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第一次做爱
第一次做爱

开门见山,我的第一个女人是我的老婶,呵呵,没想到吧!那时我正读初三,正是懵懂的年龄。说白了,就是对性很渴望,但是属于好奇多于欲望,经常偷偷看女生隆起的胸部,也一直想弄明白女孩的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有色心没有色胆啊!那时也没有网络,要不然啥都弄明白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这一切。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到老叔家去找他钓鱼,农村的房门平常是不锁的,我径直走了进去,就在推开门的一刹那,我呆住了,老婶侧卧在炕上午睡,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一对硕大的乳房喷薄欲出,似乎那衣服太小了点,根本包不住里面的两个肉球,可能因为睡觉的关系,吊带已经几乎滚落到乳房的上面,所以连略显发紫的乳头都清晰可见。身上盖的小毛巾被早已滑落在一边,下身穿的是带小碎花的内裤,这个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而且那条内裤很宽松,老婶分着腿,我竟然第一次从她内裤和腿之间的空隙看到了女人的逼,黑黑的毛毛下面,有一条粉紫色的肉缝,其实现在想起来,只是看到了点毛毛和一小部分阴唇而已,可以为是第一次,所以我激动得不行,只觉得心跳特别急促,下面的老二也迅速地搭起了帐篷。后来我是跑着回家的,回到家之后就赶紧把裤子脱下来,很爽的手淫了一把,从来没有那么爽地手淫了一把,只记得一股一股地射了很多,那时我甚至担心把所有的精液都射没了,呵呵。

  其实老婶只比我大16岁,那时的她是个30几岁的小少妇,在附近是有名的漂亮媳妇,也有人背地里说老叔养不住她,因为他太漂亮了,招风。可是后来,她就很无辜地成了我手淫的对象,一直幻想着能亲手捏着她的大乳房,狠狠地操着她黑色(对不起,这就是我印象中的颜色)的逼,然后把精液射得她满脸都是,每次手淫想象到她满脸精液的样子我都会忍不住射了。平常看见她的时候,总是兴奋地不行,好象她真的跟我做过爱一样,我甚至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但是在他干活的时候,我还是会忍不住偷偷看看她圆圆的屁股,大大的乳房,和那片我梦想了很久的秘密森林,当然了,是隔着裤子。那时的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变态的病,我会偷她的内裤和胸罩来闻,还会用内裤包着我的阴茎来手淫,因为那样很爽,因为那样射得很快。

  本来这样也相安无事,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彻底改变了这一切。那阵子老叔去大连打工了,我就经常去老叔家帮老婶干点什么,当然我很乐意,因为有甜头。那天我象曾经干过的那样,趁老婶做饭的工夫,偷偷跑进了她家里屋,翻出了老婶的内裤,然后一只手拿着内裤放在鼻子附近闻,闭着眼睛想象操她的场景,另一只手在快速套弄着我的阴茎。可是就在我这样享受着属于我的欢娱的时候,老婶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里屋,她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看着我所做的一切,我的脑袋当时激灵一下子,是羞愧,是害怕,可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点兴奋。可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婶却轻轻笑了笑,说:大杨,“这样对身体不好的,应该控制控制。”我就好象是得到了鼓励一般,那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两步跨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语无伦次地说:“老婶,我这样做很久了,我喜欢你,我每天都想抱着你,想干你,我每天都这样做,我想要你……”然后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我开始疯狂地亲她,或许用“啃”更合适,因为我还没有吻过别人,老婶呆住了,没有做任何的反抗,任由我的嘴在她脸上、脖子上放肆,她的两个大乳房一跳一跳地挤压着我的前胸,我的老二早就高高地昂起了头。老婶忽然一把推开我说“大杨,这样不行,我是你老婶啊”

  然后转身准备往外走,我当时有种破釜沉舟的感觉,反正也被她看见了,还怕什么,就从后面抱住了她说:“我不管,我就是要你,就是要你。”甚至声音都有点颤抖了。我从后面紧紧抱着她软软的大乳房,怎么也不松开,这时,鸡巴好象正好对在了她屁沟或者阴部的地方,真的很舒服,于是我一边说着话,一边用鸡巴顶着那个部位,说一句“我要你”就往前顶一下,那其实已经是我想象当中的“操”了。慢慢地老婶不反抗了,她的头轻轻靠在我头上,我于是更加放肆了,手直接从她衣服下面伸了进去,靠!怎么还有乳罩,我哪会解开那东西啊,于是粗鲁地将乳罩向上撸起,终于摸到了老婶的一对大肉球了,我又是捏又是揉,还用手指玩弄着她的乳头,老二也没闲着,还模拟训练着,别提多舒服了。渐渐地我就感觉老婶的呼吸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粗,后来就变成了鼻子的哼气,那声音就在我耳朵旁边,让我越发兴奋。我于是把手顺着老婶的裤腰往下摸,渐渐地摸索到了那片黑森林,因为对地形不熟悉,所以不知道接下来该摸什么,又怕弄疼了她,就停在了那里。这时,老婶抓住了我的手,引导我继续前进,我只觉得摸到了湿乎乎的东西,不舒服,可是还是在那里胡乱摸着。这时我注意到老婶躺在我肩膀上的脸,红红的,嘴巴半张着,鼻孔里哼哼地喘着粗气,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征服女人的感觉,于是我加大了动作的幅度和力量,一只手揉搓着她的大乳房和乳头,另一只手在她的阴部胡乱摸着,用中指稍稍用力地磨着那道肉缝,这下彻底点燃了老婶身上的欲火,她猛地转过身,把裤子退到膝盖的位置,我撩起了她的T恤,用嘴轮番吸着她的乳头,她的手抓住了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我顿时感觉一股热量游遍全身,最后顶在脑门上,我忍不住“啊”了一声,但老婶知道那绝不是因为疼痛。慢慢地,她抓住我的手不动了,而是引导着我前进,在她的洞口附近磨来磨去,因为有水的关系,所以很润滑,只觉得龟头痒痒的,腰部麻麻的,感觉长江大堤要决口了,老婶将我的龟头对准了洞口,然后自己身体轻轻前送、往下,天啊,我居然进入了她的身体,老婶双手扶着我的腰,然后在她的引导下,我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轻轻进出,暖暖的阴道包围着我的阴茎,时紧时松,一直幻想中的女人就站在我的面前,轻闭着双眼,嘴里轻轻的叫着“啊……啊……”我双手抓着她的大乳房,鸡巴在她的力度控制下,在她的逼里一次次地来回,在那一刻我告诉我自己,即使下一刻就死了我也愿意,真的好舒服。

   【完】