名手续,为了省钱,芝芝选的是双人团体班,也就是上课时除了教练和她,还有另一名学员。芝芝报名的早,所以还不清楚另一个学员是谁,因为时间的安排,所以选了晚上的课程。

  结束之后,我们在附近看了场电影,下班前的冷门时段,几乎可以说是包场。

  眼见周遭都没人,我便往芝芝的脖子吻过去,芝芝虽然打了我一下骂说:「干嘛啦!」但没有拒绝,更像是娇嗔。吻着吻着,芝芝把脸转过来,嘴对嘴地舌吻,不时发出轻微着喘息声。我的手没有闲着,右手从她的背后伸过去,揽住她的右边肩膀,左手伸进她的背心,从肚脐开始慢慢轻轻地往上抚摸。

  「嗯??」芝芝的呼吸越来越重,我的手也来到芝芝的胸前,隔着胸罩以逆时钟画圆的方式轻抚,继而又把手伸进胸罩里,进攻她的乳头。

  「啊??不要啦??好痒」

  「可是你的奶头已经变硬了耶,你不喜欢吗?」我用牙齿轻咬着她的耳垂,在耳边轻轻地挑逗着。

  「嗯??好舒服??帮我用??下面」芝芝看起来已经春心荡漾了,主动把我的手往裤子里面拉过去。这也是我很担心的一点,像芝芝这样容易跟异性打成一片的人,如果对她有非分之想,其实很容易透过平常不经意的身体接触,一来让她习惯而降低戒心;二来也可以观察哪边是可以进攻的部分。而且芝芝还有一个很大的弱点:酒量不好。连喝个冰火都容易醉,更不用提啤酒、红酒,甚至威士忌这种了。

  我的脑袋一边想着这些问题,手可没停下,顺着芝芝的要求,先解开了热裤的钮扣,接着整个手掌都伸进内裤里,留下其他四根手指头在外,让中指单独进到芝芝的体内,用指腹寻找芝芝最敏感的地方。

  「嗯!」手指一加快速度,芝芝立刻本能反应般地抱紧我,喘息声也越来越大。有时候我都会想,这个情况下的芝芝,应该早就投降给身体的快感了,不会去在意她抱的人是谁吧?

  「太大声了??会被听到??」

  「可是人家??忍不住??嘛??啊??嗯??」我怕被其他的观众听见,赶紧用舌头跟嘴唇把芝芝的嘴封住,手则是加快速度,配合芝芝身体的反应,我知道她快高潮了。

  「嗯~嗯~哈??」芝芝紧紧抓住我在她身体里的那只手,身体一阵弓起,这是她高潮的反应。高潮过后,即使在电影院那么暗的地方,透过萤幕的亮光,还是能够看见她脸颊上尚未退去的红晕。这时候的她,眼神带点迷蒙,非常诱人。

  我们也没什么心情继续看电影,把衣服整理一下后,就想回芝芝住的地方继续下一回合。

  结果刚回到她租的公寓楼下,车都还来不及停好,我就被打工的店长来一通地话叫回去,今晚原本值班的同事出了车祸,没办法上班,紧急叫我去代班。这个店长有点严格跟霸道,只能跟芝芝说声抱歉,赶紧过去。因为刚刚在电影院里的刺激,害我整个工作期间都被鼓鼓的裤子影响,走起路来卡卡,但还好没有被客人注意到,不然就糗了。

  晚上快十点,把最后一批客人送走、整理完环境,终於可以下班了。买点宵夜回宿舍,想说打个电话给芝芝谈情说爱一下。电话接通后,除了芝芝可爱的声音传过来之外,还有附近嘈杂的背景音。

  「喂~芝芝,你在外面喔?」

  「对啊,谁叫你今天没办法陪我,我就只好出来晃看看有没有艳遇啊。」芝芝平常喜欢跟我开这种程度的玩笑,我们在亲热的时候,尺度会更开放些,让芝芝把我当成她生活中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在各种情境下发生关系,这是我们之间的情趣。芝芝一开始不太习惯,觉得这样在日常生活中遇到认识的人会有点奇怪的感觉,不过久了也就还好,有时候如果是不错的对象,芝芝自己反而会有些「感觉」,偶尔再加上她跟男性友人打闹的事情,常常让小弟的小弟硬硬的,充满各种刺激的遐想。

  「你吃过了吗?要不要我过去陪你?」

  「不用啦,人家已经有人陪啦~不需要你了。」「谁啊?你们学校那个体育系的学长喔?」我故意逗芝芝,体育系学长是他们学校小有名气的校队成员,虽然不是特别帅,但肌肉练得恰到好处,讲话又很好笑,非常受女生欢迎,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感觉得出来他对芝芝很有兴趣,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

  「才不是,是一个你想不到的人。」

  「谁啊?我真的猜不到啦。」

  「我们下午报名的驾训班教练啦,他刚好也是下午班结束在找晚餐,我们就边聊边吃啰,好啦先不说了,等等晚上我再打给你,掰~」既然电话都挂了,只好自己先洗个澡、打开电脑追个剧。大概快十二点时,芝芝的电话才打过来。

  「喂~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故意让你疑神疑鬼啊,怎么样有没有上当啊?」芝芝听出我语气中的一丝丝不悦,刻意又加码来挑逗。

  「有啊,这么晚了当然会担心你的安全嘛。」

  「还好啦,这边还算热闹,而且大明哥陪着我,不会有事啦。」「大明哥是谁啊?」「我们驾训班的教练啊。」哇赛,才一个晚上,就已经从林教练变成大明哥了喔,也熟的太快。

  「喔喔,他还是单身喔?不然怎么不用回家,还可以晚上在外面晃。」「对啊,我也有问他这个问题。他说运气不好,加上这个工作的生活圈比较小,就一直没有遇到适合的对象,现在这个年纪也越来越尴尬,就顺其自然这样。」「那今天晚上有正妹陪伴,运气应该算不错吧。」「哼哼,你少在那边,人家大明哥绅士的很,虽然话不多,但是以女生的立场来讲,相处起来算满舒服的。」「是喔,那你们晚上逛了什么?」

  「就找了间日本餐厅吃了猪排饭,然后在街上晃晃聊聊,最后他送我回家这样。」「也太绅士了吧,只有到楼下吗?还是也送你到房里?」「呦?这么希望我被他吃掉喔?也不是没有机会啊,北鼻我跟你说喔??」「说什么?」「刚刚逛街逛到一半,我不小心绊到一台机车,差点跌倒,还好大明哥动作快,把我扶起来。那时候我就有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汗味有点重,可是会让我有感觉耶。」「这样就有感觉啰,也太夸张。」

  「谁叫你下午在电影院对人家那样,晚上又不继续,我就有点想要啊。」芝芝委屈的说。

  「所以教练现在该不会在你房里吧?」

  「哼哼,他原本只有送我到楼下,可是我找了个理由请他陪我上来,一把门关上,大明哥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从背后抱着我。我有跟他说不要,可是他抱我抱得好紧,我推不开,嗯~」芝芝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喘息起来。

  「你都把人找进房间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啊。他有亲你吗?」「有啊,他的嘴一直亲我的脖子、我的锁骨??好舒服,舌头舔我的耳垂,害我都快??站不稳。我转头过去??想??叫他停止,他就??往我的嘴吧亲下去??」「然后呢?」听到这里我也受不了了,把裤子脱下。我想芝芝现在一定也是一边说一边自慰吧。

  「他的嘴唇好软??亲得人家好舒服,后来他把人家抱起来,放到床上??

  大明哥把裤子脱下来的时候,我有一种好害羞的感觉??因为他的那个看起来好硬,想要他放进来??」「他的哪个?」

  「就是那个嘛??」

  「哪个?说出来嘛。」

  「你好讨厌??就是他的鸡巴嘛??啊??」

  「然后呢?他的鸡巴就插进去了吗?」

  「对啊??大明哥动作好快??一下就把我的裤子??跟内裤都脱掉了,他还说我好湿??他插进来的时候,真的好舒服??而且他的肚子软软的、热热的,贴在我的肚子上,好温暖??」「你这个小骚货??才第一天见面就给人干了??」听着芝芝越说越淫荡,我也跟着兴奋起来。

  「对啊,我很骚??我比较喜欢给大明哥干??他都可以插到人家很舒服的地方??啊~」芝芝的音调突然提高之后,变成一阵喘息,是高潮之后的状态。

  而我又多坚持了一下下,想着教练趴在芝芝身上场景,也跟着缴械了。

  「嗯??好啦北鼻我要去睡啰,明天要早起,晚上要学开车喔。」芝芝的声音还有点酥软。

  「还有啊,北鼻我跟你说,其实我十点半就回到家啰。」「咦?那中间一个小时你在干嘛?」「说不定我说的刚刚那些都是真的啊,你慢慢胡思乱想睡不着吧,我要去睡啰,掰掰,嘻嘻。」芝芝就是这么鬼灵精怪,还不忘给我一个回马枪,真真假假的让人猜不透。

  不过不管怎样,至少可以确定她不讨厌驾训班的教练,看来明天开始的驾训班课程,很值得期待呀。

  (二)

  芝芝开始上驾训班之后,虽然每次都只有一个小时左右,可是因为是晚上上课,所以也等於几乎把周间的约会时间都占走了,平常只能打打电话或传讯息来联络感情,等到周末才能够见面。偏偏芝芝的打工又因为驾训班的排课,必须集中在假日才能补足时数,等於说这段时间几乎很难有见面的时间,更别提有什么亲密的两人独处机会了。

  从芝芝传给我的讯息中,得知驾训班的另一个学员是叫做阿凯的男性,外表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很喜欢对芝芝说些性暗示的笑话,芝芝虽然对这种人没什么兴趣,但有时候心情不错时,也会跟他回个一两句。随着课程进展,其中一个周末要进行长途练习,驾训班安排的课程是开到附近的一座山上,来回大概四个小时,加上中间休息一个小时,必须提早从下午就出发,这样不但可以练习白天跟晚上两种不同的开车环境,也能够训练对山路的熟悉程度。

  我传讯给芝芝:「要陪你一起去吗?」

  芝芝:「不用啦,又不是小孩子,而且还有教练跟同学啊。」「就是因为有教练跟同学我才担心啊。」「担心我被吃掉喔?好啊那我就穿的辣一点吧。」「真的假的?你打算怎么穿?」「哼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到了出发的星期六下午,我正在打工时,手机传来了芝芝的讯息。打开来看是三张照片。第一张的芝芝,上半身穿着一件黄色的细肩带小可爱,尺寸稍微大了一些,也就是说只要稍微弯一下腰,很轻易地就能够看见里面的风景;彷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第二张的芝芝故意照小可爱里面的风光,搭配一件黑色胸罩,还带一点蕾丝,非常的性感;第三张则是下半身的部分,一件大约只有十五公分长的牛仔热裤,把整个大腿跟小腿都暴露在旁人的视线下,芝芝的腿型非常漂亮,虽然不是模特儿般的身高,但有运动习惯而保持的修长腿型,让她完全不输给那些模特儿,如果是对腿情有独锺的人,看到芝芝的穿着一定马上就硬起来。

  「哇穿得这么辣,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这样就受不了啰?」

  「对啊好想马上把你吃掉~」

  「可惜你享用不到。」

  「前台需要支援!」店长的声音把我从幻想的兴奋中拉回现实,只好赶快到前台帮忙。结果这一忙就是过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再次打开手机,才发现芝芝途中有传几张照片。第一张看起来在路边休息时照的,芝芝模仿前一阵子很流行的超级马力欧姿势,往空中跳到一半时拍照,呈现出来的效果就像停在空中一样。

  由於上半身的小可爱比较大一点,所以这张照片稍微仔细看一下,从肚脐到胸罩的下缘都一览无遗。我想不管是教练或另一个学员,看到这一幕应该都非常兴奋吧。

  第二张照片是芝芝坐在驾驶座专心开车的样子,看得出来是有点紧张,坐得笔直,但也因为这样,即使小可爱稍微大了一点,还是能够看出苗条的身材曲线。

  特别是从脖子、锁骨到胸口的部分,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不晓得拍这张照的人是不是也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只是每次跟芝芝亲热的时候,她都会嫌我技巧不够好,乱咬一通,让她不够舒服呢。看到这张照片,我就忍不住开始幻想,如果是教练的话,会不会抓到芝芝喜欢的方式,让芝芝全身酥麻,然后帮他服务呢?

  「你这两张拍得不错看耶。」

  但是芝芝没有回应,可能是开车或山上收讯不好吧?我只好先回宿舍自己胡思乱想。到了晚上九点多,我播了通电话过去,有通但是没有接听。会是在洗澡吗?还是还没有回到宿舍?都已经这么晚了,理论上应该已经结束课程才对呀?

  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芝芝的电话才打过来。

  「喂?」

  「怎么了宝贝,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太高兴?」「没有啦,就今天开山路比较累啦。」「是喔,你下午传的照片拍得很好看耶。」

  「嗯??我跟你说一件事喔,你不要生气喔。」「什么事?」芝芝的语气让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你真的不会生气?」

  「不会的啦。」

  「那??就是啊,今天我们开到山上的时候,中间有休息一个小时嘛,我就到附近散散步。后来有遇到阿凯,我们就边走边聊。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阿凯他就??」「他就怎样?」不会吧?难不成是我想的那样吗?

  「他就开始跟我聊一些比较色色的话题,我那时候原本是想就跟他应付一下,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他太会说话了吧,聊着聊着觉得满有趣的,没注意到他越靠越近,忽然之间就把我整个人压到一棵树上??」哇赛,来壁咚这一招喔!

  「然后呢?」

  「然后我就有点傻住了,他的身体靠我很近,我来不及反应,他就??亲我了。」芝芝的语气很无奈,可能是怕我生气,但是我却觉得,她的无奈里面好像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他亲我之后,我就把他推开,大喊不要。后来大明哥就跑过来,隔在我跟他中间。大明哥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后,原本是打电话想报警的,但是我不想要把事情闹大,就说以后不要再跟他同一堂课就好。大明哥听完,从皮夹里拿出两千块丢在他面前,叫他自己想办法回去。然后大明哥就先把我载下山了。」这个情节真是太偶像剧了,没想到这个教练居然正人君子到这个程度。

  「后来呢?」

  「回到驾训班后,大明哥就跟柜台掰了一个理由,把那个学员调班。接着他就请我吃了晚餐赔罪,说因为他没注意,才会发生这种事情,觉得很对不起。吃完晚餐后,他跟上次一样送我回家。事情就??就是这样。」「宝贝你没事就好。教练人真不错,看来应该要找个时间请教练吃个饭,好好谢谢他。」「嗯??你这几天可以过来陪我吗?」

  「这几天可能没办法耶,打工比较忙,而且社团那边也是。」「好吧。」通完电话后,确定芝芝没有受伤,心里也比较放心一点,但是当时我却没有注意到她语气里那些许的不满与赌气,更没想到会因为我这句话,引发了后续意想不到的状况。接下来几天,主要也都是靠电话跟讯息跟芝芝联络,但是我渐渐发现,芝芝提到驾训班跟教练的事情变频繁了,是因为上次的事件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吗?

  「北鼻,你最近好像常跟教练在一起耶?」

  「有吗?我觉得还好啊,上完课之后有时会一起吃个宵夜,然后他送我回家而已啊。」「这哪有还好!简直是抢了我的工作耶!」

  「谁叫你最近都不陪我,人家上次被强吻,是大明哥来救我耶,人家只是陪他吃吃饭、聊聊天,又没有怎样。而且你也说要好好谢谢大明哥不是吗?」「我是有说啦,可是这样不会太暧昧吗?」忽然一股嫉妒的心情涌现,让我的语气变得比较像是在责骂。

  「哼,你哪天不在现场就算了,后来也不陪人家,现在还怀疑我跟大明哥暧昧喔?好啊那我就暧昧给你看啊,不理你了啦!」芝芝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下可好,接着我回拨过去,芝芝都正在气头上,不肯接电话。既然不肯接电话,那也只好算了。后来几天,芝芝都没有主动跟我联络,我传讯跟打电话也都只有已读不回。最后是我先投降,传讯息过去道歉认错,才化解了这个局面。

  「对不起啦,都是我不好,应该要去陪你的。」「你知道错就好,但是不需要你陪,大明哥温柔的很,比你贴心太多了,哼哼。」每次芝芝用「哼哼」这个词的时候,就代表她已经没有生气了,看到这个词,我也比较放心些,知道可以跟她开玩笑了。

  「这几天都是他在陪你,我会吃醋啦。」我特别传了个撒娇的表情符号。

  「会吃醋就好,人家我的行情好得很,你不要还有很多人排队呢。」芝芝也传了一个炫耀的表情符号。

  「不要这样嘛,我哪舍得不要你~」

  「谁叫你都不贴心,我只好去找更贴心的人啊。你在家等我就好了,哼哼。」「好吧,也只好这样了哭哭。」顺着芝芝的语气,让我也开始慢慢兴奋起来。

  芝芝传了几张照片,都是她跟大明哥的合照,其中一张是她手摸着大明哥的肚子,故意装作很吃惊的模样;一张是她挽着大明哥的手,两人的身体虽然没有正面相对,但也贴着满紧密的;还有一张是她跟大明哥两个人去唱KTV。这些照片有的是别人拍的,有的是芝芝自己拍的,但都看得出来两个人的关系相当好。

  「让你吃醋吃个够,这几天大明哥都一直陪着我喔,他的肚子抱起来软软的好舒服,跟你不一样。」「那,那他有抱你吗?」

  「当然有,人家还有被她公主抱喔,被大明哥抱的感觉好好,他的手掌很大、很厚实,人家很喜欢被他的手摸。」「摸哪里!?」

  「摸脸啊,摸手啊,还有其他不想跟你说的地方啦。」芝芝又传了一张照片,是她的脖子近照,有一块红红的。

  「哼哼,人家有给大明哥种草莓了喔。」

  天阿,这真是太刺激了!

  「真的假的?」我几乎是秒回。

  「有一天跟大明哥约吃饭,人家多喝了一点红酒,有点走不稳。大明哥原本想叫计程车送我回去,我就说有点远,身体又不太舒服,想找个近一点的地方先休息一下。大明哥就说他家在附近,他可以送我进去之后在外面待一下,等我OK再说。我那时忽然就有一种很感动、他很尊重我的感觉。」过了一会,芝芝彷佛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才开始回我讯息。

  「后来进到他家,我就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大明哥本来要直接出门,但我叫他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大明哥就乖乖地待在另外一边看着我。后来我感觉比较好一点,但是有点渴,就请他倒一杯水给我。」「大明哥把我扶起来,怕我拿不稳,自己拿起杯子喂我喝水。喝完之后,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原因吧,忽然感觉气氛有点暧昧,我的头就慢慢往他的肩膀上靠过去。大明哥另一只扶着我肩膀的手有点在颤抖。这时候我还有一点犹豫,不晓得该不该继续这样下去。没想到大明哥好像是鼓起了勇气,用另一只手把我的下巴抬起来,就这样亲了下去。」看到这里,我的心情可以说是震惊跟惊喜各半。在这短短几天之中,他们的关系居然进展得这么迅速,而且以当时的情况看来,绝对不会只有这个程度而已啊!

  「大明哥的嘴唇好软、好温暖,有一种成熟男人的气息,我被他吻的时候,身体感觉酥酥麻麻的,脑袋也一片空白,原本的犹豫也全部都不见了。我主动把嘴唇张开,把舌头伸出去。大明哥也伸出他的舌头回应我,动作变得很激烈。我想要他更进来,就用双手环抱着他。」「亲了一阵子后,大明哥就开始亲我的锁骨、脖子。大明哥很厉害,一下就找到我的敏感带在哪里,虽然动作很激烈,可是却让我觉得很温柔。后来他把我的上衣脱掉,我原本以为他会接着把我的胸罩也脱掉,吃我的胸部,可是他没有。

  他很认真很仔细的看着我的身体,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的样子。我都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然后他说我好美,我害羞到不知该说什么,居然就回他『快点』。」快点?看到这两个字,我的鼻血都会喷出来了,光是想像芝芝喝了酒之后,情欲被挑动的性感模样,就已经够刺激了,更何况是在这种半裸的情况下,这么一个美女还主动说快点,这根本不会有男人能够受得了吧?

  「大明哥听到这句话,就把人家的胸罩解开,轻轻的亲,两只手往下去脱我的裙子跟内裤。我被他亲的很舒服,把屁股稍微抬高,大明哥一下就把我脱光了。

  他的手没有急着伸进我的下面,而是配合亲我的频率,慢慢的在外面加强力道,我的手也往大明哥的下面去摸,把他的裤子脱掉。他的那边好烫。」「大明哥被我一摸,就停下了动作,把我抬起来,要我吃他的那边。」「那,那你有吃吗?」「那个时候人家被弄的很舒服,也想要好好报答一下大明哥嘛,我就用舌头舔他,一只手帮他套弄,后来没多久大明哥就射了,他的??那个好多好浓,我一时之间也没有想那么多,就??全部吞下去了。」芝芝的讯息内容实在太仔细了,我没有办法分辨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继续看下去,内心非常的纠缠,好像有两股力量在拉扯,一股是希望芝芝在跟我开玩笑;另一股又希望芝芝被其他男人满足,真是矛盾啊。

  「大明哥跟我道歉,说因为太久没有这样了,所以一时间忍不住。我摇了摇头跟他说没有关系。虽然他已经四十几岁了,又刚射出来,可是看起来没有软下去的样子,真的好厉害,我的脑袋里一直在想,如果让大明哥放进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那个时候??我其实有想到你??」「想到我?」「对啊,就在挣扎说很想被满足,可是又有种对不起你的感觉??」「不??不会啦??我比较??希望你开心。」一整串讯息看下来实在太兴奋了,居然回这种语无伦次的内容,可是芝芝看在眼里,似乎有不同的解读。

  「那个时候我又有点气你,觉得自己遇到那种事情,你都不肯多花点时间陪我,然后大明哥又对我那么好,而且是没有目的的那一种。我就想,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安慰他那么多年的寂寞,也不错??」「所以??你就让他进去了?」我颤抖的输入这几个字,但是兴奋又比害怕多了一些。

  「他原本要进来啦,但是忽然之间电铃响了,他立刻整个人弹了起来,赶紧穿好衣服去开门,好像是房东还是邻居跟他提醒什么事情。他回来后,一副自己差点犯下大错的表情,一直跟我道歉,帮我穿上衣服。既然气氛都被破坏了,我就让他送我回去啰。到楼下的时候,我看他的样子实在很可爱,想要逗他,故意装有点生气的样子,说要跟他说一句话。」「什么话?」

  「我跟他说,这次的事情我有点生气,但是可以装没看见。下一次??」芝芝故意打到一半就停住。

  「下一次?」

  「下一次你不可以这样中途放弃喔。然后我给他一个深深的吻,转身上楼,嘻嘻。」「真的假的?」

  「我刚刚不是有传给你草莓照吗?这是给大明哥的礼物,也是给你的惩罚啦!」。

  (三)

  芝芝传完这句话就离线了。隔天我赶紧把自己的行程时间都错开,至少到芝芝上完课前的这一两个礼拜,都能够去驾训班接芝芝下课。加上之前的几次经验让我不得不担心他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所以在芝芝上课时,我就已经在驾训班外面偷偷看着。还好驾训班的车辆状况有够差,连冷气都没有,所以上课时都是把窗户打开,虽然是夜间上课,但也是能看见车辆内的状况。我发现教练跟芝芝相处的神态相当自然,除了比刚开始见面时要热络一点之外,完全不像有发生过准亲密关系的模样。

  等到下课时间到,我看见芝芝并没有跟其他学员一起走出来,而是多留了一段时间,才和教练一起出门。感觉是真的变熟了,平常送她回家这点应该也是真的,但其他更进一步的举动,大概只是逗逗我的吧?芝芝看到我出现在门口,先是一阵讶异,接着了快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露出狡狯的笑容。教练则是很识相的跟我打招呼后,便转身离开。

  「今天怎么想到来接我?不是很忙吗?」

  「想看你啊,把班调开了,陪你吃个宵夜,送你回家。」「对我这么好喔,还是是怕我被大明哥吃掉?」「都有都有,嘿嘿。」陪芝芝吃过宵夜后,送她到楼下,正准备跟着上楼时,芝芝居然拒绝我。

  「我还没有生完你的气喔,我要惩罚你不可以碰我。」「我知道错了啦,原谅我嘛好不好。」「再说再说,那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诚实回答我。」「一定诚实。」「你是喜欢吃我呢?还是喜欢让我被别人吃呀?我觉得你好像更喜欢让我被别人吃耶。」不让我有回答的时间,芝芝先帮我给了一个答案。

  「我??我是想说??」完了,居然结巴的话都讲不好。

  「好啦好啦,看你隔天立刻把班排掉来陪我的份上,我不生气了,但是还是要惩罚你,所以你不准来接我下班,知道吗?」「可是我已经把你到考完试的这段时间都空下来了耶。」「我才不管,总之我要让大明哥送我回去,你如果要偷偷在后面跟随便你,但是不可以来干扰我跟大明哥,不然我就不理你了。」「好啦??」芝芝把话说到这样,也只好答应她了。看她上楼之后,骑车回去的路上转念一想,芝芝似乎是在暗示我可以亲眼目睹?如果只是像刚刚看到的场景,也没什么值得看的啊?还是说其实他们真的有些什么?

  隔天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在驾训班门外附近的便利商店,点了杯咖啡,坐在窗前的位置上等待。过没多久,就看到芝芝跟教练一起走出来,我注意到芝芝似乎有意无意地往四周看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在找我?但这个动作只是一瞬间而已,芝芝就揽着教练的手,一起往比较热闹的地方走去。

  我把咖啡一口气喝完,赶紧跟了上去。宵夜的时间有些人潮,但因为不是太繁华的地段,所以还不至於会跟丢。芝芝她们一边吃一边逛着,基本上都是两个人共同吃一包食物,偶尔芝芝还会喂教练吃呢,由於跟着他们后面,看不到教练的表情怎样,但我却是五味杂陈,心爱的女友彷佛在跟别的男人约会,自己却很享受这种感觉,而且下面还有反应,唉!

  接下来更刺激了,芝芝买了一杯饮料之后,居然只跟店员要一支吸管,自己喝了一口,就拿给教练喝!这不就是间接接吻了吗?超暧昧的啊!教练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是也接过来喝了几口,拿起食物喂芝芝。光是想着芝芝一边笑着一边跟教练分享食物的样子,就快受不了了。之前芝芝说的那些情节,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眼前的景象是货真价实呀。

  走着走着,来到了芝芝住的地方。通常在这个时间点,都会是暧昧气氛到临界点的阶段,一个不小心就会擦枪走火。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芝芝跟教练简单的道别之后就上楼了,没有亲吻也没有拥抱,正当我还在疑惑的时候,教练转身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吓得我赶紧闪到旁边的巷子里,以免被发现。等教练走远后,我到芝芝住的地方看了一会,决定打个电话问清楚。

  「喂?」

  「喂?电话打来得这么巧喔,你刚刚都跟在我们后面对吧?」「对啊,就看到你跟教练很亲密的走在一起,还喝同一杯饮料。」「这是人家感谢大明哥的方式啊,而且跟他在一起感觉真的不错耶。忽然想考虑考虑是不是要让他当人家的男友。」「真的假的,他年纪比你大那么多。」

  「是有点大啦,可是人家很温柔又很绅士啊。而且你不是也喜欢这样吗?」「??」「这样就受不了啰,那我要再多给你一些惩罚,明天记得不要迟到啰。」芝芝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隔天我几乎是同一时间报到,芝芝跟教练也几乎是差不多时间离开驾训班。

  跟昨天不太一样的是,她们这次挑了一间餐厅进去,坐在离窗户不远的位置,透过街上的一些人潮,我可以稍微看见他们的动态而不至於被发现。芝芝他们各点了一份套餐,彼此交换着主餐分享,就像情侣一样,教练说话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把芝芝逗得哈哈大笑。过了一段时间,芝芝挥手请服务生过来,似乎在确认什么,接着就把手机交给服务生,看起来是要请他帮忙拍照的样子。此时我看了一下餐厅前面的小黑板,上头写着「庆祝周年庆,凡是情侣至本店用餐,并请服务生拍下接吻画面,即可获得精美蛋糕一份。」所以??我转头过去一看,芝芝跟教练已经嘴对嘴的接吻了!

  虽然只有服务生拍照的短短几秒,但是他们接吻的那一瞬间,还有接吻完后芝芝娇羞的模样,真的是到目前为止让我最震撼的一幕。服务生将送上蛋糕之后,芝芝还要求教练喂她吃,接着再换他喂教练吃,怎么看都已经是超过了暧昧的阶段,而是热恋中的情侣啊。当教练吃下最后一口时,嘴边留下一点奶油,芝芝笑着伸出食指把奶油取下,然后放进自己的嘴里。要不是在外面,恐怕我早就脱下裤子自己解决了。

  吃完晚餐后,教练照例送芝芝到楼下,有了刚刚的接吻经验,芝芝在跟教练道别完之后,没有直接转身上楼,而是盯着教练,不发一语。教练愣了几秒,意会到这是芝芝的暗示,就把头低下,跟芝芝再一次的接吻,而且双手伸出,把芝芝抱在怀里。亲了一会,芝芝才把教练轻轻的推开,又说了一些话才上楼。

  等教练离开后,我还是一样打电话给芝芝。

  「我??我刚刚都看到了。」

  「喜欢吗?我被大明哥亲的很舒服喔,他抱我的时候,我的身体有反应呢。

  我们吃饭的餐厅,也是之前我上网看到的。我可以确定,大明哥想要把我吃掉喔。」「你会让他吃吗?」「不告诉你。对了,考完驾照那天,我要请大明哥吃饭,你也一起来吧,你上次也说要请他吃饭的。大明哥说他这一期教完,就要搬走了,我是他在这个驾训班的最后一个学生。」「喔喔,好,我知道了。」教练要搬走?至少让我的心放下一块大石头,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事,也不会纠缠不休。

  「反正你都会跟在后面,如果你受不了了,就找个机会出来跟我们打个招呼,我就知道啦。」芝芝还是很在乎我的感受,给我可以喊卡的暗示。

  「好啦,谢谢你,宝贝,亲一个。」

  「我是大明哥的宝贝,才不给你亲呢,掰掰。」没想到,接下来几天,打工的地方有同事出车祸,人手严重不足,不但一定要去支援,而且一支援就是忙到没日没夜,一下班就累到差点连骑车的力气都没有,别说去跟踪了,连打电话都忘了。等到想起有这件事的时候,都过了快一个礼拜。而我打电话过去时,当然是又被芝芝念了一顿,说都不关心她,经过一番安抚,加上旁敲侧击,才问到后来她跟教练的进展。不过芝芝非常的警觉,口风很紧,只跟我说了一句「我以为你都没有出来阻止,就顺其自然啰。」听得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完全不知道他们进展到什么程度。

  於是到了吃饭的那一天,由於芝芝顺利通过考试,拿到驾照,整个人显得十分高兴。因为我也在场,所以教练跟芝芝的互动还是非常的有分际,要不是之前有亲眼看到她们的亲密举动,我还是会很相信教练对芝芝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因为是庆祝,所以我们也点了些红酒来喝,但可能是因为之前连日的加班跟期末太累了,我才喝了几杯,头就稍微有一点晕。等到喝完两瓶红酒时,已经需要教练帮忙扶着我才能走路了。

  看到我的模样,芝芝就说先把我送到她住的地方休息。殊不知我没办法走路是刻意装出来的,其实神智还算清醒,当我们进到芝芝的房间时,我故意躺在沙发上,一附醉到醒不来的样子。芝芝先是进房间拿了条毯子,盖在我的身上,接着跟教练坐在一旁聊起天。正当我内心在盘算,教练什么时候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时,芝芝忽然一阵沈默。

  「芝芝,怎么啦?」

  「没有啦,大明哥你什么时候要搬走?」

  「明天去驾训班把手续办一办,大概后天搬家公司就会来处理家具了。」「是喔。」「舍不得我吗?」

  「嗯??」

  「哈哈,我也舍不得你呀。说实话,我真的还没有遇过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大明哥你真是会说话。」「我是说真的,而且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好快,舍不得跟你分开。你身上的香味,我一直都忘不掉。上次亲你的背,闻着你的发丝,都让我赞叹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孩。」等等,身上的香味?亲芝芝的背?

  「讨厌,那??你想再闻一下吗?」

  「当然好啊,不过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人家都被你那个了??还有什么要求啦。」

  那个是那个!?

  「就是,我想在我们相遇的地方,留下最后的记念,好吗?」「嗯??好。」说完,教练就把芝芝的手牵起,离开了房间。等过了一会,确定他们走出一段距离后,我才起身。听刚刚的谈话,芝芝应该已经跟教练发生关系了,而且就是在我忙着打工的期间。一定是因为芝芝以为我一直都有跟着,但是没有出面制止,所以就真的顺其自然,让教练得到了她。

  这时候心中有着一股酸涩,还有另一股更大的疑惑。「在相遇的地方留下最后的记念」,这个地方,该不会是指驾训班吧?没想到教练会选择这个半户外的地方,一想到这点,我也赶忙下楼,往驾训班的方向走。结果还因为走得太急,转错了一个弯,多浪费了几分钟。

  等我赶到驾训班时,发现柜台的铁皮屋是锁起来的,只好沿着外墙,一边寻找,一边探听声响。终於,在距离街道比较远、上头写着「教师休息室」的铁皮屋里,我听到了一些声响。像这种铁皮屋,开关门的时候都会发出很大的声响,让我不敢轻举妄动。还好有一扇窗没有关紧,留下一些空隙,我就从中透过月光跟昏暗的灯光,勉强看到里面的状况。

  果然是芝芝跟教练。这时候的芝芝,上半身已经被脱光,配合教练的姿势,坐在破破烂烂的沙发上,让教练咬着她的乳头,压抑着自己,不让呻吟声太大。

  「阿??大明哥??好会咬??好舒服??」

  教练听到这句话,把嘴巴放开,改用手抚摸。

  「舒服吗?我也很喜欢咬你的乳头。更喜欢咬你其他的地方。」「嗯??我也喜欢被大明哥咬??亲我??」芝芝主动把嘴凑过去,跟教练发出啧啧的舌吻声音。

  「来??换你来咬我。」教练把芝芝抱起来,放到地上,接着将裤子和内裤脱下,露出已经硬挺挺的肉棒。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带点弯曲的弧度,感觉起来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凶器。

  芝芝非常听话的把教练的肉棒含进嘴里,手也努力地套弄着,让教练也发出粗重的叹息声。这样服务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教练示意说快射出来了,芝芝加快手的速度,让教练的精液全部射在嘴里,然后吞下去。

  「大明哥好厉害??射出来了还没有软掉??」芝芝赞叹的说。

  「上次你不是就见识过了吗?那天在你床上弄的整张床单都湿了,大概有五次吧。」跟我想的一样,果然早就被吃掉了,但是教练可以连续五次,这个能力还是让我震惊了一会。

  「都是大明哥你这个坏人,人家只是想跟你抱抱,你就把我抱到床上去了??」「因为芝芝太漂亮了,我真的忍不住。其实从你报名的那一天,我就很感谢上天让我当你的教练。」哇靠,真的很会甜言蜜语耶。

  「那天看到阿凯对你不礼貌,我真的很生气,也真的很希望能够好好保护你??」「我知道??我很感动,所以才想要,好好报答大明哥嘛??」芝芝的语气听起来非常的温柔,就像是对情人的撒娇与害羞一样。接着又传来啧啧的接吻声。

  「嗯??好痒喔??」芝芝呻吟着。

  「换我来帮你服务??」教练把芝芝放到沙发上,用嘴舔芝芝最神秘的部位。

  「阿??嗯??摸我??」芝芝把教练的手拉到自己胸前,让教练抚摸她的乳房与乳头。

  「嗯??阿~要去了~阿??」没想到教练光是靠着舌头,就让芝芝到达了高潮。

  「接下来换另一个高潮啰。」教练笑着说,把他的肉棒扶起,对准了芝芝已经湿润的密穴。

  「快??快进来??我要??阿~」靠着之前的高潮,教练的肉棒毫不费力地就进到了芝芝的身体里。看到这一幕,我自己都没有什么动作,就觉得快要射出来了,真的是太刺激了。自己的女友跟驾训班的教练搞暧昧搞到发生关系,而且还是这么纯情的剧情,实在太令人兴奋了。

  「好舒服??阿??好深??」芝芝的呼吸越来越重,声音也渐渐变大。

  「阿??芝芝??你好美??」教练把头低下去,和芝芝舌吻。一时之间,房间里只有肉棒的撞击、舌头的交缠和两人的喘息声。芝芝的双腿被教练的双手抬高,身体靠着沙发呈现U字形;芝芝则是非常的享受,双手把教练的背紧紧地抱住,让教练的肉棒更深入到自己的体内。

  这样的姿势经过大概十分钟后,教练将芝芝转过身,让芝芝的双脚跪在沙发的坐垫上,双手则是抓着沙发的上缘,变成狗爬式的样子。这是芝芝最喜欢的姿势,因为可以让肉棒顶到她的敏感带。

  当教练用这个姿势进入时,芝芝赶紧咬住沙发,怕发出太大的声音引起注意,这个动作完全可以看出教练的肉棒带给她多大的刺激,而且相比之下,我的比较笔直,不像教练的带有些弯度,所以没办法做到像教练那样的程度。好不容易稍微习惯了快感之后,芝芝才把头抬起来。

  「阿阿??好舒服??阿??大明哥??」

  「大明哥怎么啦?」

  「大明哥??在??我身体里??」

  「大明哥明明在这里啊,是大明哥的什么在你身体里?」「大明哥的??肉棒??阿??好棒??」教练一边持续着动作,一边用双手握住芝芝的双乳,进一步用言语调戏。

  「喜欢大明哥的肉棒吗?」

  「喜??喜欢??好粗??好硬??」

  「喜欢我的还是你男友的?」

  「大明哥??好坏??人家??不知道??」

  「不知道吗?那我再让你比较一下好不好?」大明哥加快了速度跟力道,让芝芝瞬间投降。

  「阿阿??要??受不了了??大??大明哥??人家喜欢大明哥??的肉棒」「以后没有我的肉棒怎么办?要找你男朋友的吗?」「不要??他的??没有大明哥??舒服」天阿,芝芝竟然已经淫荡到说出这种话了。

  「人家??去??找大明哥??吃大明哥的??肉棒??」「好??喔??阿??」听到这么淫荡的话,教练也到了极限,赶紧把鸡巴抽出来,射在芝芝的屁股上。两个人就这样叠在沙发上休息一阵,接着芝芝转过头,又跟教练一阵舌吻,看起来教练真的是把芝芝完全征服了。

  趁她们还在休息的时候,我也不敢多做停留,赶紧回到芝芝的房间,拿出放在鞋柜里的备份钥匙开门,继续装睡。果不其然,没多久就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是教练送芝芝回来。

  「以后??还能再见面吗?」教练问。

  「我??不知道耶,反正大明哥你有我的手机跟帐号,应该??还是可以吧。」「嗯??」两个人又吻在一起,离情依依。最后芝芝怕我快醒了,才把教练送走。而我也渐渐的睡了过去。

  隔天闻到早餐的味道,起床,看见芝芝在我身旁看着电视。

  「昨天我喝醉啰?」

  「对啊,是大明哥把你抬回来的。」

  「那后来有怎样吗?」

  芝芝白了我一眼。

  「你觉得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不定刚好就发生了甚么也很合理啰。」芝芝虽然是开玩笑的说着,但是她的脸上露出了一阵绯红,应该是想到昨晚的事情。想到昨晚的事情,我的裤子也开始鼓了起来。

  「你这个坏蛋,就知道你只会胡思乱想,怎样,偏不告诉你大明哥有没有对我怎样勒。」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看到啦,呵呵。

  这就是芝芝在驾训班的故事。后来她跟大明哥虽然还有联络,但因为距离的关系,就慢慢淡下去了,一直到某一次的出游,才又出现新的故事。

  字节数:32152

  【完】



上一篇:红粉恋 下一篇:戏淫间
警告:本站含有 [女友芝芝的驾训班故事]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